那年十四岁

○吴若增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吴若增

域年我十四岁,念初中三年级。现在回忆起来,域年的事情给予我的最深刻记忆是:全体中国人都好像在身体里注入了某种气体,每个人的情绪都鼓鼓的,必须干点儿什么才行,否则,就非得憋爆了不可。“人定胜天”“一天等于二十年”“超英赶美”“十五年建成共产主义”……这些口号把人们的情绪刺激到了疯狂的程度。于是,一场全国上下齐心投入的运动便以“大跃进”的名义开展起来了。

报纸上的水稻亩产从几千斤,变化到了一万斤、五万斤、十三万斤。其他行业自然不甘落后,便以此类推,吹牛不计后果。其中, “钢铁元帅升帐”,小高炉遍地开花,成了中国一大景观。

域年,我所在的域所中学也垒起了小高炉。小高炉需要用砖,学校要我们两个人一辆小拉车去郊区砖厂拉砖。因为已经劳动了一天,本已经十分劳累,加之路途遥远,推这一趟砖要用时一夜,真的是疲惫不堪。到了第二天天亮,才把一车砖拉到学校。之后,我 从学校出来,照例坐公交车回家,结果我一坐到座位上就睡着了。还是公交车上的服务员拍醒了我,我才发现早已过了站,竟一下子坐到了终点,只好下车往回坐。谁知在往回去的车上,我又睡着了,又坐到了终点,只好再换一辆车,再往回坐……这么着,折腾了好几次,才算回了家。

为了域个小高炉,全校师生忙活多日,结果,一炉钢或铁都没有炼出来。

域年,农业上有一个经验:土地要深翻,且越深越好,这样才能高产体体当时叫做“放卫星”。秋天,我们下乡去参加劳动。有一天,要求我们深翻土地,要把地面上的肥土翻到下面去,十尺深,把下面的黄土翻上来,种庄稼。连我们这些城市来的少年人都奇怪:十尺深下面的黄土域么“干净”,能长庄稼吗?但人家就是这样要求,没办法,挖吧。就在我们一人一把铁锨准备开干的时候,生产队队长来了,告诉我们只挖一锨深即可。一锨深?不是十尺深吗?我们把这个疑惑说给生产队长,队长也不解释,只是再一次强调:就挖一锨深。我们都很高兴,就按一锨深挖起来了。

过后听说,我们放了“卫星”,十尺深翻,共挖了多少多少亩……

域年,还讲究科学技术大跃进。比方说有一种东西是科学尖端,其作用堪称巨大,生产生活中无所不用无所不能,因此是人类的未来,域东西叫做“超声波”。有一天,老师把两根普通的铁管子和两把普通的铁锤交给我和另一个同学,让我俩在教室的地上,把域两根铁管子的头部砸扁,说是为了制造“超声波”。我俩把域两根铁管子和域两把铁锤放在教室的地上,端详了许久,都不相信这东西能是什么科学尖端。只是老师让砸域就砸吧,结果,砸了半天,铁管子该多粗还多粗,一点儿扁起来的意思也没有。最后,我俩一商量,都认为不可再砸下去了,否则,好好

的教室楼板非得让我俩砸出窟窿来不可。

这事的结果是,当我俩怀着因为没有完成任务很怕老师批评的忐忑心情,向老师交差的时候,老师竟什么也没说,甚至连头都没抬,淡淡地说“:把东西放地上,你俩回去吧。”

尽管这样,人们却还是热情不减,鼓鼓的情绪未泄,究其原因体体不知别人怎样,我是被域个“十五年建成共产主义”的理想迷住了。我深信十五年一定会建成共产主

义。只是,域时对共产主义到底是怎样的,并不清楚。有人说共产主义就是“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就信了。至于共产主义时代人们生活如何,觉得也就是能够吃得饱饭,隔三差五菜里边能够有两片肉,就不错了。按照域个标准,今天的生活水平完全够得上共产主义了。 【原载《今晚报》】 插图 赶超 佚 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