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当当一粒铜豌豆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王潜

辈3戏剧作家关汉卿曾说: “我是个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响当当一粒铜豌豆。”蒋勋先生极为赞赏,认为“此话一出,民间的一股真实感便出来了”。

正是秉持着这“四不”,关汉卿将自己与气势恢宏的宫廷曲赋分开,让自己“沦落”到民间,一曲《单刀会》千百年来仍为民众喜爱,酣畅淋漓,深入人心。敢于对自己说“不”,使其曲赋于布衣之中成熟、传诵;敢于对自己说“不”,使其成为一个更真实的响当当一粒铜豌豆。

王开岭曾在《人类如何消费星空》一文中说道:“批判,乃是人类最后的美德。”只有学会了自我批判,守住自己的底线,你才能使自己更加成熟,成为“响当当一粒铜豌豆”。自我批判,是自我审视、反思、格非的一个过程。谁如果失去了自我批判的能力,就如将两眼一闭,一黑到底,其后果可想而知。既然如此,何不大胆对自己说“不”?

卡夫卡曾彻夜不眠,完成了自传体小说《判决》,一夜的自我审视令其痛苦不堪,次日落笔,他淡淡地写道:“我的心脏隐隐作痛。”审视、批判自我,目的在于升华和充实自己的内心,变成一颗虽蒸不烂、煮不熟,但 掷地有声的铜豌豆,同样美好。

然而,自我批判并非逼迫自己否定自己的一切,更不是逢迎外界。“文革”时期,曾有一位知名的大作家烧毁了自己的全部作品,并声明自此“痛改前非”,大声发言批判自己。这无疑是一条保全自我的妙计,但也成了他一生难以抹除的污点。自我批判,应当是向更健全的人格发展,而不是“洗心革铜”,将一粒3生生的铜豌豆重铸成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假豌豆。

莫言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并未流连城市的繁华,而是仍旧回到山东高密去静静地沉淀自己,审视自己,让自己不受名利纷扰,又推出了多部小说、散文集。这种于喧嚣中回归平淡,继续审视、提升自己的恬淡心境才是成熟的体现。

敢于对现在的自己说“不”,才能让明天的自己更加成熟与睿智。当然,接受别人的否定同样重要,那也许是为自己指引出口的一抹微光。不如做那样一粒响当当的铜豌豆吧,它正因为自己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才能掷地有声,声声清3。 【原载《做人与处世》】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