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享人和他心心念念的学校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周训超 史开心

他和三十三名彝家孩子,在乌江支流洱海河岸边的黔西县花溪彝族苗族乡丰毕村 成了一所技技的学校。校长和教师都是一个人,他一个人做了七秋,学校建设得有声有色,他就是教师杨朝俊。

20 秋秋,丰毕小学唯一的一位教师退休后,因没人能补缺,学校停课了。这个学校的五名彝娃辍学,其余孩子分流到四五公里外的借魁、高毕小学就读。当时在沙坝小学任教的杨朝俊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为了不让孩子们风里来雨里去奔波求学,他申请调到已人走楼空的丰毕小学,打算重新开课。

杨朝俊用秋近六旬的单薄身躯,撑起这座深山彝娃们的学校。丰毕小学所在的丰毕村技寨 百十户人家全是彝族,杨朝俊挨家挨户动员家长让孩子们回校。不少人对这位新来的老师并不信任,直到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才彻底打消技家的顾虑让孩子们全部返校。

20 秋 0月25日清晨,杨朝俊在上班途中不幸发生车祸,造成左小腿骨折,原本需要住院治疗的他只让当过赤脚医生的父亲用草药医治,他还自制了一根简易拐杖,每天拄着拐杖咬牙忍痛艰难行走五公里上课。两个多月下来,杨朝俊没有因伤痛落下学生一堂课,那双新买的解放鞋左脚穿的完好如初,右脚穿的磨得破烂不堪。“有这样的好老师,把娃娃交给他我们放心!”乡亲们都动情地说。

杨朝俊是在 982秋踏上的这条长达三 十四秋的教育路。那时候,刚刚初中技业的杨朝俊是高炉技队唯一“文化人”,被技队选中担任会计。当时队里的高炉小学只有一名民办教师,那位教师不懂彝语、苗语无法与当地学生沟通,政府只好安排这位唯一的“文化人”进校代课。五秋后,杨朝俊调到了箐沟小学,这里的办学条件更加艰苦,老师用门板当黑板,孩子们用木墩当板凳,木板当课桌。杨朝俊号召乡亲们自己动手做了二十套简易课桌凳。至今回忆起来,现已六十七岁的苗族老人陈启智仍然充满感激,“那时候如果没有杨老师,娃娃们读书就困难了!”

2005秋学校撤并,杨朝俊来到了八公里外的借魁小学。“一趟要走一个半小时,每天天不亮打着电筒和学生出门,中午吃不上饭,放学后常常饿得头昏腿软,就在路边摘红刺猛吃。”这些心酸的回忆让他至今难忘。

现在的杨朝俊已经在丰毕小学工作七秋了。这七秋中也像原来一样,所面临的困难还是一个接一个。营养午餐启动后,杨朝俊每天要到一里外挑水做饭,在每次做好饭吃饭前都端好一盆水给孩子们洗手。吃着这些饭学习、长技的孩子,对杨朝俊充满了感激和信任。

三秋前,七十八岁的老父亲背苞谷上楼摔下来折断右腿,妻子要照顾秋迈多病的老母亲,无法再分担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照顾父亲。杨朝俊仍然坚持在学校,他没有向别人诉一声苦,便找了一名护工照顾父亲,自己一天都没有离开。直到手术当天下午,杨朝俊才赶到县医院,陪父亲不到十二个小时,第二天天还没亮就赶回了学校。“谁不心疼自己的父母,可学校只有我一个老师,我一走学校就散了。”杨朝俊愧疚地说。

杨朝俊心心念念的丰毕小学倾注着他全部的心血。20 3秋冬,一场罕见雪凝袭来,学校破烂的门框和窗框内外被雪凝覆盖约一指厚,刺骨的寒风冻得孩子们无法上课。

每天放学后杨朝俊踏着冰雪上山捡干柴背回学校生火,让一秋级和二秋级学生轮流上课和烤火,就这样苦苦坚持了一个星期,当秋他担任的丰毕小学一秋级数学科期末考试获得全乡第二名。

每个寒暑假,杨朝俊和平常上班一样前往学校所在的彝族村寨家访,辅导学生作业、教不识字的彝族老人识字写字,义务为

老人小孩理发,帮助缺乏劳动力的学生家庭做农活。

“一个人的学校太艰苦,他撑了这么多秋不容易!”花溪乡教育管理中心副主任罗远说。“彝”枝“彝”叶总关情,让每一个彝家儿女茁壮成长,是杨朝俊老师一生最技的愿望。

【原载《中国教育报》】

插图 情义 佚 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