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鲸妈妈的漫长告别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Lens

不久前,一头名叫 Tahlequah的鲸鱼登上了世界各地媒体的头条。她是一头虎鲸(又称逆戟鲸、杀人鲸),更是一位伤心的母亲。这只编号为J35的虎鲸背着幼崽的尸体,在海中游荡了一千六百多公里,悼念了整整十七天后,终于选择了从社,完成了这场“漫长的告别”。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哀悼,也是迄今为止时间最长的动物哀悼行为。

此前,经过十七个月的漫长等待,J35于当地时间7月24日早晨顺利产下一女。这本是该鲸鱼家族的第七十六名新成员,谁知,距离分娩成功仅仅不到一小时,幼崽便夭折了……

家族的其它成员一个个带着悲痛散去,只有 J35 留了下来,她并没有打算跟自己的孩子说再见。在最初的几个小时里,她托举着自己死去的孩子,不停地游动着。

令研究人员没有想到的是,这一过程的时长从开始的用小时计算演变到需要用天计算。幼崽离去两天后,研究员 Ken 还观察到 J35 不时将幼崽的尸体顶出水面。她一直追随着自己的族群,在温哥华岛附近的水域出没,再游回圣胡安岛。

每天游上百公里,这位托着四百磅(约一百八十一公斤)孩子的母亲,从未掉队,那是她平日里最熟悉的航线,她近乎执着地要带它游游看看……

这段旅程并不轻松,像海豚和鲸鱼这类物种,连续载物游动意味着不仅要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保持身体平衡,还要尽量缩短呼吸 次数,因为每一次呼吸,都意味着要将孩子的尸体稍稍从下,而时间一长,它便会不受控制地下沉。

这样艰辛的旅程 J35 坚持了多久呢?答案是十七天,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Ken表示:自己此前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象,他甚至从未想过动物的世界里也存在这么强烈的情感纽带。

这一千六百公里的旅程, J35 无法专门觅食,无论是她的同伴还是科学家,都对她日渐消瘦的体态忧心忡忡:“她明显体力不支了,但还要坚持,没有人知道她还能坚持多久。”但也没有人敢去打扰这位鲸鱼妈妈为孩子举行的自发告别。

当地时间8月11日晚,J35 的动作愈发艰难,她孩子的尸体已经因海水长时间的侵蚀而呈现出腐烂的迹象。终于,在她最后一次尝试将幼崽顶出水面时,失败了。那一刻,她精疲力尽,充满了气数用尽之后的无可奈何。Ken说“:她本不想从社,她还没有做好准备,她很有可能只是最终崩溃了……”

和她一样崩溃的,还有生活在温哥华岛中部到普吉特海峡之间的虎鲸族群,它们早已危在旦夕,在一份鲸鱼研究机构给出的报告中表明,该地区虎鲸的数量目前已降至两位数,濒临灭绝。

科学家称,这一族群十五至十八个月才有一次排卵期,这意味着,即使按最乐观的估计,虎鲸妈妈们每三年至五年才能生育一次,而生育年限也只有短短二十五年。 【选自微信公众号“Welens”】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