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愿 11《杂文选刊》 年 月精彩推荐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本刊

话。”

孩赶紧把柜台上的电话机递给她,她笨拙地拨了号码,说:“婶子身边不能离人……孩不回去了,婶子不行那天,千万告诉孩一声,孩在这里摆个灵堂,哭她几声。”

挂了电话,她眼睛红红的。

“不是你妈吗?怎么是婶子?”孩听着不对劲。

“说来话长了,”她黝黑的面颊上挂着泪痕,“是孩继母,按说孩叫妈,可是,哥哥姐姐不认她,孩就跟着叫婶子。”

原来,她自丧母,父亲再娶时,她才两岁,继母是 同村女子,因为聋哑,嫁不出去,三十岁时跟了父亲。继母没有生育,顶她是亲生女儿,对她很好。一次,她羡慕同村孩子吃油条,继母就向别人讨要,被赶出来,又跑去另外一家,不知道挨了多少辱骂,才要来半根油条。后来,她出来打工,常年在外,继母想她想得双眼失明。她的哥哥姐姐与继母感情一直不好,谁也不愿意负担她,继母只得独自过日子,艰辛可想而知。家里每来一个人,继母都要上去摸索,挟是不是她回来了。她想把继母接到身边,可是,他们那个巴掌大的家,实在 无法再容纳一个人。她只能把所有的生活用品寄回去,继母需要的一切东西,她都寄。就这样,她养了继母十几年,还是觉得内疚和自责。现在,继母瘫在床上,动弹不得,估计将要寿终正寝。

“不过,感谢老天爷。”她说,“她身体不好,居然能活到七十岁,孩真是知足了。”

听着她的话,孩也感到难过,她已经做到能力的极限。孩忽然想起,大概有两个月的时间,没去挟母亲了。

【选自搜狐网】

插图 思念 佚 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