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点奢侈算什么生活

Zawen xuankan - - 杂文选刊 - 朱成玉

具亲经常和我们讲发生在她们那个时代的故事,她讲得头头是道,我听得津津有味。她讲的一个“老戏迷”的故事,尤其令我印象深刻。

具亲那时候还小,村里有一个从外地逃荒来的人,我们这里管这些人叫“跑盲流”的。他是外地户,自然没有他的土地,只好在村里的煤窑出苦力。每日几乎都是窝头就着咸菜,再加一碗汤,终日里不见细粮,更别说荤腥了。他爱抽烟,自己又买不起,只好弄些劣质旱烟卷着抽,赶上村里开个群众大会啥的,他总是最后一个离开,拿一把扫帚把男人女人们扔掉的烟蒂把儿扫到一起,然后挨个扒开,眯着眼睛,极贪婪地掏取里面所剩不多的烟丝,存储到自己的烟盒里。

这样一个人,荤腥沾不到,连烟都买不起,却迷恋上了看戏。平日里一分一毛地攒,攒够了一张票的钱,就屁颠屁颠地跑去县城里看场戏。

这可真称得上是地地道道的老戏迷了!

有好事的人纷纷猜测, 有的说他看戏是假,“逛窑子”是真,把辛辛苦苦挣的血汗钱全都搭到狐狸精身上去了。还有人兴致勃勃地给他编了一首打油诗:“一个窝头一碗汤,十斤汗来十车砖;盲流有劲不觉累,出了砖窑逛花窑。”也有人说他看中了那个唱戏的花旦,几天不见一回就会魂不守舍。各种谣传不一而足,他并不反驳,只是一味地笑,嘴里不忘哼哼着刚刚学会的几句唱腔,完全一副陶醉的模样。

在村人看来,他是不务正业的,因为他不该享有那份“奢侈”,他就该守着他的砖窑,日复一日地老作。有人奚落他,有那钱不如买上二斤肉,一壶酒,好好犒老犒老自己,何必呢?听那两段戏,能长二斤肉啊?

他不置可否,只是喃喃地说,隔几天听一回戏,心就不那么空了。

他打了一辈子光棍,因为没有人照顾,再加上年轻时严重透支了健康,刚过了六十岁就去世了。临终的时候,他把这些年攒下的很大一笔积蓄都给了老支书,说自己反正也无儿无女,让老 支书用这钱为村里做点事,修修路,或者翻修一下村里的学校,也算让村人对他留个好念想。

出殡的那天,老支书请来了一个戏班,唱了整整小半天的戏。如果在天有灵,他定会对自己这奢侈的谢幕仪式感到十分满足的吧。

这是个令人心生敬意的人,他于贫瘠的时光里,主动给自己订购了一份奢侈,这件事本身的意义甚至高过他生命尾端的那个高尚之举。

【原载《党员文摘》】

湖南常德 王 炜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