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岳父母:赢了你们,我们的私奔输给了全世界

Zhiyin - - 目录 - □编辑/包奥琴

几年前,家境贫寒的俞凡爱上了“娇娇女”程艳丽,不料,他们的恋情却遭到女方父母的强烈反对。俞凡自尊心受伤,在面对准岳父母的刁难时,退避三舍,让准岳父母更加不满。为了维护自己的爱情,程艳丽一气之下,将父母告上法庭,以10万元买断自己的婚姻自主权。然而,没有父母祝福的婚姻充满了争吵,特别是在程艳丽生下孩子之后,深知父母的恩情重,对曾经的所作所为愧疚不已,不幸患上了产后抑郁症。直到此时,俞凡才明白妻子的痛,猛然醒悟的他将如何修复撕裂的亲情?

以下是他的自述……

为爱痴狂!女友10万买断父女情

1982年,我出生在浙江省丽水市一个偏远的山村,父母都是农民,我排行老三,上面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为了培养我,哥哥姐姐很早就辍学外出打工,一家人倾其所有供我读书。2000年,我考上浙江大学哲学系,四年后,被保送本校研究生。2007年,我通过公务员考试,进入丽水市一事业单位工作。

阳春三月里,我被单位派去杭州市市委宣传部参加为期三个月的培训。与我一起同行的还有另一个部门的女同事程艳丽。程艳丽与我年龄相当,父亲程斌在丽水市一事业机关担任要职,母亲邓倩林是丽水一家医院的主任医生,家庭条件优渥。我们一起培训,一起吃饭,闲暇时,我们还一起去游西湖、看日 落。经过三个月的相处,我深深爱上了这个笑容甜美的女孩,在我热烈的追求下,程艳丽接受了我的追爱。

然而,我们的恋情却遭到了程艳丽父母的强烈反对。2011年5月的一天,程艳丽心情低落地找到我,一见面就扑进我怀里哭“:我爸妈不同意我们俩的事,我要怎么办?”程艳丽告诉我,她与父母聊天时提起我,可当她把我的家庭情况介绍给父母时,程妈妈如临大敌“:你说他家是农村的,家里还有一个哥哥姐姐?不行,我绝不同意你找这样的男人。”程艳丽气急: “人又不能选择自己的家庭,你怎么这么势利啊?”程妈妈苦口婆心地说“:孩子,你还年轻,你不懂这种农村人家出来的孩子,他们担负着家族的期望,负担重,以后给父母养老,接济哥哥姐姐,有你受的。”

原来,名校毕业的砝码依旧改变不了家庭贫寒带来的命运悲剧。我痛苦地低下了头,安慰程艳丽: “你爸妈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我的家庭负担确实太重,要不然你再考虑考虑?”程艳丽拼命地摇头: “不,我这辈子除了你,谁也不嫁,我爸妈从小就迁就着我,这次肯定也会妥协的。”我感动于程艳丽的坚定,决定与她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不久后的一天,我和程艳丽在路上遇到了她妈妈。不料,程艳丽刚为我做介绍,程妈妈就拉过她骂道“:你真是不听话,到时候被人卖了还不知道。”程艳丽和她争辩起来。我想去劝劝,她妈妈却将矛头指向我“:你别想攀附我们家,我绝对不会同意你们俩在一

起的。”我被她说得面红耳赤,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顾不上她们母女俩争执,掉头走掉。

回到家后,程艳丽和妈妈大闹一场。见程艳丽态度如此坚决,程妈妈便改变策略。她打电话给我,开门见山地说“:我们也不是迂腐的父母,主要是担心你家的情况将来会让丽丽吃亏,如果你真爱我们家丽丽,只有你跟你的父母亲人断绝来往,一心一意跟丽丽过日子,我们也就不管你们了。”父母为我操劳了一辈子,至今仍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我当然不会答应,程妈妈气愤地挂了电话。我既羞愧又气愤,对程艳丽说“:你父母的要求太过分,我不可能做到。如果你真爱我,你就先摆平你的父母吧。”这话传到她爸妈耳里,他们觉得我不够担当,更加不放心将女儿托付给我。我懒得与他们沟通交流,依旧我行我素。

后来,程父直接找到单位的领导告了状,说我品行败坏,搞得单位同事都对我议论纷纷,我觉得非常屈辱。程艳丽也觉得父母不可理喻,多次与他们发生争吵,声称死也要跟我在一起。最后,伤心的程家父母孤注一掷,要我支付女儿4—22岁养育费等共计80万元,从此就当没有这个女儿。我刚工作几年,自然拿不出来这么多钱,他们便将程艳丽关在房间里,没收了她的手机,不准她出门。程艳丽在房间里待了两天,一气之下从二楼的窗户逃了出来,径直来到莲都区人民法院,将父母告上法庭,要求父母归还婚姻自主权。

2013年1月,莲都区人民法院受理了此案。经过一个多月的调解,二老终于松口,却坚决要我支付一定的抚养费,程艳丽为了不让我为难,偷偷将自己的10万块钱积蓄拿出来给了父母。程家父母气愤地对女儿说“:这辈子我们就当没有你这个女儿,你好自为之吧。”这句话,让程艳丽哭了整整一个晚上,但为了我,她始终没有妥协。

赢了岳父母,我们却输给了全世界

这场亲情与爱情的争锋,最后以父母的失败告终,2013年5月18日,我和程艳丽去丽水市民政局领了证,时尚地“裸婚”了。

然而,短暂的喜悦过后,生活却并没有想象中的甜蜜。程艳丽从小养尊处优,从未进过厨房。嫁给我之后,她嚷嚷着学做菜。可每次不是菜炒糊了,就是忘了放盐。她自觉没有做菜的天分,便放弃了。而我工作忙,常常加班,程艳丽下班后,只能在路上买点吃的来打发,或者是干脆减肥不吃晚饭。一次,程艳丽在路边买了一碗麻辣烫吃,不料,到了半夜,胃里翻江倒海,又吐又泻,折腾了一夜。我也一夜未睡,第二天都没精 神上班,等她身体好了之后,我忍不住抱怨几句“:你以后别吃那些路边摊的东西了,不干净。”程艳丽也不服气“:你以为我想吃路边摊啊,我好久没喝我妈炖的排骨汤……我好想我妈。”我只能耐着性子安慰她。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程艳丽都闷闷不乐。她告诉我,她很想念父母,特别是当她冷静下来,她才发现周围人早就对她指指点点,认为她不孝,竟将父母告上法庭。她心里非常难过,虽然嫁给了爱的人,却与父母反目成仇,婚后的生活一直处在这样的阴影中,她感觉不到幸福。想到当初岳母对我的羞辱,我有些反感: “你要是想你妈,你就回去找你妈呗,反正你也不在乎我。”程艳丽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我……

这之后,我们发生冲突,在一次争吵时,她大哭: “当初要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一意孤行伤透父母的心?”我也忍不住抱怨“:当初要不是你父母要求高,我们怎么会闹成这样?”家里的气氛一天比一天沉重。

2013年11月,程艳丽怀孕了。孕早期,程艳丽妊娠反应特别大。我非常着急,跟单位里的大姐求助。单位大姐提醒我“:女人怀孕是最辛苦的,身边要有亲人悉心照料才好,你们家是妈妈照顾还是婆婆照顾啊?”顿时,我无言以对。其实,在程艳丽怀孕之初,我就想过将我妈从老家接过来照顾妻子,但一想到妈妈患有糖尿病,身体不好,经常卧病在床,便打消了这个念头。我也想过去找岳母帮忙,可一想到当初与岳父母闹得太僵,至今想起来依旧气愤难当,只得家里单位两头跑,尽量抽出时间照顾孕中的妻子。

真正开始照顾妻子,我才开始明白妻子的痛苦。自从程艳丽怀孕后,没有人指点的她经常惶恐难安,吃不好也睡不好,别人怀孕都胖了,她反而越发瘦了。一个同事曾告诉我,说单位另外一个产妇,每天中午都有父母给她熬补汤调养身体,程艳丽却要和大伙一起去挤食堂,面对没有一丝油水的青菜,程艳丽心酸得直掉眼泪。听到这些,我心里五味杂陈,觉得很对不起深爱的妻子。

一天中午,在家休息的程艳丽饿了,可家里什么都没有,她只能独自去超市买回速冻饺子,顶着大肚子在厨房忙活,当饺子飘起香味,程艳丽却忍不住想要呕吐,她冲到厕所里,根本来不及关上煤气。最后锅里的水烧干了,发出巨大的爆炸声……程艳丽哭着给我打电话,可我当时在开会,最后要不是物业及时赶到,后果不堪设想。事后,程艳丽吓得动了胎气,被紧急送往医院。等我赶到医院里,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好在程艳丽只是受到轻微惊吓,并没有大碍。此后,为了照顾程艳丽,我只能把工作带回家,趁着程艳丽休

息的时候熬夜处理。因为每天都睡不好,工作上也难免出错,闹了不少笑话。看到单位其他同事的老婆怀孕时,都有岳母亲自照料,落得个轻松,我羡慕至极。

收起可笑的自尊,好儿郎懂得了担当

2014年8月底,程艳丽即将临产,我带着程艳丽去丽水市妇幼保健院待产。看到其他产妇都有父母围绕着,程艳丽不禁潸然泪下,我在一旁也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好在生下儿子然然后,我妈主动提出要来伺候程艳丽坐月子,这才缓了我的燃眉之急。

然然一天天长大,可我却发现程艳丽有些不对劲,她开始很少笑了,也很少说话,没事的时候她经常一个人发呆,偶尔还会默默流泪……我惊讶地发现,这是产后抑郁症的征兆。

一天半夜,我被一阵抽泣声惊醒,发现妻子已经哭成一个泪人。我将她拥入怀中,不停地问她“:你怎么了?有什么事情你告诉我,我们一起承担。”程艳丽泣不成声“:我太想我妈了。自从生下然然后,我才真正理解了做父母的心,我竟然用10万块将父母的恩情买断了,我真是太不孝了……”

在妻子彻夜的哭诉声中,我一点点被惊醒,这几年的婚姻生活也一直在我脑海里不断闪过———

那一年,我妈糖尿病犯了,是妻子主动提出将她接到丽水的医院治疗,又托国外的同学给我妈买进口药,直到现在我妈见人就夸奖有个好儿媳;前两年,我姐姐的儿子想到市里来上中学,也是程艳丽忙上忙下帮侄子安排,还帮姐姐在学校附近找了一份工作,安顿好母子两人;前不久,我妈说要来伺候程艳丽坐月子,程艳丽心疼我妈身体不好,很少要人照顾,最后还提前出了月子……这样的好媳妇打着灯笼也难找,可是我却为了所谓的面子和自尊,不肯向岳父母低头,让妻子备受煎熬。

想到妻子从一个养尊处优的女孩子到结婚时没有得到父母的祝福,怀孕时也没有得到较好的照顾,最后患上产后抑郁症,愧疚再次涌上心头。转而望向一旁熟睡的儿子,我心中一颤,不禁问自己:如果有一天,然然要跟我断绝父子关系,还将我告上法庭,我会是怎样的心态?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这一刻,我理解了岳父母的痛。

我彻夜未眠,终于明白,一个成熟的男人不应该让自己深爱的女人为了他和父母离心,生活在痛苦里。第二天一早,我就赶去岳父家,向岳父岳母道歉: “爸妈,当初是我不对,没能理解二老的良苦用心,要打要骂都随您,但是丽丽真的非常想念你们,都患上 产后抑郁症了,你们去看看她吧。”

听到女儿患了产后抑郁症,岳母顿时就急了。当两位老人在我租住的房子里看到面容憔悴的女儿时,忍不住老泪纵横。程艳丽哭着说“:爸妈,我知道自己错了,你们原谅我吧。我以后什么都听你们的。”岳母却顾不上说这些,嘴里叨叨着“:我去买点菜,给你补补,你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你这还在哺乳期,可别把我的外孙饿坏了。我得赶紧趁早去买点新鲜的猪蹄!”程艳丽终于破涕为笑了。

那天,岳父找我聊天,他告诉我,其实,在最初的气愤过后,见我们小两口一直生活得甜甜蜜蜜,他们先前的担忧消散不少,也开始反思自己,虽然他们的出发点是希望女儿幸福,但当初的行为太过极端和强烈,才让女儿反感。事到如今,看到我们过得不错,又有一个萌萌的外孙,他们的心也柔软不少。岳父的苦口婆心,更让我觉得羞愧不已。

一个星期之后,我带着老婆孩子回到岳父母家,岳父母抱着然然笑个不停。吃饭时,我向岳父母举杯: “爸妈,当初是我不懂事,遇事只知道退缩,才导致你们和丽丽……这两年苦了你们了。我向你们保证,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对待他们娘俩。”岳父也感慨“:我们当初也有不对的地方,希望你能够谅解我们做父母的心。”又转头向程艳丽说道“:你那10万块钱,我还帮你存着,等然然生日的时候,我们再给他封个大红包。”一句话让程艳丽又红了眼眶。为了让他们放心,我告诉岳父母“:这几年我存了点钱,在丽丽单位附近贷款买了一套两居室,虽然小是小了点,但我一定会给丽丽一个幸福温暖的家。”岳父母欣慰地笑了。

得到了父母的认可,程艳丽的心情也渐渐明朗起来,我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放下了。为了兑现自己的承诺,我每天下班就赶回家做家务,带孩子,一家人其乐融融。程艳丽生理期的时候,肚子特别痛,我就给她烧热水袋,给她泡脚,一点都不觉得累。程艳丽跟我撒娇“: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笑着说“:你是我的妻子,对妻子好是我的责任。”

2017年2月,我和程艳丽搬进了精心装修的新房,每次岳父母来家里,看到我像宠着然然似的宠着程艳丽,总是忍不住敲打程艳丽“:你已经为人妻为人母了,却还像个孩子一样,小心然然长大了要笑话你。”但是,我分明看到岳父母脸上都洋溢着心满意足的笑容……

(您如果想与主人公互动,请扫文下二维码)

风雨过后,俞凡与妻子幸福相依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