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家务啃老”,索要“带孙费”获赔

Zhiyin - - 目录 -

现如今,父母带孙已成了普遍的社会现象。老人为减轻子女的负担,免费带孙的也不在少数,渐渐成了一种变相的啃老方式—————

小夫妻只生不养,老人成了免费保姆

2004年8月22日,广西陆川县45岁的杨金美喜得孙女,可高兴归高兴,孩子谁带成了全家人的难题。杨金美和丈夫潘珂在某食品厂上班,每月工资加起来有三千多元,不算高,但应付全家人的开销绰绰有余。22岁的儿子潘帆,中专毕业后在当地一家电器设备厂上班,儿媳方晴在超市当售货员。最终,杨金美决定提前退休在家带孙女,让儿子儿媳安心工作。

一开始,小夫妻俩下班后还帮着带孩子,但时间久了,便开始对孩子不管不问。可还没等杨金美喘口气,如山的重负再次压来。2006年2月,潘帆欣喜地告诉杨金美,妻子怀上了二胎。2006年11月26日,小孙女敏敏出世。同时照顾两个孙女,杨金美一夜到天亮根本没法睡,一天中午,儿子儿媳在家休息,杨金美便把两个孩子交给媳妇照顾。没等杨金美睡着,媳妇便抱着哇哇大哭的小孙女站在床前,嘟囔“:妈,你快起来看看孩子,她老哭,怎么都哄不好。”还没等杨金美回过神来,孩子已经到了她手上。

杨金美看着怀中的小孙女,气得训斥媳妇应该学会自己照顾孩子。杨金美的训斥让方晴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一气之下摔门回了自己房间。杨金美想等儿媳冷静下来再跟他们好好谈谈。

为孙女节衣缩食,养孙重担苦了老人

可还没等杨金美找到机会,儿子潘帆却因为操 作不当被工厂解雇。为了缓解经济压力,2007,2007年1月1日,潘帆和方晴向杨金美提出要去广州打工赚钱,并承诺每月给家里寄1000元生活费。起初,儿子、儿媳虽没有兑现每月支付1000元生活费的承诺,但偶尔还给两个女儿寄些吃的和用的。可从2012年9月,两个孙女先后上了小学起,开销骤增。一开始,杨金美用退休金贴补,但很快,退休金不够用了,老伴潘珂只好在下班后到附近的一家超市干点保洁工作。

2013年1月1日,潘帆和方晴从广东回到陆川准备过春节。杨金美和儿媳方晴商量,每月能不能给一些生活费,以减轻他们的经济负担。杨金美哪里会想到,方晴因为经常跟丈夫吵架,早已起了要与潘帆离婚的念头。她一口拒绝了“:我又不在这家吃喝,出什么生活费。要钱找她爸要去。”杨金美去找儿子潘帆。潘帆却表示自己没钱“:反正你们以后的钱也是给我的,现在帮我养孩子也一样。”

2014年9月1日,方晴正式向法院起诉离婚。2015年2月13日,潘帆、方晴最终离婚,两个孩子由潘帆抚养,方晴每月支付1000元生活费。

挑战“世俗潜规则”,老人该不该索要“带孙费”?

两人离婚后不久,方晴便和孩子中断了联系。2015年3月到4月底,杨金美多次联系儿子和前儿媳,可两人都找借口推托了。2015年5月5日,杨金美一怒之下将儿子潘帆、前儿媳方晴告上陆川县人民法院,要求他们支付2013年1月至2015年4月30日她抚养两个孙女所支出的33600元“带孙费”。

2015年6月3日,广西壮族自治区陆川县人民法院正式开庭审理了此案。法院审理认为,抚养教育未成年子女是父母的法定义务。法院还认为,老人向子女收取“带孙费”是合法的。依照《民法通则》第93条规定“:没有法定的或者约定的义务,为避免他人利益受损失进行管理或者服务的,有权要求受益人偿付由此而支出的必要费用。”因此,老人有权要求潘帆、方晴偿还为此而支付“带孙费”。

2015年7月14日,陆川县人民法院依法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判潘帆、方晴各支付12000元“带孙费”给杨金美。参与审理此案的法官表示:在中国的传统观念里,老人帮忙带孩子,是对子女的关心和爱护,应该获得相应的回报。有偿带孙,既是对儿女们善意的提醒,更是对老人们自身权益的保障。此案中,杨金美状告儿子、前儿媳追索“带孙费”,挑战了传统观念,是老人对自我价值的肯定,更是对子女啃老行为的纠偏。

摘自《晚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