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狗奏响欢乐颂:爱情来了亲情和解

Zhiyin - - 目录 -

陈洁是一位严重的抑郁症患者。她没有朋友,没有亲人,孤独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苦闷烦躁,甚至三番五次想要自杀。直到有一天,她在路边收养了一只小狗。

小狗的到来,不仅改变了她的生活方式,让她渐渐走出自我的世界,还让她收获了甜蜜的爱情,抑郁的阴霾终于消失不见。这只小狗的魔力究竟有多大,他们之间又有着怎样的人狗情缘?

天上掉下个汪星人,温暖了一个女孩的世界

2014年3月,23,23岁的陈洁绝望地走在广东省深圳市的沙河大街上,她仰起头,想对着天空笑一笑,泪水却控制不住溢出眼眶。半个小时前,医生告诉她: “你的抑郁症越来越严重了,记得要按时吃药,每周来医院做心理治疗,保持心情畅快。”

该如何保持心情畅快?陈洁不知道,她痛苦地蹲在路边,任眼泪肆意。突然,脚下一团棕色毛茸茸的球状物将她惊得一跳,竟是一只半大的泰迪狗。它浑身脏兮兮的,头顶上一大撮毛将眼睛遮住,在陈洁脚边蹭来蹭去,抬起头,露出黑黝黝的圆眼睛,那哀怨的眼神,仿佛让陈洁看到了自己……

1991年陈洁出生在广东省惠州市一个普通家庭,她刚出生不久,父母就被调往新加坡做环境设计

研究工作,将她交给外公外婆照顾。她依稀记得,有一次,她生病了,外婆带她去医院打点滴,看到别的小孩都被抱在妈妈怀里,她羡慕至极。可当她给妈妈打去国际长途电话,妈妈却来不及安抚她,就有事要忙,只是让外婆带她去买几件玩具。此后,她便很少再主动给爸爸妈妈打电话,她觉得自己是个没有父母疼爱的孩子。

13岁那年,外公被诊断出胃癌晚期,陈洁独自在医院守护了一个多月,苦苦哀求医生救救外公,她流干了泪水,最终外公还是撒手人寰。当爸爸妈妈赶回家时, 外公已经永远闭上了眼睛。她哭着质问妈妈“:为什么你不能早点回来?外公很想你,他有很多话要交代给你。”妈妈也哭了,想要抱住陈洁,陈洁一把推开她,跑了出去。同样的场景,在两年后再次上演。这一次,爸爸妈妈及时赶了回来,侍候在外婆身边。他们一边尽心尽力照顾外婆,一边努力修复着和陈洁的关系。可望着外婆日渐枯萎的身体,陈洁的内心极度恐慌,夜夜在噩梦中惊醒,外婆去世时,陈洁几次哭得晕厥了过去。

这之后,陈洁就将自己封闭起来,她拒绝了爸爸妈妈带她去新加坡生活的建议,独自留在国内。她执意要去读寄宿学校,只是在放假的时候回姨妈家。那段时间,陈洁经常整夜整夜失眠,烦躁不安,对周围的一切都不感兴趣。姨妈发现她情绪异常,带她去看医生,医生说她有抑郁症的征兆, 她开始吃一些抗抑郁的药。

2009年,陈洁考上广东外语艺术学院。大学期间,她曾有过一个男朋友,可交往没多久,男朋友就因新欢弃她而去。再一次被抛弃,给陈洁带来不可磨灭的伤害,她整天都沉浸在悲伤里,甚至三番五次想要自杀。大学毕业后,她只身来到深圳,进入深圳报业集团出版社做美术编辑,整天独来独往,没有任何朋友。她觉得自己非常孤独,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很多时候,她一遍遍问自己,她来到这个世上的意义是什么?她找寻不到答案。

那天,小狗一直跟着陈洁回到了家门口。进门前,陈洁俯下身,抚摸着它,低声问“:你也跟我一样,每天都在这个世界上孤独地流浪,没有人爱吗?”它楚楚可怜的样子触动了陈洁柔软的内心,她决心收养这条小狗,并给它取名叫乐乐。

抑郁女孩频频失控,无言的陪伴缓解伤痛

陈洁将乐乐带回家,将它清洗一番,露出干净的棕色毛发,她还去超市买来狗粮,喂给乐乐吃。吃饱喝好后,乐乐四处嗅来嗅去,欢快地接受了它的新狗窝、新垫子,以及新的主人。

此后,不管陈洁在哪里,乐乐就跟到哪里。陈洁坐在沙发上,乐乐也跳上去靠在她身边;上厕所时,乐乐陪她一起坐马桶;就连洗澡时,它都要躺在玻璃门下守护着陈洁……白天,陈洁出门上班, 乐乐依依不舍地相送;晚上,当她疲惫不堪地回到家,打开房门的一刹那,乐乐早已摇着尾巴欢天喜地守候在门口,迎接着她的归来。

乐乐很通人性,见主人情绪低落、不快乐,它就默默蜷缩在她脚下,时常用一种好奇的眼神看着她,似乎在问:主人,你怎么了?

有一次,陈洁因心情抑郁,忍不住失声痛哭,乐乐急得上蹿下跳,它耷拉下耳朵,露出圆滚滚的头顶,任凭陈洁环抱着,见到她不断抽泣,四脚朝天翻肚皮,逗她开心。

后来,乐乐似乎发现一条规律。每次,只要陈洁对着窗外发呆,时间久了,就会情绪崩溃。所以,每次陈洁一坐在窗口,乐乐就会焦急不安,总是咬着她的裤脚,拉扯着她往门口去,希望她能外出活动。陈洁不愿看到乐乐跟自己一样焦虑,只能收起眼泪,陪它出去玩耍。

2015年初,陈洁的父母多次给陈洁打来电话,希望陈洁能够办理出国手续,去新加坡生活。妈妈对她说“:你一个人留在国内我们不放心,还是赶紧把出国手续办了,到这边来,无论是读书还是工作,我们都可以帮你安排妥当。”陈洁质问妈妈“:如果不放心,你们为什么不回国?为什么从小将我一个人丢在这边?”妈妈被她呛得说不出话来。

不一会儿,爸爸的电话也打了过来。爸爸苦口婆心地劝陈洁: “爸爸知道你心中有怨言,觉得我们将你丢在国内不管不问,但这么多年我和你妈妈拼命工作都是想要给你提供最好的物质条件。这些年,你吃的穿的,只要你要,爸爸妈妈都尽量给你,你也要理

解一下爸爸妈妈,谁又想背井离乡,离开自己的亲人呢?”

陈洁觉得心里很堵,她不想伤父母的心,又说服不了自己,连哭都哭不出来。她走上了阳台,突然闻到一种奇异的气味,她把半个身子探出阳台,想要寻找这种气味的来源。气味向下飘散,陈洁也有种想要跳下去的冲动。危急关头,一阵狗吠声传来,不知何时,乐乐已经来到脚下,用力拉扯着陈洁的裤脚,似乎想将她拖回安全区域,它渺小的身躯显得特别无能为力,嘴里发出“呜呜”声,似乎在祈求主人不要丢下它。

陈洁的心被狠狠地触动,如果自己死了,乐乐怎么办?乐乐如此依赖她,如果她走了,乐乐一定很伤心,第一次,陈洁有种被需要的感觉,哪怕只是一只狗。

在乐乐的呜咽声中,陈洁一点点坚强起来,她突然意识到他们本质上都是孤独的,既然当初决定收养它,那就要对它负责。

陈洁给乐乐买来漂亮的狗窝、玩具和狗咬棒。她不愿意乐乐跟她一样孤独,总是尽可能地陪伴着乐乐。有一次,陈洁要去外地办事,无奈之下只能将乐乐寄养在宠物店。那一整个星期,乐乐显得急躁不安,时常望着大门搜寻主人的身影。陈洁回来后,乐乐更是对她格外亲近。为了安抚它,陈洁打开两个肉罐头给它吃。然而,乐乐吃得并不安稳,只要陈洁不在它身边,它就会追着过来,看她有没有离开。后来,陈洁只能蹲在食盆旁边陪着乐乐,乐乐才香喷喷地吃完肉罐头。

这一刻,陈洁终于明白,孤独是一种通病,原来不只是她害怕孤独。她必须让自己强大起来,勇敢地面对生活。此后,一贯沉默的陈洁开始对着乐乐唠唠叨叨,坐 在地板上跟它玩拔河,从它嘴巴和尖齿之间伸手抢玩具和骨头……就连在带它出去玩的时候,也不怕它跑远,因为只要她喊一声,乐乐就会撒着欢,用最快的速度奔向她。每天,他们一起醒来,一起伸懒腰,一起享受美食,一起玩iPad游戏,一起照相,一起看电影,如果电影里面有狗,乐乐也会很开心。

乐乐对她有一种不求回报的依赖和爱。它从不会要求陈洁对自己作出的决定作出解释,从来不会因她偶尔的忽视感到愤怒,甚至从不管她在外面是不是被人嘲笑,是不是四处碰壁,是不是低到尘埃。只要她回到家,它就永远寸步不离地陪伴着她。虽然它无法出言安慰,甚至连最基本的理解也做不到。但对陈洁来说,有时候最单纯的陪伴已然足够。

渐渐地,陈洁发现自己很少有时间发呆,也很少想要痛哭。即使偶尔心情还会低落,乐乐就撒娇似的要跟她出去玩。乐乐很喜欢和人玩,快递员大哥、送餐员叔叔、保洁员大婶、楼下的保安都分外喜欢它。傍晚时分,小区里的爱狗人士纷纷带着各自的爱犬出来活动,三五成群聚在一起,看着小狗们你追我赶,逗得街坊们哈哈大笑。时间一长,陈洁也和他们熟悉起来,一出门就能迎来亲切的问候声,他们还建立了一个微信群,邀请陈洁加入,然后,在群里相约一起去乡村郊区游玩。虽然陈洁很少参与,但她愿意试着融入,她承认,这样的世界更真实、更温暖。 2015年底,乐乐生病了,不吃也不喝,陈洁非常着急。她在群里 四处咨询朋友,一个叫李涛的男孩挺身而出,热情地帮助了她。李涛是广东深圳人,比陈洁大三岁,在深圳南山区西丽街道经营着一家宠物医院。他一连几天都带着药物去公园看望乐乐,并将护理方法教给陈洁。

在李涛的帮助下,乐乐渐渐好转,为了感谢李涛,陈洁执意要请他吃饭。李涛再三推托,陈洁却说“:我没有朋友,从不请人吃饭,没想到第一次请人吃饭就被拒绝。”李涛只好接受了她的邀请。

那天,他们一起去吃牛排,夹着血丝的肉一块块从喉咙滑落到胃里,他们一边打嗝,一边灌下有着强烈单宁味道的红酒。他们还从拌了大蒜的酸奶里捞出小黄瓜,咬得咯吱作响。乐乐在旁边眼馋不已,见主人故意不看它,急得团团转。陈洁抱起它,笑成一团。

李涛问她“:你对小狗都这么好,爱心力爆棚,怎么会没有朋友呢?”陈洁坦诚地告诉他“:我有很严重的抑郁症,估计没人喜欢和抑郁症的人做朋友吧,也只有乐乐不嫌弃我。”其实,陈洁更想说,人和人之间需要磨合,需要包容心,需要……然而,条件再多,也未必能够心意相通,因为人本质上都是孤独的。

李涛非常诧异:“不可能吧,你可一点都看不出来有抑郁症啊?”陈洁想了想,回以一笑“:这两年是好多了,都是乐乐的功劳。”陈洁坚强而忧伤的眼神让李涛从心底生出一种保护欲。

这之后,李涛开始频繁地出现在陈洁的世界里,他帮陈洁一起训练乐乐,教它学会握手、站立,帮陈洁拿拖鞋和毛巾……每次看到乐乐呆萌的样子,陈洁就忍不住哈哈大笑。日复一日的相处下,陈洁和李涛的感情也与日

陈 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