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你生命与爱情“:空壳丈夫”变身娘家哥哥

Zhiyin - - 目录 -

身上插满了管子奄奄一息,守护他的韩梦和张翠芬,一个双眼红肿,一个白发丛生,陈建豪不由悲从中来。

事故发生后,海淀交警一刻也未放松对肇事司机的追查。因事发地段没有摄像头,肇事司机迟迟没有归案。4月13日,韩梦翻看吴海的手机,意外发现男友4月1日曾给陈建豪发过一条短信“:我们今晚必须做个了断!”韩梦拿着手机,气冲冲地赶到陈建豪处质问他“:吴海出车祸前,是不是找过你?是不是你雇凶谋害他?”陈建豪还原了当晚发生的一切“:我真是准备跟你办离婚的,怎么会做这种害人害己的事?”“那你也是残害吴海的间接凶手!如果你早跟我离婚,吴海怎么会去找你?”韩梦揪住陈建豪衣领与他拼命,陈建豪任凭她发泄。等她撕扯累了,陈建豪平静地说: “当初要是你不同意假结婚,哪有今天的一切?”几句话击中了韩梦的软肋,她掩面而泣。

5月1日,医院再次下达催款通知,陈建豪又主动垫付5万元。经高压氧舱、颅内引流等救护措施,5月11日,吴海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但被院方宣布为植物人。张翠芬打电话跟再婚丈夫商量,打算将儿子接回沈阳。丈夫拒绝了。要是自己强行将儿子带回去,肯定会引发婚姻危机。张翠芬跪在儿子病床前锥心哭问: “儿啊,妈要是接你回沈阳,咱俩都会无家可归,我该怎么办?”此情此景,撕裂了韩梦的心。她搀起张翠芬,含着热泪说“:阿姨,你就安心回沈阳上班吧。吴海就交给我了,我是他未婚妻,会善待他的。”张翠芬向韩梦深鞠一躬,忍痛返回了沈阳。

一周后,吴海达到了出院条件。韩梦打算将吴海接回家,李金娣训女儿“:你脑子进水了?要是吴海昏迷一辈子,你就永远照顾他,不结婚吗?”韩梦这才哽咽着讲述了自己假结婚,挣钱为吴海凑首付的前前后后。她含泪忏悔“:我本来想帮他买房解围,没想到却害了他。自从他出事,我一直经受着煎熬和折磨。爸、妈,我救治他,其实也是在救赎我自己……”韩家父母惊呆了“:你太糊涂了,怎么能做这种事?这事要是传出去,你以后还怎么做人?”“我也很后悔!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无论遇到多大困难,我都不会选择假结婚挣钱。”但她父母坚决不同意接纳吴海。

陈建豪主动找韩梦“:我的新房装修好了,让吴海住我家吧。我垫付的10万块钱也不用你们还。”韩梦过意不去“:你没有义务对吴海这么好。”陈建豪长叹: “吴海的事我有间接责任,心里一直很不安。我救助他,其实也是求个良心平安呐!”感同身受的韩梦能体会陈建豪的心情,答应了。5月13日,韩梦为吴海办了出院手续,陈建豪将他接回自己新居。

5月14日,陈建豪请了一名住家护工照顾吴海。韩梦同陈建豪商量“:你为吴海付出了很多,护工费用就由我来出吧。”陈建豪不同意“:你收入不高,每月还要替吴海还2000元房贷,压力够大的,就别跟我争了。”陈建豪的善良、担当,化解了韩梦的积怨,她彻底原谅了他。此后每逢双休日,韩梦就赶到陈建豪住处配合护工照顾吴海。2015年6月,韩梦向陈建豪提出“:咱们之间这种‘空壳夫妻’的关系很别扭,尽快将离婚手续办了吧。”陈建豪说:“我想了又想,还是不能离婚。” “你怎么又变卦了?”陈建豪吐露了真实想法“:要是哪天吴海醒来,我立即和你离婚。如果吴海永远醒不过来,我必须对你负责到底。到时咱们好好过日子,将吴海当亲人照顾一辈子。”这也许是3个人最好的归宿,韩梦答应了。

为还吴海公道,陈建豪决定亲自追凶。他根据警方提供的车祸前后的视频,制作了5000多份追凶启事,张贴在大街小巷,寻找目击证人。韩梦也将追凶启事上传到网上,恳请热心网友们提供线索。9月中旬,一位刘女士给韩梦打来电话说,4月1日晚上9点,她从超市购物回家,途经永丰路时,看见一辆SUV轿车急刹车,将一个物体撞到了沟里,司机下车看了一眼就走了,刘女士没想到轿车撞的是人。因为相隔20多米,加上事发路段没有路灯,她没有看清司机的脸,只看见肇事车辆牌照尾号是“1”,车尾左边挂了个备用轮胎。两人立即将这一重大线索向警方反映。警方断定这是辆吉普车。吉普车的备用胎一般都在车尾右侧,只有福田吉普的备胎在左侧。警方由此缩小了排查范围。于是,陈建豪与韩梦配合警方,在北京3万多辆福田吉普中逐一排查,并查看了2000多段视频,肇事车辆浮出水面。9月下旬,警方与嫌疑肇事车车主取得联系,对方说自己在上海经商,福田轿车一直让表弟周福林使用。当天傍晚,警方在周福林住处将其抓获。经审讯,周福林对自己4月1日晚上撞人逃逸的罪行供认不讳。一个月后,海淀区人民法院判处周福林有期徒刑3年,并赔偿吴海医药费、营养费、误工费等共计61万元。但周福林离异单身,名下仅有4万元财产,赔偿金无法兑现。尽管如此,韩梦与陈建豪沉痛的心还是有了一丝慰藉……

2016年2月,韩梦从植物人家属微信群里了解到,在患者舌尖滴陈醋或芥末,对促醒有帮助。于是,她与陈建豪每天几次在吴海的舌尖滴陈醋。到第10天时,吴海的舌尖能抽搐了。一切迹象表明,吴海的意识已

开始复苏。为加快康复进程,他们决定让吴海接受专业促醒治疗。半个月内,韩梦和陈建豪与全国200多家医疗机构取得联系,经反复比较,两人将目光锁定天津武警医学院附属医院。

其间,李金娣过来逼女儿相亲“:老街坊给你介绍了一位基金公司经理,年薪7位数。”韩梦说“:我们相爱多年,现在他昏迷不醒,我能忍心抛下他吗?”李金娣含泪离去。母女俩的对话,清晰地传到陈建豪的耳朵里,他被韩梦与吴海生死不渝的爱情震撼了!陈建豪在心里告诫自己:一旦吴海苏醒,就将韩梦交给他,自己彻底退出这场纠葛,还他们幸福!

3月23日,陈建豪驾车载着韩梦和吴海赶往天津。当天,吴海住进天津武警医学院附属医院。该院昏迷促醒治疗中心专家为吴海实施了国际最先进的“高颈段脊髓电刺激昏迷促醒术”。5天后,奇迹终于出现:吴海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紧闭的眼睛睁开了。韩梦喜极而泣,陈建豪也为吴海的生命奇迹惊喜不已!

1个月后,吴海能正常说话了,手指也能自如活动。韩梦和陈建豪将他接回北京。5月16日,趁陈建豪不在,吴海问韩梦“:陈建豪怎么会和你在一起?是不是我昏迷期间,你们举行了婚礼?如果这样,我不打扰你们的幸福,让我走吧。”说完,他挣扎着下床。韩梦将男友按在床上“:你误解了,谁也不能将咱俩分开。”她如实讲述了车祸后,陈建豪如何无偿出资10万元救他,将他接回家康复,帮他追凶,及去天津治疗的点点滴滴,吴海流下了复杂的泪水。傍晚,陈建豪从公司回家,吴海含泪向他致谢“:谢谢你一年多来的救治,这份情我永远记在心里。”说着,他缓缓蹲下身子,跪在陈建豪面前“:我没能力回报你,就用这种方式表达心情。”陈建豪赶紧搀起他“:当初我不该假结婚,更不该拖着不离婚。你走到这一步,我有责任。好在你现在身体一天天好转,我的心结也解开了。”两个男人之间的恩怨化解了。

6月16日,韩梦与陈建豪在海淀区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回到家,陈建豪将离婚证摆在吴海面前“:现在我们3个人都彻底解脱了。你尽快康复,给韩梦幸福吧。”吴海含泪点头。当天韩梦将男友接回出租屋。离开时,她诚恳地对陈建豪说“:你是好人,从此我在心里把你当成娘家哥哥。”吴海双腿肌肉萎缩,无法正常行走。陈建豪从网上订购了一辆四轮脚踏车送给吴海。每天早晚,韩梦监督男友骑着脚踏车,围着小区转10圈。渐渐地,吴海的脚越蹬越有力,身体协调性越来越好,两腿肌肉快速重生。经过大半年训练,2017年2月,吴海彻底康复,重返工作岗位。

4月3日,韩梦回家拿户口簿,准备与吴海领结婚证。李金娣和韩志庚被女儿与吴海的生死爱情感动,最终同意小情侣结婚。两边父母商量后,将韩梦与吴海的婚期订在10月1日。陈建豪得知喜讯,给韩梦发短信“:婚礼当天,我会带着一颗喜悦的心出席,以娘家哥哥身份送妹妹幸福出嫁。”韩梦回复道“:哥,谢谢你!这份情将温暖我和吴海一辈子!”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吴海、韩志庚外,其他人物均为化名,所涉单位及相关信息作了技术性处理。) □

九年前,为了帮助父亲实现建立“草原狼岛”的梦想,内蒙古汉子呼春辞去教师公职回到草原。在呼春心目中,狼冷血不通人性。因此,他养狼但不亲近狼。直到2011年,呼春意外收养了一只失去母狼的小狼崽巴尔。在与巴尔相处的点滴中,呼春逐渐发现了狼的另一面。而巴尔,也用生命给了呼春最后的报答,谱写了一曲人狼之间的感人赞歌……

蒙古少年回归草原,初遇小狼巴尔

1985年5月,呼春出生在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陈巴尔虎旗巴彦库仁镇,父亲是警察,母亲是教师。2008年呼春从哈尔滨体育学院毕业后,在呼伦贝尔市体育学校上班。女友王珊在呼伦贝尔市中蒙医院工作。

和多数蒙古少年一样,呼春渐渐远离了草原,过上了现代城市生活。2011年,呼春所在的学校有教师编制可考,他打算考编。母亲赞成,父亲却希望年富力强的呼春回家帮他养狼。

呼春十几岁时,父亲就时不时从森林里捡回小狼崽收养。后来,牧民捡了小狼崽,就往呼春家送。渐渐地,他家里的狼就增加到了30多只。养狼成本很大,一头一千斤的牛,30多匹狼两顿就吃完了。父亲和二叔每月工资几乎耗尽,父亲还曾借债给狼买肉吃。呼春妈妈对此意见很大,但父亲和二叔却“执迷不悟”,呼春也不理解父亲,说“:狼又冷血又危险,真不懂你们为何要坚持?”父亲却认为他对狼有误解,并告诉呼春,狼也是有感情的。

呼伦贝尔草原生态在恶化,草原上狼群的数量急剧减少。为了能增加草原狼的数量,呼春的父亲和二叔还专门办理了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

可让他放弃稳定的教师工作,

编辑/涂 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