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读再复读:名校姐姐是妹妹的噩梦

Zhiyin - - 秋 水 -

乔盼原本成绩很好,父母离婚后,她成绩很快下降,要强的尹玲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一天晚上,她见乔盼做作业时打瞌睡,拧起女儿的耳朵“:我从早上4点到晚上12点,没一分钟闲着,浑身没一个地方不疼。”乔盼耳朵被母亲揪疼,身子歪过来,尹玲松开手,却止不住眼泪“:我穿的衣服是两年前买的,吃的东西是你剩下的,就指望你有出息,你这么不争气,就让别人等着看笑话是不是?”

尹玲说的“别人看笑话”,指的就是杨远迪。乔盼捂着被妈妈揪疼的耳朵,哭得喘不过气来。

乔盼挣扎和努力了一段时间,名次不见提升。尹玲一咬牙,在女儿所在的学校附近租了个小房子,开始陪读,光房租就花掉她月工资的一半。白天,她去洗车店上班,晚上跟女儿一起熬夜,第二天早晨4点起来给女儿做饭,凉到正可口,喊醒女儿,盯着女儿快快吃完,再看着女儿背一小时书。

乔盼要为母亲和自己争一口气!她调整情绪,投入到学习中,成绩开始慢慢爬升。尹玲仍不断敲打她,她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除了眼泪,就是在女儿耳边不停地唠叨“:妈妈苦,就指望你了。”

乔盼成绩终于上来了,还排到了前列。尹玲悄悄地把女儿的成绩单和排名截图发给乔爱民……

乔爱民很珍惜第二次婚姻,对杨季视如己出。但每想起比杨季大一岁的乔盼,心中便隐隐作痛。

一天,他把乔盼接到家中过周末,乔盼见杨季的卧室桌子上放着一株水晶幸运草,伸手拿起来说“:挺漂亮的。”不料,杨季大叫一声“:不要动它!”受惊的乔盼手一松,幸运草落地,跌成了碎片。

乔盼不知道这株水晶幸运草是杨季爸爸去世前,为她精心挑选的纪念物,保佑她一生幸运和幸福, 平时她连母亲都不让碰。杨季伤心地哭了起来。

乔盼嫌杨季矫情,心里很不舒服。她没吃晚饭就回去了。两天后,她去商场买来同样的一株幸运草还给杨季,两个女孩子心里都留下了一丝阴影。后来,乔盼听父亲说了缘故后,向杨季道了歉。在她的努力下,杨季的态度才逐渐转为亲昵。尹玲不定期给乔爱民发去乔盼耀眼的成绩单,杨远迪看到就当作没看到一样,杨季读的是重点中学,就是在学校排名处于中游,也不会比乔盼差。为了保证不输给乔盼,杨远迪在家里暗中给杨季使劲,用自己的一套方法辅导女儿,她想作为妈妈,自己再怎么着也比中技毕业的尹玲强。

在2014年高考中,乔盼竟以优异成绩考进浙江大学,杨远迪震动之下,一下子方寸大乱。

乔爱民安排了一场升学宴。杨远迪不好不去参加,给乔盼包了一个大红包,心里却很不服气,看尹玲一脸得意的样子,她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

而宴席上,亲友们不断夸尹玲育女有方,尹玲看着杨远迪,大大咧咧地说“:我不像杨季妈妈,我没有上过大学,哪能有什么好方法?就是在女儿耳边多唠叨几句,多盯着她,不让她有一刻松懈。”

有人就问起杨季的情况,杨远迪觉得尹玲是在跟自己较劲和示威,心情异常烦躁,借着酒劲说“:我女儿也不错,将来考的学校不会比浙大差!”“那是,那是。”亲友们打着哈哈,场面陷入尴尬。

接下来的整个暑假,杨季都在听母亲像念紧箍咒般地念叨:浙大!浙大!这让她感到窒息。母亲一口气给她报了几个补习班,除了补课、睡觉,母亲几乎时刻跟在她身边,盯着她写作业,不许她跟同学联系,不许玩手机,她连一点儿自由都没有。

杨远迪要求女儿不能输给乔盼,否则连尹玲母女都会轻视她们。杨季烦这种乱攀比,不耐烦地嚷道: “乔盼成绩好,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凭什么要受她的干扰?”杨远迪气不打一处来“:你谁都可以不比,就是得跟乔盼比。你不在乎,我还在乎呢!”

一天,趁着母亲睡熟,杨季玩了一把线上“狼人杀”,不料被母亲逮个正着。杨远迪气得打了女儿一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