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力追爱,那是“回忆杀”在作祟

Zhiyin - - 秋 水 - □编辑/王 茜

时间飞快,斗转星移,转眼他们务农生活已经两年过去。生活的节奏变成“:菠菜可以吃了,蔷薇又开一茬,香椿叶子快落没了,地下的黑枣赶紧捡起来,收了蓍草的种子,用上了自家出产的丝瓜瓤,豆角摘出可以做一次焖面的份儿,而菜花正是最鲜嫩的时候。”

适应了务农生活后,白关感慨道“:乡下和外面一样啊,四季更迭,人事变化,无言而深刻。”黄鹭也说: “可不是嘛,当年大学毕业,整天幻想挣大钱周游世界,哪里想到后来守着这半亩租来的田地,出门刚一天就想回。人生,妙不可言。”

有一天,白关下地摘韭菜,看着韭菜旁边枝叶艳丽的佛手瓜,再想想自己这几年的停滞和荒废,忽然心头一动,他写下这样的话“:韭菜常常淹没在杂草里,很不起眼。它不努力长出大叶子,也不努力往高处爬,只是努力使自己更有韭菜味,它只是活成它自己,不是也挺好?”写下这些话时,他已经伏案画画两年了。其中有过焦虑,有过怀疑,但种地的感觉让他心生笃定。

“生命这条河,跳进去投入就好。你投入到那个场景的时候,就想不了那么多,只是切切实实地把握每个当下。”写下这段话时,已是2016年年底,白关终于完成第一本书《流学的一年》,这本书只画了五个省和一个上海,有300多页。因为内容精彩,出版社打算给他做一个绘本系列。

2017年7月,这本《流学的一年》由新经典文化出版社出版。新书一出版,就收获了众多好评,首版很快告罄。书拿到手的那一刻,白关发了一条朋友圈“:好像是达到了,又全在意料之外,一条新路,欣然前往。”

夫君成功,黄鹭也不甘落后,相继出版了摄影集《樱桃》《、亲爱的小孩》,还在北京库布里克书店做了展览。而且,身为农民,她种地水平越来越高了,除了种了各种蔬菜,她还种了满园的香草和花朵,她被朋友们封为“最会种地的摄影师”。

2017年8月,在白关的新书签售会上,很多读者对他的骑行经历、他们夫妻的生活方式羡慕不已,还有人说“:人的一生有两大幸福,一是做热爱的事,一是跟最爱的人在一起。你的作业一箭双雕啊……”

白关谦虚地说“:人生有100次谨小慎微,还要有一次为梦想的拍案而起。没有所谓完美的生活方式,坚持了勇敢走下去,就是成功。”

如今,白关和黄鹭接到了更多出版社的邀约,白关计划着把夫妻日常的漫画出书,黄鹭也打算写书,书名她都想好了,就叫《不完美星球》。就这样,两人一步步过上了梦想的生活……

2015年,外贸公司总经理张敬东恋爱了。为了女友王莞,他将公司的流动资金全都投到王莞供职的公司。此后,张敬东的公司遭人举报、查封,王莞帮他做的投资也宣告失败。张敬东的公司垮了,他父亲张麒麟在打击之下一只眼彻底失明。

提出分手的王莞终于吐露,一切都是她做的局。她不仅是为自己的母亲,也是为自己前来复仇的!王莞和张家究竟有何过节,这段恩怨,又是何走向?

2015年1月中旬,广东省广州市一家外贸公司的经理张敬东带着助手赶赴香港,在国际玩具展上进行考察。张敬东时年32岁,他的公司主营服装、布料的进出口贸易。近年来,玩具进出口生意利润可观,张敬东也想在此方向上有所获利。

1月14日下午,张敬东一位生意伙伴听说他来了香港,做东请吃饭。张敬东刚落座,一个披着白色外套,内着黑色低胸连体衣,脚踩红色高跟鞋的女子款款走来,她既知性、又性感。朋友介绍,这是他新结识的一个金融精英,名叫王莞。张敬东心中暗暗惊诧,王莞的神态,似曾相识。看到王莞,他不禁想起自己深深伤害过的初恋女友……

指针拨回到15年前。那时,张敬东正在广州大学附属中学读高二。他的父母都经商,母亲总在外忙碌,父亲对他照顾得反而多些。2001年一个秋天的下午,学校教学楼停电,他提前回到父母为方便他读书租下的公寓,却发现了爸爸张麒麟和一个阿姨在偷情!张敬东又羞又怒,偷偷退出了屋。他像个无头苍蝇四处乱转。左思右想下,他决定先对母亲隐瞒此事,偷偷跟踪、打听,得知,爸爸相好的那位阿姨名叫王梅,是一名护士,她也是陪读的家长,女儿名叫曾可。

张敬东鼓起勇气“敲打”爸爸,张麒麟却装糊涂。张敬东很郁闷,只能担惊受怕。

孰料,一个半月后,张敬东的妈妈竟服安眠药自杀了!张敬东断定,妈妈肯定是发现了爸爸的婚外情,才抑郁自杀的!追悼会上,他疯狂地撕扯爸爸,怒吼着“:你何必假惺惺,找你的情妇去!”张麒麟想向他解释什么,可他情绪激动,什么都听不进去。此后,他更将父亲拒之门外。张麒麟知道儿子不能再受刺激,不得不暂停了和王梅的联系。

殊不知,仇恨的种子已在张敬东心头种下。当所有同学都在发奋冲刺时,张敬东却借故频繁与王梅的女儿曾可“偶遇”。曾可时年16岁,她被帅气的张敬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