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穿针引线:缝补我的情感断层

Zhiyin - - 秋 水 -

倒进马桶里。我将妈妈的几根口红掰成几瓣儿,甚至把妈妈的手表泡在水杯里,这次恰好被妈妈看到,她大声嚷道“:这块手表,是我和你爸结婚时,你爸送我的,我一直没舍得戴,你怎能这样不懂事呢?”我第一次看到妈妈流泪了,心里忽然有些同情她。此时,我才从妈妈的嘴里知道,之前我的报复行为,爸妈其实早就知道了,只是他们没批评我,怕惹我不高兴。我心里有些羞愧。此后,我的“敌对行为”收敛了许多,但并没停止。每天晚上做作业,我故意拖延,或把作业答错,他们越不耐烦,我便越开心。我还常偷偷地把铅笔弄断,爸妈责备我为什么总是不小心,一边还得帮我削铅笔,我坐一边,表面上冷冷的,却觉得低头帮我削铅笔的爸妈,显得有那么几分可爱。

有时,我会把爸爸的车钥匙藏起来,等爸爸来问我,我才说是我收起来的。我故意说扎不好头发,妈妈就一边絮叨,一边过来帮我扎马尾辫子,我眼含泪水,感到了一种强烈的需求和亲近感。

有一次,爸妈给弟弟过生日,围着弟弟有说有笑,我很嫉妒。分蛋糕时,我故意说给我的蛋糕分小了,坚决不吃。爸爸说“:你妈切蛋糕也没用尺子量,剩下的一半都给你,行了吧?”爸妈原本在长春解放路开了一家规模不小的水产品店,每天很早要去水产品市场批发鱼虾,再赶回来卖,忙碌不止。我到长春后,他们又扩大了门面,比以前更忙,没精力照顾我的每一个小心思。我在长春市实验小学上学,本来成绩就跟不上,我变得内向、孤僻,同学也不愿接近我。我开始疏离于整个班级之外,常一个人坐在花坛边发呆。渐渐地,我开始失眠多梦,紧张不安,别人在我不注意时碰到了我的身体,我都会害怕得尖声大叫,全身像筛子一样颤抖,有时会出现呕吐症状。对我这种情况,爸妈很痛心,却又束手无策。

2004年放暑假,爸妈无奈地把我送回爷爷奶奶那里。一年没见,爷爷对我的变化既吃惊又心痛。我成天不和人说话,晚上睡觉总是从梦中突然哭醒。爸妈打电话给我,我说两句就挂了,总觉得在他们眼里,我就是可有可无的孩子。我自卑、失落。

爷爷觉得情况不对,带我到吉林市人民医院检查,医生诊断我患了青春期成长障碍症,表现出青春期抑郁、敏感等心理异常,会影响健康成长……

爸妈得知我患病,第二天就赶到吉林,我听到他们的声音,心里很烦。妈妈进卧室想拉我的手,我用脚踢她。爸爸蹲下身子劝我,被我一脚踢到了额头,爸爸 打趣地说“:要给爸爸脸上再留个记号?”

我愣了一下。妈妈乘势把我抱在怀里“:宝贝,爸妈对不起你,以后会加倍疼你……”妈妈泪水湿润的面庞贴在我脸上,我感觉暖暖的,停止了反抗。

爸妈陪了我三天就走了。爷爷就提前两年办理退休手续,带着我四处求医问药,一位儿童心理医生给爷爷提供了各种案例资料。一个多月后,爷爷决定让我休学半年,带我到全国各地旅游。我和爷爷在西双版纳的雨林里漫步,坐在泰山顶峰观赏日出。爷爷时时不忘启发我“:佳慧,你看到太阳那么高兴,我们见到你的笑容也很高兴,你要多笑!”回来后,爷爷为了帮我提高胆量,把我带到小区老年活动中心,给老人讲故事,我渐渐有了自信。我的青春期障碍症开始好转,但远离父母,之前隔阂没化解。爸妈每

次来看我,我对他们很

冷漠。

2005年春节过后,爸妈要把我接回长春读书,我哭着不肯走,爷爷意识到隔代抚养造成我和父母的情感断层必须修复,就答应和奶奶陪我去

长春。

开学后不久,妈妈给我买了一套运动服,我竟用剪刀剪破衣服,爷爷对我说“:别伤害你妈,你爸妈最近吵着要分开,你要多体谅父母的难处。”我听了,着实替爸妈感到难过,可这不能弥补他们的过错。周末,爷爷带我去公园划船,看到一对爸妈在给女儿喂吃的,我羡慕又心酸,扑在爷爷怀里大哭“:爸妈不疼我,我死了,他们就开心了……”爷爷很惊慌,孙女这么小,竟想到了死,如不能化解我心里对父母的怨恨,后果不堪设想。爷爷把我的话告诉了爸妈,爸妈似乎震醒了。爷爷告诉我,爸妈很心痛很愧疚,说会想办法多陪我。我表面上不以为然,内心却渴望能跟爸妈亲近起来。一天,爸妈都不在家,我听到楼下有个女孩叫“爸爸”,我把头探出去,恶作剧似的叫了一声“爸爸”。爷爷笑了“:想爸爸了?”我满脸通红。

一天,爷爷有意让爸爸接我放学,我暗自高兴,但表面依然黑着脸,独自在前面走,心里好得意。

途中,突然有一个人骑着摩托车冲出胡同,向我撞过来,爸爸一个箭步上前,本能地将我抱到怀里,他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