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雨季:我们是风吹不散的姐妹花

Zhiyin - - NEWS -

为保万无一失,她还在手机上定了个30分钟的闹钟。然后,她到床上去刷着手机。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曹婧失去了意识。

30分钟后,曹婧的闹钟铃声大作,叫醒了刘力菡。每天,刘力菡都是坐父母的车一起去上班,但是那天,她因为感冒,早饭后吃了药,就一个人在房间休息。因为曹婧一向爱大呼小叫,听到她的喊声,刘力菡也没有回应。她的房间远离厨房,闹钟叫醒她后,她只觉得头很沉,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刘力菡双腿沉重地走出房门,一种扑面而来的要窒息的气息,令她敏感地知道家里天然气泄露了。

刘力菡急了,屏住呼吸来到曹婧的房间,用尽全力把曹婧从床上拽了下来。那时,曹婧还有意识,但她使不上力气,只知道死死地抓住刘力菡的手臂。刘力菡此时也处于随时晕厥的边缘,她拼尽全力把曹婧拖拽到门口。她又爬回家想关掉天然气,结果,晕倒了。半小时后,曹方的邻居发现了躺在走廊上的曹婧,紧急打电话叫救护车,并通知了曹方和叶子文。

在徐州市中心医院,经过高压氧治疗后,曹婧很快就苏醒了。但刘力菡的情况却不容乐观:因为返回房间吸入一氧化碳过多,血液中碳氧血红蛋白浓度达到40%,各种反射消失,血压下降,呼吸急促,治疗两天,仍处于时而清醒时而迷糊的状态。

入院3天后,曹婧的身体完全恢复,医生已经安排她出院了。而这天,昏迷已久的刘力菡出现好转症状,清醒过来。曹方告诉她,中毒是因为热水器不充分燃烧产生的一氧化碳,他已经找厂家检修,但检测的结果是由于热水器的使用不当。他对这个结果很不满意,还要继续维权。刘力菡说“:门窗都关着,也许就是使用不当吧。”父母追问曹婧当时在干什么,她蒙蒙地一言不发,却非常真诚地向刘力菡的救命之恩表示感谢。刘力菡突然挺心疼她,虽然从前相看两厌,见面就要吵架,但总归是亲姐妹。

然而,一周后,刘力菡突然出现肢体活动障碍、痴呆等症状并昏迷,再次入院。医生诊断说:之前的恢复,是一氧化碳中毒后“假愈期”,刘力菡得了“一氧化碳中毒迟发性脑病”,不知道能不能醒来。

曹婧害怕了,趁父母和医生说话,她偷偷握着刘力菡的手,默默祈祷“:姐,你快点好吧,这回我真知道错了。”但刘力菡并没有丝毫好转的迹象。 叶子文每天以泪洗面,曹方也急红了眼,咬牙切齿一定要找到这次事故的原因。越是这样,曹婧越不 敢说出真相。刘东旺夫妇来到徐州,但是看到刘力菡眼球不能转动,饮水呛咳,发热,大小便失禁的样子,刘东旺夫妻声泪俱下。

曹婧无比难受,她无知的恶作剧,害了刘力菡,让自己痛苦,也让更多的人痛苦。愧疚、恐惧,已经让曹婧煎熬了一个月,她不想懦弱下去了。在众目睽睽之下,曹婧哭出声来,说“:是我打开了天然气。”曹婧把一切都交代。刘东旺捶胸顿足,无法原谅曹婧。他咨询律师,律师解释:曹婧打开阀门的用意是自杀,在行动前,已经再三确认家中没人,对于造成他人伤害没有预期,也不可能预料到,则属意外事件,不负刑事责任。曹婧不敢为自己求情,但她请求能一直照顾刘力菡,弥补自己的过错。

2017年6月12日,刘力菡转到徐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接受高压氧加药物综合治疗。曹婧每个星期最期待的,就是星期五下午上完课就赶回徐州,照顾姐姐。一天,她突发奇想,把画室里刘力菡的自画像带到了病房“,记得吗?就是这张照片让我找到你的,我把它带来了,再让我找回你一次吧”

7月中旬,因为有一门课的考试安排在周六,曹婧没有回家。下午考试结束,叶子文打电话告诉曹婧,医生对刘力菡的治疗不抱希望,让他们出院“。不行,她必须得治。”曹婧连夜包车返回了家,那一路,她体会到了牵挂的滋味。曹婧的坚持没有白费,2017年8月初的一天,曹婧把那张自画像拿下来擦拭,顺手放到床尾,突然,画从床上掉了下来,曹婧以为姐姐抽筋了,回头却发现,刘力菡的眼球能转动了,聚焦到自己的脸上。她惊喜得语无伦次“:姐,你醒了?”

经过医生的检查,刘力菡的脑电波活跃度在回升,并立即加大刺激脑部的辅助治疗。曹婧喜极而泣。此后,刘力菡的状况不断好转,一周后,真的清醒了过来。听叶子文说,生病的这几个月,一直是曹婧在床前照顾她,刘力菡非常感激。

出院那天,刘东旺夫妇也来了,看到曹婧忙前忙后,真心改过,他们便没有提起女儿中毒的真正原因。叶子文也叮嘱曹婧,不要再和姐姐提中毒的事了。可大家越是帮她隐瞒,曹婧心里越过不去。

身体虽然康复,但经过这个风波,刘力菡神经衰弱很严重,睡着觉就突然惊醒。一天晚上,曹婧抱着自己的被子来到刘力菡房间,铺在地板上,说要陪她睡。刘力菡苏醒过来后,已发现曹婧客气了很多,这让她觉得生分。她开导曹婧说“:我救你,因为你是我的妹妹。发生这样的事,谁也料不到。”曹婧却哭泣着说道: “姐,燃气是我故意打开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