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财气死病父:那令人叹息的众叛亲离

Zhiyin - - NEWS -

班、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的闲职。所谓的上班,其实就是每天到了吃午饭的时候,她就跑到单位去溜达一圈。去的时候,她骑的是自行车,后座上放着一个超大容量的饭盒。因为食堂的饭菜对本单位职工是免费的,她不仅吃,还要把饭盒装得满满当当的,把当天的晚饭和第二天的早饭带出两份儿来。

时间一长,食堂的同事就发现了端倪。打听之下,才知道王慧燕是王教授的女儿。看在她父亲的情面上,食堂的人将此事摁了下来。

节省了吃饭的开支,还有水电。王慧燕拔掉了家中所有的电源插座,改用蜡烛照明。如果有东西需要充电,就拿去单位或者爸妈家充。东北的冬天,几乎每天都是零下20多度的超低温,她却不开暖气,省下暖气费,靠着蹭上下楼邻居的地热勉强生存。她的家中有几个大铁桶,她每天提着桶去物业浇花的水龙头那儿接水,作为自己一天的用水。

除了父母、丈夫和儿子,王慧燕不再允许任何人到自己家里来,包括她的姐姐、姐夫和外甥。有一天晚上,熊亚忠带着儿子回来后,发现王慧燕有电不用,居然在家点蜡烛。正当他啪的一声将电源开关打开时,王慧燕一声惊呼“:关掉,快关掉!又浪费了我百分之一度的电,啧啧。”熊亚忠和儿子面面相觑,感觉不可思议。王慧燕的父母名下有1套30余平方米的小型公寓,在学院旁边;两老平时住在学校的宿舍里,那套公寓则出租。租客们退租时,有很多东西懒得带走,王慧燕便利用这个机会捡破烂:水盆、凳子、衣物、卫生纸,等等,但凡她觉得有点值钱的,她都捡回家。为此,她将家中的电器和家具几乎变卖殆尽,为的就是腾出地方来装废品。

王慧燕这种近乎变态的节约,让家人既不解又心痛。熊亚忠何尝不想劝说妻子?可每当他小心翼翼地劝说妻子,让她不要如此苛待自己时,便会遭到她劈头盖脸的痛骂“:那个女人不就是有钱吗?我现在也在攒钱啊!”面对她的怒怼,熊亚忠无力反驳。 2015年初,王慧燕已经退休的父亲因直肠癌而住进了医院,她和姐姐轮流着照顾父亲。因为经常往返于医院和药店,不久,她便被传销人员盯上了。3月底的一天,王慧燕刚走出父亲所住医院大门,一个20多岁的姑娘走上前来搭讪“:大姐,您家哪个亲人在住院吧?病得重不重呀?”王慧燕没理会她。未曾想,若干天后,那个小姑娘再次找着了王慧燕。这一次,姑娘手里还拿着一盒保健品。她一边追着 王慧燕走一边介绍“:大姐,您的事我打听了一下,是伯父患了癌是吧?您甭担心,我这里有特效药。这药不仅能治病,还能赚钱!”

听说能赚钱,王慧燕的脚步停了下来。小姑娘趁热打铁,将手中的保健品夸得天花乱坠,说这种保健药,能让被癌细胞侵蚀的肌体恢复正常功能。如果王慧燕买药的同时,帮着卖药,那么,每卖出去3个疗程的保健品,她就能获得1000元的佣金!

王慧燕听得浑身热血沸腾,小姑娘见状赶紧怂恿她“:这样的好事,不是每天都能碰到的。您要是有心,现在就可以着手进货。进得越早,离发财的梦想就越近。”姑娘的话击垮了王慧燕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她当即用父亲当天准备买药的卡,在小姑娘随身所带的POS机上刷了7万元。姑娘给王慧燕开了张收据,告诉她第二天货就会送到她家中。

第二天,王慧燕果然收到了30盒保健品。临近中午时,她揣了一盒,兴冲冲地赶往医院,冲着病床上的父亲说“:爸,您有救了,我帮您买到了特效药。您吃完就好。”当时正好有医生在查房,听王慧燕如此说,拿过她手中的药,看完术语繁多的说明书,说“:不瞒你说,这是再普通不过的保健品,吃后无害,但对于病情的缓解无益。”

很快,母亲和姐姐都知道了情况。特别是当她们听说王慧燕买这些没用的保健品,居然花了整整7万元时,气得想报案,但深陷传销人员谎言中不可自拔的王慧燕坚决阻止她们报警。见王慧燕执迷不悟到了如此地步,母亲和姐姐只有不停抹泪的份儿。

不久,王慧燕的父亲也获悉了小女儿被骗一事。急火攻心下,老人的病情迅速恶化。半个月后,便宣告不治。临死前,老人将一家人召到身边,语重心长地叮嘱“: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慧燕,她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她这是病!你们千万要对她宽容一点,要帮她啊。”他的目光缓缓地扫过众人,在熊亚忠的脸上停留得格外长。熊亚忠浑身不自在。

父亲的去世,王家人将主要责任归咎于王慧燕。大家开始冷落她。王慧燕过着孤苦而凄凉的生活。

想到岳父临终的话,熊亚忠决定咨询心理医生。医生详细听了他的讲述后,告诉他,王慧燕患上的是一种“婚姻创伤应激反应症”的心理疾病,患者对金钱的变态渴望,是经历丈夫出轨的婚姻危机后,一种应激反应。医生的话,让他彻底清醒过来:其实,王慧燕本不是这样的人,他才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啊“!我不能再袖手旁观,我必须为自己的过错埋单!”当时,已经被公司列为副总人选的熊亚忠决定:放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