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妥协:那是父爱生存宝典

Zhiyin - - NEWS -

块的恋爱基金,但这是杯水车薪,随着爱情的浪漫深入,儿子不断告急:今天看电影,花了两百多块钱。明天去逛街,除了吃饭,还要给女友买礼物……程克杰再一次和儿子严正交涉:学生主要任务是学习,如果再这样奢侈,恋爱基金收回。儿子倒也善解人意,痛快地答应了,却开始上演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戏码。儿子很快使出一招“抛砖引玉”,他给叔叔姑姑等长辈们发1元的小红包,作为礼尚往来,长辈们自然也会回馈他一个红包,当然就不能是几块钱,而是几十、上百。这分明是在变相要钱哈,程克杰知道后气得把儿子骂了一顿。

就在这节骨眼上,儿子的手机丢了,说把钱打给他,他自己买。程克杰有种直觉,丢手机是假,要钱是真,便没有打钱而直接买了一部手机寄了过去。后来,他们辗转知道,儿子就是变相要钱,想给女友买份隆重的生日礼物,而现在,因为他们没有直接打钱,儿子便卖了旧手机“孝敬”女友。程克杰听得火冒三丈,又把儿子训斥了一番。

可是,没几个月,儿子高调张扬的恋爱失败,他在朋友圈宣布成为单身狗。就在夫妻俩担心儿子受伤的心灵何时才能修复时,儿子又恋爱了……

程克杰发现,儿子的那些课外活动,包括当模特、打球,不仅赚不了钱,反而花钱更多,因为他结识的女孩多,重新追个女孩花钱就要加大力度。以至于程克杰再听到儿子失恋就心惊肉跳,更重要的是,他看不惯那种做法。在他看来,最美好的爱情就该一生一世,这样才能显出爱情的忠诚与珍贵。他认为儿子这种是滥情,对儿子的恼火层层累积。

2017年暑假前,儿子又一次分手。暑假里说他准备考研,就不回西安了。宿舍太吵,他要在校外租个房子学习。程克杰半信半疑,不相信儿子摇身一变成为上进青年,但妻子非常支持。于是,儿子在学校附近的蜀蓉路租了房,一个月1500块。

可很快,儿子又提出要买摩托车,3万块,说这样从租房处到学校方便。程克杰严厉拒绝,可儿子说同学有车开,他只是要摩托车。程克杰气愤地说“:如果我们下岗了呢,你还逼死爹妈不成?”儿子毫不示弱地说“:要真那样我怎么会为难你们呢!”程克杰又说: “玩车不是你这个阶段干的事!”

儿子很生气,并威胁说如果不买他要退学。程克杰怒火中烧,放话给儿子“:如果你对自己的前途不负责,随你的便。”儿子妥协了。程克杰得意地和妻子说 原则问题上就得立场坚定,决不纵容。

2017年10月底,程克杰突然接到成都一家借贷公司的电话,说程凌志从他们那里贷款买摩托车,利滚利已经到15万,现在却找不到他人!

程克杰大惊,和妻子火速赶往成都。在学校没有找到儿子,出租屋也空无一人……程克杰的脑海一片空白,不敢想象,万一儿子做了傻事,他和妻子的后半生将如何度过。最后,他们在学校银杏林深处找到了儿子,他垂头丧气地坐在半山坡上,身边放了一堆啤酒。后来他们才知道,儿子因在校外新交了女朋友,为了来往方便想买摩托车。被父亲拒绝后,他被校园里张贴的校园贷小广告吸引了,借了3万元。本来想着暑期接点拍广告、打球的工作,再从亲朋好友处借点,还款不成问题。可没想到打工的钱不够恋爱开销,而贷款利滚利迅速膨胀,几个月就成了15万巨款。他自觉没脸和父母说,懊悔自己的荒唐,就写好遗书,打算喝酒壮胆后,割腕自杀……

戴丽扑过去抱住儿子嚎啕大哭。程凌志也哭了。程克杰拎着拳头想给他一阵胖揍,可看着风中痛哭的母子俩,想着差点就要失去那个经常气得自己暴跳如雷的臭儿子,他又悄悄地松开了拳头。

程克杰替儿子还清了贷款,给儿子请了假,带他回家休整。借贷风波给了程克杰巨大震动,他开始反思和儿子的关系,搞不清楚问题出在哪里,只好向在陕西师范大学做教育专家的高中同学秦教授求助。秦教授告诉他,他和儿子之间的问题,可以简单归纳为两代人之间“情商”与“财商”的大碰撞。像这种情况,父子间必须有一个人要“妥协”,从对方的角度去看问题,发现对方的优点。程克杰想着儿子回家这两天,整日瘫着,只有动着的眼珠还表明是活物———找他的优点,估计得用显微镜。

失而复得的喜悦散去,程克杰又开始怒气升腾,父子俩有两次差点动手。程凌志在朋友圈吐槽“:回家三天就遭嫌弃,更年期男惹不起,求在家生存宝典!”惹得亲朋好友议论纷纷。大家分成两派,家长一派,数落着现在孩子的各种槽点,而孩子们也在抱怨父母,两派互不相让。程克杰看着这些议论如针尖对麦芒,似乎理解了朋友的话:总有一方要妥协;要努力发现儿子的优点。

程克杰尝试着和儿子寻找共同话题。周末,儿子和高中同学聚会回来,程克杰饶有兴味地问聚会的情况,问有没有聊聊毕业的打算,今后的求职方向?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