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局长自我举报,那个小兄弟“劫财”上瘾了

Zhiyin - - 目录 -

外甥等一大帮亲戚,抱着儿子的遗像闯了进来。他将遗照举在头顶,号啕大哭“:小军,你死得好冤啊……今天你的老婆,和害死你的凶手结婚了!如果你在天有灵,就将他们收走吧!”

魏国章欺人太甚!李海林冲上去,将他往外推。两边亲戚发生混战,范虹的头发被抓散了,婚纱被扯破了;李海林额头被打出两个青包… …直到酒店保安赶来,才平息了这场混战。

婚礼结束,范虹与李海林回到租住的婚房。一出电梯,两人就看到防盗门上挂着一只红色破鞋。范虹扯下鞋子扔进垃圾桶,蹲在地上哭了“: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李海林拉起妻子“:今天是大喜日子,咱不哭。越是这样,我们越要幸福给他们看!”

范虹告诉丈夫“:我再也不想见到魏国章,咱们再给他15万,从此彻底和他划清界限。”随后夫妻俩四处向亲友借钱,李家父母也将养老金拿出来,艰难凑够了15万元。

3月11日,范虹将魏国章约到小区传达室,将银行卡交给他“:里面有15万,加上以前李海林赔偿的15万,你已经拿到30万元了。剩下的12万归我和儿子,与你无关,从此你我就是路人。”30万赔偿金,远远超出了正常分割额度,魏国章没理由再骚扰范虹和李海林。此后,范虹除了偶尔让宇宇过去看望爷爷,与魏国章再无任何交集。

2016年10月7日,宇宇说3个月没见到爷爷了,想过去看他,范虹坐地铁将儿子送了过去。宇宇进楼道后,她在楼下等。谁知几分钟后,范虹突然接到儿子的电话:“妈,爷爷在家自杀了!他好可怜,你救救他吧!”

魏国章有独立住房,拿到了30万赔偿金,每月退休工资还有3000多元,晚年经济条件不错,他为何要自杀?与魏国章形同水火的范虹,会出手相救吗?欲知故事结局,请阅读《知音》2018年3月下半月版第8期。

(由于可以理解的原因,文中除范虹、魏国章外,其余为化名,相关单位和信息均作了技术性处理。)

关注右侧公众号,回复

“仇人”免费提前看下集。 □

网上曾有一个段子:兄弟和朋友是拿来干什么的?回答是:拿来挡刀和出卖的。这虽是句玩笑话,但在现实生活中类似的事情还真不少。2017年8月,湖南省郴州市原环保局局长曹元生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30万元。一时间,众人哗然:没想到这个已退休的局长也被纪委给揪出来了。然而,谁也想不到的是,促使他投案的竟是昔日对他顶礼膜拜的“兄弟”孙良运。他们这对兄弟之间有何不为人知的隐情?

穷困潦倒遇贵人,死心塌地认大哥

现年46岁的孙良运是湖南省株洲市人,因文凭不高,一直混得不尽如人意。只能挂靠在一家建筑公司项目部,靠做工程“掮客”捞取一些好处费。一没资金二没人脉,孙良运的生意做得很是艰难。眼看周围的朋友陆续买房买车,他一家三口还是只能窝在父母留下的一套陈旧的两居室里。

孙良运知道,要想改变命运,除了抓住机遇就需要遇贵人。可翻遍周围的亲朋好友,就没有一个混得有出息的人。妻子汪丽早已下岗在家,每天除了打麻将就是埋怨丈夫没出息。不仅如此,她还经常在娘家人面前抱怨,弄得孙良运更是灰头土脸。

2012012年3月的一天,大舅哥汪平从东莞回老家探亲。孙良运原本只是礼貌性的打个招呼,不想汪平竟拉着他道: “明天晚上有个老朋友过生日,你跟我一起过去吧,我给你引荐引荐。”那天是郴州市环保局局长曹元生57岁的生日,也是孙良运第一次见到曹元生。汪平和曹元生是发小,但汪平很早就去了东莞,两人联系就也少了。正巧这次汪平回来碰上曹元生生日,于是过来给他庆生。

在汪平的介绍下,曹元生与孙良运客套地打了个招呼后就去招呼别人了。孙良运无所事事,一个人默默地坐在一旁,看着曹元生如众星捧月般,羡慕不已。不一会儿,他发现曹元生摇摇晃晃地向卫生间走去。孙良运伺机跟上。果不其然,曹元生喝多了在卫生间吐得稀里哗啦。孙良运忙上前又是递纸巾又是递水,最后还扶着曹元生出来。曹元生这才清醒不少,拍着孙良运的肩膀道“:你明天来我家聊聊。”孙良运心里一喜。

孙良运本就期盼能遇到一位贵人,现在一个手握实权的正处级官员摆在自己面前,有什么理由不去巴结呢?回到家,孙良运左思右想,觉得不能空手打巴掌去拜访曹元生,还是得准备点礼物。想到曹元生这个年纪的人肯定很注重保养,于是咬牙买了6000多元的冬虫夏草。第二天,当孙良运提着冬虫夏草去曹元生家时,曹元生的确小小震惊了一把。他想不到,一个萍水相逢的人会送这么重的礼。当即推托不收,可最后拗不过孙良运,只好收了。但他对孙良运说: “小孙,你的心意我领了,下不为例啊。”果真,以后孙良运再

编辑/涂 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