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完的粥饭之恩:海归哥哥爱情亲情双沦陷

Zhiyin - - 目录 - 编辑/邵鸾飞

在外人眼里,王永建是王家人的骄傲。父亲早逝,母亲靠着一个早餐铺不仅养大了他,亲妹妹还主动辍学,同母亲一起合力将王永建送到了法国留学。学成后,王永建带着积攒的100多万元回国,还在一家法资公司做了主管。可谁知,王永建却“恩将仇报”,亲手勒死了自己的妹妹,这到底有何隐情?

亲情的供养:母女合力打造法国留学生

在家人的眼里,王永建能有今天,是举全家之力而成的。

王永建1985年出生于河南省南阳市,他还有个小3岁的妹妹王欣。王永建的父亲早亡,母亲周凤下岗后,靠开早餐铺供养一双儿女。早餐铺生意不错,周凤也很是积攒了一些钱。

2003年,王永建只考取了一个三本院校。周凤十分不甘心。经人引导,周凤拿出多年积蓄,通过留学中 介,将儿子送去法国里昂大学留学。

儿子留学后,周凤原本想趁自己身体还不错,抓紧赚点钱,谁知2004年初,周凤突然患上了类风湿心脏病,不但小吃铺关了门,每天还花费不少。儿子留学费用不菲,小女儿刚念高一,周凤慌了。然而,家里的窘境,她也从不让儿子知晓。2006年冬天,眼看儿子要断供,周凤干脆把唯一的一套住房卖了,和女儿在离家不远的地方租了一套不到50平米的房子住了下来。这一切,周凤都瞒着儿子。

令周凤失望的是,这一年,王欣高中毕业,高考成绩只上了高职线。王欣早就无心读书,更不忍妈妈辛苦,她提出:“我不读大学了,家里需要钱,像我这种水平,读也是白读。”她下了决心,要代替母亲,开早餐铺。

做早餐有多辛苦,周凤心知肚明。让女儿小小年纪就吃这样的苦,周凤十分内疚。每次说起来,她总是对女儿许愿说:“欣欣,我保证,你吃的苦不会白吃的。等你哥学成归来,一定好好补偿你。”妈妈的话,让王欣很安慰。

2008年,王永 建完成了本科学业,母亲才把家里发生的一切告诉了他。得知母亲和妹妹为自己吃的苦,他感动不已。这时,已毕业的王永建通过学长介绍,在一家旅行社做了导游,由于会多国语言,肯吃苦,王永建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赚到了近20万的澳币,折合人民币约100万。

2010年春,考虑到母亲年龄越来越大,王永建带着攒积下来的100多万元回到了郑州,应聘到一家法资公司做了项目主管,并且在南阳花了30多万,给母亲买了一套100多平米的新房。装饰一新后,让母亲和妹妹搬了进去。

2010年初,在王永建的建议下,王欣把早餐铺关了,也来到了郑州,进入一家美容院学习美容。一年后,王欣自恃学到了手艺,由王永建出资10万元,帮她开了一家美容院。然而,由于在郑州根本就没有人脉,美容院经营惨淡,勉强坚持了半年,就关了门。

创业这么快就失败了,王欣非常郁闷,她又让哥哥再投资给自己开一家有南阳特色风味的小餐馆。王永建帮妹妹分析说“:你毕竟学了一年美容,如果就这样放弃了太可惜。不如去一家正规的美容院再干几年,等积攒了人脉,再重新开店。”然而,王欣却无论如何不肯去给人打工,她一再对母亲说“:我有个海归哥哥,明明能帮我,为什么再去看人的脸色?”

其实,王永建回国后也不甘心打工,一心想开家公司,但他深知创业需谨慎。在国外几年里,他所看到、所接触到的外国同学,都是很小就被父母教以独立生存之道,成年以后,更是完全摆脱原生家庭,完全靠自己打工或创业生存。然而,这些道理,王欣很不以为然,一句话就把王永建打发了“:哥,你是不是怕我败你的钱呀!”王永建本能地想到自己昔日对妹妹的亏欠,再也无法坚持自己心里的原则。

甩手掌柜当上瘾:坑哥的妹妹是个无底洞

这种情况下,王永建决定再次出资,帮妹妹开一个家常菜馆。为了保证妹妹赚钱,王永建亲自帮妹妹考察饭馆的地址,摸清了开饭馆的经验、经营之道,又考察了郑州的多个饭馆。

2012年4月初,王永建为妹妹在二七区选定了一个店面,投资20万元,把饭馆开了起来。饭馆开起来后,王永建工作之余,天天守候在店里,帮妹妹打理饭馆。小店开业第一个月,就赚了三千多元。他乘胜追击,推出了很多适合年轻人就餐的活动,半年后,每月的净利润居然有两万多元。

当时,王永建正与南阳籍老乡、女友李媛谈婚论嫁,两人正准备买房结婚。李媛比王永建小3岁,她是从澳洲留学归来,也在外企上班。对男友的付出,李媛很不以为然。李媛家境也一般,同样作为海归,她帮衬家里的方式,和王永建却截然相反。她这几年并没有给父母多少金钱上的帮衬,而是利用自己的视野,帮妹妹做了一系列对学业有帮助的规划。2010年初,李媛的妹妹从一所二本院校毕业,她从妹妹的实际出发,鼓励她考取了香港大学的研究生。半年前,妹妹已经签约了上海一家信托公司,年薪二十几万。对比男友家的事,李媛有一肚子意见。但现实如此,王永建唯有不停地劝女友。

2014年10月初的一天晚上,周凤来郑州看望儿女,一家人在一起吃饭时,王欣提出了新要求“:哥,我想再开个分店,你觉得怎么样?”王永建一听直摇头: “一个店你都忙不过来,再开个店没人盯着肯定不赚钱。”然而,王欣自视甚高“:做人得有点野心。哥,等我 赚多了,还你钱就是了。”说罢,她直截了当要求哥哥再出资20万元。

妹妹开饭馆以来,王永建帮她苦心经营,为的是让妹妹自立。他原本打算喘口气,考虑一下和女友的婚事,可妹妹又异想天开,要开分店!一向对妹妹“百依百顺”的王永建这回当即拒绝了“:你不要指望我了,我也有自己的工作,以后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天天过来,你自己得撑起来才行。”一听哥哥的话,王欣当即拉下了脸“:我开分店就是为了不让你看扁,省得问你借个钱还要看脸色!”

李媛一听王欣话里有话,也不高兴了“:你哥为了你付出够多了,就当他欠这个家里的,如今也已经做牛做马偿还了,你还要怎样?”

李媛不提这个话题则罢,一提王欣更生气,她当即哭了起来“:你们不就是欺负我没学历吗?也不想想,我为谁才辍学的?”这时,周凤用指头指着儿子,发话了“:建建,你这个哥哥长本事了呀!没有我和你妹妹,你能有今天?”母亲的这番话,一下击中了王永建的软肋,他当即答应帮妹妹把分店开起来。于是,在母亲的干预下,王永建再度拿出20万,帮了妹妹一把。

这笔钱,让李媛和王永建差点闹掰。原来,按照当时的房价,王永建和李媛全款买一套婚房很简单,但现在,他不得不按揭了一笔30万的贷款。在吵吵闹闹中,王永建与李媛结了婚。母亲周凤也来到郑州,帮女儿管理饭馆,母女俩住在一起。婚后,王永建的钱都交给了妻子管理。一年后,两人的女儿出生,王永建和妻子又把之前的80平米的房子换成了140平米,贷款数额更大了,李媛对钱也管得更紧了。这让王欣对嫂子越发不满,时常跟母亲数落哥嫂。

2015年年底,王欣也顺利结婚了。小两口一人打理一个饭馆,周凤这才在家里安享起晚年。婚前,王欣就自己按揭了一套100多平米的房子,还买了一辆别克车代步。

就在王永建以为一切恢复平静时,2016,2016年5月,王欣又动了扩大经营的念头,想开第三家分店,至少需要50万元。这几年王欣又是买房又是买车,一刻也没消停,根本拿不出现金来。

关键时刻,王欣又想到了哥哥王永建。当时的他,已经是公司的副总,年薪30多万,加上李媛的收入比他还高,在王欣看来,哥嫂有足够的能力帮自己。于是,2016年7月底的一天,她特意把哥哥请到店里吃饭,要求他再帮衬自己一把。

“这事我做不了主,家里的钱都是你嫂子在管。”王永建的话发自肺腑。他从法国带回的100多万,基本上都为妹妹和母亲买了单。他自己积攒的一些钱,也被李媛拿去买了理财。加上这几年,两口子感情出了问题,李媛更不同意他拿钱贴补家里。碍于现状,王永建只有一再拒绝妹妹。

见自己说话不管用,王欣又把母亲拉进来做说客。女儿如此恳切,周凤又几次找儿子,要求他再帮妹妹一把。亲情为大,王永建只得点头。起初,李媛就是不干,无奈王永建早就单方面答应了母亲。没办法,李媛只有拿出了30万元,但态度强硬地说“:白纸黑字,打欠条!”

王欣带着怨恨打了一张30万元的借条,这才拿到了钱。有这笔钱,王欣的第三家店如期开了。2016年底,她又换了一辆新车,却绝口不提还钱的事。

2017年7月的一天,一家人一起吃饭,李媛的妹妹要在上海买房,虽然妹妹没开口,但作为姐姐,李媛也想帮妹妹一把。于是,她再度提起了这笔钱。谁知,王欣一听就很不耐烦地说“:嫂子,这笔钱算你们入股,我会给你们丰厚回报的。为什么你老是跟我穷追不舍?”过去,李媛和王永建感情好,她尚能体谅丈夫的难处,现在,夫妇俩时常闹矛盾,李媛对夫家的事早没了耐心,说话也越发刻薄“:钱是我家的,我想干什么自己说了算。这么多年,你仗着过去那点贡献要的够多了,别逼我说出更难听的话。”

王欣一听气不打一处来“:当初要不是我……”王欣话没说完,就被李媛打断了“:别提当初了。你别拿你的破恩情裹挟我!”王欣一听嫂子的话,脸色大变,两人互不相让。回家后,李媛又和丈夫吵了一架。李媛的妹妹得知后,劝解姐姐说“:我买房不找你借钱,你可别为这事和姐夫闹别扭了。”妹妹的自立,更加衬托出婆家的“无赖”,李媛越发对丈夫没好气。

就在这节骨眼上,2017年8月,王永建突然患上了肾病,只得请了长期病假。收入一下锐减,加上有病多疑,他对妻子更加疑神疑鬼,经常查妻子的岗。这让夫妻俩的感情再受重创,李媛张口闭口把离婚挂在嘴上“:你现在病休在家,你妹管你了吗?不是说咱们的钱是入股吗?分红在哪里?”

久病在床,心态早已发生了变化,王永建的心理越发失衡。为了讨好妻子,他也萌生了跟妹妹要回那笔钱的念头。于是,王永建多次去跟妹妹讨要那30万,他态度十分诚恳“:哥现在身体不行,你再不还钱,你嫂子就真的跟我离婚了。”王欣一听李媛威胁哥哥,越发拒绝还钱“:哥你别傻了,钱放在我这里比放在那个 女人那保险。”

王永建拗不过妹妹,只有跟母亲诉苦。哪知,周凤也跟女儿一个态度“:你傻呀!那女人不打算和你过了,你怎么还跟妹妹要钱给她?”几番回合下来,渐渐地,王永建失去了耐心。尽管他一遍遍对母亲和妹妹说“:能不能看在我生病的分上,还钱给我,我的婚姻问题让我自己解决好吗?”王欣却说已经把钱给了母亲,而母亲又以“我们不能坐视你做糊涂事”为由打发儿子。

2017年10月21日下午,李媛再度向王永建提出了离婚。此时的王永建濒临崩溃,这个曾经志得意满、自信理智的海归才俊,在亲情的围剿、婚姻的危局中,把那30万当做了救命稻草。当天下午6点多,王永建来到王欣的饭馆门口,径直冲进去跟王欣要钱。王欣十分恼火“:别说我确实给咱妈了,就是没给,我也不会给你。”说完,她回到了饭馆后面的一间临时卧房。

望着店里的一个个摆件,一件件东西,王永建被彻底激怒:这里的一切,都是用他的心血积攒起来的,妹妹对他不但没有感恩,还如此轻视。于是,他随手从旁边的桌上拿起一把水果刀,跟到了卧房里“:你还不还钱?”“你想干吗?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有本事你捅我呀!”王欣有恃无恐,依旧在激怒哥哥。面对妹妹的嚣张,积攒了几年的新怨旧恨一下涌上了王永建的心头,他用手里的水果刀对着妹妹的胸口连捅了几刀,王欣的血汩汩而流,倒在了血泊中……

王永建吓傻了,疯狂地跑了出去。店员闻讯而来,拨打了120。当急救车赶来时,王欣已因肺部大出血而死亡。王永建随即被郑州市二七分局刑拘。得知女儿被儿子捅死了,周凤悲痛欲绝,忏悔说,她和女儿都认为儿子有能耐,多帮衬一把是理所应当的“。我们吃了多少苦,才供他留了学,他应该有能力帮妹妹,怎么他还真的没钱呢?”说到这里,周凤泪流满面:“我还以为儿子是被媳妇挑唆的,原来,他真有那么难……” (除犯罪嫌疑人王永建外,其余均为化名)

[编后] 王永建是一个看起来风光,实则脆弱的海归“洋凤凰男”,虽然接受了国外的先进教育,但并没有用海外学到的独立精神去影响自己最亲密的家人;相反,在骨子里,他依旧十分传统,死要面子,害怕背上“不仁不义”的骂名。最终才导致他轻易就被亲情要挟、道德绑架,婚姻也因此受创,走上绝境。人生中这样的事情很多,恩情到底要如何报才得体?此案值得深思。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