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父欠债一个亿:谢天谢地今生我们是兄弟

Zhiyin - - 目录 - □编辑/吕晓娜

程坤和程仪兄弟俩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富二代,父亲是当地有名的亿万富翁程刘送。许多人想方设法与他们攀上关系,有些人更是把他们作为最佳女婿人选。从小到大,他们活得随心所欲。可有一天,父亲突然离世,为他们打造的金钱王国不但骤然坍塌,还欠下了一个亿的债务。昔日的朋友纷纷变脸,上门要债的人更是络绎不绝,整个家顿时乱成一锅粥。这对从没经历过风雨的兄弟,将何去何从?他们能否像父亲当年那样,撑起这个家?

父亲撒手人寰,富二代兄弟变“负二代”

2015年10月2日这一天,对程坤兄弟来说,无疑是命运的转折点。晚饭后,母亲程改南带着哭腔大喊: “快出来,你爸不行了!”兄弟俩冲出房间,看到父亲程刘送已经晕倒在客厅里。随即,他们将父亲送到当地人民医院。虽然经过3个小时的紧急抢救,但程刘送还是因心肌梗塞不治身亡。这个家的天,一下子塌了下来—————

程刘送1963年出生于安徽省安庆市怀宁县黄墩镇的农村,与妻子程改南育有程坤和程仪两个儿子。因家境贫寒,他很早就出去打工。从泥瓦匠开始,一步步组建了自己的工程队、房地产开发公司。此后生意越做越大,是当地赫赫有名的亿万富翁。

虽然家境优越,但夫妻俩并没有骄纵孩子,在学习上和做人上面,对兄弟俩高标准严要求。2003年,程坤考入安徽工程大学,3,3年后,程仪也考上了安徽建工学院。转眼程坤大学毕业,程刘送问儿子有什么打算。程坤说除了做生意干什么都行。程刘送叹了口气说: “你不想做生意,我也不逼你。你个性沉稳,不如去考公务员吧。”程坤同意了。2008年10月,程坤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池州市东至县质量技术监督局。

2009年,程坤和高中同学方芳结婚。程刘送给小两口买了房子和车子,丝毫不让他们为钱操心。一年后,儿子乐乐出生,程坤的整个心思都放在了自己的工作和家庭上。再说弟弟程仪,大学毕业后,进了父亲的公司,虽然有着财务经理的头衔,可万事不操心,三天两头请假更是常有的事。程刘送对此很是无奈,多次斥责小儿子,可程仪依旧我行我素。每天不是忙着与朋友吃

吃喝喝,就是打游戏。

可兄弟俩怎么也没想到,早在2011年,程刘送在祁门县开发新区这片土地时,就为日后埋下了隐患。当初,程刘送为了拿下这块地,押上了全部身家,甚至还找银行和朋友借了不少钱。两年过去,新区的开发建设没有跟上预期,周围的交通和设施跟不上,导致公司新开发的楼盘一直卖不动。眼看贷款要到期,程刘送急得吃不下睡不着。但程刘送是个好强的人,不愿把困境告诉儿子和妻子,而是一个人默默承受。不想因压力过大,最终心梗去世。

好不容易把父亲的丧事办完,程坤赶紧来到父亲公司了解真实情况。他这才知道,父亲欠下的所有债务共计一个多亿,而公司账上的流动资金只有区区21万。面对相差如此巨大的数字,程坤和弟弟程仪蒙了,彻底陷入无底的黑暗中。

自断前程为父还债,不让爸爸身后留骂名

父亲生前欠下的债务巨多,而且有些数额巨大,许多债主怕拿不到钱,就三天两头上门逼债。程改南吓得不敢下楼,方芳带着乐乐回了娘家不敢再回来。即使这样,方芳的娘家也经常受到骚扰。

为解燃眉之急,程坤说服妻子,把父亲给自己买的婚房卖了。他愧疚地对妻子说“:我知道委屈了你,可这也是没办法。以后,我一定给你买更好的。”方芳流着泪说:“当初嫁给你就不是图你的钱,我相信你能挺过来的。”说完,还将自己的首饰和名牌包包都拿出来给程坤,“拿去处理了吧,有多少算多少。”程坤搂着妻子,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想不到的事还在后面,有些债主为了逼债,雇佣了专门的追债公司。他们得知程坤的工作单位后,就经常上他单位闹事。领导也好几次找程坤谈话,让他赶紧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不要给单位造成不好的影响。就连昔日与他交好的朋友也开始纷纷躲避他,生怕程坤找自己借钱。可即使这样,为了还债,他只能硬着头皮,顶着冷寞、嘲笑的眼光,找同学、同事一个个借钱。一夜之间,他这个人人羡慕的富二代,成了人人躲之不及的“负二代”。

程坤如此,弟弟程仪也是如此,昔日称兄道弟的好哥们一听他开口借钱,都找各种借口推托。一个星期下来,他只筹到了2万元。程坤劝慰道“:世态炎凉,冷暖自知。帮你是情分,不帮是本分。”

舅舅见兄弟俩因为父亲的债务焦头烂额,就劝他们干脆申请破产,压力会小很多。程坤犹豫不决,俗话说,父债子偿,他作为儿子,前半生在父亲的保护下过得衣食无忧,如今怎能让父亲一生的心血付之流水,还要在死后背负如此骂名?如果真是这样,恐怕父亲九泉之下也不会安心吧。思来想去了几天,程坤决定辞职!

当程坤将辞职的打算告诉了母亲和妻子时,却遭到了激烈反对。程改南骂道:“当初你爸想让你继承家业,你不愿意。如今好不容易混到了局长的位置,却要辞职来收拾你爸留下的烂摊子,我看你是疯了吧?我告诉你,以后全家可都指望你了。”妻子也劝他, “还是申请破产吧,这么大的债务,你扛不起的。你也要想想儿子以后啊!”程坤问弟弟:“你怎么想?”没想到,一向玩世不恭的弟弟却正色道:“哥,我支持你的决定。之前我太不懂事了,如果我早 点认真工作,就能早点知道爸的窘境,也不至于到现在措手不及。我想为爸做点事,弥补自己以前的不懂事。”看着仿佛一夜间变懂事的弟弟,程坤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

程坤和弟弟一起,给母亲和妻子做工作。最终,她们也理解了儿子和丈夫。见两个儿子如此齐心,程改南既高兴又担忧,“你们都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我也管不了了。”2016年2月,程坤正式向单位递交了辞职申请。

辞职后,程坤和弟弟一起来到了父亲的公司,他们坦诚告诉公司里的每一位员工公司面临的实际情况。表示想离职的会按劳动法补偿,不愿离职的,一定保证每月按时发工资。恳请大家给他们时间,他们一定会尽全力挽救公司,不辜负大家。兄弟俩的诚实和担当,许多跟随了父亲多年的员工都纷纷表示,可以不计报酬地留下来,与他们兄弟一起共渡难关。程坤感动得热泪盈眶,在这绝境中,他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是人间温暖。

正当兄弟俩信心高涨的时候,几个承建商带着手下的包工头开始闹事了。原来,由于公司拖欠他们的工程款,几十个人将公司的售楼部团团围住,一时间,叫骂声、指责声不绝于耳。程坤和弟弟不顾安危站在大厅中央,一遍遍鞠躬致歉,一遍遍承诺还钱。好不容易安抚了这边,另一个承包商却将他们公司告上了法庭,要求结清工程款一千万元。

很快,法院不仅将公司账户查封,还将待销售的楼盘也封存了。要知道,他们现在唯一还债的希望,就是尽快将楼盘销售一空。一旦查封,后果不堪设想。程坤带着弟弟一次次上门恳求那个承包

商,希望多给自己一点时间,可对方避而不见。程坤无奈,只能和弟弟轮番蹲守在他家楼下,希望能当面恳谈一番。寒冬腊月,兄弟两人,穿着厚厚的军大衣,从早守到晚。那个承包商见兄弟俩如此执着,终于撤销了起诉,又给了他们3个月的时间。

程坤喜极而泣。他和弟弟胡子拉碴地回到家里,程改南看到两个瘦了一圈的儿子,抱着他们嚎啕大哭。她拿出了自家别墅的房产证给他们“,把这套房子也卖了吧,我们搬回老房子住。你爸是从那里起家的,我相信你们也可以东山再起。”接过母亲的房产证,程坤兄弟用力地点了点头。

兄弟齐心其利断金,东山再起迎翻盘

程坤知道,要想筹措到资金,只能尽快将父亲生前待售的楼盘全部销售出去。可是,这片楼盘由于周边设施不完善,销售工作很是艰难。何况当地的人都听说正宇房地产公司欠下巨债,楼盘更是少有人问津。程坤和弟弟商量了好久,最后一致决定:不能坐以待毙,要主动出击。他和弟弟兵分两路,他带领销售团队去跑市场,程仪则负责跑市政,争取尽快让楼盘周围的设施完善起来。

说干就干,兄弟俩开始分头行动。但由于资金紧张,他们根本请不起销售团队,程坤只好亲自上阵,带着员工在周围的临县,一条街,一栋楼地发传单推销。刚开始,程坤很不适应,特别是面对别人的冷眼和不屑的眼光,他就觉得很难为情。可想到巨额的债务,他只能拼命给自己打鸡血。最好的销售是什么?就是客户把你从大门赶出去,你又从窗户里爬进来。抱着这样的精神,程坤 如勇士般不惧任何冷脸和白眼,赔着笑脸口沫横飞向所有靠近他的人推销自家的楼盘。遇到有意向的客户,他还亲自开车带着人家去看房。

每天,程坤都会和弟弟交流工作进展,程仪那边的形势也很严峻。正所谓人走茶凉,父亲去世后,许多关系都要重新建立。程仪从来没有低三下四地去求过人,刚开始,遇到不顺心的事,他撂下东西就走人。程坤劝弟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你想想,当初爸创业时低头求了多少人才有今天,你就不能忍忍吗?”程仪以前是谁的话都听不进去,可自从父亲去世,哥哥主动扛起债务后,他就特别佩服哥哥,对程坤可谓言听计从。见哥哥这么说,他点头“:哥,你放心吧,我会努力把事情办好的。”

程仪说到做到,这之后,他再也没有使性子,常常为了顺通关系,在酒桌上喝了吐,吐了喝。胃疼了也忍着不去医院,吃两颗药就算了。在程仪的多方公关下,他们楼盘周围的设施开始逐渐完善,通了两趟公汽不说,超市、医院、幼儿园也相继在附近开业。而程坤这边,也是好消息连连,楼盘已经有一半销售出去了,在这个寒冷的冬天,他们的生意,终于有了起死回生的迹象。

兄弟俩不敢松懈,继续进攻周边的村镇。有一次,他们去一个村子发传单,结果碰到一只叫嚣得很凶的土狗,程仪没有经验,吓得撒腿就跑。哪知他越跑,那狗追得越凶,程仪一慌,竟崴了脚。危急时刻,幸亏程坤赶到,捡起石头将狗吓唬走。程仪却吓得像个不知所措的孩子紧紧搂着哥哥。晚上,程坤给程仪揉着脚,程仪却笑着说“:哥,你记不记得小时候,别 人欺负我时,你也会冲出来保护我?今天的你,跟那时候一样威风。”程坤笑着没说话,只是更加卖力地替弟弟揉脚。当初,他见弟弟天天只知道吃喝玩乐,埋怨过父母多次。可如今,他深深感谢父母赐给他一个弟弟,可以跟他一起承担命运的重担。

辛苦总有回报,2016年年底,楼盘的销售节节攀升。附近农户进城看房子,首选去他们正宇公司的楼盘。当他们看到整个小区周围交通便利,生活设施完善后,十分满意,当即交了订金,不仅如此,还回去跟邻居说,动员他们也来买,这样一传十,十传百,程坤和程仪的资金回笼状况越来越好。

截止到2017年10月,程坤和程仪公司的楼盘已经销售一空,回笼的资金已经陆续偿还了银行8000万的债务,再加上之前卖房卖车等筹的钱,他们已经还完了父亲生前所欠的一个多亿的债务。所谓,无债一身轻,那一天,程坤和程仪兄弟俩开了一瓶酒,对着墙上父亲的遗像举杯“:怎么样爸爸,你的俩儿子不赖吧!”墙上的程刘送,微笑地看着他们,而他面前的兄弟俩,已泪雨如注。

虽然还清了债,但兄弟俩依然不敢歇气,他们知道,还有一大家人要养活,还有一批忠心耿耿的员工跟着他们。程坤记得,父亲生前特别喜欢喝祁门红茶,于是,他早在推销楼盘之初,就和弟弟四处寻找合作的商机。几经调查和洽谈后,他们在新楼盘附近引进了一家祁门红茶博物馆。没想到,随着小区入住的住户越来越多,红茶博物馆的生意也越来越好,短短半年,就盈利30万。

以前那些债主们见程坤兄弟做事言而有信、靠谱,也纷纷找他

们合作开辟新的项目。正宇房地产开发公司又重新成为人们心目中的明星公司,他们后来开发的楼盘,还在期房时,就被抢购一空。程坤看准商机,决定拿出1000万资金来开家餐饮与住宿相融合的高档酒店“颂福楼”,得知程坤的想法后,想与之合伙的人趋之如鹜。

2017年12月,程坤和弟弟,给母亲重新买了套比以前还大的别墅,他们一家人都搬到一起。兄弟俩调皮又自豪地对母亲说:“以后,你负责美貌如花,天塌下来有儿子们顶着呢!”看着经历过风雨的一对儿子,程改南欣慰地流下了眼泪。

经历过这场还债风波后,程

坤和程仪这对兄弟的感情也越来越好。他们不仅深刻体会到兄弟齐心其利断金的含义,还更加明白,做兄弟是有今生没来世的,一定要好好珍惜。他们相信,他们的兄弟情,经此一役,能经受得住任何的考验。

程坤下乡宣传楼盘

经历一场大难,程坤和程仪兄弟俩才知道什么叫兄弟同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