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里熬出的笑星,金霏开挂有妈走天下

Zhiyin - - 目录 -

金霏,是著名相声、喜剧团队“嘻哈包袱铺”的五虎上将之一,,20172017年同时登上七台春晚,被称为“春晚小霸王”。2017年9月,由他参演的电影《兄弟,别闹》上映,观众期待满满,微博粉丝更是每天数千人的速度飙升。一夜之间,他就火了。

鲜为人知的是:2005年,金霏就来到北京,北漂12年,他屡陷绝境,但在艰难的日子,他都笑着活。因为,他必须给妈妈一个交代。这么多年,为了他,妈妈一直背负着巨大的债务、倾尽所有地浴血前行……

被骗巨款16万,儿要在北京闯条路

2005年6月,刚刚从中国北方曲艺学校毕业不久的金霏,拖着拉杆箱呆立在北京的街头。两个月求职无门,他不知该何去何从……

金霏,1989,1989年出生于河北省唐山市一个普通市民家庭。

6岁那年,父母离异。30岁的妈妈裴书琴带着儿子金霏回到了唐山城南区老旧小区的姥

姥家生活。

一年后,好心人给裴书琴介绍对象。姥姥和三姨都催她再嫁。听着她们的对话,金霏满脸不安。妈妈带他去街上买水果,瘦瘦的他紧紧牵着妈妈的衣角。裴书琴走到哪里他都跟在后面,生怕一放手妈妈就不

见了。吃晚饭时,金霏吃着吃 着,突然嚎哭起来:“妈妈,你会不要霏霏了吗?”任姥姥和裴书琴怎么哄,金霏都止不住哭。半夜里,裴书琴发现儿子竟然发烧了,她赶紧抱起儿子赶到唐山人民医院。一整夜,她都守在儿子身边,不敢离开半步。金霏半梦半醒中惊恐地大喊“:妈妈别走,霏霏乖!”裴书琴泪如雨落,对全家人说“:以后,谁也不要给我说改嫁的事!”

那时,裴书琴在唐山市南区房管所找了一份工作,收入低。业余时间,她承包了小区六栋楼的保洁,每天3点多就起床打扫楼道,,66点多回到家,给金霏准备早饭,送儿子上学,然后去上班……她甚至考了驾照,买了一辆二手夏利车,拉点私活赚钱。

裴书琴所有的努力只是希望给儿子一个不逊于其他孩子的童年。更盼望着,儿子能早一点长大。10岁那年,裴书琴为了给儿子增长见识,经常带他去看各种演出。金霏喜欢上了快板和曲艺,非常痴迷,一放学回家就抱着它不肯放手。恰逢2002年5月,中国北方曲艺学校到唐山市城南一小来招生。老师推荐了金霏。金霏以出色的才艺被选中成为预考生。但如果考上需要到天津去上学。妈妈和所有家人都反对。他们担心金霏太小,而且这样放弃考大学,进一个烧钱学艺术的中专艺术学校太可惜。但金霏想去,他给妈妈讲道理:“我去天津上学,毕业了,就能给家里赚钱。妈妈你就不用这么辛苦了……”裴书琴打断

了儿子的话“:这个家,天塌下来,我都能顶得住,我不需要你去赚钱。你要好好读书,读大学,为妈妈争光!”金霏只得又找了一个理由,他太爱曲艺,希望妈妈能帮他。这下裴书琴没辙了,她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考上了就去;没考上就继续升学。”成绩出来,金霏竟然以全市第三名的高分被中国北方曲艺学校曲艺诵说专业录取。舅舅摇头叹息“:每年学费、生活费等开支加一起近2万。那就让你妈烧钱吧。”裴书琴却说: “这是命!”然后给儿子四处筹学费,几乎都是借的债。

儿子第一次远离家门,裴书琴把儿子送到天津后,既担心又心疼,心里空落落的。好在金霏入学后出类拔萃,深得王谦祥、李少杰等曲艺界前辈老师的赏识,求学3年里,金霏先后获得“天津市首届青少年曲艺大赛”一等奖“,侯宝林全国青少年曲艺大赛”最佳表演奖等。看到儿子能有这样的成绩,裴书琴即使累着也开心,她逢人就说:我们家金霏这次又拿奖了!她骄傲的同时,更希望艰难的生活中迎来笑声。然而,让他们失望的是:2005年6月,金霏经过3年学习,从中国北方曲艺学校毕业,却一直找不到接收单位。金霏的心沉到了谷底。得知儿子一时半会找不到工作,裴书琴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她不能让才15岁的儿子难过!金霏被母亲强行带回了唐山。一个月后的一天,金霏突然接到一个令他兴奋的电话,是两年前在一次演出中认识的女老板侯晴打来的,她说“:我手里有指标,只要交16万,通过关系可以为你办理北京户口,进入煤矿文工团!”煤矿文工团是国有五大文工团之一,是曲艺演员人人向往的文艺团体,北京户口也是北漂艺人的期待。

金霏心动了。可是16万,对于金霏全家来说,无异于天文巨款。全家人都反对。裴书琴却是担心,真有这样的事情吗?16万巨款会不会打水漂,她问金霏“:孩子,这个人你不熟悉不了解,这么大的事儿咱不敢把钱交给她……”金霏却一直说“:我就想在北京,做自己喜欢的工作……”恰好,侯晴的电话又打来了“:观念要转变,别失去四两拨千斤的机会……”看到儿子期待的眼神,裴书琴心疼得咬咬牙“:儿子,那咱就赌一把!”大舅劝妈妈“:这么不靠谱你也信?”裴书琴说: “哪怕百分之九十九的败局,我也不想让儿子失去百分之一的机会。”总算凑够16万,交给了侯老板。金霏随后来到北京,等待事情进展。但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一个月后,侯晴突然失联了,手机提示空号!

得知儿子受骗,裴书琴如遭雷击,叹息着说“:事已至此,记住这个教训。接下来,打官司吧。”

裴书琴平生第一次打官司,她将侯晴起诉到北 京市朝阳区法院。为此,她数十次奔波在唐山与北京之间。2006年1月,朝阳区法院“缺席判决候晴诈骗罪成立,责令其返还欠款。”然而,当法院对判决进行执行时才发现,按照侯晴身份证上的地址和人名信息,竟查无此人!侯晴用的是假名字假身份证。这就意味着,虽然官司赢了,却依旧索赔无门!

打这场官司,又欠下了6万元外债。面对22万元外债,金霏愧疚不已。大舅也气得骂他,裴书琴阻止了哥哥“:别怪孩子,孩子也是想早点自立……”

裴书琴又要带儿子回老家唐山。但这一次,金霏执意不回:“我明早就进剧组,一个月能拿到1万多……很快就能还债的。”金霏第一次骗了妈妈。他知道,22万的外债,在唐山,不吃不喝也要还10年。他必须在北京闯出一条路来。

母子同拼搏,再难的日子也要笑着活

16岁的金霏开始了更为艰辛的北漂生活。他租住在北京南三环横十条小胡同平房,月租260元。

2006年2月的一天,金霏突然接到一个校友刘琦的电话,问他现在找到工作没有,如果没有可以去青岛。目前他在青岛和几个朋友弄了一个娱乐公司,需要人手,而且承诺,每月至少赚大几千的工资。金霏太需要赚钱了,他挂了电话就带上所有的存款,真的买了一张去青岛的票。一出青岛火车站,刘琦就接到了他,并在当地一家豪华的酒店请他吃饭。和刘琦一同来的还有4个人。金霏很高兴,多喝了一点酒。等他醒来,他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黑乎乎的房间里,身上带来的为数不多的钱没了,刘琦也不见了。很快,他知道自己被传销组织控制了,欲哭无泪。

然而,值得庆幸的是,传销组织中一位受骗者报了警,当地警方很快来解救,金霏才重获自由。

两次遭遇骗局,回到北京的金霏再也没脸向妈妈求助了,他只好四处找工作,场工、群演、剧组后勤、剧场服务员,可人家都拒绝了这个不满18岁的少年。找不到演出的机会,金霏只好给人家串羊肉串,每下午10块,除去吃个馒头,买一份素炒圆白菜,还能剩下3元。发现烧烤挺赚钱的,他想到了单干,于是两天后,他跟同学借了100元,买了个烤架,钎子,3斤羊肉,在大街上烧烤,可第二天就被城管追得跑回租住房隐藏,烤架被收缴了。所有的路都没了。金霏只得硬着头皮去找熟人,央求着能上剧组做群众演员、跑龙套,每天报酬30到50元,还经常被拖欠……

那时,他租住的平房已被划入危房区。每晚回家,只有一只流浪猫在门口等他。金霏就把从剧组带回

来的、别人剩下的工作餐喂它。巨大的寂寞里,他和猫说话“:吃吧,小可怜,虽说咱都是流浪的,但我比你强,我还有妈妈。”那时,院子里特别安静,他大声地练习曲艺段子,猫是他唯一的听众。

可到了2007年,金霏租住的房子拆迁了。他再次失窝,只好到师兄弟家去蹭饭。家在北京昌平的大师哥张迎欢得知他没了住处,介绍他到西北郊区昌平水库附近、西关明皇陵蜡像馆后面的旧平房租房,房租每月300元。金霏戏称这里是“后宫”,但房租便宜,他立即搬了

过来。生活流离失所,但金霏还是希望咸鱼能翻身。不久,他偶然得到了一个救场的机会,朋友邀请他到老舍茶馆演出,每场70元。金霏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卖力地表演,意外获得满堂彩。从此,金霏在剧场站稳脚跟,吃上了演员这口饭。

裴书琴得知儿子在北京找到了工作非常开心,但她还是没办法闲着。她还有一身债务要还。她不想给儿子增加一点负担,于是,这年冬天,她又开了个小饭馆。每天3点,她起来熬粥准备早餐,一直忙到晚上10点。为节省开支,除了雇佣的一个厨师外,买菜、洗菜、切菜、端盘子、擦地,面点师,都由她自己承担。每还清一笔债,她就给金霏发一条信息“:儿子,妈妈又胜利了一次。”想到为了自己倾尽所有头发斑白仍在还债路上的妈妈,金霏暗暗发誓:一定要好起来!

机会终于来了,2008年,中国北方曲艺学校的师兄高晓攀找到金霏,问他愿不愿意加入“嘻哈包袱铺”。又能玩曲艺了,金霏高兴极了。金霏快板、段子、相声小品样样拿得起来,一场演出有70元。金霏要从昌平赶路到东城,路上要来回6个小时,演出十几分钟。他回到家就研究段子,大声练习,有时站在蜡像馆旁边,隔着窗子对着蜡人观众大声说相声段子。他经常只吃演出现场的那一餐,省下钱来给妈妈寄回去帮家里还债,也为了证明他在北京过得很好了。

2010年底,金霏凭借扎实的基本功,考入了煤炭文工团。此时的他在曲艺界已有了响亮的名字“快板小王子”,他自己写快板、写相声、说相声,锐不可当。去文工团报到的当天,金霏站在煤矿文工团大厦的台阶上,给妈妈打电话“:妈,您儿子靠自己本事考进煤矿文工团了,这次是真的!”说罢,却忽然啜泣了。母 子俩在电话两端热泪交流。

虽然进了煤矿文工团,但曲艺和一般的演员不同的是,曲艺需要搭档。裴书琴也希望儿子的事业更上一个台阶。但金霏一直没有找到好的搭档。

2011年的一天,金霏回家看望妈妈。和他同时来的还有唐山同乡兼同学陈曦。看着这一对老朋友有一茬没一茬的聊天,特别有趣。裴书琴突然灵机一动“:你俩就是好搭档,一搭一唱的……”正是一语点醒梦中人。金霏和陈曦把彼此的表演风格一一作了分析,还真觉得裴书琴的建议非常好。回京后,他们把想法告诉了高晓攀,提出想做个组合,高晓攀愣愣地看着二人,足足看了几分钟,突然就拍着自己的脑袋说“:真是一对好搭档,我怎么就没想到呢?!”二人试搭之后,果然心有灵犀,十分默契。他们很快被观众记住了,更有人笑称他们:搭档如夫妻!两人的粉丝也大涨。按理说,名气大了,出场费也高了。但金霏却从不计较。他各种演出都接,什么都演。有时一天内要穿过整个北京城,甚至连郊区百元一场的小演出他也不放弃。因为妈妈还欠着一身外债,他以前帮不了妈妈,现在他必须更努力。最忙的2012年11月,他和搭档陈曦挤住在半地下室的小旅馆,一个睡床一个睡地板,每天睡眠不足3小时,闭眼就睡,醒来就说段子、进剧场……

2014年7月的一天,金霏参加了北京电视台喜剧幽默大师节目。演出结束后,金霏接到妈妈电话“:儿子,刚看到了你的节目,太棒了!妈妈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咱家已还清所有欠债。”金霏百感交集,泪流满面。此后,金霏的事业进入迅猛上升期,他强迫妈妈放弃手里的生意,好好休息“:妈妈千辛万苦抚养我长大,现在儿子长大了,不要妈妈再辛苦……”妈妈感动得流下眼泪。

对妈妈的孝心回报成了金霏奋进的巨大动力,命运则用垂青给了他应有的回报。2015年,他参加了北京电视台及安徽卫视春晚,紧接着受邀上了央视2016《我要上春晚》、北京卫视2016《跨界喜剧王》,在网络电影《兄弟别闹》《城墙上的女人》等剧中担任重要角色,他被称为“嘻哈五虎”之一。

2017年,金霏参演的小品在北京电视台、山东卫视、东南卫视、陕西卫视等七台春晚亮相,被粉丝和观众称为“春晚小霸王”,连“嘻哈包袱铺”创始人高晓攀

金霏开挂,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

金霏和师傅王谦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