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还是朋友,前准岳父打起小算盘

Zhiyin - - NEWS - 编辑/钱 艳

为让家中资产增值,不懂投资的孙铭泽夫妇,请女儿做理财经理的前男友鲁志飞,帮家里打理资产。两年间资产不断增值,老两口很开心,可当女儿与现任男友谈婚论嫁时,却因此引出了一系列闹心的经济矛盾。困顿之局,老两口难免将女儿现任与前任做比较,于是,勤恳做事的鲁志飞躺枪了…… 2015年元旦,孙铭泽和妻子戚琳去海鲜市场买进口红虾,让女儿孙君馨叫男友鲁志飞到家中吃饭。孙君馨却说“:爸妈,我和鲁志飞分手了!”老两口大惊: “小鲁这孩子勤快能干,人品也正,你们为啥分手?”孙君馨说“:恋爱结婚不能将就,他人再好,可跟我性格不合。”老两口气得在客厅面面相觑、长吁短叹…… 1965年出生的孙铭泽是浙江省瑞安市人。1987年,分配进南京一家国企工作,与同事戚琳相识成婚。1992年,女儿孙君馨出生,孙君馨大学毕业后,进入幼教机构担任老师,思想传统的孙铭泽夫妻,就盼着她早点恋爱成家。2013年,孙君馨与一家银行理财经理鲁志飞相 款,交给鲁志飞来打理。一年下来,这笔钱在他精准的操作下,就有了高达16%的收益。

孙铭泽夫妇看着账户金额攀升,笑得合不拢嘴,对鲁志飞也越来越满意。可孙君馨却觉得,这恋爱越谈越没劲!鲁志飞出身公务员家庭,思想传统,勤恳工作按部就班;孙君馨则思想前卫,她理想的爱情要浪漫、有情调,可鲁志飞不懂这些,也不会玩,有趣的事情都不擅长。

鲁志飞也深感两人性格不合,女友遇事易冲动,且很情绪化,必须哄着、捧着,否则就耍大小姐脾气,不顾及别人感受。作为男人,他觉得恋爱中缺少尊严,这样的女朋友太难伺候了。

2014年下半年,这对恋人间的小问题越来越多,最终他们决定不再将就,和平分手。为此,鲁志飞特意请孙铭泽全家吃饭,向二老坦陈分手实情。戚琳惋惜地劝他们“:谈恋爱,就要互相迁就,你们就不能都退一步?”可两个年轻人心意已决,并表示“:分手亦是朋友。”尽管遗憾怅然,但老两口也只能接受现实。

女儿分手了,孙铭泽夫妇头疼了。找个能干又让人信任的理财经理谈何容易?在确定鲁志飞和女儿

依旧是朋友,且对夫妇俩曾经的厚爱心存感激后,老两口决议依旧让他帮忙打理资产。

鲁志飞既意外又感恩,一再向孙铭泽保证“:您放心!我对您的业务会比任何客户都用心。”为了维护业务关系,鲁志飞逢年过节,单位的VIP赠礼、最新最划算的理财产品上市,都会先想到孙铭泽夫妇,为他家的资产保持持续增值。他也因此与前女友的父母,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2015年6月,孙君馨又恋爱了,她的新男友陈涵啸,1990年出生,是江苏省盐城市人。他留学美国,现在从事食品添加剂生意。他俩都酷爱摇滚乐,恋爱后整天腻在一起,恋情发展迅速。

不久,孙君馨就开始偷偷摸摸地留宿在陈涵啸处。孙铭泽夫妇阻止不了他们同居,便催她“:如果认准,就让陈涵啸早点娶你,现在这样不合适!”

2016年10月,陈涵啸向孙君馨求婚,他的父母也来南京,与孙铭泽夫妇商谈俩人婚事。见面交流后他们才知道,陈涵啸的家境远不像他外表那么光鲜。他高中成绩不佳,父母送他出国读书,耗尽了家里的大部分积蓄。回国后,为给他开公司,又掏空了家底,如今公司刚起步盈利甚微。

如今要结婚,陈涵啸根本没有能力买房,孙君馨毫不介意,直接说“:反正我家还有两套房出租,我俩结婚随便住一套就好!”女儿缺心眼,气得戚琳直瞪眼,孙铭泽干脆一言不发。

为给90后女婿施压,孙铭泽夫妇提出,必须让他先买房、再结婚。孙君馨怪父母不通情理,没少在家里吵闹,拗不过女儿折腾,孙铭泽答应支援100万给他们买房,这桩婚事才最终敲定。

孙铭泽没别的办法,只有找鲁志飞,要从理财账户转出60万。鲁志飞说“:理财产品没到期不能取,基金倒可以赎回。可您的几个基金涨势正猛,现在赎回少赚不少钱呢!”孙铭泽叹气“:馨馨要结婚了,找了个男朋友房子都买不起,要我们出钱付首付!”同为年轻人,鲁志飞劝道“:创业不容易,今后会好起来的。”孙铭泽无奈地说“:那小子,但凡有你一半努力、懂事,都不至于指望岳父母。”他狠狠埋汰了一通准女婿,鲁志飞劝解“:您别动气,上个月我在下关区又买了套房,投资房产也是赚钱。我这再努努力,争取给您资产翻个倍。”他的安慰,让孙铭泽心里十分熨帖。

次日资金到账,孙铭泽拿着100万,陪着女儿和陈涵啸去付首付。陈涵啸耷拉着脑袋,对女友说“:哎,以 后我就沦为房奴了,你要省着点花钱,别把老公累垮了!”孙君馨打趣他“:放心,天塌下来,有我……还有我爸妈顶着。”他俩的话,让孙铭泽气不打一处来,基金损失本就让他肉疼不已。女儿倒贴,陈涵啸还敢抱怨,他心里对准女婿的不满,又加深几分。

回家后,孙铭泽愤然对妻子说“:我们出钱买房,亲家连个谢谢都没说!”戚琳愤然道“:死丫头找的什么人!”夫妻俩当晚索性连饭也不做,借口出去喝喜酒,丢下孙君馨跟陈涵啸就走了。准岳父母态度冷漠敷衍,陈涵啸有些不高兴。他跟女友吐槽“:你爸妈觉得我没钱,看不起我!”“你们家有钱,了不起啊?他们至于天天给我脸色看吗?”孙君馨说“:你想太多了,不要这么敏感,我爸妈是要激励咱们,好好干!”孙铭泽夫妇也不断跟女儿念叨“:你俩花钱大手大脚,今后得劝劝陈涵啸,兜里没钱,心里得有数。“”看看人家鲁志飞,全靠自己挣钱买房,哪让家里人操过心?”两头受气的孙君馨,觉得父母财迷心窍,更后悔让鲁志飞继续帮她父母打理资产,让他看笑话。

正如陈涵啸的戏言,成房奴后,他深感压力山大。遇上产品销售量不好,他就着急上火,急得夜不能寐。以往下班后,他常陪着孙君馨逛街、吃饭看电影,如今,工作压力和囊中羞涩,让他对约会也变得敷衍。这年12月的一天,眼看着陈涵啸瘦了一大圈,为给他减压,孙君馨偷偷告诉他“:我家除了3套房子,还有两百多万,放在浙商银行理财,每年都赚不少钱。有这些家底,咱俩日子怎么会过不下去呢?”听着女友碎碎念,陈涵啸突然问道“:是你前男友工作的银行吗?”孙君馨见说漏了嘴,她也觉得没什么,就索性坦承家里的钱,全都是前男友鲁志飞在打理。

与女友的谈话,不仅没让陈涵啸吃下定心丸,反而更加烦躁了。准岳父的巨款,竟然一直放心地交给女友前男友在打理,这意味着什么呢?

陈涵啸疑心重重,他追问女友“:你跟鲁志飞分手了,你们家的钱为什么还要交给他打理?你爸妈为什么这么信任他?”孙君馨说“:我爸妈不懂理财,放他那儿收益不错,就没动!”这理由,无法说服陈涵啸,他追问“:你爸妈是不是总喜欢拿我跟你前男友比较?”“你们俩究竟还有没有感情瓜葛?”孙君馨被问烦了,直接说“:那个人刻板没情趣,我怎么可能跟他还有联系?”见她真的怒了,陈涵啸才确认她跟前男友真心没戏。

女友其心可鉴,那准岳父母呢?孙铭泽夫妇对陈涵啸一直是不停挑剔。为讨二老欢心,陈涵啸收敛性子,每天跟女友回家吃饭,却被戚琳揶揄“:我上班也累,回来还要伺候你们。”女儿反驳她“:以前你们对鲁

志飞可不这样,能帮你赚钱就了不起?太势利了!”准岳父母对陈涵啸百般挑剔,却如此厚爱前任,让他情何以堪。尽管如此,陈涵啸还是努力维护和岳父母的关系。2016年底,他公司效益不错,向二老报喜时,他们却不以为意,说“:别人像你这年纪都买二套房了,你身上投资和产出不成比例啊!”

前任掌控理财权,正牌女婿一怒冲冠

虽未明说,但陈涵啸明白“别人”就是鲁志飞!准岳父母公然拿他们做比,言语之间满是对他的贬斥,陈涵啸更郁闷了。不管他怎么努力,这个“前任”始终横亘在他追寻幸福路上。

2017年1月,陈涵啸去续签代理合同,产品供应商直接将续约代理费提了两成。对方告诉他,有另两家实力很强的公司,也在竞争代理权,考虑到以往与他合作愉快,还是优先考虑他。形势严峻,如果不续约,他几年的努力都将化为泡影。可他家实在无力相帮,除非卖房!一旦卖房,父母也将无安身之处。无奈之下,他央求孙君馨找她父母借钱,一定要拿下续约合同。一听女儿说要借钱,戚琳当即翻脸“:小馨,你是不是把家底全都告诉他了?”父母的话难听、脸难看,可为了爱人,孙君馨忍了。她软磨硬泡,可父母就不松口“:你分手了,总得找个比鲁志飞好的吧?现在,这是什么事啊?”孙君馨怒道“:你俩认钱不认人,鲁志飞给你们灌了什么迷魂汤?他不就有两套房,能赚点钱吗?”发完脾气,孙君馨见父母仍无动于衷,便要从21楼跳下去,让父母后半辈子跟钱一起过!

禁不住女儿哭闹寻死,孙铭泽夫妇再次去找鲁志飞,要从理财账户急转50万出来。临近年末,铆足劲要冲击全年业务三强的鲁志飞,力劝孙铭泽夫妇“:年底是理财、基金的黄金时间,利率飙涨,只要撑过春节,你们能净赚20万,现在非要出来损失可大了!”在他拼命游说下,孙铭泽夫妇决定不赎回理财,孙君馨闻讯气炸了。急等着钱用的陈涵啸,直接到银行找鲁志飞,让他识相点,不要想尽办法巴结前女友的父母,霸着别人家的钱不放!被当众羞辱的鲁志飞也不示弱,讥讽他说“:有本事自己去要钱!还没结婚,就盯着别人家的钱不放,难怪他们看不上你!”

憋着一肚子气的陈涵啸,遭到这般羞辱,挥拳要打人,被银行的保安架住,被闻讯赶来的孙君馨劝走。回家后,孙君馨给父母下了最后通牒:鲁志飞表面和气,背后阴险!我不希望他再掺和咱家任何事!她让父母必须更换理财经理。可孙铭泽却说“:你俩只会花钱不会赚钱,将来不知道日子会过成什么样。”戚琳也 说“:我们的事,还轮不到你做主。”当老两口得知陈涵啸到银行大闹后,他们越发失望,不管女儿如何发飙、闹着寻死,他们都不松口,坚决不再出一分钱。

就这样,陈涵啸在女友前任的“助攻”下,彻底在准岳父母面前熄火了。春节前,他费尽心力也没有凑齐代理费。最终,供货商将代理权转签他人,陈涵啸的公司面临关门。事业遭遇了滑铁卢,陈涵啸将所有的原因,归咎于准岳父母的冷漠无情,并迁怒于孙君馨。两人因此冲突不断。

2017年3月12日,银行打电话通知陈涵啸,房贷已经逾期3日未缴,他再次翻旧账,怪女友前男友鲁志飞从中作梗,耽误了他的事业。孙君馨不胜其烦,怒骂陈涵啸“:这个鲁志飞,我两年前就甩掉了!他跟我没半毛钱关系,冤有头债有主,有本事你就去找他算账!”被激怒的陈涵啸一不做二不休,拖着她直奔鲁志飞的寓所。话不投机,三人一见面,鲁志飞就下了逐客令。推搡之间,陈涵啸拿起茶几果盘内的水果刀,朝鲁志飞挥舞泄愤,竟直接捅进了他的胸口。见闯下大祸,孙君馨与陈涵啸慌忙报警,并拨打120急救热线,将鲁志飞送往医院抢救,但他终因心房破裂失血而亡。

案发后,孙铭泽夫妇也悔痛难当,认为鲁志飞的不幸,他们难辞其咎。夫妻俩让女儿卖掉了婚房,把全部钱款交给陈涵啸的父母,作为鲁志飞的死亡民事赔偿,也希望表达歉意的同时,能为陈涵啸的冲动之举换取轻判的机会。

2017年10月,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本案,由于与受害人家庭达成谅解,陈涵啸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他将在高墙之内,为自己的轻率举动,付出人生最好的年华。而孙君馨也坦言,无论将来怎样,悔恨与她也将如影随形。(除犯罪嫌疑人外,其余人物为化名)

[编后] 2018年初,《前任攻略》系列电影的第三部在影院火爆异常,再次引发全民热议“:前任”究竟在你的生活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正如本案所展现的,不仅是当事人本身,包括父母,都难免对子女的现任与前任进行比较,也有好恶之选。作为父母,帮儿女把关人生另一半本无可厚非,但感情生活本应属于儿女,父母的观点介入,尤其是面对孩子前任这个敏感的存在,一定要有分寸。交往更要谨慎,不可给儿女带来困扰。作为前任,和前女友的父母相处,也要有度,不可越界,更不要为利益刻意攀附;否则,就很容易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