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家事有“猫腻”,一时贪念顺走巨款

Zhiyin - - 新闻 -

[前情提要] 2017年3月下半月版,我们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王冬珍的邻居好友李燕杀死了自己的丈夫后服药自杀,留下年幼的女儿和年迈的公婆。王冬珍将孩子和老人接来家中悉心照顾多年,将李燕的女儿荷荷培养成了一名大学生。王冬珍成了大家口口相传的“中国好邻居”。而当荷荷顺利入学后,王冬珍却给女儿留下一封信,向南阳警方说出了一个她埋藏多年的秘密……

看到妈妈的信后,朵朵万分震惊,她立刻赶到公安局询问,荷荷爸妈的死竟跟妈妈有关系……

原来,王冬珍离异后,李燕时常帮衬她,两人成了闺蜜。李燕的丈夫罗建出轨后,两个人同病相怜,关系更近了。李燕6岁时丧母,父亲白手起家做建材生意,从小商店到开建材厂,非常不容易。1997年,李燕大学毕业后进入父亲的工厂做会计,帮女儿物色一个既可靠又有能力的男人,成了父亲的头等大事。这时,厂里的业务员罗建进入了他的视线。罗建当时刚从部队退伍,人长得帅业务能力也强,一来就成了金牌业务员。在父亲的撮合下,李燕和罗建很快谈起了恋爱,一年后就结婚成家。婚后,罗建果然成了岳父的左膀右臂,翁婿联手把建材厂经营得有声有色。

有父亲和丈夫的庇护,李燕在生下女儿荷荷后,做起了全职太太。荷荷4岁那年,李燕的父亲因病去 世,罗建顺理成章接手工厂,并将业务一再拓展,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青年企业家。可以说没有李燕的父亲,就没有罗建的今天。因此,当李燕听说罗建和厂里新来的大学生有不正当关系时,她的愤怒可想而知。

作为邻居,王冬珍时常听见李燕夫妻俩吵闹,也常去劝架,王冬珍很快就成了李燕的同盟军。罗建是个精明的生意人,在妻子面前死不承认,却经常借出差夜不归宿,一副无赖的架势。李燕愤恨到了极点,心情郁闷的她经常趁女儿上学时喝得酩酊大醉。

那段日子里,王冬珍把李燕母女的伙食全包了。王冬珍一再给李燕出主意说“:现在你丈夫有了二心,你得尽快想办法把钱握在手里。”可早就做了家庭主妇的李燕对工厂根本没有话语权。最后,李燕决定先要罗建出资50万给她开个高档服装店,以此为据点,再慢慢弄钱。一开始罗建并不答应,认为李燕根本没有做生意的头脑。李燕寻死觅活,他才最终答应了。

2010年3月31日,王冬珍因为母亲生病,回了趟娘家,晚上11点多才回来。进门不久,荷荷就来敲门求助,说她妈妈又喝醉了。王冬珍赶紧把荷荷安顿在自己家跟女儿一起睡下,跑去照顾李燕。她这才知道,自从李燕要开服装店,罗建就住在工厂里不回家了。李燕每次打电话要钱,他都说改天转账。当天白天,李燕直接去厂里找罗建要钱。罗建依旧百般推诿,气不顺的李燕故意找茬说只要现金,不给就不走了。结果罗建的小三公然挑衅,被李燕狠狠扇了耳光。随后,李燕

赎罪亲情难区分,真相大白的一家人

告诫罗建说“:两天之内不给钱,你就等着上新闻吧!”当天下午,罗建带着50万现金回家,扔到她面前说: “50万,我看你的脸现在也就值这点钱了。”

说到这里,李燕忍不住失声痛哭。王冬珍急忙安慰她,不要为了一个变了心的男人气坏了身子。李燕咬牙切齿地说“:他竟像打发叫花子一样打发我,我一定要他把我们家的钱全都吐出来!”当晚,李燕哭闹着又喝了半瓶白酒,还非要拉着王冬珍跟她一起喝。折腾到一点多,李燕终于睡下了,此时,王冬珍也已有些微醉,她起身准备回家时,瞥到了一个放在墙角的袋子,那半敞开的袋子里露出的是红色的百元钞票。

看着那一摞摞钞票,王冬珍顿时动了贪念:自己挣钱太辛苦了,反正他们家有钱,这笔钱可以给女儿做个储备……鬼使神差地,王冬珍拎走了那个袋子。

回屋后,王冬珍赶紧反锁了门。她打开袋子一清点,天呐,里面居然有50万!刚有些微醉的王冬珍顿时被吓醒了,这么多钱,他们家肯定会报案,要是被查出来了那就完了!王冬珍考虑再三,决定趁着李燕醉得不省人事,拿荷荷的钥匙打开门悄悄地把钱放回去。

可她刚刚找到荷荷的钥匙时,却听见李燕家的门开了。王冬珍从门缝里一看,是罗建回来了。只能第二天想办法再把钱还回去了,王冬珍一夜未眠。

让王冬珍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李燕酒醒后发现罗建在家,而钱却不见了,她当即认定是罗建耍无赖,又回来把钱拿走了。罗建痛骂妻子不可理喻,说自己白天说话过分了,原本想回来和妻子和解,没想到妻子却污蔑自己。李燕根本不相信他“:你这是在耍阴谋诡计呢!否则,你这种十天半月不回家的人,怎么突然回来了呢?”罗建生气地说“:你如果想继续要钱,就明说。别自己把钱藏起来害我!这是我家,我想回来就回!”两人当着王冬珍的面,吵得不可开交,还打了起来。事情越搞越大,王冬珍夹在中间把肠子都悔青了。但不敢站出来承认是她拿的钱。否则,不仅友情没了,她还会被周围人的口水淹死。王冬珍不知如何是好,只有装模作样地劝架,心里盘算着找个机会把钱偷偷放回去。然而,当天中午,王冬珍的姨妈突发心脏病住院,她不得不怀着忐忑的心情去探望。

当天中午,李燕夫妇因为这50万的事情,又发生了激烈的吵闹。罗建急着回工厂,李燕百般纠缠。激愤中,李燕竟失手用水果刀将罗建捅死了。随后,她服了大量安眠药自杀了。此时的王冬珍还不知道,因为一时贪念,竟闹出了两条人命。她看完姨妈后接着就赶 回了家,一直在想如何将这事掩盖过去……

因为自己致使好友家破人亡,王冬珍追悔莫及,她虽然强打精神帮忙处理后事,但吃不下睡不着,好多次,她都想跟警方坦白。可看着年幼的女儿,王冬珍又退缩了:李燕夫妇已经死了,就算自己坦白了,他们也不能死而复生,而如果此时她站出来,不仅她完了,朵朵的人生也完了。李燕夫妇并未留下只言片语,谁也不知道他们的死因,甚至没有人知道这50万的事情……据警方调查,罗建去世前,曾以70万元的价格卖掉了一辆宝马车,其中50万去向不明,但因为罗建去世后,他的小三消失去了外地,警方怀疑那笔钱跟罗建的情人有关,并没有怀疑到王冬珍头上。

尽管侥幸逃脱,但因为负罪,王冬珍没敢花那笔钱,而是把钱藏了起来,做起了早点生意。她没黑没白地劳作着,尽心尽力抚养荷荷和照顾李燕的公婆。每年清明时节,她定会带上一家老小去给他们扫墓。事发后的第一年扫墓时,王冬珍看到两位老人在墓前流泪,竟失控地嚎啕大哭起来。荷荷抱着她说“:大姨,别哭了,我爸妈要是知道你这么照顾我们,一定会感谢你的。”闻此,王冬珍哭得更加厉害,谁也不知道,无比内疚又无处诉说的压抑,让王冬珍几近崩溃。

这些年来,她做的每一件事,都尽量避免让外人知道,除了怕被怀疑,更多的是因为别人的每一声称赞,对她来说都是煎熬,让她更加自责。这些年,荷荷的爷爷奶奶经常生病住院,荷荷每年都犯哮喘,那50万元不仅花得一分不剩,王冬珍还贴上了30多万元。

2014年罗祥走后,王冬珍彻底接过了照顾荷荷和奶奶的任务。王冬珍事事偏向荷荷,在亲生女儿朵朵眼里,妈妈就是一个为了做所谓的好人,被虚荣和世俗抬上道德高台而根本不顾念亲生女儿的狠心母亲。尤其是她去念了高职,离初恋越来越远之后,朵朵经常对妈妈恶语相向。王冬珍常想跟朵朵谈谈心,可话到嘴边,她却发现根本无法启齿。

日子一天天过去,王冬珍在和朵朵的对峙中操劳着这个家,而荷荷与这位没有血缘的大姨特别亲,她的懂事和努力,也成了王冬珍最大的慰藉。有一次,荷荷看到大姨的头上已有了很多白发,心疼地说“:大姨,等你老了,我来伺候你。”王冬珍笑了,说“:有你这句话,大姨吃再多的苦也值了。”

荷荷并不知道,她越长越像妈妈李燕,王冬珍的心里每天都在掀起惊涛骇浪。这么多年,不管她为荷荷做了什么,那个关于钱的秘密一直在拷问着她的灵魂。深夜难眠时,她问自己:你间接害死了两条人命,毁了一个家,这天大的罪,靠弥补就能把罪过抵消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