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包“哄妻”:直男老板谈情说爱也偷懒

Zhiyin - - 新闻 - □编辑/周 莉

2017年5月13日,云南省西双版纳州景洪市地段的澜沧江中发现一具男尸,经警方全力侦破,发现死者是千里之外省城昆明的药材老板朱昌盛,而凶手竟然是死者最亲密的下属,长期充当死者“恋爱军师”的李锐……这对上司与下属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深仇大恨,何以酿出如此惊天惨剧?

讨好谋晋升“:恋爱先生”支招老板追“女神”

2012年10月的一天,在云南省昆明市白龙路的一幢办公楼内,28,28岁的李锐来到老板朱昌盛的办公室门口想请假,看到朱昌盛正独自坐在高背老板椅上想心事,脸色阴沉,就没敢贸然闯进去。

他悄悄地找到老板秘书郭姐问到底出了什么事,郭姐告诉他,老板的女朋友又打电话来发脾气了,说要分手,老板心情不好。

李锐不由眼前一亮:对付女人这事,自己不是最在行吗?如果能帮老板一把,老板肯定会对自己另眼相看的。于是,他走进朱昌盛的办公室,体贴地说“:朱哥,看你脸色不好,是不是有麻烦事?你要保重身体啊,你身体垮了我们所有职工都要饿肚子的。朱哥,你看有什么我能帮着做的?”

来自云南省开远市的李锐,长相帅气,虽只是高中毕业,但能说会道,常把周围的女孩子哄得很开心。李锐也常常在同事间吹嘘他的恋爱经历,以“恋爱先生”自居,这些朱昌盛都有所耳闻。看着满脸诚恳的李 锐,他不由心里一动,便说“:那也行,下班后再说。”

当晚,李锐便邀请朱昌盛来到翠湖边吃饭,三杯酒下肚,朱昌盛主动说起了自己的苦恼来—————

时年31岁的朱昌盛来自云南省文山州偏远农村,有一个小他三岁的弟弟朱昌荣。2000年,19,19岁的他被昆明理工大学录取,成为村里有史以来第一个大学生。朱昌盛大学毕业后,留在昆明打拼。

朱昌盛的家乡文山州是我国名贵中药材三七之乡,他看到商机,回老家与弟弟一起承包了数十亩山地种植三七,并在昆明成立了三七专卖店,自产自销。之后三年间,朱昌盛先后成立了六家连锁店,招了三十多名员工,赚下数百万元家产,并在昆明买房买车。

然而,事业虽然成功,他的感情生活却是一片空白。朱昌盛不善言辞,是一名地地道道的“理工男”,几年来曾谈过几次恋爱,都以失败告终。

2012年年初,他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个叫王娇的女孩。王娇小他8岁,来自重庆,从云南经济管理学院毕业后,留在昆明做售楼员。她长相甜美,身材曼妙。朱昌盛对她一见钟情,而王娇也对他的条件很满意,两人确立了恋爱关系。然而,时间一长,王娇却越来越受不了朱昌盛沉醉于工作,渐渐对他冷淡起来。

朱昌盛很爱王娇,他已30出头,想赶紧结婚,谁知王娇就是不答应。十一长假期间,朱昌盛带王娇去九寨沟旅游。两人在途中又因结婚一事发生争吵,王娇气愤地说朱昌盛就是块木头,跟他一起生活太无趣

了,还提出了分手“。我真的很爱她,但女孩子真的好麻烦,你看看有没有办法帮帮我。”朱昌盛感叹着说。

一向无所不能的老板竟在感情问题上卡了壳,李锐有些好笑也有些得意。在他看来,王娇很有些“作”,这样的女孩其实好对付,甜言蜜语加礼物,就没有搞不定的。但为了让老板看到他的诚意与能力,李锐特别郑重地请朱昌盛多讲些相处细节,说自己即便殚精竭虑,也要帮他搞定“嫂子”!

也许是对失恋的恐惧,朱昌盛对李锐开诚布公,将自己与王娇恋爱过程中的困扰全部说出,而讲到每次王娇莫名发火甚至对他变得冷淡时,李锐都会让他回忆细节,分析他哪些地方做得不好,并给出建议。李锐分析得头头是道,朱昌盛连连点头。

朱昌盛还主动将自己前几次恋爱失败的经历都告诉了李锐,李锐作了一番分析,告诉他失败的原因。

最后,李锐总结朱昌盛恋爱失败的教训时说“:朱哥,根据撩妹高手总结出的七大撩妹神招,舍得为女人花钱你做到了,对女人尊重你做得有些过头,对女人死缠烂打得慢慢学,你最急切的是要做到给女人温暖的肢体接触,让她随时能感受到你的爱与浪漫!”

朱昌盛深表赞同。几天后,他高兴地对李锐说,自己按李锐的建议做,果然很讨王娇的欢心,爱情危机也因此解除,并当即给了李锐500元的红包。

之后,一遇到王娇不开心,朱昌盛都会让李锐出主意,还要李锐帮他买花、买礼物、订烛光晚餐等,总之前面的一切都要李锐搞定,他只最后出场。在他看来,自己太忙,根本没时间劳心费神琢磨女友,这种方式既省心又高效。而为了讨好老板,给他提供切实有用的新鲜招数,李锐也没闲着,到网上搜集各种撩妹神招来学习,还到书店购买了《恋爱心理学》等书籍学习。朱昌盛知道后,主动给李锐每月加了1000元工资。

2015年春节,朱昌盛终于与王娇登记结婚,并大宴宾客,在亲友们的祝福声中抱得美人归。容光焕发的朱昌盛整天笑得合不拢嘴。开年不久,还任命李锐做了办公室主任。在公司员工中,李锐的工作业绩并不突出,大家对他的突然提拔很感意外。朱昌盛的弟弟也很纳闷,私下里询问哥哥,朱昌盛也没瞒弟弟,直说他能娶到王娇这么漂亮的妻子,李锐功不可没。一时间,李锐颇有些志得意满。

在朱昌盛看来,结婚了就算大功告成,他不只一次地告诉弟弟朱昌荣,从此他将全力打拼事业,给妻子和以后的儿女提供良好的经济保障。

然而,他却很快被新的烦恼所困扰。婚后不久, 2015年5月,王娇怀孕了。孕期反应特别大,身体的不适让她动不动就发脾气,有时候朱昌盛在外应酬,王娇也会不停地打电话给他,非让他放下一大桌子客人马上回家,让朱昌盛不堪其扰。

面对妻子不断的唠叨,朱昌盛决定再次向李锐求助,向李锐讨要“哄妻”妙招。

李锐自然不敢怠慢,但他原先的招数都是恋爱期间的,结婚“升级”后的招数他几乎没有。好在他一直担任朱昌盛的“恋爱军师”,对王娇的脾气性格了如指掌,他在原来基础上变通后提供给朱昌盛的招数,比如孕期按摩、每天陪伴散步、每日三次甜蜜微信,竟真的渐渐化解了王娇的脾气。朱昌盛由此对李锐更是信任有加。

2016年2月,王娇在昆明市妇幼保健院生下女儿。抱着粉嫩嫩的女儿,朱昌盛乐开了花。他一次次对身边人说,自己一定要挣更多的钱,让女儿一辈子都花不完。但是,由于市场上同类商品竞争激烈,公司经营每况愈下,两家分店还出现了亏损,朱昌盛忙得焦头烂额,根本没有时间陪伴妻女。而王娇初为人母,也是手忙脚乱,渴盼丈夫陪伴的她又开始发脾气了。

开始时,朱昌盛还能耐着性子向妻子解释。可渐渐地,身心疲惫的他也懒得多花心思哄妻子,经常王娇发着脾气他都能睡过去。见丈夫如此,王娇更加生气“:朱昌盛,别以为把我追到手我就只能任你欺负,我警告你,别把我惹急了,不然我们就离婚!”

见妻子如此歇斯底里,朱昌盛很无奈。再接到妻子要他买米买油的电话,他便安排李锐去办,头痛地说“:你嫂子自从生了孩子后,天天找我麻烦。现在生意不景气,我哪有心思哄她?你就受累把东西买了送到我家去,你办法多,再顺便哄她开心点。这个任务完成好了,我给你加奖金!”

没想到老板竟把这种事交给自己,李锐有些哭笑不得,但也只能接受。他便按照朱昌盛的指示,一次次给他家里送大米及其它生活用品。他人帅嘴甜,王娇虽然在丈夫面前有些娇气,对待外人倒也谦和有礼,两人渐渐便熟悉起来。其实王娇之所以跟丈夫闹,也只是一个人带娃太闷,想让丈夫多关注陪伴自己。而李锐不仅比朱昌盛会来事儿,而且因长期充当恋爱“军师”,对王娇的喜好很是了解,所以更能投王娇所好,不久就赢得了她的欢心。

有了李锐的体贴,王娇心情大好。在朱昌盛看来,只要妻子不闹,他耳根清净,就万事大吉了,于是朱昌盛也很高兴,经常当面夸奖李锐。

然而朱昌盛不知道的是,随着双方的熟悉,王娇还会不时在李锐面前抱怨丈夫,说他如何木讷无趣。“他一点也不懂女人的心,要是他能有你十分之一的心思,我也就知足啦!”王娇有些伤感地说。

李锐嘴上为老板说着好话,说老板有本事,会赚钱,心里却有一种隐秘的自豪感:在他看来,王娇根本就不难哄,想着朱昌盛面对老婆的“无能”,他不由暗自嗤笑:生意做得再大又怎么样,对待女人还不是这么没用,还不是要求自己帮忙?而王娇对他的赞许以及对丈夫的贬损,也让他倍受鼓舞。

一次,由于孩子哭闹不止,王娇和保姆折腾半天才将她哄睡。心情糟透了的王娇便打通丈夫的电话想诉下委屈,孰料朱昌盛应付了她两句,便不耐烦地让她家里有麻烦找李锐。她气得哭了起来。

不一会,李锐打来电话,耐心听她倾诉委屈,又好言安慰她,最后竟把她给说笑了……两人意犹未尽地结束聊天时,手机显示通话时间已经超过一个半小时。王娇的情感天平渐渐偏向了李锐。

2016年10月20日,是王娇27岁生日,而远在上海出差的朱昌盛竟然给忘了。当天晚上,李锐特意在昆明市北市区的一家KTV包了房,给她举行了一个浪漫而热闹的生日PARTY,当蜡烛吹灭那一瞬,黑暗中,李锐和王娇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当晚,两人在北京路的一家酒店开了房,相拥着滚倒在床上。

此后,两人背着朱昌盛一次次偷情。而这一切,忙于在外奔波生意的朱昌盛一直蒙在鼓里。

骤起觊觎之心:得意下属生恶念酿血案

王娇的美丽与浪漫,让李锐越来越迷恋。他甚至幻想着与老家的妻子离婚,与王娇厮守终生。

一次,两人约会时,李锐搂着王娇轻声说“:我想时时和你在一起,要不咱们各自离婚吧!”“别做梦啦!你连房子都没有,一个月挣几千块,离婚后我们怎么生活?我觉得这样就不错!”王娇虽然追求浪漫,可把现实问题看得很清楚,无情拒绝。

情人的话让李锐内心有一种挫败感。但同时,更深的贪念浮上他的心头:有没有可能美人与财产兼得呢?思来想去,他觉得只要朱昌盛不在了,王娇便能顺理成章地继承朱昌盛的所有财产,毕竟她有朱昌盛唯一的孩子。而那时,他娶了王娇,财产自然也就是他的了。贪欲泯灭了李锐的良知与理智。

那么怎样才能杀死朱昌盛而又逃脱法律的制裁,从而能与王娇幸福地生活呢?

李锐左思右想,还到网上查询了许多相关的案 例,最后觉得只有埋尸和毁尸最为保险。主意一定,他悄悄购买了绳子、匕首等容易携带和隐藏的作案工具,等待除掉朱昌盛的机会。

2017年5月5日,朱昌盛通知李锐,两天后一起到普洱出差,李锐觉得这是除掉他的好机会。当晚,他翻来覆去计划如何安全除掉朱昌盛。最后决定将其杀死后,推入澜沧江中灭尸“。现在正是雨季,澜沧江水流大,只要尸体被江水冲走,很快便能流出国境。即使被发现,谁还会管呢!”李锐得意地想。

5月7日,朱昌盛带着李锐乘飞机从昆明直飞普洱市思茅区。谈生意很顺利,朱昌盛心情很好,5月8日,在李锐的建议下,两人打的来到离思茅市区十余公里的澜沧江边游玩。渐渐地,两人在李锐的有意带领下,来到了一处人迹罕至的江边。走到一个转弯处时,朱昌盛看到水中有螃蟹,便脱下鞋子站到江水中,弯腰去捞。一旁的李锐瞅准机会,迅速掏出早已准备好的绳子,套在朱昌盛的脖子上,双手猛然用力拉紧。

朱昌盛猝不及防,只“啊”地惊叫了一声,便被扼住喉咙,他双手无助地在空中乱甩,很快便垂了下去。李锐确认四周无人后,将尸体沉入水中。此后,他独自返回昆明,向王娇谎称朱昌盛留在普洱有事要谈,让他先回,王娇不以为意。没想到两天后,朱昌盛的尸体便在澜沧江西双版纳段浮出水面。与此同时,朱昌盛的弟弟因一直联系不上哥哥,便向普洱警方报案。经家属指认,警方确认尸源正是朱昌盛。警方进一步调查后,确认与朱昌盛一同出差的李锐具有重大作案嫌疑。5月19日,警方在云南省开远市将躲藏于老家的李锐抓获。李锐对犯罪行为供认不讳。

2017年10月,云南省普洱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后,认为李锐犯罪动机卑劣,行为严密,犯罪的主观恶性极大,应依法严惩,并以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李锐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宣判后,李锐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7年12月,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李锐的上诉,维持原判。(因涉及隐私,文中除李锐外,其他人物为化名。)

[编后] 本是助攻的“恋爱先生”,竟起了觊觎之心,妄图霸占老板的一切来显示自己的成功,李锐的行为让人不齿;而作为受害人朱昌盛,本身也有深刻教训:爱情婚姻都需要用心经营,谈情说爱也是件辛苦的事。一心事业的被害人却想偷懒,完全依赖别人的谋划,导致身为“爱情军师”的下属没有了敬畏之心,最终酿成血案,丢了自己的性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