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媳已怨成陌路:怎料午夜求救电话突断线(下)

Zhiyin - - 目录 -

[前情提要] 《知音》2018年3月月末版第9期讲述:北漂单身妈妈黄素琴,在儿子车祸离世后,与儿媳胡楠形同水火。黄素琴不得已以50万元低价,将房屋产权转让给胡楠,从此两人再无交集。谁知2016年6月一个午夜,黄素琴意外接到胡楠的求救电话,没等她说话电话却断线了。第二天,黄素琴来到胡楠楼下,看到自杀的她被抬上救护车……

深陷贷款陷阱又患癌:末路儿媳求助前婆婆

黄素琴带着疑惑来到昌平区人民医院。此时,胡楠经急救已转危为安。半年不见,她已失去往昔的水灵和漂亮。黄素琴冷嘲热讽“:你害死我儿子,打掉我孙子,还将我逼出家门,现在遭报应了吧!”要是以前,胡楠与她肯定又是一场对撕。可让黄素琴意外的是,胡楠这次没接腔,她强撑着身体坐起来,从包里翻出房产证交给黄素琴“:妈,请您替我保管。”随着胡楠的讲述,黄素琴了解到她这半年来的血泪遭遇……

原来,胡楠为筹集房款,在刘志峰介绍下向贷款公司借款20万。然而签约时,公司却拿出两份合同要胡楠签,一份写的是约定的20万借款和利息,另一份却写明借款金额是40万元。她问刘志峰缘由,刘志峰说这是借贷公司的行规,40,40万是预备客户不能准时还款的处罚金“。你不用在意,这笔钱我来还,你还不相信我吗?”因借款心切,加上对刘志峰的信任,胡楠签 下了合同。谁知放款时,贷款公司又以车马费、手续费、利息等名义,拿走了1.7万元,最后胡楠到手的只有18.3万元。这1.7万元缺口,刘志峰慷慨解囊,凑足给了胡楠。

日子一晃就是3个月,胡楠以为刘志峰已经将这笔借款还了,谁知2016年3月10日,胡楠家里突然闯进两个陌生男人,说他们是借贷公司的,胡楠的借款日期已过去了五天,要她归还到期的欠款。胡楠哪里拿得出这笔钱?只好赶紧给刘志峰打电话。刘志峰却说自己在上海出差,一时回不来。催债员便说还不上也没关系,只要再打个50 万的欠条。对方软硬兼施,加之刘志峰又电话里劝她先签,等他回来处理。

此后,刘志峰便彻底失踪,借贷公司人员仍每月上门催债,胡楠还不起,他们就逼迫她写新的欠条。5月7日,刘志峰竟带着李锐等4个男人来到胡楠家,要求她把房产低价抵押给贷款公司来还债。原来刘志峰与他们是一伙的!胡楠欲哭无泪……

雪上加霜的是,此后胡楠一连几天低烧,脖子肿痛,浑身乏力。她给妈妈打了电话,魏金华赶来后得知女儿的遭遇,忧心如焚,忙陪女儿去借贷公司,提出愿意还18.3万元本金,利息按银行贷款算。

对方却拿出一摞欠条摆在母女俩面前“:到目前为止,胡楠要归还我们160万。”见对方杀气腾腾,而且每张欠条上都有女儿签名和按下的手印,魏金华无计可施,只能崩溃地打着女儿的肩膀抱怨“:你怎么那么蠢?这种欠条打死也不能签啊!”

妈妈在北京除了数落自己,就是流泪抱怨命不好,加之继父生病天天催她回去,胡楠只好劝妈妈回家。6月21日,刘志峰等人又上门了,翻箱倒柜找房产证,幸亏胡楠事先将房产证藏到空调后盖里,他们才没得逞,但对着胡楠一阵拳打脚踢。胡楠无奈之下,想到婆婆泼辣强势,慌忙给黄素琴拨打了求助电话,谁知她刚说了一句话,刘志峰便夺过挂断,还威胁她说找谁都没用,除非把房子给他们。

第二天,胡楠又开始便血,她挣扎着去医院检查,被确诊为中期淋巴癌。那一刻,胡楠的心弦断了,再也没有求生的愿望。中午,她在家割腕自杀。此前,她在朋友圈向大家作最后的告别。察觉不对的闺蜜姚芬报了警,这才挽救了她的生命……

听完胡楠的讲述,黄素琴心中五味杂陈。胡楠抽噎着说“:妈,刘志峰从头到尾都在骗我,就是想夺走我这套房。现在我得了癌症,也活不了几天了,房子也不重要了。可一想到这套房子是我、吴凯和您辛辛苦苦买下来的,有我和吴凯那么多回忆,我真的不甘心让他得逞。妈,我想把房子过户给您。房子成了您的,他们就是把我逼死也没用了!”黄素琴恨恨地说“:我一个孤老婆子,没儿没孙的,要房子干什么!你不是想把麻烦转嫁给我吧?”胡楠心里明白,婆婆最大的心结还是自己当年打掉了肚子里的宝宝。她含泪解释: “妈,我知道您怨我不该打掉孩子,可当时,吴凯死了我六神无主,我妈一劝,我也觉得那是对孩子好。我真的不想以后孩子像我一样,成个人人嫌弃的拖油瓶!”她泣不成声地给黄素琴讲述年幼时随妈妈改嫁所遭遇的冷眼与歧视……

看着眼前哭成泪人的胡楠,黄素琴心里酸酸的,可还是忍不住抱怨“:我已经说了我会养。那孩子是我唯一的指望啊!你太狠心了!”胡楠哽咽着说“:您都快60岁了,身体又不好,您养得了吗?”想着独自带儿子的艰辛,黄素琴沉默了。

婆媳这一番交心,彼此对对方多了一分谅解。黄素琴不由劝说自己:就是陌生人看人落难也会伸出援手,何况还在一个屋檐下住了好几年。看她在死亡线上走了一回,就帮帮她吧。于是,胡楠住院期间,黄素琴下班后总会在宿舍里熬粥煮汤给她送来,当面却说自己煮多了。胡楠十分感动。7月3日,伤愈出院的她特意找到黄素琴,一定要把房子过户给她。在她的坚持下,黄素琴与她来到昌平区房产局,办理了过户手续。这对曾形同水火的婆媳,相约一起捍卫房产。当天傍晚,黄素琴将行李重新搬回了家!

婆媳俩结伴抗病:我们是亲亲好母女

2016年7月8日,刘志峰又带着一伙人来了,抡起木棒乒乒乓乓就是一通乱砸,逼胡楠签房屋抵押合同。胡楠大叫道“:休想,现在房子我已经过户给别人了!”刘志峰等人恼羞成怒,上前就要打她。黄素琴将胡楠挡在身后“:她不是只借了你们20万吗?我现在就替她还。”刘志峰冷笑道“:利滚利,各种费用已达270万,你还得清吗?”

见事态失去控制,黄素琴准备悄悄溜出门报警,被刘志峰截住“:不签合同,你们谁也别想离开这里半步!”看胡楠坚决不签,他们将婆媳俩赶进卧室,实施非法拘禁。黄素琴与胡楠的双手被绳索反绑在后面,手机被没收。整整一天,他们不让婆媳俩喝水吃饭。晚上,另外3个人走了,刘志峰和李锐留下来盯守婆媳俩。他们还整晚开着灯,不让黄素琴和胡楠睡觉。本就重病在身的胡楠被折磨得精神崩溃,试图撞墙自杀,黄素琴忙上前用身子拦着她,轻声说“:别做傻事,妈陪着你,我们想办法。”

凌晨五点,刘志峰和李锐靠在客厅沙发上打瞌睡,在黄素琴的示意下,胡楠奋力用牙齿咬开她手上的绳索,黄素琴脱下鞋子赤足走到客厅,悄悄打开门逃了出去,光脚迅速跑进小区保安值班室,请求保安拨打110报警。昌平区公安分局民警随即赶到现场,将胡楠解救出来,刘志峰、李锐被当场控制。

经审讯,刘志峰交代了自己精心设计的长达一年之久的“贷款陷阱”。其实刘志峰并未离婚,妻子带着5岁的女儿在老家生活。为非法牟取暴利,他以在典当行上班作掩护,实则纠集4名老乡,开设小额贷款公司,精心设计陷阱,达到侵吞借贷人房产的目的。认识胡楠后,刘志峰便打着恋爱的幌子接近她。取得胡楠的信任后,他故意挑起婆媳矛盾,怂恿胡楠赶走黄素琴,骗她贷款……因深陷他的情感旋涡,胡楠失去辨别能力,最终上当。

因涉嫌诈骗、非法拘禁、敲诈勒索,刘志峰、李锐等5名犯罪嫌疑人被刑拘。警方告诉婆媳俩“:现在北京、上海等很多城市,出现了这种‘套路贷’。犯罪分子接近有房产的人,环环设套,借钱收取利息只是一个外壳,目的是侵吞受害人房产。”

房子终于保住了,婆媳俩都欣喜不已。可经历非法拘禁的折腾,胡楠又开始便血。黄素琴劝她赶紧到医院治疗,胡楠闭着眼睛说:“我身边没钱,哪敢住院?”“你给的50万,我一分没动,这笔钱足够了。”第二天,黄素琴将胡楠送进北京武警总医院治疗。医生建议胡楠尽快手术。

手术需要直系亲属签字,黄素琴便让胡楠打电话给妈妈,胡楠拒绝了“:继父身体不好,离不开她的照顾。再说,我妈来了也只会哭。还是您帮我签字吧!您是我婆婆,也是我的亲属。”胡楠的话让黄素琴一阵恍惚,是啊,现在自己这个婆婆真的是除去亲妈外,胡楠最亲近的人了。

7月25日,胡楠被推进手术室。医生将她脖子上被癌细胞浸润的0.91cm×3.2cm的病灶成功切除。术后第

黄素琴近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