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顺儿子“诈死”美国:“断奶”后雄起一家人

Zhiyin - - 目录 - □编辑/王 颖

陈绍刚是留美博士,毕业后留在美国一所大学任教,他是老父亲陈家福毕生的骄傲,也是父亲最大的伤痛。2003年非典期间,在美国打拼的陈绍刚因为重症肺炎引发多器官衰竭,早逝了。陈绍刚的死,给陈家福带来致命的打击,从此,他一蹶不振。

2016年底,儿媳李蓉带着孙子洋洋回国看望爷爷,陈家福意外地从洋洋的手机屏保上,看到陈绍刚和妻儿的近期合影。陈绍刚难道还活着?他为什么要装死隐瞒父亲?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飞到美国的凤凰男,留美博士老父亲的骄傲

2003年9月15日晚,61,61岁的陈家福刚从地里干完活儿回到家,就接到儿媳李蓉从美国打来的电话。李蓉在电话里嚎啕大哭“:爸,绍刚他,他没了……”陈家福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

陈家福是江苏省扬州市郊农民,他和妻子李爱莲育有两儿两女。大儿子初中辍学,之后去深圳打工,二女儿、三女儿也早早打工,只有小儿子陈绍刚最争气。陈绍刚出生于1971年,自幼聪明,成绩好,陈家福把光宗耀祖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陈绍刚考上重点大学。进校后,他就开始勤工俭学。1993年,他被学校保硕,参与导师的研究项目,不仅不再需要家里给钱,不时还能给家里寄点钱。读研期间,陈绍刚与家在江西省九江市的学妹李蓉相恋。1996年,他考取美国加州理工学院博士生,到洛杉矶留学。一年后李蓉毕业,到美国陪读。两人一年要七八万人民币,陈绍刚学习之余,和李蓉一起到饭店洗盘子,或到洛杉矶街头卖些小礼品。不久,两人“裸婚”,陈绍刚买了一只蛋糕庆祝。

1998年,李蓉在美国生下儿子洋洋。1999年,陈绍刚拿到博士学位,留在洛杉矶一所私立大学当老师。夫妻俩每个月都会给家里寄生活费。

2001年底,陈绍刚的母亲被检查出患了乳腺癌,做手术急需要钱。陈绍刚和妻子带着儿子回国,拿钱把母亲送到医院做了手术。2002年冬,母亲病情复发,临终前交代陈绍刚“:我死后,你要多回来看看,多孝顺你爸。你哥哥、姐姐都没读什么书,你有本事,要多记挂着他们……”陈绍刚把母亲的葬礼办得风风光光。前前后后,他为母亲治病、买药,来回买机票、给哥哥姐姐及他们的孩子买礼物等,花了三四十万元人民币。临走前,陈家福郑重地交代儿子“:你在外国过得好,别忘了你哥哥、姐姐,有

钱就帮帮他们,不然你妈妈会死不瞑目啊……”陈绍刚眼泪下来了“:爸,美国的日子也……我们尽量,能帮都帮。”

当时村里大多盖了楼房,陈家还住着瓦房。陈家福和大儿子陈绍忠本已分家,妻子死后,他就跟大儿子住。陈绍刚回美国不久,陈绍忠提议盖新楼,但手头钱不够,希望父亲跟弟弟要点钱,陈家福满口答应。在陈绍刚的资助

下,陈绍忠盖起了两层小楼,带着父亲搬进了新居。不久,陈家福又出面,让陈绍刚出资帮大儿子买一辆农用面包车,陈绍刚再次照办。只要父亲开口,他几乎有求必应,人人都夸陈家福是祖坟上冒了青烟,陈家福觉得很有面子。

2003年4月,陈绍忠开面包车送货时,因雨天路滑,车子撞上一棵大树,他双腿被车子挤压,右腿有可能要截肢。陈家福向陈绍刚求救“:你哥是顶梁柱,他要是倒了,剩一大家子怎么办?”陈绍刚连声安慰父亲,打回5万元,给哥哥做手术。最后,哥哥的右腿总算保住了,但是他开的面包车报废了。陈家福几次打电话,让陈绍刚再给哥哥买辆新车。陈绍刚跟父亲通话的时候,一直剧烈咳嗽,说不出话来,李蓉忙接过电话,埋怨道“:爸,你别逼他了,难道绍刚就不是你儿子吗?”李蓉告诉公公,陈绍刚染上了重症肺炎,已经病了两个多月。陈家福连忙嘱咐他好好休养,没再催儿子……这才几个月没联系,人怎么就没了呢?

李蓉在电话里哭着告诉公公:因为美国医疗费昂贵,陈绍刚一直不肯住院,只在门诊开了些药,最后病情恶化,引发多器官衰竭,送到医院没能及时抢救过来……当时,国内也是“非典型肺炎”的爆发高峰,陈家福看电视新闻知道这事,但没想到会落到自己头上“。老天爷啊,你怎不让我这没用的老头子去死啊?”陈家福仰天哀嚎。闻讯赶来的大儿媳赶紧叫回丈夫,夫妻俩将老父亲抬到床上。

因为“非典”的特殊时期,陈家福和家人想去美国奔丧也不行,李蓉说陈绍刚在美国火化后,骨灰也不允许带回来,只得把他在美国安葬了。

陈家福承受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一夜之间,他像被人抽去了脊梁骨,背驼了,眼也花了。

李蓉倒还仁义,每个月给公公汇800元,逢年过节还多给一些,他生病住院,也额外寄些钱过来。

陈绍刚死后,陈绍忠带着媳妇出去打工挣钱,把两个上学的儿女丢给陈家福照顾。陈家福种地、卖菜,抚养着两个孙辈……

转眼,14年过去。李蓉每两三年带儿子洋洋回一次国,看望爷爷,陈家福看到孙子,更思念亡子。

14年中,陈绍忠夫妇打工挣了些钱,后来房子拆迁也拿了一笔补偿,日子慢慢宽裕了。陈绍忠在扬州市区有了房子,把父亲接去同住。

2016年圣诞节,李蓉带已在美国上大学的洋洋回国探亲,将洋洋送到扬州爷爷家后,她去了江西九江 的娘家。这天晚上,洋洋在洗澡,手机响了,陈家福喊了几声孙子,洋洋没应声。陈家福拿起手机准备送到门边,无意中发现手机屏保上的图像是陈绍刚夫妇、洋洋以及另一个面貌酷似李蓉的小女孩的合影。陈绍刚去世时32岁,照片上的他像四十五六岁的样子,洋洋也已成年,这是怎么回事?照片里的小女孩又是谁……陈家福不敢想,他大声喊洋洋,洋洋洗完澡出来,见爷爷拿着手机,一脸诧异。陈家福指着照片,颤着声问:“这人是… …是你爸吗?他… …他… …还……”洋洋满脸通红。在爷爷一再追问下,他只好说出了真相“:爷爷,我爸没死。”陈家福只觉得天旋地转。陈绍刚确实没有死,此时的他还在洛杉矶。

原来,陈绍刚和妻子在美国过得并不容易。2001年年底,母亲患重症时,陈绍刚也正处于艰难时期。因为2001年9月11日,美国遭遇震惊世界的恐怖袭击,股市跌得一发不可收拾,陈绍刚买的300块钱一股的高科技股票,很多甚至跌到了一块以下,几乎破产。

为了给母亲治病,陈绍刚先后借了二十几万。2002冬,母亲病情复发去世,他借钱把母亲的葬礼办得风风光光,最后结账时,扣除一切花费,礼金所剩无几。李蓉提出让陈绍刚的哥哥和姐姐也分摊一点医疗费用,哥哥嫂子当时在县城打工,一年也有好几万元收入。但是陈绍忠一句话就顶了回去“:爹妈培养我弟出国,我妈治病的钱就该你们出。”李蓉跟陈绍忠争辩起来,称陈绍刚从读大学开始,一直都是自己勤工俭学,几乎没让父母出一分钱,读研后就给家里寄钱。

陈家福见状,连忙劝说儿媳“:绍刚在国外挣钱容易,绍忠夫妻俩都靠打工挣钱,给你妈治病的钱,就不要跟他们要了。”李蓉当场气哭了。回美国时,夫妻俩除了机票钱,口袋几乎被掏空。

为了还债,夫妻俩回美国后,只得去外面打工。李蓉联系国内的亲戚,从国内进小五金和小礼品卖往国外。为了方便收发包裹,她租了一个城市屋,刚好可以装下一个20尺的小货柜。夫妻俩开着车,从一个城市奔波到另一个城市,奔波在各个礼品店之间。夏季,加州阳光比平时更加灼热,把整个地面都烤成了一个熔炉,陈绍刚和李蓉脸上的汗水顺着脸庞流下来,又咸又涩。

夫妻俩挨家挨户去推销。有时,他们去赶露天集市。一个邻居给夫妻俩介绍了两个做小商品生意的美国人,他们希望从陈绍刚夫妻俩这先拿东西,等卖出去后再给钱。出于对邻居的信任,他们给两个美国人装了几箱货物,结果事后再也找不到这两个人了。这笔生意,他们赔了两三千美元。

这边债务还没还完,那边家里又来了夺命催款call。父亲要他寄钱回去,给老大盖楼、买车。陈绍刚又找同事借钱寄回国,帮哥哥盖起了楼房,买了面包车。李蓉有意见了“:你这个家,就是个无底洞,我们怎么填也填不满!”陈绍刚无奈地说“:谁叫我出国了呢?”

亲情能否死而复生?荒诞背后那驮不动的故乡

陈绍刚打肿脸充胖子,为了面子,也为了尽孝,只要父亲在电话里有交代,或哥哥姐姐有要求,他借钱都要办,连父母两边的一些老亲戚,也尽量关照到,不让亲戚说闲话。

2003年4月,陈绍忠出车祸时,陈绍刚已感染肺炎,因经济拮据,他借钱给哥哥治病,自己却住不起医院。父亲再次打电话催他给哥哥买新面包车的时候,他病情已经很严重了,李蓉硬逼他去住院。几天后,李蓉又查出来怀了二胎,这一切都需要钱!李蓉提出干脆以他得肺炎为借口,向他家人撒谎,说他死了。陈绍刚很惊讶,最后被她逼不过,同意了……

本来,他们想把它当成权宜之计,以后再向父亲解释,可这么大的事再难改口。洋洋懂事后,看到爷爷常因思念爸爸落泪,很难过,几次想对爷爷说明真相,但爸妈不让说,直到真相被揭开……

洋洋赶紧上前扶住爷爷,陈家福老泪纵横“:洋洋,给你爸打电话……”洋洋打通父亲的电话“:爸爸,爷爷知道你和妈妈撒谎的事了,他要听你说话。”洋洋胆怯地将手机递到爷爷手里,陈家福听到电话那边传出那个久违的声音“:爸,爸,对不起……”

陈家福双手发抖,洋洋把他扶到客厅的沙发上,他浑身仍像筛糠一样不断抖动,突然喉咙里爆出一声怒吼“:你……你个畜生!”他扔掉手机,发出撕心裂肺般的哀嚎。洋洋在一边吓呆了。

客厅里的响动,惊动了陈绍忠一家。陈绍忠跑出来,忙着给陈家福服救心丸,把他安置到床上躺下。那边,洋洋的手机又响了,是陈绍刚打来的,陈绍忠接了电话,边流泪边责备“:绍刚,你怎么做得出这样的事情?14年,你知道爸是怎么熬过来的?”“爸没事吧?”陈绍刚在电话里哭了“。爸是激动的。他骂你几句,你得受着。“”哥,爸骂得对。我,我就是个畜生!”陈绍刚在电话那边哽咽不已。

当晚,陈绍刚还活着的消息,传遍了每个亲友。李蓉知道儿子捅了大娄子,第二天就从九江赶到扬州,向公公坦白了当年为何要撒谎的前因后果。讲完,她站在公公的病床前,流泪自责“:爸,您原谅我们。这些年,您受苦了。”她把公公扶靠在床头,陈家福喘着粗 气“:他这样做,比死了还可恨,我不原谅他,我要跟他断绝父子关系,就当没这个儿子!”

陈绍忠夫妇忙着规劝,李蓉和洋洋也在一边恳求,陈家福才慢慢平静下来,但他拒接陈绍刚的电话,家人也不敢让他太激动。陈绍忠背着父亲,对李蓉说: “他再怎么骂,知道绍刚活着,还有一个孙女在美国,他心里肯定是高兴的。”

大半年过去了,陈家福始终不肯原谅陈绍刚。2017年10月,李蓉给《知音》编辑部打电话,讲述了一家人这14年来的恩怨。虽然陈绍刚已成为美国的大学教授,一家人的生活过得很稳定,但愧疚一直如影随形地折磨着他。李蓉说“:古话说衣锦还乡,陈绍刚有故乡,有亲人,他却不敢回去。”李蓉说在负罪心理的煎熬下,陈绍刚过得很痛苦。

本刊编辑接到电话后,和陈绍刚的亲友一起做陈家福老人的工作“:当年绍刚在美国生活得也很不容易,他一时糊涂犯了错,但毕竟是您儿子,你就原谅他吧。他有家不能回,您老心里也不好受。”

其实,陈家福心里也开始后悔了,他叹息道“:那时,我不知道他在外那么难……都是我拖累他了。”说着说着,他又激动得落下泪来“:这14年,我过得真是憋屈啊!虽然儿媳也每个月寄钱,但都抵消不了他的不孝带给我的不幸,我哪天不想他啊……”

李蓉恳求记者帮忙做工作,眼看春节就到了,陈绍刚多年没有回国,希望他能够回来过年。陈绍忠夫妇也跟着劝父亲“:现在我们日子都好过了,不会再拖累绍刚了,你就让他回来吧。以前,他为我们付出了很多,我们都从心里感激他,就是他有错,我们也不会计较的,只要他回来团圆就好。”

陈绍刚得知后泪流满面,表示只要父亲同意,他愿意回去。记者在发稿前,得到李蓉的消息,老人终于原谅了小儿子,陈绍刚已带着女儿回到了家乡。14年了,一家人终于过了一个团圆年。

[编后] 每一个游子的背上,都驮着沉甸甸的故乡,背后都站着一群挚爱的亲人。陈绍刚有过无奈,有过不堪承受之重,但他的做法显然过于极端。他带给父亲和亲人的伤害,在短时间内难以弥补。但是,故乡、亲人是宽厚的,亲情融化了一切。

像陈绍刚这样的海外游子并不在少数,他们背负着自己的生活理想,也背负着沉甸甸的亲情。如果你是陈绍刚,你觉得他应该怎样做才能两全?亲爱的读者朋友,欢迎大家来电和我们踊跃互动讨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