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产大战惊现制胜法宝,富豪的身后事关乎血脉(上)

Zhiyin - - 目录 - □ 编辑/柴寿宇

张爱国是河南省开封市的商界精英,经过多年打拼,资产过亿。2016年3月,他在去南阳讨债时,因经济纠纷,被合伙人残忍杀害。

比他小18岁的再婚妻子刘海娜,在几乎灭顶的打击中刚刚恢复,却又遭到中伤:为争夺张爱国留下的遗产,婆婆一家人不惜一切代价向她泼脏水,诬蔑她的女儿不是张爱国的骨血。谣言压顶,刘海娜准备远走他乡,一个人静心养大女儿时,却在丈夫的密码箱中发现了惊天秘密—————

天降横祸,老总讨债喋血他乡

2016年3月13日,刘海娜驾车带着女儿张贝贝去郊外游玩,刚到目的地,就接到婆婆宋秀茹的电话“:海娜,你赶快到我这来一趟,家里出事了!”

刘海娜是开封市通许县人,大学毕业后,她应聘到开封市一家建筑工程公司做会计。公司老总张爱国,时年42岁,搞建筑工程起家,身家过亿。张爱国的弟弟张爱民、妹妹张爱霞都在公司里帮助做管理。

刘海娜对工作认真负责,年底公司算账时,发现账上差了十几万元,她一笔笔核对,最终查出是张爱国的弟弟妹妹在账目上做了手脚。她委婉地把账目拿给张爱国看,张爱国告诉她要保密,怕因此伤了他们兄妹之间的和气。通过这件事,刘海娜发现张爱国处事稳重,有大局意识,对他更加敬重。而刘海娜的缜密和细心,也让张爱国大加赞赏。

2008年年底,张爱国对刘海娜表白了感情,刘海娜这才知道,张爱国由于夫妻感情不好,五年前就已经离婚,儿子在省城上寄宿中学。

相互欣赏的两个人很快确定了感情,同时也遭到了双方家人的强烈反对。刘家人认为,张爱国比女儿大那么多,离异,还有孩子,情况复杂;而张家人说刘海娜一定是另有所图。

刘海娜不断给家人做工作,最终 说服了父母。张爱国在家人的重压下,也退让一步,承诺家人,刘海娜婚后不在公司上班,不参与公司的任何经营。

冲破阻力,两人终于在2009年劳动节结婚,一年后生下女儿贝贝,刘海娜一心在家相夫教子。

2016年3月12日,张爱国告诉刘海娜,南阳一个老板黄海,曾和他一起合伙开发项目,欠公司380万,他准备去讨债。刘海娜叮嘱丈夫在外注意身体,照顾好自己。没想到,第二天上午就接到婆婆电话。刘海娜赶到婆婆家里,发现丈夫的弟弟妹妹都在,给丈夫开车去南阳的司机陈旭竟然也在。婆婆宋秀茹老泪纵横“:海娜,爱国他在南阳被人杀害了!”刘海娜顿时如雷轰顶,瘫坐在地上“:不行,我要去看爱国最后一面,我要去找凶手,替爱国报仇!”

陈旭驾车,一路风驰电掣赶往南阳。刘海娜的泪水一直都没有停止过,不住从脸颊滑落。坐在驾驶位上开车的陈旭,跟随张爱国多年,也是不停地落泪,他不停地说,张总死得太惨了啊……

3月12日,陈旭驾车载着张爱国来到南阳市,他们先是住进酒店。然后,陈旭将张爱国送至黄海开的公司门口,

等他吃完饭过来接他。

黄海本来就是当地的混混,后来通过熟人介绍认识了张爱国,并有了合作关系,共同做了南阳市卧龙区的一个建设项目。但是黄海等人根本不会管理,张爱国因为离得远,再加上熟人介绍,也有些大意。渐渐地,张爱国发现管理失控,资金损失严重,到事发时,380万投资不见踪影,张爱国急了,提出撤资。

晚上11时,陈旭接到警方电话,通知他赶紧到酒店去。陈旭连忙赶到现场,发现张爱国躺在酒店包房的地面上,地上满是血,而张爱国已经没有了任何气息。随后,张爱国被送往医院的太平间。陈旭连忙向张爱国的母亲宋秀茹告知情况,顿时张家乱成一团。宋秀茹让陈旭先返回开封,等候消息。

刘海娜赶到南阳后,直接去了南阳市人民医院,在太平间里见到了冰冷的丈夫。张爱国浑身是伤,头部颅骨骨折,显示生前曾遭到残酷毒打,刘海娜喊了一声老公,扑到丈夫的遗体上,号啕大哭……两人又赶到南阳市公安局打听情况。民警说“:目前只有一名同案犯刘明落网,主犯黄海和其他两名案犯还在逃。”

据刘明供述,当晚,张爱国指责黄海不讲信用,黄海感觉在几个兄弟面前有点没面子,恼羞成怒,四个人站起来将张爱国按倒在地,疯狂地拳打脚踢。

年过半百的张爱国毫无抵抗之力,很快便被打得头破血流!打斗声惊动了饭店的服务员,他们来到包间,发现张爱国躺在地上人事不省,凶手已经跑光。

为争财产,婆家竟诬陷她生下私生女

回到开封,面对女儿,刘海娜强颜欢笑。这种压抑,只有在没人时,她才能放声哭上一场。几天下来,她就瘦了一大圈。一周后,婆家为丈夫办葬礼,她又一次哭成了泪人,晕倒在张爱国的灵柩前。

刘海娜几乎夜夜失眠,很少出门,婆婆宋秀茹和张爱民、张爱霞等人经常来家里,也经常安慰她。刘海娜恨透了黄海,为什么对丈夫下手那么狠毒?

一个多月后,刘海娜终于恢复了一些元气,她想,丈夫人死不能复生,女儿贝贝还需要抚养,丈夫的企业也需要自己出面管理。为了这些,她必须坚强起来!

刘海娜振作起来,先是向南阳警方询问案情进展,得知警方正在抓紧侦办。随后,她又来到丈夫公司,这才得知,公司很多项目都已经搁置,员工人心涣散。她私下里听人说,张爱民、张爱霞兄妹俩正在多方联系,想变卖丈夫的公司以及其它产业。这些产业凝聚了丈夫一生的心血,岂能说卖就卖?自己和女儿是丈夫遗产的继承人,为什么一点动静都不知道?

2016年中秋节,刘海娜领着女儿来到婆婆家,张爱民、张爱霞也都在。吃过饭后,刘海娜问“:妈,爱国已经去世,他留下的那么多产业怎么办?那都是他一生的心血,不能就这样垮了啊!”

不料婆婆冷冷地说“:海娜,你结婚这些年,我们全家没有亏待你吧?你就好好带大贝贝,公司经营的事,你就别打听了。你们娘俩用钱,我全部负责!”

刘海娜一听急了“:妈,我是张爱国的合法妻子,我怎么没权过问?再说了,就是分家,也有我和贝贝的份吧?退一步讲,您说保障我和贝贝的生活,但您已经快80岁了,贝贝还小,她的将来怎么保证?”

也许是觉得理亏,宋秀茹坐在沙发上没再说话,张爱霞站起来指责刘海娜“:公司不是我哥一个人的,我们几个人都有股份。公司怎么处理,我们当然最有发言权了。你口口声声说你和贝贝是继承人,可谁知道贝贝跟我哥到底有没有关系!”

“怎么血口喷人?”刘海娜气得浑身颤抖“:贝贝就是我和爱国的孩子,这么血口喷人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刘海娜气得甩门而去。

婆家这是要跟她争夺丈夫张爱国的遗产!刘海娜开始搜集证据。然而,这时她才发现,家里所有的账目、借据、房产证等都不翼而飞!亲友们听说后,都说婆婆一家人太过分了,鼓励刘海娜拿起法律的武器,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

2016年11月12日,就在这场豪门财产争夺战即将打响时,刘海娜接到南阳市公安局打来的电话,说黄海等凶手已经落网。得到这个消息,刘海娜马上聘请河南金色世纪律师事务所著名律师吕海雷代理诉讼,一定要让黄海等凶手得到严惩!

同时,刘海娜也向吕海雷律师咨询丈夫遗产如何继承的问题。吕海雷告诉她,妻子、儿女、父母都是张爱国的第一继承人,原则上继承的份额均等,婆婆一家的做法确实于法于情于理均不通。

在起诉丈夫遗产纠纷之前,刘海娜又犹豫了,对方都是自己丈夫最亲的人,是女儿贝贝的奶奶、叔叔和姑姑,如今贝贝已经失去了父亲,她不想让贝贝再失去其他亲人,不能因为这些遗产弄得亲情反目。但是,她在犹豫,张爱霞等人已经开始下手了!

这天,刘海娜去接女儿放学,回家后贝贝一直在哭,说自己是个野孩子,再也没脸去上学了“!谁说你是野孩子?”刘海娜问女儿。不解,她打开每天老师发布信息的班级家长微信群,发现一直比较安静的班级微信群,早就炸了锅!不知道是谁在里面造谣,说刘海娜生性放荡,跟别的男人乱搞,女儿也不是其丈夫

张爱国亲生的!不少家长还在里面评头论足。

刘海娜连忙给女儿的老师打电话,老师说昨天她吃晚饭时,突然有个人说是学生家长要加群,她未及细看,就同意了。结果这个人进群之后就开始散布关于张贝贝身世的谣言,她发现后果断踢了出去。

这明摆着就是张爱霞干的!刘海娜直接给张爱霞打电话:“你怎么这么卑鄙,还有没有点底线?”张爱霞冷笑一声:“你早就没有底线了,贝贝根本不是我哥的孩子,你还想跟我们争家产,没门!”刘海娜肺都要气炸了,她说:“张爱霞,你们家就是想争遗产,也不能这样昧着良心说话!”张爱霞说“:什么叫昧良心?我有证据,你敢和我们对质吗?”刘海娜气得不行,立马赶到婆婆家,正好张爱民、张爱霞和司机陈旭都在场。宋秀茹见到刘海娜后,指着她说:“刘海娜,我们全家人这样对你,你居然背着爱国偷汉子,还想要财产,没门!”

刘海娜说“:妈,您老人家怎么也这样说?你们有证据吗?”张爱霞冷笑着说“: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说完,她拿出手机,开始播放一段视频。视频显示,刘海娜和陈旭进了一家宾馆,在电梯中,陈旭还搀扶着她,貌似两人很亲密的样子。

刘海娜回忆了半天,才终于想起来:丈夫出事一个月后,陈旭突然打电话对她说,南阳公安局来了两个办案民警,要在宾馆和她了解一下张爱国被害案涉及的一些债务问题,刘海娜和陈旭一起去了宾馆。因为精神状态极差,在上楼梯时,陈旭确实扶着她。到了房间后等了一会儿,民警没来。陈旭打了两个电话后,告诉刘海娜,办案民警有其他紧急任务,临时回南阳了,债务已经搞清楚,不必了解了。

难道陈旭在诬陷自己?刘海娜将目光转向陈旭,陈旭面露难色说“:海娜,证据都在他们手里,我已经承认了,你就别强词夺理了……”刘海娜气得浑身颤抖,她冲上去就给了陈旭一个耳光“:陈旭,你张口说瞎话,就不怕天打雷劈吗?”陈旭低头一声不吭,而张爱民、张爱霞还振振有辞地说刘海娜“:你不要虚张声势,你是赖不掉的!”婆家一家人为争遗产,竟然使用了如此下三滥的手段,让刘海娜震惊不已。这场亿万富翁的遗产之争到底谁是赢家?陈旭目的究竟是什么?刘海娜还有翻盘的机会吗?本刊将在2017年4月月末版(第12期)为您继续讲述。

(文中除犯罪嫌疑人外,其余人皆为

化名)

扫码关注公众号,回复关键词“海娜”提前免费看下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