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之下田园之上:在姐姐“懵懂”的岁月里歌唱

Zhiyin - - 目录 - □编辑/胡 平

她,她喊不清楚,脸憋得通红,引来好多人围观,史琪伟很不开心。此后,他就留在家帮着照顾姐姐。

爸爸史同山很喜欢唱歌,家里到处是CD。史琪伟也遗传了爸爸唱歌的天赋,常学着爸爸的样子,把磁带放进录音机,唱一句,按停,记下歌词。

见史琪伟和爸爸老爱唱歌,史舟丹嘴里也含糊不清地哼着,史琪伟就牵着她的手,笑“:姐姐,我教你唱《天上的星星亮晶晶》。”晚上,他把史舟丹拉到室外,指着满天的繁星,一句句地教她唱“: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挂在天上放光明,好像许多小眼睛……”他一边教,一边比划,教一遍两遍、十遍二十遍,史舟丹没一次能唱得准,咬字也不清楚。

2001年,史同山盖了三层平房,欠下6万多元债。这年,史琪伟上了小学。为了让女儿也接受教育,王学芹找老师磨嘴皮子,老师总算答应试试。第一天上学,史琪伟牵着走路不稳的史舟丹来到学校。上课时,她因大脑不受控制,乱讲话,被老师赶出教室。下课时,她到垃圾桶捡东西,史琪伟看见后,赶紧把她拉回教室。上厕所时,她不提裤子,光着屁股就出来了,史琪伟哭着跑去告诉老师……

史舟丹最终退学了,王学芹不甘心。第二年,她打听到一所聋哑学校可以接收史舟丹,但一年学费需一万多元,还不包括住宿费、杂费等。

看到妈妈和弟弟要走,史舟丹突然两手抓住学校的大铁门,透过缝隙看着他们,哭天喊地。王学芹拉着儿子的手说“:快走,不然她会哭个不停。”史琪伟不敢回头,眼泪从脸上无声地滚落下来。

把史舟丹送到学校后一个星期,史琪伟忍不住问“:妈妈,什么时候把姐姐接回来?”“你姐姐住校,一个月才能接回来。“”哦,一个月啊。”在史琪伟的期盼中,终于到了接姐姐的日子,他在路边采下一朵小花,对妈妈说“:姐姐肯定喜欢。”见到姐姐那一刻,史琪伟把小花插到姐姐的头上,本以为姐姐会木讷到没反 应,没想到史舟丹却对他说“:谢谢弟弟。”史琪伟高兴不已。每次去送她,史琪伟都给她买零食“:姐姐,好好学习,听老师的话,我下次给你买更多哦。”史舟丹不是朝他傻笑,就是说“:谢谢弟弟。”

有一次,王学芹接女儿,没带史琪伟。逛街时,史舟丹哭着要吃糖葫芦,她买了一串,史舟丹还不满意,又伸手去拿,王学芹气得拍打她的手心“:吃一串还不够啊?”“这串是给弟弟吃的。”王学芹眼眶湿了,摸着史舟丹的手心,说“:妈妈错怪你了。”

那天,史琪伟没忍心吃完那串糖葫芦,给史舟丹留了一半,抚摸着她的手心说“:姐姐吃,姐姐吃了,想着弟弟。”史舟丹一边吃掉剩下的半串糖葫芦,一边朝他微笑,史琪伟觉得那笑像一朵花。

2002年底,史同山花四万五千元劳务中介费,要去新加坡务工。史琪伟舍不得,流着泪说“:三年,三年… …”史舟丹跟在他后面,嘴里也念着:“三,三年……”史同山一手抱过儿子,一手搂过女儿,强忍着眼泪,笑道“:三年,很快就过去了。”

史琪伟想念爸爸时,就把爸爸抄写的歌本拿出来,把磁带放进录音机,一遍遍地放,跟着学。史舟丹只会那首《天上的星星亮晶晶》。晚上,她仰头看着天上的星星,唱着唱着问“:弟弟,爸爸去哪了?他怎么不唱歌了?”史琪伟指着星空说“:爸爸去了很远的地方,他就像天上那颗最亮最亮的星星,眨着眼睛,看着我们……”“那是爸爸的眼睛呀……”史舟丹久久地看着天上,不愿回家。

在电闪雷鸣之夜,史舟丹抱着史琪伟,浑身止不住发抖。妈妈安慰她不要怕,史琪伟说“:姐姐,那是雷电,等它过去了,星星就出来了,就满天放光明了……”史舟丹还是怕“:看不到爸爸的眼睛了……”史琪伟明白了,姐姐把最亮的星星当成爸爸的眼睛,那一刻,就像有一道闪电掠过他的心底。

2005年,史同山回国,史琪伟都快不认识爸爸了,但一会就黏着他。他对史舟丹说“:男人跟男人睡,女人跟女人睡。你跟妈妈睡,我跟爸爸睡。”

到了半夜,史舟丹醒了,见弟弟跟爸爸睡在一起,也跟着躺到爸爸的身边,史琪伟默默地装睡。

家里又响起爸爸的歌声,史同山跟儿子、女儿一起唱《天上的星星亮晶晶》,天气好时,骑车带他们去郊外看星空,史舟丹踮脚尖看着天上……

出国这三年,史同山把债务还清了,还有了一点积蓄,王学芹准备在镇上再买一套房子。史同山又签了三年的劳务合同。2008年年初,合同还没到期,史同山因咳嗽回国检查。史琪伟和妈妈去机场接机时,史

同山已咳嗽得站不起来,面黄肌瘦。

史同山去上海复旦医院检查,被确诊为肺癌晚期,回扬州武警医院治疗了几个月,花光了这几年攒的积蓄。王学芹瞒着他,史同山不知情,还订了去新加坡的机票,被王学芹偷偷退掉了。王学芹把他推出病房,来到医院的小花园里,准备给他拍一张照片,爱笑的史同山却因疼痛,怎么都笑不出来。

到了后期,终于得知病情的史同山脾气性格大变,变得蛮不讲理,责骂王学芹“:钱花光了,你和儿子、女儿以后怎么办?”骂完,就捂着脸哭。王学芹都忍着,她心里明白,他过得确实很苦,知道他这样做,其实是要让自己忘记他的好。

史舟丹似乎知道爸爸的责骂,与她有关,常吓得躲在一边,不敢靠近爸爸。史琪伟默默地攥紧她的手。要是在晚上,天上有星星,他就把史舟丹拉到室外,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教她唱“满天都是小星星……”还说“:姐姐,会唱歌的人会少好多痛。”在歌声中,史舟丹似乎不再感到那么害怕。

史同山明白自己已到了最后的时光,他安慰常偷偷哭泣的史琪伟“:儿子,你不要哭!爸爸以后看不到你了,你要听妈妈的话,以后要好好照顾你姐姐。要是喜欢唱歌,你就唱,大声地唱……”

史琪伟很想在这时给爸爸唱一首歌,却怎么也唱不出来,眼泪被他硬吞进肚子里。史同山却在最后时刻,给王学芹唱了一首《老婆老婆我爱你》“:我会让你笑,让你欢喜,只要你愿意,我陪你。老婆老婆我爱你,阿弥陀佛保佑你……”他唱哭了妻子,唱哭了儿子,唱哭了女儿,唱哭了所有在场的亲友。

爸爸是在夏天走的,多少个电闪雷鸣之夜,史舟丹吓得抱着妈妈和弟弟,史琪伟忍着眼泪安慰她“:姐姐,不怕!它们走了,星星就出来了。”

史舟丹又见不到爸爸,听不到爸爸唱歌了,疑惑地问史琪伟“:弟弟,爸爸又走很远很远了吗?”史琪伟把她拉到室外,指着满天的繁星说“:姐姐,那颗最亮的星星就是爸爸。“”爸爸会找到回家的路吗?”“爸爸是最亮的星星,认得路。”一颗流星划过天空,史琪伟又说“:那是流星,是它们提着灯笼,在给爸爸照路。”说着,眼泪悄然滑下脸颊。王学芹再也付不起特殊教育学校高昂的学费,只好让女儿退学。史舟丹已17岁, 学了六年,花了近10万,智力仍相当于幼儿园5岁孩子的水平。

王学芹拖着板车卖水果、蔬菜、衣服、绿植花卉,白天赶庙会,晚上去夜市。她学会了骑摩托车,漆黑的夜里,她骑在摩托车上,用它拉着重达500公斤至一吨的板车,在风雨夜里穿行。她不放心把女儿一个人留在家里,就把她带在身边。史舟丹正好成了妈妈的帮手,赶庙会时,她像史琪伟当初那样,爬到搭建的台子上,拿着喇叭喊“:羊毛衫,30元一件,快来买哦。”喊得喉咙嘶哑,都不知道停。

2010年,史琪伟升上高中。高二时,他有了学音乐的想法,对妈妈说“:我想唱歌!爸爸爱唱歌,姐姐爱听我唱歌……”王学芹潸然泪下“:儿子,哪怕把房子卖了,也要供你学音乐。你爸爸在天堂里会听到你唱的歌,你姐姐听到你的歌,她就忘了一切,不会再害怕……”很多人在背后说风凉话“:学音乐,毕业后都找不到工作,还会学坏。”王学芹对儿子说“:我相信你不会学坏的。”

2013年夏,史琪伟考入淮南师范学院音乐系。他临走时,王学芹对史舟丹说“:你弟弟要去上大学了,你送送你弟弟吧。”史舟丹以为弟弟还在市里上学,嘴里说“:弟弟上学了,我怎么不上学了?”王学芹说“:你不需要上学了。“”哦。”

听到妈妈这样哄姐姐,史琪伟扎心地疼。他常给家里打电话“:姐姐,你听妈妈话了吗?要帮妈妈做点事。“”我知道,我会听妈妈话的。”

为了减轻妈妈的负担,上大学不久,史琪伟便开始勤工俭学,到琴行、艺术中心给孩子上课。

王学芹在家雇了几个工人,开起了家庭小作坊,加工服装,史舟丹成了她的帮手。史琪伟在电话里教史舟丹学会跟工人打交道“:姐姐,你对工人要客气,不客气,工人就走了。”史舟丹满口答应。

为了留住工人,史舟丹使出浑身的招数。7月里,她给女工戴上冬天的厚帽子,还使劲夸“:你这个阿姨太好了!太漂亮了!你这个阿姨太棒了!”

王学芹累了,指使她说“:丹丹,给妈妈倒杯水。” “我不倒!”王学芹指使不动,旁边女工见了说“:我不在你家打工了。”史舟丹央求“:阿姨,你不能走,你不能走啊,我给你倒水,给你倒水。我的好阿姨,我阿姨最好了。”大家被逗得哈哈大笑。

2015年下半年上大三时,史琪伟在扬州举办的全

民K歌大赛上获得冠军,接着要参加第九届国际青少年艺术大赛。报名前,史琪伟有点犹豫,演出的服装和行头都要花钱。他告诉妈妈这个比赛的消息,王学芹毫不犹豫地说: “不要在乎钱,机会是用钱买不到的。不管结果如何,你得到锻炼了。”史琪伟报名参赛,最后获得安徽赛区声乐组第一名。王学芹逢人就夸“:琪伟为了这场比赛,付出了很多,天不亮就起床练唱,跟他爸爸一样。”史舟丹从妈妈口中得知弟弟获奖,也学着妈妈的口吻,逢人就夸“:我家史琪伟很棒。”她在家里给史琪伟画了个大大的奖状贴在墙上,天天看,天天念“:弟弟得大奖了!弟弟得大奖了!”

史琪伟不断接演出,并兼职《鎏声中国》主持人,把挣的钱交给妈妈,给常年服药的姐姐买药。

2016年,史琪伟获得“HighC”中国青年男、女高音声乐大赛安徽赛区铜奖,还有“蒲公英”第十六届全国优秀艺术新人金奖等,著名歌唱家阎维文称他是一颗“新起之秀”。见电视上的弟弟神采飞扬,史舟丹咧开了嘴笑,指着电视对人说“:这是我弟弟,弟弟真帅!”

2017年5月,史琪伟在学校举办了个人毕业独唱音乐会。毕业后,他在老年大学和琴行辅导课程,还接一些商演活动。史琪伟给姐姐买了一部智能手机,每天给她清唱一首歌,通过微信发过去,史舟丹拿着手机,到处跑着对人说“:这是我弟弟,你看这是我弟弟。”史舟丹成了弟弟最忠实的“粉丝”,见到史琪伟,就拉着他的胳膊说“:弟弟,我想跟你一起唱歌。”他答应姐姐,要帮她圆唱歌的梦。

2018年2月,史琪伟携妈妈和姐姐登上央视3套的舞台,史舟丹唱了她最拿手的《天上的星星亮晶晶》,史琪伟跟她一起唱,姐弟俩的音准虽然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但“五音不全”的史舟丹,唱出了心底最动听的歌。她对主持人说: “这是爸爸最爱听的歌。”说完,史舟丹呆呆地站在台上,眼眶红红的,一旁的史琪伟百感交集。自从10年前爸爸去世后,他从不敢跟姐姐提爸爸,以为傻姐姐早已忘记了爸爸,想不到她心里一直有着爸爸……想到爸爸会听到他和姐姐的歌声,他眼泪涌了出来。回到家,史舟丹对妈妈说“:你把弟弟唱歌的电视调出来,我想看弟弟唱歌。”王学芹说: “放过去就没有了,调不回来了。“”哎呀,你快放回来嘛。”史琪伟知道后,心酸得想掉泪。

如今,王学芹在扬州市江都区大桥镇开了一间“好心情花坊”。一次,史舟丹从架子上拿了一束康乃馨送给妈妈,笑着说“:康乃馨是送妈妈的礼物。”她也知道玫瑰花代表爱情,不让妈妈卖玫瑰花,说“:给弟弟留着,弟弟要谈女朋友。”“好,给你弟弟留着。”王学芹笑着应道。史琪伟听说后,就想起姐姐笑得像一朵花的样子。在他的心里,姐姐就是一颗闪亮的小星星……

2018年2月26日,乒乓球世界杯团体赛在伦敦落幕。大满贯得主、中国男乒队的队长马龙,带领队员们以全胜战绩夺取金牌,实现了7连冠。领奖台上,喜悦的马龙大声宣布,这是他献给爱妻夏露及襁褓中儿子的最好礼物。

作为乒乓球男队的颜值担当,马龙的情感生活一直备受关注,有很多“迷妹”粉丝。他的女友夏露曝光后,曾引来过网友许多非议与责难。然而无论外界如何议论,两人还是将爱情进行到底。不管是结婚还是生子,马龙都是大方宣布,毫不躲闪。粉丝们纷纷给他打CALL,说他“做到了一个丈夫和父亲最好的样子”。那么,马龙与夏露如何相识相恋,两人的爱情又有过怎样的艰辛和浪漫?

仍在原地等你:国乒队长和校花的爱情缘分

2010年8月,马龙随国家乒乓球队去江苏省南京市参加青少年文体交流活动。其中有一个环节,是世界冠军指导参会成员打乒乓球。一位名叫夏露的美少女,被分到了马龙这一组。马龙教她发下旋球、正手拉弧圈,两人有说有笑,气氛相当融洽。

时年22岁的马龙出生于辽宁省鞍山市,,55岁开始练习乒乓球,13,13岁入选国家队。从2008年起,马龙先后夺得乒乓球世界杯男子团体冠军、广州亚运会乒乓球男单冠军等。但比起其他国家队的队友,他仍然觉得自己籍籍无名。

夏露小马龙两岁,江苏省南京市人,当时是河海大学法律系的大一学生。她笑容甜美,身材婀娜,被公认为河海大学的校花。马龙挺拔帅气,清爽寸头凸显男性的刚毅,彼此留下美好印象。返京后,马龙与夏露再无联系。而夏露却从此成为他的铁杆粉丝,时刻关注着他的动态。10月20日,是马龙22岁生日。当天他意外收到夏露寄来的贺礼:她精心刻制的一份电子相册。里面收集了马龙30多张照片,每张照片下面都配上一段浪漫抒情的精美文字,还缭绕着舒缓曼妙的音乐。马龙心头一热,莫名情愫涌上心头。

这年12月,马龙在北京举行球迷见面会,夏露风尘仆仆从南京赶去。她亲眼见证了马龙暖心的一面:他对每个球迷都很亲切,贴心地给他们送餐;他与球迷一起疯一起闹,领着他们唱《真心英雄》。聚会结束,马龙还质朴地给十多

史琪伟带着妈妈和姐姐登上央视舞台

童 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