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女博士回望:被“遗弃”的那些年父爱浩荡

Zhiyin - - 目录 - □编辑/陈洪生

声说“:小青,妈妈离开我们了……”谢小青大叫“:你骗人!妈妈还在这儿上班!”

那个女同事把谢锋拉到一边,小声地说“:你得带小青去医院看看。”

谢锋联想这几个月来女儿的异常表现,他不敢耽搁。第二天,他请假带女儿去医院做了全面检查。一周后,结果出来:谢小青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这病是指个体受到严重创伤后,导致个体延迟出现和持续存在精神障碍,主要表现就是对创伤性的事情,会因规避而失忆,有些患者会出现选择性遗忘,还伴有注意力不集中和焦虑等情绪。

医生给谢小青配了药物,叮嘱谢锋:认知疗法非常重要,要注意对她的心理疗伤,对她的生活起居要悉心照料。谢锋像妻子在世时一样,陪女儿做作业,给她讲睡前故事,周末带她出去玩……既当爹又当妈,谢锋觉得自己撑不住了。一次,谢小青又嚷着要找妈妈,把他做的晚饭泼翻在地,谢锋又气又急,几乎要扬巴掌打她,但看到她眼里噙泪,他忍住了火气,转身进了卫生间,关上门哀嚎……

2000年春节期间,谢锋接到同事和好友宋俊宇的邀请,让他带女儿到他家住几天。宋俊宇的妻子张霞是宝应县小学老师,夫妻俩恩爱有加,但膝下无子。刘杏红刚去世时,他们曾帮着照顾过谢小青,得知谢小青罹患创伤后应激障碍后,更是怜惜她。

到宋家做客时,张霞对谢小青呵护有加,给她做好吃的,辅导她作业,给她买衣服,还送她一个花仙子书包。谢小青问张霞“:阿姨,书包是妈妈托你交给我的吗?她知道我最喜欢花仙子了。”张霞既忧伤又痛惜,怜爱地说“:小青就像个花仙子。”

失去了母爱的谢小青,默默地依恋起张霞。此后,她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另一个家,放学经常过来做作业,张霞常常留她吃晚饭,再送她回家。

2000年初,客运公司效益越来越差,而女儿的医药费却越来越高,谢锋想出去打工挣钱,却放不下女儿。小青还要读中学、上大学,他咋有经济能力支撑?另外,小青快要进入青春期,自己照顾她多有不便,谢锋越发感到无奈。

细心的张霞看出端倪,几次欲说还休。一天,她和丈夫到谢锋家看望,谢锋在沙发上叠衣服,小青看到自己的内衣散乱其中,沉默着上前拿走。趁她送衣服到自己房间,张霞委婉开口“:老谢,小青长大了,你一人拉扯她不容易,有什么打算?”

谢锋说了自己的想法和顾虑,张霞说“:你要是出去打工,就让小青住我们家吧,我照顾她。”

谢锋和宋俊宇是同事和多年好友,跟张霞也很熟,他真切感受到张霞很喜爱小青,他说“:那我就放心出去打工了,趁身体好,多给孩子赚点钱。”

此时,小青出来,张霞搂过她说“:小青,阿姨喜欢你,你爸要出去打工,你来我家住吧,阿姨照顾你,好吗?”小青有点发愣,默默地点了下头。

一直担心的问题似乎解决了,但谢锋心里并不好受。他打好了辞职报告后,周末带小青去科技馆,每天为小青准备可口的饭菜……每次,他都会给女儿打“预防针”:“小青,爸爸打算出去找工作挣钱给你交学费……”小青怔怔地答应了,泪眼婆娑。

6月8日,谢锋把女儿送到张霞家,叮嘱女儿“:小青,你要听叔叔、阿姨的话,好好读书。”谢小青放声大哭“:爸爸,我不要你走……”

谢锋咬牙出门,门里传来小青压抑的哭声,张霞把她搂到怀里说“:小青懂事,不哭。”

自从谢锋到南京打工后,宋俊宇夫妇把小青当女儿一样疼爱。小青一连两个月都没见到爸爸回家,她心里充满忧伤。一次,她在电话里哭道“:爸,你骗我,我恨你!”谢锋不知如何解释,黯然落泪。

谢锋刚到南京时很难,卖水果,跑运输,风吹日晒,居无定所。他把攒的钱寄给宋俊宇夫妇,作为女儿的抚养费。小青对“抛弃”她的爸爸心存怨恨,爸爸打电话,她很少接。爸爸给她写信,她从不看。

张霞定期带小青去看医生,还将扬州大学心理专家请到家里,对她进行心理脱敏治疗。半年后,小青的病情缓解。谢锋得知后激动得失眠好几天。

2001年6月,小升初放榜,谢小青考入宝应县一中初中部,谢锋立刻买车票回到宝应,谢小青却像面对一个陌生人,转身回房。谢锋心如刀绞。看到客厅里贴满女儿的奖状,他欣慰不已。2001年国庆节后,谢锋转到上海打工,为了省钱,他住地下室,吃方便面。过年时,他回宝应,给女儿买了衣服和许多课外书。谢小青仍不领情,但晚上睡觉时,她搂着张霞说:“爸爸瘦了。”张霞说“:爸爸出去打工,都是为了你,你要理解爸爸。”小青含泪点点头。

2004年,谢小青升入宝应一中高中部,在张霞母亲般的呵护下,她变得开朗起来,人长得亭亭玉立。张霞再带她去看医生,经测试,她的创伤后应激障碍已经消失,心理基本康复。

2005年12月13日晚,宋俊宇起夜时,突然摔倒昏迷,谢小青听到动静,忙起床叫醒张霞,张霞打120,宋

俊宇被送到宝应县人民医院急救。医生对张霞说“:病人脑出血,得送重症监护室观察。”

此时,谢锋已辗转到深圳做装潢。得到消息,他第二天从深圳赶回宝应,和小青轮流守夜照顾。

两周后,宋俊宇出院。谢锋留在宝应照顾了几天,因包工头催得紧,他只得返回深圳,临走前叮嘱女儿: “小青,你要帮着阿姨照顾叔叔。”谢小青含泪点头: “爸,照顾好自己。”谢锋第一次听到女儿说出关心他的话,他应着,心里软得像一团棉絮。

谢小青每天放学回来,帮着照顾养父,陪他说话。一次,她替养父按摩左脚,张霞在旁边看着,感慨地说“:小青,你对宋叔真好。其实,你爸很不容易,给人搞装潢,曾被人字梯砸到,差点失去右脚。”谢小青从没听爸爸说过,不禁热泪盈眶。

晚上,谢小青打开床底的饼干铁盒,拿出父亲写的信,一封封拆开细读:

“小青,我知道你恨我,我也恨我自己,爸爸无能,但有一身力气,为了咱小青有出息,要爸爸做什么都行,相信小青有一天会原谅爸爸……”

“小青,你考入重点高中了,爸爸激动得午饭都没吃。爸爸今天跑了三个工地,太累了,现在还在路边的草地上歇着,给你写信……”

谢小青数了数,爸爸寄给她的信有80封,她抱着信大哭,这一刻她读懂了:父爱,从没离开她!

2007年夏,谢小青以优异的成绩被复旦大学国际经贸专业录取。8月29日,谢锋送女儿去复旦大学报到后,当天下午就要回去。谢小青把父亲送到校门口,突然一阵恐慌……

以前,谢小青由养父母抚养,没有单独生活过,如今单独到上海读大学,那颗曾被创伤肆虐过的心,再次不安起来。一次,她在给父亲的电话里,嗫嚅着说: “爸爸,我想回家……”谢锋吓了一跳。

第二天一早,谢锋坐夜车赶到上海,才知道女儿过得很节俭、很压抑。为了省钱,她不买衣服,不出去玩,每次寝室同学约出去逛,她都不去,所以也没交到朋友,感觉很孤独。谢锋既愧疚又痛心。

谢锋辞去原来的工作,在女儿学校附近租了房,并加入老乡的装潢队。他给女儿做饭,周末,陪她出去散心。有父亲的陪伴,小青情绪稳定下来。

2008年元旦,谢小青和父亲去森林公园。公交车上人很多,他俩刚挤上去,就有一个青年离开座位: “大爷,您坐。”谢小青一愣,猛然发现,昔日健壮的父 亲已不知不觉迈入老年,她眼眶湿润了。

谢小青开始更多地关注父亲,发现父亲因常年打工,身体出了很多状况。他的尾椎有骨刺,不能躺,尤其是阴雨天,一躺下来就疼痛难忍,夜里只能侧着身子,辗转难眠。她带父亲去医院,才知道这是由于长期劳作劳损导致的,要长期做理疗。回家后,谢小青每晚都给父亲做热敷,有时她回来晚了,父亲不愿做,她不依不饶“:爸,你身体好了,我才能安心学习。”谢锋只好听女儿的话。

这时,宝应那边传来消息,养父宋俊宇的状况终于好转,已可以说出简单的词语,偏瘫的身体经过理疗慢慢恢复,能坐上轮椅,去医院花园散步了。但是,他偶尔脑子还有点糊涂,甚至不记得小青母亲已经去世。这让谢小青和父亲很担忧。谢锋对女儿说“:宋叔叔是我们大恩人,你要孝敬他。”

趁着周末,谢小青和父亲登上返乡的列车,辗转七个小时后,父女俩赶到医院。看到脸色苍白的宋俊宇躺在病床上,谢小青含泪握住养父的手问“:叔叔,认得我吗?”宋俊宇盯着小青看,喃喃道“:青……”她点点头,宋俊宇的眼角也湿润了。

谢小青翻出手机相册,把她在宋俊宇家拍的照片一一翻给养父看。这么多年,谢小青换过手机,但这些照片,她全部转存到新手机里,有她和养父亲一起包水饺的,有周末一起去水族馆和动物园的……她一张张翻着,耐心地跟养父讲述当时的情形,宋俊宇双眼盯着手机屏幕,脸上渐渐有了光彩。

谢小青请假,在家里待了四天,每天去医院陪伴养父。天气好时,就推着坐在轮椅里的养父去晒太阳,陪他聊天。宋俊宇的食欲也好起来,连护工都感叹: “女儿来了就是不一样。”

在谢锋父女俩的陪伴照顾下,宋俊宇的身体也恢复得越来越好。

大三下学期,面临着找工作、考研还是出国的选择,谢小青很想继续深造,但想到自己家的困难,犹豫不决。谢锋看出女儿的矛盾,说“:小青,准备好好复习。”谢小青心里一下子放松了许多。

2011年,谢小青顺利考入复旦大学经贸方向硕士研究生。谢锋为了免除女儿的后顾之忧,他回到宝应,照顾宋俊宇夫妇。谢小青用拿到的奖学金,给养父买药,给养母买衣服,也给父亲买了手机。

2014年,谢小青完成了硕士论文,在春季校招中,与上海国际信托集团签约。上班后,她拿出第一个月工资,给谢锋和养父母买了衣服等礼物。

这年,谢小青还在一次工作会议上,巧遇高中同

学李锐,李锐研究生毕业后,在上海一家银行工作。他乡遇故知,加上之前两人就互有好感,很快坠入爱河。但谢小青仍有顾虑,对李锐说“:我童年受过精神创伤,不知道以后病情会不会复发,我父亲、养父身体都不好。你可要考虑清楚。”

李锐笑着说“:谢小青,你是不信任我吗?论感情,这些情况不足以让我对你的爱却步,爱情是最好的滋补品,有我对你的关心、呵护,你会永远保持健康和美丽。而若论能力的话,我们肯定可以承担起老人的余生。我跟你一起孝敬他们!”谢小青听了十分欣慰,半是撒娇道“:那我就由着你。”

一次,李锐邀请谢小青和谢锋去上海逛城隍庙,他买了一件鸭绒背心送给谢锋。回来,经过一家电影院,谢小青提出要带父亲看电影,李锐很快去买了三张电影票。看完电影,谢小青发现父亲起来时很吃力,背也驼了,她挽着父亲的手,心酸不已。路上,她感叹地对李锐说“:小时候,老爸带我去看电影,有一次回来时天冷,爸把我裹在他的大棉衣里,就像个小鸵鸟……”谢锋听得眼圈发红“:我家小鸵鸟长大了……”李锐说:“叔叔,她长大了,以后,我们会好好孝敬你的。”

谢锋觉得李锐不仅有知识,而且对女儿十分细心体贴,对他也很好,他的心放了下来。

热恋期间的人总是如胶似漆,可谢小青总怕冷落了父亲,一旦外出时间久了,她就会带上父亲。李锐丝毫不介意,对谢锋就像自己的亲生父亲一样,还替父女俩拍了很多珍贵的照片。谢锋在给女儿和李锐拍照时,谢小青情不自禁地依偎在李锐的肩头,谢锋对李锐说“:小青对你挺依赖,你要保护她一辈子,她最怕没人陪了。”李锐笑道“:叔叔,你放心吧,我求之不得呢。”谢小青也羞涩地笑了。

在上海国际信托集团工作了几年,谢小青感到事业到了瓶颈期,需要再充电。2017年夏,她考取母校复旦大学经贸方向的博士研究生。这年国庆节,她和李锐结婚。在婚礼上,李锐对岳父保证“:爸爸,我会善待小青,好好爱她,也好好孝顺你。”

李锐又对已经康复、前来出席婚礼的宋俊宇夫妇说“:叔叔,阿姨,我和小青也是你们的孩子,大恩不言谢,以后你们就看我和小青的。”

谢小青抱着养母,深情地看着父亲和养父,流下幸福的眼泪。张霞贴在她的耳边说“:早生贵子,阿姨帮你们带。”谢小青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