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了白血病赖上你:风雨盘桓灵魂不安

Zhiyin - - 目录 - □编辑/胡 平

帮帮……”她要父亲马上给孙正宏打电话,蒋学理心虚,声音发颤“:孙老板,我闺女的病是在你公司得的,您要负责!”孙正宏说“:你让亚楠别多想,这边,我们会商量一个方案的。”蒋学理又按照女儿事先的交代,加了一句“:我们问了律师,如果你不认账,我们就去法院告!”孙正宏停顿了一下说“:过几天,我再去看你们,到时面谈。”

两天后,孙正宏再次来到病房,对蒋家三口说: “考虑到亚楠平时在公司的表现,还有你们家的状况,由公司出资40万,帮亚楠治疗。行吗?”竟“赖”了40万!蒋亚楠的心“咚咚”直跳。2014年12月3日,公司向蒋亚楠支付了40万元治疗费用。蒋亚楠随后转往北京307医院。配型后,发现母亲与她半相合,可以给她捐献骨髓。

12月29日,蒋亚楠住进无菌舱。2015年1月9日,她成功移植了母亲的1100毫升骨髓。

突闻惊天变故:风雨盘恒灵魂不安

2015年春节,孙正宏夫妇快递来很多真空包装的家乡菜,让蒋亚楠一家在医院好好过节。3月初,蒋亚楠转到普通病房。母亲说“:你给孙老板打电话,说声感谢。”她心虚“:妈妈,以后再打吧。”

2015年5月,蒋亚楠出院回老家休养。孙正宏夫妇特地上门看望了她,提出把她安排到办公室工作,不再让她接触生产原料和成品。蒋亚楠婉拒。

蒋亚楠生病以后,家住威海的学长吴昊一直很关心她,她对吴昊生出依恋。吴昊跟朋友经营欧洲红酒,听说她想找事情做,便邀请她一起经营红酒。

2015年8月,免疫力基本正常以后,蒋亚楠来到日照,与吴昊一起注册了一家贸易公司,专营中高档红酒。其间,两人相爱了。蒋亚楠一直没有勇气对他说出自己“赖”上孙老板的事。

2016年3月,蒋亚楠震惊地从以前一个同事的微信中得知,孙正宏的企业关了,原因是他的儿子跳楼自杀了,夫妇俩欠下巨债,再也无力打理。

原来,孙正宏的独子孙继然读高中时成绩不好,后来经孙正宏的一位朋友帮忙,他被送进澳门大学读本科,谁知他嗜赌成性,并且越陷越深。孙继然瞒着父母,在上海一家信贷公司借了巨额的高利贷,结果连本加息高达1200万元,人身受到威胁。起初,孙继然没有对父母说实话,只说欠了几百万,孙正宏无奈,以600万卖了厂子和住房,汇给儿子后,才知道根本不止这些,他根本还不起!

就在孙正宏万分气愤、焦头烂额时,被人威胁的 孙继然,顶不住巨大的压力和悔恨,于2015年底,在深圳龙岗区一小区11楼跳楼自杀!孙正宏夫妇无法接受这残酷的现实,患上抑郁症……

弄清孙家发生的惊心变故,蒋亚楠陷入巨大的矛盾与煎熬之中。发现她状态不对,吴昊几次追问,蒋亚楠终于坦白。吴昊吃惊之余,理解地说“:当时那种情况,你这样做也是出于无奈,不要再自责了。孙老板夫妇是好人,咱们一定要去看看他们。”

3月20日,两人来到莒县,问出孙正宏夫妇如今的住址,敲开他们的家门。认出蒋亚楠,孙正宏夫妇有些吃惊。见到白发的孙正宏和憔悴的杨珊,蒋亚楠“扑通”跪下,坦白了曾“讹”他们的事“:叔叔、阿姨,对不起……”她边说边淌眼泪。

孙正宏夫妇并没有过于吃惊,孙正宏扶起她说: “别说那些,事情都过去了。你身体好了,有了事业,也有了对象,这比什么都好。”

吴昊也替她道歉。孙正宏坦诚道“:当初,我也有些怀疑。但她是我的员工,当时我在经济上也能应付,就没深究。今天这事就算两清了,都不用愧疚,亚楠身体不好,别放在心上,保重身体要紧。”

受到这么宽容的对待,蒋亚楠没想到“。阿姨,你们家的事情我听说了,不知怎么安慰你们……”杨珊眼眶湿润,摇头“:我们没事……你们回去吧。”

孙正宏住在一个30平方米的出租房里,房子又脏又乱,让蒋亚楠觉得心酸。她和吴昊动手清扫,夫妻俩忙加以阻止。蒋亚楠说“:叔叔,阿姨,当年若没有你们相救,我都不知身在哪里,现在身体好了,就让我帮着干点什么吧。”

清理好房间,两人又到附近的市场买菜,下厨做了几个菜,可孙正宏夫妇没吃上几口,就说饱了。蒋亚楠真切地感受到他们内心深处的悲凉。回到夏庄镇的父母家,蒋亚楠说给父母听,蒋学理叹息道“:好人没好报。他们救了你的命,我们得去看看。”蒋亚楠说“:他们心情差,我怕你和妈妈不会说话。”张春也说要去“:这样的好人咋就遭灾了?我和你爸就是不说话,也得去看看。”

第二天,蒋亚楠和吴昊带父母来到孙家。一看家里的摆设,张春眼泪“扑簌簌”滚了下来。蒋学理握着孙正宏的手“:我们带了点自己种的东西,养的鸡鸭都已杀好洗净,在冰箱里放着就行了。”

孙正宏说“:心意领了。我们很少动锅动灶,你们还是带回去吧。”张春着急地说“:身体是本钱,实在不行,我以后天天来给你们做饭。”杨珊摇头“:有饭也吃不下。你们回去吧。”

蒋亚楠和母亲把带去的菜做了几个,端上桌,陪孙正宏夫妇吃饭,又劝慰一番。临走时,张春对杨珊说“:妹妹,我不会说话,可我说的是真心话,我这个丫头的命是你们给的,你们就把她当成自己的孩子,她不孝顺你们,我都不会答应。以后有事,你尽管使唤就是。”杨珊平静地说“:这是个缘分。”

自揭真相相助: “讹上”的缘份也温暖

回家后,吴昊主动提出“:我们暂时把生意转到莒县做吧,平时就能多去陪陪他们。”蒋亚楠觉得这个主意好,蒋学理却有些担心“:到这边,生意做不起来怎么办?”吴昊解释道“:原有的销售渠道,可以用快递,需面谈的,每月去个几天就行。这边是县城,中高端红酒需求还没开发,有潜力。”

2016年5月,蒋亚楠和吴昊在莒县正基时代广场租了门面房,继续经营红酒,一有空,他们就提着礼物,去看望孙正宏夫妇,帮着做家务。孙正宏夫妇知道他们把生意挪到莒县的原因后很不安。

蒋亚楠去咨询了心理医生,想让孙正宏夫妇走出心理创伤的阴影。医生说要多与他们交流,最好让他们有事情可做,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可在他们的眼里,没有了儿子,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蒋亚楠无意中听说孙正宏以前喜欢下象棋,就让吴昊陪他下,可吴昊要向孙正宏“请教”一盘时,却被他婉拒。过了两天,吴昊看到晚饭后,孙正宏脸色不错,他摆好红黑两方的棋子,再次邀战。孙正宏犹豫一下,坐了下来。十招过后,吴昊陷入被动,不由自主地拿出了看家本事,但终究很难抵挡,输了“。叔叔,你棋高一着,我输得心服口服。”

这天晚上,孙正宏居然连续与吴昊厮杀了5盘,赢了3盘,心情明显转好。此后,吴昊便隔三岔五过来陪孙正宏下棋,蒋亚楠则和杨珊到厨房做菜,饭桌上,孙正宏还和吴昊探讨棋局中的得失。

9月初的一个周末,蒋亚楠和吴昊在孙家做饭,一个债主来向孙正宏逼债,蒋亚楠问清本金已还清,剩下的是这些年产生的高额利息,与其据理力争“:高息放款违法,又害了一条人命,还想怎么样?”对方问她是谁,她愣都没打一个“:女儿!”

蒋亚楠当场联系了一个当律师的同学,问清这 种情况,能否反过来对追债者进行民事索赔?律师给出了肯定的答复。她对讨债人说“:以前,我父母没向你们索赔,那是因为他们伤心过度,糊涂了。现在,我要替父母向你们索赔!”讨债人讪讪告退。此后,律师多次调停,双方达成互不干扰协议。

2016年10月,杨珊急性胰腺炎发作,住进莒县人民医院,蒋亚楠去交了住院费,像女儿一样悉心陪护。出院回家这天,杨珊要蒋亚楠帮她买几盆绿萝,放到出租房的窗台上。蒋亚楠暗自欣慰,觉得杨阿姨的精神状态已经明显变好了。2017年春节,蒋亚楠和吴昊决定陪着孙正宏夫妇一起过年。可到了腊月二十九,孙正宏夫妇提出要到乡下蒋亚楠的父母家过除夕,蒋亚楠知道他们是为她的父母考虑,忙着打电话叫父母准备。

除夕的晚上,蒋亚楠、吴昊和两双父母一起包饺子,吃年饭。吴昊给孙正宏敬酒时,孙正宏站起来说: “这辈子,我最不会后悔的事,就是拿了40万,给亚楠治病……我们拿她当女儿。”

孙正宏声音哽咽。蒋亚楠、吴昊一起给孙正宏夫妇施礼,柔声叫着他们“:爸爸、妈妈。”

春节后,蒋亚楠、吴昊劝孙正宏一起经营红酒。蒋亚楠说“:爸爸,您经商这么多年,有那么多朋友,这些都是潜在的客户资源,若发挥起来,您的能量比我们大。”孙正宏被她说服了。

孙正宏和吴昊一起跑市场,杨珊陪蒋亚楠做好客户服务。忙碌中,孙正宏夫妇走出了抑郁的情绪。

2017年11月,蒋亚楠和吴昊从年收入中,拿出60万元,以孙正宏夫妇的名义,买了一套90平方米的装修房,送给他们。孙正宏夫妇不肯要,蒋亚楠说“:这一年,爸爸妈妈东奔西跑的贡献,比这个房子的价值大得多。”孙正宏夫妇终于搬进新房。

2018年元旦,蒋亚楠和吴昊在威海举行了婚礼。婚礼上,孙正宏夫妇被请上台。吴昊向宾客讲述他们之间的故事,一对新人跪倒在孙正宏夫妇面前,齐声叫“爸爸、妈妈”,孙正宏夫妇泪流满面。

如今,四个人就像一家人一样,他们用善良、宽容和爱,化解了生命的冰霜,温暖了世道

人心。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孙继然外,均为化名。)

小两口风雨过后喜迎明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