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方高能预警:60后导演搞定70后岳父母

Zhiyin - - 目录 - □编辑/杨晓婷

当得知90后的女儿要嫁给一个比他们还年长三岁的老男人时,程宁宁的父母原地爆炸了!那这个60后导演娶到90后小姑娘了吗?面对小女友父母那碉堡一般的防御,这个60后老男人如何突围?

90后恋上了60后,父母惊呆了震怒了

2014年8月,魏威的新戏《钟声》正在乌鲁木齐开拍。魏威1969年出生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是中国微电影制作联盟理事。虽说是理事,但他拍《钟声》的经费紧张,便请了个酬劳要求相对低的女孩担任造型师。这个女孩叫程宁宁,也是乌鲁木齐市人,那年刚满21岁,从新疆艺术学院影视编辑专业毕业不久。魏威对程宁宁的工作很满意,觉得她肯吃苦,而且心细眼尖,是个机灵鬼。

程宁宁却觉得这个导演“太抠”,因为《钟声》拍摄过半,魏威发现一个戏份少但很关键的角色没人演,就请程宁宁免费帮忙客串。一来二去,两人的关系微妙起来。可一天早上,魏威竟当众批评了程宁宁,还罚她站了半个小时,原因是她上班来晚了。程宁宁觉得很没面子,就悄悄在他的工作本上画了个大王八,摆在显眼的地方。她等着看魏威气炸的样子,可他看见后,只笑了笑就收起了本子,还朝她眨了眨眼。原来,这个工作起来不要命的老男人,也有大男孩般可爱的一面啊。

2014年11月,魏威执导、杨海超领衔主演的微电影《出狱》杀青,新华网等各大媒体争相报道。魏威告诉程宁宁,他的愿望是做像张艺谋那样的导演。程宁宁被迷住了,觉得他比那些不知理想为何物的同龄男孩子强了千百倍。

为了不吓到父母,程宁宁有意向父母透露她的男友年龄比较大,没想到父母说大点儿知道疼人。程宁宁欣喜

异常,周末就带着魏威回去见家长。

当魏威出现在他们面前,两位家长惊呆了。坐定后,他们旁敲侧击地发问。得知魏威45岁时,程父夸张地笑着说: “啊,比我还大三岁啊!”妈妈找了个借口拉宁宁到厨房,训斥她说:“胡闹!他比我们都大,怎么当你男朋友?”客厅里,魏威却开始跟宁宁父亲比划开来: “我觉得人不能光看年龄。朋友们都叫我老顽童,年轻小伙子能做到的我能做到,他们做不到的,我也能做到……”

听他这样自卖自夸,程父一脸木然,转身也进了厨房,对女儿说:“看在他是你老板的分上,我留点面子给他,吃了让他赶紧走!”看着父母铁青的脸色,宁宁只好低头走了出来。魏威瞅了瞅她的神情,心里明白了八九分。

几个人各怀心思,草草地吃完了饭。妈妈叫程宁宁先留在家里,有事找她商量,宁宁却说剧组拍戏离不开她,随后跳上了魏威的车。魏威只好强装着笑脸跟他们道别,赶紧离开,留下气呼呼的宁宁父母。

之后,父母不断给程宁宁打电话,坚决阻止他们在一起,但他俩就像弹簧,压力越大反抗越大,在一起的决心

反而更坚定了。继《钟声》后,魏威导演的公益片《我要闯红灯》在首届乌鲁木齐微电影节荣获一等奖。两人趁着高兴向魏威父母说明了关系,老人担心女方父母不同意,魏威没敢做声。

年底,魏威跟着宁宁再次拜访她父母。这次,宁宁向父母挑明“:我们要结婚!”父母震怒,程父质问魏威:“你比我还大三岁,你要娶我女儿,你好意思开口叫我爸吗?”他冲女儿咆哮“:你为了一个男人,连父母都不要了?我现在都没脸出门!”说着,他激动地扇自己耳光“,我这张老脸都被你丢尽了!你要是想跟他过,今天踏出这个家门,以后就不要再进,我没你这样的女儿!”

程宁宁倔强得不肯低头,程父一怒把他俩轰了出去。魏威不想因为自己而闹得女友与父母决裂,拉着宁宁的手跪在地上请求老人原谅。可跪了一下午,他们连门都没开。天气寒冷,魏威心疼宁宁,只好拽着她离开了。宁宁哭到半夜,置气地说:“反正怎么解释他们都不会同意,我也不需要他们的同意了!”虽然女友嘴上说不在乎,但魏威知道得不到父母的祝福,她心里不会高兴。魏威心里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尽力去争取她父母的祝福。

2015年1月18日,魏威的微电影《钟声》入围了第四届中国国际微电影节金羽翼奖。那天,宁宁突然告诉他,她怀孕了!这对魏威来说是双喜临门,但他更觉形势迫切,一定要尽快争取到岳父母的祝福。

最深的爱是为你着想,屡败屡战争取岳父母

魏威不想再看到宁宁泪流满面的样子,决定用自己的真诚去 打动岳父母。那天,他瞒着宁宁拎着一大包礼物,敲开了未来岳父母的家门。岳父看他还敢来,没有立即赶他走。可为了发泄心中的不满,他一脚踢翻了脚边的凳子,转身进了卧室,岳母板着脸也进了卧室,把魏威一个人晾在客厅里。魏威自个儿坐下,把他托人从四川带来的土特产和酒一一拿出来,故意放慢节奏说“:爸妈,我托人带的四川牦牛肉、青城山老腊肉,还有遂宁豆干。我听宁宁说你们爱吃火锅,给你们带了些火锅底料……”他说得啰里吧嗦,就是希望两位老人能从屋里出来,可始终没人理他。

“你们放心,我会对宁宁好的,会让着她的……”魏威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自顾自地说着。

“你还知道你比她大啊?”岳父终于忍不住走出了卧室,对他吼起来“。就算大个10岁,我也不反对,可你比她整整大了24岁啊!你这不是毁了她吗?”程父气得直哆嗦“。我真心爱她,会比年轻小伙更爱护她体贴她的。”魏威知道,这时候他若过度辩解,只会让对方更生气,他只一再表示自己会好好照顾宁宁。岳父见他没有反驳,也没继续呛他。

“听说你还离过婚?”程母话题一转。魏威主动说自己那时年 轻不懂得忍让,那次婚姻让他懂得了如何更好地经营婚姻。见程母瞟了一眼丈夫,魏威觉得他们肯定是听进去了一些,趁热打铁再表决心:“我一定会爱护宁宁的,你们放心。”

见岳父母不再说话,魏威识趣地起身离开了。他回去不久,宁宁就接到电话,说她父亲高血压犯了,让她回趟家。这时宁宁不巧正得了重感冒,浑身虚汗无力。魏威立刻连夜赶往宁宁家。不管他们承不承认,魏威在心里已经把他们当成了岳父母。

等他进门,却看到未来岳父正在阳台喝茶,他什么都明白了。程母闻声从厨房出来,倒了杯茶放在他面前。魏威赶快站起来接过茶。程母开始絮絮叨叨地说女儿脾气太倔,但语气明显好了很多。这是个好迹象,只要肯说话,就有希望。魏威赶紧说:“以后你们有什么事就支使我,我随叫随到。”随后,他赶紧拿出唱戏机,对岳母说:“妈,听宁宁说您爱跳广场舞,这个肯定适合您。我教您用,后期我再帮您下载些视频,您可以照着学。”

突然听他叫妈,程母有点扭捏,但还是在他身边坐下了,魏威调试给她看。程父哼了一声,阴沉着脸不屑一顾地看着窗外。那天,

他在岳父母家吃了饭,还帮他们刷碗拖地,他觉得岳母的态度明显缓和了,但岳父还是一脸冰霜。

早些时候,魏威计划到泰国举办婚礼,可他的新戏《禁区男女》七月开机,忙得焦头烂额。宁宁理解他,说婚礼办不办都行。但魏威觉得无论怎样,都要在孩子出生前给宁宁一个名分。在和宁宁商量后,他们决定就近在乌鲁木齐酒店举行婚礼。

要不要告诉父母?两人商量了半宿也拿不定主意。宁宁知道爸爸脾气大,现在他还没点头,万一在婚礼上说出过激的话或做出过激的事,反而不利于以后的和解。最终,两人决定先不告诉父母,在朋友圈里办个仪式。因为父母没同意,所以没给户口本,结婚证也没领“。可婚礼上的证婚环节要用到结婚证啊!”程宁宁为难地说“。这还不好办?”魏威狡黠地一笑,“给司仪先打招呼,借别人的结婚证装装样子,谁还会真来查验?”说完,两人都笑了。

2015年6月28日,婚礼如期举行。虽然父母没来,可宁宁的妹妹听说此事后,主动来了婚礼现场,弟弟也从横店打电话过来。可该如何跟岳父母解释这事,魏威心里直打鼓,一筹莫展。

百转千回终得祝福,我们的爱就是不一样

不久,程宁宁在医院顺利产下儿子。可魏威打电话给岳父母报喜,却被直接挂断了电话,魏威知道,他们还在生他的气!

后来,魏威得知小舅子高中毕业后就迷上了当演员,长期在横店漂着,工作不稳定,他便主动拜托了几个朋友,帮小舅子找了份不错的差事。他还鼓励小舅子,如果真的喜欢要坚持下去。这下, 他又成功取得了程家一分子的支持。岳父母得知此事后,也没什么反应。但魏威不介意,他觉得总有一天,两位老人会认可他这个女婿的。

不久,程宁宁在上大学的妹妹卷入了网贷。她贷了6000元想买个苹果手机,到手却只有3000元,而且半年没还,利滚利就变成了3万。妹妹还不起,催款电话打到了父母那里,父母被气得七窍生烟。魏威得知后,立刻叫来小姨子和担保人,连本带利当面还清,圆满地解决了此事。父母这下坐不住了,他们给宁宁打去电话夸她能干。宁宁知道父母才没那么傻,他们会不知道到底是谁出的力?这不是拐着弯儿夸魏威吗?这么说,他们是接受魏威了!宁宁欣喜地把这一发现告诉魏威,魏威也很高兴。望着妻子怀里白白胖胖的儿子,他有了主意。

儿子满月那天,魏威载着妻儿回了岳母家。见岳父母在沙发上枯坐着,魏威赶紧对宁宁说: “给爸妈看看他们的大孙子啊!”宁宁红了眼眶,赶忙把孩子往母亲手里一塞。母亲接过孩子,脸上露出了笑容“:这孩子跟你小时候一个样……”母亲欢喜地逗弄着孩子,眼泪却流了下来。听老伴儿这么说,沙发那头的岳父也忍不住凑过来:“嗯,跟咱宁儿小时候一样,黑黑的。“”什么话!”岳母瞪了他一眼,岳父终于咧嘴笑了。

见状,魏威赶紧说“:爸、妈,今天孩子满月,宴席设在酒店里,我和宁宁是专门来接你们的。”岳母赶快去卧室封了个红包出来,塞在了孩子的外衣里。魏威说怎么能让长辈花钱,连忙阻拦。岳父脖子一梗:“这不是给你的,这是给我外孙的!”魏威连忙说是,还把红包往儿子怀里塞了塞:“宝贝, 这是外公外婆给的红包,可得抱紧了啊!”

母亲悄悄叮嘱宁宁赶快把户口本拿走,和魏威领个证,程宁宁却满不在乎:“这事不着急,领不领证,他都不敢咋的!”母亲直埋怨她不开窍。

总算过了岳父母这关,魏威心里的石头落了地,事业也变得格外顺利。在儿子六个月大时,魏威主动给岳父母补上了一份彩礼。岳母说这都不重要,只要他对宁宁好就行。魏威趁机提出了请求,说自己父母年纪大了,他工作又忙,宁宁一人带孩子太辛苦,请岳母帮忙带孩子。岳母心疼女儿,答应了下来。2017年11月,他执导的微电影《归来》《缘来是你》斩获了第五届亚洲微电影节“金海棠奖”。

老人孩子住一起,家里热闹得不得了。一次,魏威拎回来双鞋扔在沙发上,宁宁以为是给她买的,结果魏威说是给岳母买的。宁宁故作吃醋状,说魏威净想着去巴结丈母娘了!一家人哈哈大笑。

一次,夫妻俩去母婴店买尿不湿,魏威被店员误认为是孩子的爷爷!出了店子,两人在门外笑得直不起腰。这样的情况经历多了,魏威也习惯了,这反倒成了夫妻俩日常生活中打趣逗乐的素材!

如今,风雨都已过去,余下的都是欢乐。当初没有拍婚纱照,宁宁总觉得遗憾,虽然她不说,但魏威心里很清楚。目前,魏威投资几十万的3D微电影拍摄影棚正在施工中。等影棚建好了,他要和妻子拍一部属于自己的婚纱微电影,来纪念他们来之不易的爱情和婚姻。

魏︵左 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