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季分手季“,梦想账户”成“僵尸卡”

Zhiyin - - 滇 剑 - □编辑/王 颖

大学毕业后,孟梦和男友章斌这对家在云南省偏远山区的情侣,选择了留在省城昆明打拼。为早日实现买房的梦想,孟梦用章斌的身份证开了一张“梦想账户”,用他们的爱情纪念日作为密码,意味着两人永远不分开……

然而,青春的梦想很快被现实击溃。不久,两人分手,各自寻觅新的感情,那张承载梦想的银行卡也成了被淡忘的“僵尸卡”。婚后,孟梦的婚姻亮起红灯,为了将来的生活有所保障,她悄悄将丈夫公司里的80万元打入曾经的“梦想账户”。她做梦也没想到,前男友恢复了账户的使用,一声声银行的到账提醒声,一串串不断增加的数字,不断刺激着曾经的甜蜜恋人,一场厄运正悄悄向她袭来—————

2014年10月25日,章斌发了工资,他将钱全部取出来交给女友孟梦,说“:咱们的梦想账户又多了一笔钱了,娘娘,你可得好好犒劳犒劳小的。”孟梦扑哧一声笑了“:那本宫就大方一回,请你吃大餐……”

章斌来自云南省红河州元阳县农村,2010,2010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昆明的一所高校。大学二年级时,他与同班同学孟梦成为恋人。孟梦来自云南省西双版纳州,父母都是当地的割胶工。

转眼到了毕业季,两个人决定留在昆明打拼。2014年7月,孟梦在闺蜜郭莉的推荐下,到了郭莉所在的广告公司做文案,而章斌则在一家文化传播公司找到了一份业务员的工作。他们在东二环路上以每月600元租下一间民房,开始了同居生活。为了尽早在昆明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孟梦提出了一个浪漫的建议,用章斌的身份证开了张银行卡,作为他们的梦想账户,密码为他们的爱情纪念日,意味着两人永不分开。从那之后,章斌每次发了工资后都交给女友,孟梦除了留下一部分作为生活费,其余的和她的工资一起存进梦想账户里。转眼一年过去了,除去房租和日常开销,两个人才存了二万多元,就在这期间,孟梦认识了雷正刚。雷正刚35岁,云南省楚雄市人。他大学毕业后进入昆明一家建筑公司工作,后来辞职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几番打拼,拥有了数千万资产。一年前,雷正刚与妻子杨璐离婚,,55岁的女儿归杨璐抚养。

2015年9月的一天,孟梦所在的广告公司邀请重要客户到昆明东郊的白沙河景区举办联欢活动,其中就包括雷正刚。雷正刚见到孟梦的第一眼,就被她的优雅气质深深吸引。之后,他多次到她的公司找她,以谈业务的名义请她和同事吃饭、唱歌。据郭莉后来回忆,因为章斌的原因,孟梦始终跟雷正刚保持着距离。她既没有接受雷正刚的求爱,也没有明确拒绝。

2015年国庆节刚过,孟梦意外怀孕了。章斌得知后,提出马上结婚。但孟梦却十分犹豫,她不止一次跟郭莉表达了自己的担忧“:我们连房子都没有,将来孩子出生了,住哪里?”郭莉深以为然。11月底,章斌要女友跟他回去见父母,孟梦拒绝了,两个人闹得有些不愉快。孟梦对郭莉说“:如果现在就生下孩子,我就彻底被章斌拴住了。”孟梦决定瞒着章斌去做人流。

12月初的一天,孟梦在郭莉的陪同下,来到昆明市南窑火车站附近的一家私人诊所。不料,流产过程中出现大出血,医生让郭莉联系患者的亲人。郭莉吓坏了,赶紧通知了章斌。章斌火速打的赶来,他得知真相后怒不可遏,但还是积极地将女友转到正规医院抢救,孟梦转危为安。几天后,孟梦出院,章斌不愿原谅她,争执中,他动手扇了孟梦一耳光,孟梦提出了分手。她将两人卡上的25000元钱全部取出,自己拿走一万,剩余的15000元留给章斌,然后搬了出去。为了彻底与过去诀别,她换了新的手机号码。

多事之秋启用“梦想账户”,80万挑战人性底线

与章斌分手后,孟梦很快接受了雷正刚的追求。2016年春节后,两人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婚后,孟梦进入到丈夫的建筑公司财务部工作。新婚燕尔,雷正刚对她十分宠爱。他希望孟梦能尽早给他生个儿子,将来好继承他的事业。可是,结婚都一年了,孟梦没有怀孕。一天,两人激情过后,雷正刚忍不住问“:你这肚子怎么一点没动静呢?”他觉得自己已经有了一个女儿,问题肯定不在他身上。孟梦脸一红,说“:你急什么!”雷正刚建议她去医院检查一下。

据郭莉后来回忆,孟梦嘴上虽说得轻松,其实心里非常急。2017年3月28日,她在郭莉的陪同下前往昆明市妇幼保健院检查,结果令她大吃一惊。因之前人流过程中大出血处理不当,消炎不彻底,她的双侧输卵管堵塞,还诱发了多囊卵巢综合征。

对于雷正刚来说,这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结果。为了保卫这段婚姻,孟梦几乎尝试了所有的治疗手段,都失败了。尤其让她绝望的是,对于患多囊卵巢综合征的人来说,连试管婴儿都做不了。那段时间,她频繁地找郭莉倾诉,郭莉没有时间陪她,她就将一腔苦闷写在手机上设置了密码的日记软件里。

2017年5月,雷正刚的父母到昆明小住。孟梦无意中从婆婆和丈夫的闲谈中得知,雷正刚当初之所以离婚,是因为他的婚外情被杨璐发现了,杨璐一气之下提出来的。婆婆舍不得孙女月月,希望雷正刚跟杨璐复合。她说“:反正你跟小孟也没有孩子,为了月月 着想,也应该复婚,一家三口在一起才是个家。”

当晚,孟梦在丈夫跟前说了婆婆的不是,雷正刚认为她不该跟老人计较,两人吵了起来。在接下来日子里,婆媳间几度发生争吵。雷正刚自始至终都站在母亲一边,这让孟梦彻底心寒。

第二天,她约郭莉吃饭,她痛苦地说“:雷正刚什么都听他妈的。如果他知道了我不能生育,肯定会跟我离婚的。”根据新《婚姻法》,雷正刚的财产多半属于婚前财产,如果离婚,她几乎净身出户。郭莉提醒好友,既然婚姻长久不了,最好能在稳住丈夫的同时,偷偷转移点财产作补偿,不然太亏了。孟梦觉得有道理。

2017年6月10日,雷正刚的公司收到了一笔尾款,共计20万。孟梦没有入账,直接存进了自己的账户。接下来的日子,她日夜担心这笔钱被发现。6月24日,她再次约郭莉见面时,情绪已经稳定了许多。她告诉好友,她找到了一个绝好的办法保存那笔钱,雷正刚打死也不会找到。郭莉问她是什么办法,她笑而不答。

案发后,警方从孟梦的日记里了解到,她所说的方法,就是将钱存进之前的那个梦想账户里。这个账户有一张银行卡和一个配套的存折,卡在孟梦手里,绑定的是她的手机号,存折由章斌保管。分手后,卡也就闲置了。后来,她换了手机号,但是新号没有与银行卡绑定,不会收到短信提醒,雷正刚不会发现。至于章斌,以他的性格,也许早就将存折丢弃了。于是,6月25日,她先转了1000元到这张被淡忘的僵尸卡上,一个星期后,她再去把钱取了出来。卡能正常使用,钱也分文没少,她这才放心了。

案发后,警方从银行提取该卡的交易流水发现,从孟梦往卡里存入1000元后第十天开始,她又先后在3个月内,分五次将80万存入卡中......

短信提醒声声急!人生困境血案来袭

其实,当孟梦打第一笔款的时候,章斌就知道了。事情要从他们分手后说起。

跟孟梦分手后,章斌很长一段时间都沉浸在失恋的痛苦里。因为人不在状态,工作中屡屡出错,他被单位开除了。刚开始,他整天待在出租屋里借酒浇愁,眼看钱要花完了,他想起来一件事,远在云南保山的大学同学李炜曾经向他借过8000元钱,一直没还。他跟李炜一提,李炜就答应了。但是,考虑到异地跨行的高额手续费,李炜希望他能提供同行的账号。章斌想起来,自己还真有,就是他和孟梦一起办的那个账户,虽然卡在孟梦手里,但是存折却在他这儿。

他找出存折,去银行查询后发现,账户可以正常

使用。在工作人员的建议下,为方便查询资金到账情况,他将存折以及银行卡都绑定了自己的手机号。但是后来,李炜因为母亲突发脑梗,钱交了住院费,没能还他。而他后来也顺利找到了工作,就没有催促。一直到半年后,李炜到昆明出差,才当面还了他现金。那个账户,再次被淡忘。这段插曲,孟梦并不知道。

2017年春节期间,章斌经人介绍认识了来自云南省新平县的女孩黄萍。黄萍小章斌三岁,在一家物流公司做行政,两人在昆明火车北站租房同居。

2017年6月的一天,章斌下班后正要往回赶,突然收到手机短信,提示他的银行卡里存入了1000元。他以为是工资卡,细看并不是。回到家里,他还跟黄萍提到了这件事,黄萍怀疑是骗子短信,让他不要管。

第二天到单位后,他又跟同事说起此事,电光火石间,他突然想起了那个被遗忘的“爱情账户”。他连忙打电话到银行询问,证实汇款人是孟梦。章斌发了一会儿呆,有心想问孟梦,但又觉得不方便,再说他也没有她的联系方式。一周后,这笔钱被取出。之后连续多天,章斌没再收到短信,他也就将这件事淡忘了。几天后,他再次收到短信提醒,这次是20万。章斌愣了一下,突然明白了,十天前的那1000元,是孟梦在投石问路“。你太小看我章某人了,就算饿死我也绝不动不属于我的东西!”他气愤地想。

之后3个月内,他又四次收到银行的提示短信,共计80万元。这下,章斌心里再也无法平静了。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虽然全国实施房地产调控,但昆明的房价却逆势猛涨,2017年连续多月涨幅高居全国第二。到了五月份,均价都已突破万元。2017年6月,黄萍怀孕了。两个人急于结婚,但没有房子。同样的人生困境再次出现,章斌万分痛苦。他突然闪出一个念头:如果把钱取了出来,孟梦又能怎么样呢?但他很快就否定了这种想法。两个人已经分手了,他不想再跟她有什么瓜葛。怕黄萍看到后解释不清,他每次收到短信后都是立即删除。

8月,黄萍怀孕的事情被母亲知道了。准丈母娘勒令章斌,再不买房就让女儿打胎。章斌彻底失衡了。他不由得想起了那张僵尸卡里的巨款,当初是孟梦甩了他,那就把这笔钱当成她给自己的青春补偿金吧。

主意一定,一夜难眠。为了避免孟梦突然将钱转走,第二天,他拨打银行的客服电话口头挂失,之后,又带上自己的身份证到银行办理了补卡手续。由于程序合法,银行按规定给他办理挂失手续后,补发了新的银行卡。之后,章斌将银行卡里的80万元钱全部取走,随后在北市区一次性付款买了一套二手房。

2017年10月,雷正刚意外发现了财务亏空,经查实,是妻子孟梦利用工作之便,将80万元转走。他气愤不已,逼迫孟梦还钱,否则报警。孟梦后怕了,她哀求丈夫不要报警,她会马上还钱。然而,当她赶到银行取款时却傻眼了,卡已经被挂失,存款全部被取走。

她当即给郭莉打电话,郭莉得知经过,大骂她糊涂。她分析,钱只能是章斌取走的。孟梦辗转问到了章斌的电话和单位地址,独自前去找他还钱。

章斌没想到孟梦这么快找上门来。刚开始,他还企图抵赖,当孟梦提供银行查询的证据后,他终于承认了。章斌自知理亏,答应马上将房子卖了还她钱。

然而,回到家里,看到黄萍微微隆起的肚子,章斌就反悔了。之后,面对孟梦的一次次催促,章斌总是敷衍了事。而雷正刚也给妻子下了最后通牒。

2017年10月24日,被逼急的孟梦再次打电话给章斌,两个人约在西山区白邑口附近的滇池边见面。孟梦等了半个小时,章斌才赶到。见到章斌,孟梦就急切地问“:你到底要拖到什么时候?”章斌哀求再给他一点时间“。你害我害得还不够吗?不是你,我怎么会流产,怎么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你还有脸说我?是你自己偷偷去流产,我还怀疑那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呢!”章斌也不示弱“。你无耻!”孟梦气得发抖。两人翻起了旧账,情绪越来越激动。孟梦拿出手机,称要报警。章斌夺过手机,狠狠掐住孟梦的脖子,骂道“:我让你报警,我让你报警,你这个坏女人———”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孟梦已经没有了呼吸。章斌看着孟梦的尸体哭了一会,随后拿出钥匙扣上的折叠刀割腕自杀。因为刀太钝,第一下没有割出血。清醒过来后,他拨打了110报警。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接警后赶到现场,将章斌当场抓获。2017年11月1日,章斌被批准逮捕。目前,案件仍在审理过程中。

雷正刚得知真相后,痛悔不已。黄萍因为受刺激而流产。悲剧给几个家庭带来了灭顶之灾。

(除犯罪嫌疑人外,其余为化名,相关单位已做了技术处理。)

[编后] 孟梦为了应对婚姻危机,将丈夫公司的财产神不知鬼不觉地转移到已成为僵尸卡的爱情“梦想账户”里,却不知那一声声的短信提醒,正一步步挑战前男友章斌的人性底线。章斌或许不会为了20万动心思,但是当这个价码加到80万的时候,后果就难以预计。从章斌的角度讲,也不该有补偿心理,对一段逝去的感情,应该祝福和宽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