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意外怀孕,信心满满生下孩子

他们学业、孩子、家庭三丰收,简直就是妥妥的人生赢家! 张小苏心动了,她盘算着休学将孩子生下来,然后将孩子交给双方父母帮忙照顾,她再返校继续学业。等毕业时,她也可以学业家庭双丰收!她绘声绘色地给男友描述,王俊轩听后也蠢蠢欲动。 几天后,张小苏听室友说她的一个研究生姐姐去找工作时,用人单位录取了另一个条件没那么好但已婚生子的求职者“。现在用人单位既要求有学历有经验,还最好是已婚已育。刚毕业的大学生,有几个能办到啊!”室友自问自答地说。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张小苏当即决定生下孩子!她将室友姐姐的经历告诉了

Zhiyin - - 罗 山 - □编辑/杨晓婷

张小苏和王俊轩是一对大学恋人,女方意外怀孕后,他们怀着成为“人生赢家”的美好憧憬生下了孩子。谁知,此后事态逐渐失控,直至引发了血案……

现年23岁的张小苏是江苏省南京市人。其父张辉是出租车司机,其母吴芳是剧团演员,演出任务重。张小苏主要由父亲带大,父女感情极好。2013年9月,张小苏考入江苏省镇江市一所大学,认识了来自河南省许昌市的校友王俊轩。不久后,两人成了校园恋人。

2014年10月,张小苏发现自己意外怀孕,惊慌失措地告诉了男友。王俊轩也慌了“:我们现在还在上学,这个孩子先不要了,行吗?”

想到要打掉孩子,张小苏十分不舍。她在网上搜了搜“大学生怀孕生子”,弹出上百条搜索结果。照片中的女大学生,或抱着孩子依偎着老公,或夫妻二人高举着孩子笑意盈盈,看上去十分幸福,有网友评论 早都要生的,既然这个时候怀上了,也是天意,那就要了吧。就这样,两人做了决定,并约定在元旦回家时告诉父母,力争取得家长的同意。

2015年元旦,张辉和吴芳得知女儿已怀孕四个多月后气得跳脚“:是哪个小王八蛋干的?我找他算账去!”张小苏拉着父亲的胳膊说“:爸爸,我们要结婚的。”张辉恨铁不成钢“:女儿,现在时机不合适!”吴芳则直接责令女儿将孩子打掉!张小苏看母亲如此专横,逆反地说“:大学生结婚生子是受法律保护的!”

张辉赶紧劝架“:你妈也是为你好,这孩子来得不是时候!”张小苏说她跟男友商量好了,一定要生下这个孩子!张小苏以绝食相要挟,双方僵持了几天,最后父母妥协了,同意看男方家长的意见后再做定夺。而王俊轩的父母狠狠将儿子批评了一顿,也认为两个孩子应以学业为重,建议将孩子打掉。王俊轩难以决定。父亲王雄安主动打电话给张小苏的父母,阐明了他们的意见,并表示可以给女方一定的补偿。

可张小苏态度坚决,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见状,王俊轩父母只好同意了。双方父母商定,孩子生下来后,等他们完成了学业再办婚礼。王家先给了张家20万元彩礼,一起吃了顿饭,算是把这事给定了下来。一切妥当后,张小苏办了休学手续,回家待产。每逢节假日,王俊轩都从学校赶到南京看望张小苏。两人满怀期待,准备迎接爱情结晶的到来。

孩子出生身患重病,说好的幸福烟消云散

2015年6月,张小苏生下女儿暖暖。王俊轩请了几天假陪护在她们母女身边。看着女儿粉嘟嘟的小脸,两人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可出院后,暖暖的黄疸越来越严重,需要到医院治疗。张小苏在坐月子,王俊轩和准岳父母带着孩子医院和家两头跑。王俊轩还要兼顾学业,有时甚至要逃课,几乎没有空闲时间。这时,他才感受到生孩子只是开始,而养孩子才是又累又琐碎。

身为独生子的王俊轩从没吃过这样的苦,半个月后,他就感到吃不消了。一天,他刚下课,张小苏便打电话催他赶回去。王俊轩十分疲惫想休息,便谎称还有课。谁知张小苏早就把他的课表弄到了手,说他骗她。精疲力竭的王俊轩爆发了“:你知道我两边跑有多累吗?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要孩子!”张小苏十分生气,跟他大吵一架。两个年轻人还没来得及享受孩子带来的快乐,现实就把他们搞得焦头烂额。

而这时,暖暖不幸被确诊患了先天性胆道闭合症。这是目前诊治困难、预后较差的新生儿重症疾病之一,病情严重的患儿可能会在一年内因肝功能衰竭而亡。移植是治愈的唯一方式,70%左右的儿童在成人之前需做肝移植。

医生说这个病不但凶险,且治疗费用大,预后不好,家属要有思想准备。王俊轩和张小苏不知所措,向父母投去求助的目光。医生都束手无策,父母又能怎样?情急之下,双方父母开始抱怨两个孩子当初的决定太草率,你一言我一语,从抱怨到指责,最后吵作一团。吴芳的一个亲戚是医院的主任医生,她私底下劝双方家长考虑放弃这个孩子。两家父母衡量再三,决定放弃治疗。

“放弃?!”张小苏抱着女儿失声痛哭“:我绝不放弃女儿!”张小苏抓住王俊轩的手,期待而悲伤地说: “你不会放弃的,对吗?”王俊轩看了看父母,低下头说“:我们哪有能力抚养一个患重病的孩子,我听我爸妈的意见。”张小苏一把甩开王俊轩的手“:你怎么这么无情,太让我失望了。就算你不管,我也决不放弃女 儿!”

父母劝女儿不要一错再错。张小苏泪流满面,就是不肯放弃。看女儿这般痛苦,张辉也不停抹泪。吴芳含泪对女儿说“:你现在还小,不知道养大个孩子有多难……”其他人也在旁边附和着。张小苏根本听不进去,突然抱着孩子从床上站起来,声嘶力竭地叫道: “你们谁要是再说放弃孩子,我现在就抱着孩子从楼上跳下去!”张辉疾步上前拽住女儿,哽咽着说“:女儿你可千万不能做傻事啊,好好好,爸爸答应你,和你一起救暖暖!”大家怕闹出人命,也不好再说什么。

通过这件事,张小苏对王俊轩非常失望,不再理他。倔强的张小苏憋着一口气:就算不靠你,我一个人也可以照顾好女儿!王俊轩的父母考虑到之前给了张家20万元的彩礼,觉得张家可先用这笔钱为孩子治病,加上他们也无更多积蓄,就没再支付其他费用。对此,张小苏和父母对王家更有意见。在父母的陪同下,张小苏带着女儿跑了南京、上海各大医院,可疗效始终不佳,所有医院都建议手术。20万元很快花光,连家中的积蓄也几乎耗尽,可暖暖的病依然没有实质性的转机,张小苏和父母内心都十分沉重。

眼看手术迫在眉睫,可费用依然没着落。张辉找“亲家”商量,王雄安称他们家拿完20万后真的没钱了。张辉决定借钱,可他平日朋友不多,收入也不固定,奔波了几天,也没借到什么钱。张辉把心一横:卖房给外孙女做手术!张小苏感动又愧疚“:爸爸,以后我们好好孝顺你!”张辉苦笑着说“:爸爸不图什么,只是不能看着你被毁了啊!”这是张家唯一住房,吴芳不同意卖,也抱怨当初决定的失误。张辉心烦意乱,和妻子不断争吵。张小苏看着家里乱成一锅粥,心里也不是滋味。夫妻俩矛盾日益激化,最终协议离婚,吴芳将房子留给了丈夫和女儿。随后,张辉以近80万的价格卖了房子,可还完按揭贷款后,也就剩下三四十万。父女俩只好租房住,节衣缩食地省钱给暖暖做手术。

在此期间,王俊轩及父母也到南京希望看望孩子,也买过婴儿衣服寄给张小苏,可张小苏拒绝了他们的看望,并将衣服物品原封不动地退了回去。她觉得男友没担当,决定分手。2016年12月,王俊轩在父母陪同下来到南京,双方在孩子的问题上相互指责埋怨,继而引发了肢体冲突,惊动了当地派出所。最终,在派出所民警的见证下,两人正式结束了情侣关系。

之后,张小苏办理了退学手续,将全部心思都放在孩子身上。2017年3月,他们在南京为暖暖做了手术,花费了十多万元。手术还算成功,可这只能算过渡治疗,是否需做肝脏移植手术,还不确定。

女儿生活被毁,疯狂了一个中国式父亲

接二连三的打击让张小苏变得易怒易躁,情绪很不稳定。张辉不放心,只好放弃工作,在家照顾女儿和外孙女。而张小苏心有不甘,把孩子交给父亲照看后,自己非要外出打工。

一天,她正在超市门口做促销,看到几个大学生有说有笑地谈论着春游的事。张小苏愣了很久:这才是她该有的生活啊……她不免有些后悔。

看女儿整天愁眉不展疲惫不堪,张辉十分心疼,对王家的不闻不问也更加气愤“:我吃苦受累就算了,如今女儿的生活也毁了,这都是王俊轩造成的!”张辉偏执地认为,因为女儿生的是个女孩,王家的态度就急转直下。他越想越生气“: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我一定要为女儿和外孙女讨个说法!”

2017年4月,张辉到镇江寻找王俊轩。经打听,他得知王俊轩住在离学校不远的小区里。蹲守了一个星期后,他在小区门口堵到王俊轩。见王俊轩跟同伴有说有笑,张辉更气愤:我女儿那么辛苦,他倒逍遥自在!他上前抓住王俊轩的衣服,责问道“:你把我女儿害成那样,你不闻不问就万事大吉了吗?”王俊轩使劲挣脱后说“:闹成这样,张小苏难道没责任?这事我听我爸妈的,你去问我爸妈。“”又是听你爸妈的?!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张辉心里积聚的怨愤喷薄而出,失控地扇了王俊轩两个耳光。双方随即撕打起来。路人见状报警。公安机关人员赶到后,将两人带至派出所,并通知了学校。经调解,双方同意待到五月中旬王俊轩毕业论文答辩结束后,再行协商处理此事。

张小苏得知父亲去找前男友,哭着说“:爸爸,他就是个窝囊废,你不要去找他了!”张辉咽不下这口气“:女儿啊,咱不能吃哑巴亏,我一定要为你和孩子讨个公道!”

到了答辩那天,王雄安不放心,连夜从老家赶到学校,护送儿子参加论文答辩。而张辉也一早赶到了镇江,准备和王俊轩交涉孩子的抚养和医药费事宜。到镇江后,张辉觉得自己年纪大了,为防吃亏,他购买了一把铁榔头带着,来到校门口守候。

到了校门口,张辉看到王雄安也在那,说到暖暖的抚养问题,双方开始互怼,火药味十足。王雄安见张辉来势汹汹,担心发生意外便报了警。接警后,公安机关立即安排人去校门口等王俊轩。上午10点左右,王俊轩论文答辩结束,公安机关随即将三人带到派出所进行调解。

由于双方分歧太大,调解一直没进展,公安人员 让双方冷静一番再好好协商。谁知公安人员离开后,张辉和王雄安又争吵了起来,正在气头上的王雄安说了些不中听的话“:当初我儿子不愿生,是你女儿倒贴都要生!”张辉气得浑身发抖,站起来在房间内不停走动。突然,他从包中拿出铁榔头,趁王俊轩不备,对着他的头部狠狠砸去。

王雄安惊呆了,他一边大呼救命,一边冲上去抱住张辉。民警赶来立即控制了张辉,随即将王俊轩送到医院抢救。经医生诊断及事后的法医鉴定,王俊轩系左顶部颅骨凹陷性、粉碎性骨折,左顶叶脑挫裂伤,属于重伤二级。张辉涉嫌故意伤害致人重伤罪,公安机关依法先后对其采取刑事拘留、逮捕等强制措施。

张小苏得知后失声痛哭,觉得是她害了父亲,十分内疚,变得越来越抑郁。失去父亲的帮助,她的生活更陷入了困境。好在这时,母亲吴芳主动来帮她照顾女儿。

2017年12月,张小苏以女儿为原告、王俊轩为被告,向镇江市京口区人民法院提起了抚养费纠纷诉讼。后经法院调解,双方达成一致意见,由王俊轩一次性支付自女儿出生至2018年6月的费用10万余元,此后每月支付抚养费1500元。

2018年1月,京口区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张辉犯故意伤害(致人重伤)罪,向镇江市京口区人民法院提起了公诉。同时,王俊轩以被害人暨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身份,向法院提起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被告人张辉赔偿其遭受的各项经济损失16余万元。3月,京口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悲剧的发生给两个家庭带来了毁灭性打击,在两家人心中种下了仇恨的种子。在法庭上,王俊轩要求对张辉严厉惩处,而张辉对王俊轩也是满腔恨意。

法院没有当庭宣判,决定再进行调解。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值得欣慰的是,暖暖手术后恢复良好,已经准备上幼儿园了。(因涉及隐私,文中人名为化名。)

[编后] 我国法律不禁止大学生结婚生子,媒体对此也有很多报道,但这类“新潮”小概率事件即使现实中有成功案例,也只是少数。适合别人的不一定适合自己,切不可参照别人的生活规划自己的未来。本案中,张小苏与王俊轩对大学生子这件事的考量简单化理想化,低估了生养孩子的压力,高估了自身的抗压性和抗风险能力,最终两家人的生活都被闹得一地鸡毛。这一悲剧的发生,对每一位在校大学生,不失为一个深刻警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