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路情缘:毁容女人“登门复仇”之后(下)

Zhiyin - - 目录 - 编辑/钱 艳

[前情提要] 《知音》2018年7月下半月版(第20期)讲述:重庆市涪陵区女教师韩芳,因为执意要分手,被前男友周传根强奸并砍杀毁容后,又被亲人所不容。她只身到重庆谋生,却因恐怖的容貌,一次次被拒绝。绝境中,她恨意爆发,辗转找到周传根的亲人,想要报复。当周传根的女儿周蕊认出韩芳的那一刻,她仍像从前一样亲热地扑上来,可韩芳却横下心,在口袋里摸出手术刀,准备挥舞而下—————

上门“复仇”,走投无路的最终选择

没等韩芳举起手,周老太就踉跄着奔过来,紧紧拉住她的胳膊,眼里全是哀求,韩芳下意识地将握着手术刀的手缩了回去。周蕊没看出大人的异样,直叫着“:阿姨,到我家去。”周老太犹豫了一下,将韩芳请进了家门。

回家后,周老太让周蕊去房间写作业,她问韩芳: “姑娘,你来这里做啥子嘛?”韩芳一把扯下口罩,看着她疤痕纵横的恐怖面容,周老太当即跪了下来,流泪说着“:我们对不起你,可如今我们家也只剩孤老孤儿,啥都没了!”面对老人悲恸忏悔,韩芳别过头不为 所动。

周老太顿了下,又小声说“:求求你!只要你不伤害小蕊,我这条老命随你折腾。”韩芳心里一惊,慌乱道“:我可没你儿子那么丧心病狂!”她的话,让周老太放下心来,去厨房忙碌晚饭了。她烧了排骨,炒了鸡蛋、青菜,摆满一桌招待韩芳。饭桌上,周老太告诉韩芳,出事后家里的五金店就关门了,法院拍卖房子的钱只够给韩芳治疗,家里值钱的物件都卖了,才还清欠债和店铺房租。如今亲朋都对他们避之不及,一想到儿子作孽太深,她就忍不住痛哭一场,也哭坏了眼睛。

韩芳依旧冷漠:“这算什么?周传根坐一辈子牢,也弥补不了我的痛苦。”周老太黯然道“:这是我们家的报应!”一旁的周蕊开始小声抽泣。面对这一老一小,韩芳的心乱了,周家如今家徒四壁,周老太衣服洗得发白,布鞋全是破洞;周蕊的裤腿短了一截,也还在穿。很显然,她们的日子不好过。而且,在周老太做饭、洗碗之际,韩芳与周蕊有不少单独相 处的机会。尽管她很想报仇,可她的手术刀始终没有掏出来,她狠不下心对这个孩子做出丧心病狂的举动来。

周老太问韩芳未来的打算,她反问道“:你觉得我还能怎么办?是能找个人嫁了?还是能找个工作养活自己?”老太太不敢再接话。很快,韩芳就将周家如今的家底摸了个清楚:周老太是镇上卫生院的退休职工,每月有2000多元退休金。她房前屋后种了许多蔬菜瓜果,常去集市卖菜换些现钱,祖孙俩除了过日子,还能存下点钱。

得知这些,韩芳做了决定,与其在外流浪等死,不如留在周家坐吃山空,还能时刻提醒她们周传根造下的孽。既然她没胆量伤人报仇,那就用精神折磨的方式,让周家人永无宁日。就这样,韩芳一直不说离开,周老太也不敢让她走。

有邻居提醒周老太:“她可是个上门复仇的女人!”老太太犹豫过,可她怕已走投无路的韩芳会走极端,那将是她更大的罪过!最后,为了化解仇恨,周老太索性跟韩芳说“:你就把这当成家,我当你是自己女儿……”没等她说完,韩芳打断说“:谁要跟那禽兽是

一家人?这是你们欠我的。”

韩芳住下后,周蕊是最开心的。韩芳和她父亲恋爱时,曾给予她温暖陪伴,带给她久违的母爱,令她怀念至今。每天放学,不管韩芳理不理人,她都先打招呼“:韩老师,我回来了!”

平日里,韩芳总是躺在床上不出门。周老太每天做好三餐叫她吃饭,她换下的衣物,帮她清洗再放回床头。家里多了个人吃饭,周老太又多种了不少蔬菜瓜果,每天都去卖菜赚钱补贴家用,就连韩芳用的卫生巾,都按时买回来放在抽屉里。

韩芳冷眼看待一切,内心也曾挣扎。可每次看到镜子里刀疤累累的身体,她的心又变凉了。天热后,她穿着吊带衫亮出狰狞的疤痕,看着周老太和周蕊惊恐的眼神,心里才会畅快些。可很快,周蕊不再惧怕韩芳的疤痕,还伸手摸着说“:阿姨,还疼吗?我爸爸太坏了!”不久,周蕊放学带回一把老姜,去皮切片给她说: “我同学的爷爷是老中医,说老姜擦脸可以去伤疤!”

暑假,周蕊整日不着家。原来,她居然跟着那位老中医,在山涧寻找草药,要给韩芳制作去疤痕的药膏。看着周老太在灯下为周蕊挑开脚上爬山磨起的血泡时,韩芳再次没出息地哭了。尽管这些膏药没能去掉她的疤痕,可已经让韩芳坚硬的心变软了。此后,她不再故作冰冷,开始主动帮周老太分担家务,会给周蕊辅导功课,陪她读书。她也想通了,与其一直被仇恨折磨到心灵扭曲,不如重新开始。韩芳决定放弃报仇,她答应周蕊陪她过个年,等过完年,她就回家去!

可2010年除夕夜,韩芳用周老太的手机打电话回家,电话接通时,韩亮夫妇欢愉的声音突然变得生涩: “你打电话回来有事吗?”最终,韩芳没提要回家,她明白,那个家早已经不再属于她了……

抱团取暖,相偎相伴走过峥嵘岁月

春节过后,韩芳执意要离开,周老太给她买了部新手机,还给她塞了5000元钱。这次她先去了成都,可她不仅没找到工作,还被骗进传销窝点关了起来。两个月后,传销窝点被警方捣毁,韩芳才被警方解救。倍受折磨的韩芳,更不想让家人知道她的窘境,警方只好用她的手机,拨打了上面唯一的联系人———周老太。

第二天清早,周老太匆匆赶来,看见憔悴的韩芳心疼得直掉眼泪,周老太硬将韩芳又带回了家。这次经历,让韩芳彻底打消了外出谋生的念头。从此,她跟周老太祖孙俩,在小镇上生活了两年多,也与这对祖孙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然而2013年元旦,69岁的周老太突发脑溢血死亡。老人走得很急,竟没留下一句话,周蕊就这样变成了“孤儿”,韩芳也不知道未来该何去何从了。处理完周老太的后事,周蕊远嫁四川苍溪县的姑姑周伶俐对于她的安置,很决绝“:我有两个娃娃,家里没得钱,养不了她!”周伶俐让村里解决侄女这个难题,还说实在不行就送她去福利院。面对被亲人抛弃的周蕊,韩芳心有戚戚焉,如今她俩何其相似啊!她想过抚养周蕊长大,可她身无长技,周老太去世后她也没了生活来源,她能养活周蕊、能供她读书吗?政策允许她这个外人,来承担这份责任吗?这一切她心里没底。

2013年1月8日,村里和民政部门再次登门商议周蕊的安置问题时,韩芳站出来表示,她愿意抚养周蕊长大成人。本已收拾好行李准备去福利院的周蕊,终于放声大哭,她像小时候一样紧紧搂住韩芳的脖子说“:我愿意跟韩老师一起,我愿意她做我的妈妈!”这本该是“仇人”的母女情,令在场的不少人都红了眼眶。

不久后,韩芳回了趟云阳老家,将户口迁往涪陵。韩亮夫妇怒骂她说“:你脑子坏了!去抚养仇人的孩子?”没等她解释,他们就让她赶紧把户口迁走,还说: “将来你生老病死,以及这个娃儿的一切,跟我们家没有任何关系!”两个月后,韩芳带着周蕊办理了收养手续。这天之后,周蕊不再叫她韩老师,而是改叫:韩妈妈。肩扛重担,韩芳不再畏惧人言,她在李渡镇街头开了家重庆小面馆。小镇不大,居民大多知道她和周蕊的经历,也乐于来照顾生意。为了多赚些钱,门前屋后的菜地韩芳也继续照料着,吃不了的蔬菜瓜果,就摆到面馆门口,很快就能一售而空。她还在院子里养鸡,下的蛋,除了给周蕊增强营养,也可以攒起来卖钱。懂事的周蕊,从不让韩芳操心她的学习。每天放学,都自觉回家写作业,然后到面馆来帮忙洗碗、扫地。为给家里减轻负担,她还向学校申请打扫食堂,换取一顿午餐补助。

2014年7月,周蕊初三毕业,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涪陵区的重点高中。整个暑假,周蕊都没闲着,她接了好几份家教,给小升初的乡邻孩子补课,也挣了近千元补课费。拿着钱,她跑去给韩芳买了一条粉色真丝纱巾,她说“:妈妈,你还年轻,这个粉色更适合你。”拿着纱巾,韩芳眼睛湿湿的,她读懂了周蕊的心思,在她心里,父亲昔日作恶的伤痛与愧疚,一直都在!

接下来好几天,韩芳都失眠了,她太纠结了。9月开学前夕,韩芳给了周蕊300元钱,说“:你长大了,也很懂事。考上重点高中不容易,去重庆看看你爸爸

吧!”周蕊呆住了,她记得奶奶在世时,每年会去探望一次父亲,她懂事后,尤其是见过韩芳惨烈的伤口后,她再也不愿意见到父亲!韩妈妈的宽容与大度,让周蕊一路上眼泪根本止不住。见到父亲,周蕊心里更是五味杂陈。得知母亲已经过世,得知女儿如今竟是韩芳在抚养时,周传根早已麻木的内心,也深受触动,女儿走后,他难忍悔恨用头狠狠撞墙,直到被警告才痛哭流涕地停下来。

周蕊读高中后,韩芳开始为她读大学做打算。如果依旧留在小镇,仅靠这家面馆,怕是无力承担周蕊读大学的费用。面馆隔壁卤菜店的老板冯老太夫妇,得知韩芳的打算后,很敬佩她的人品和气量。老两口的儿子已在深圳定居,有着稳定的工作,夫妻俩商议后,便将祖传的卤菜手艺,全部传授给了韩芳。

2015年春节后,韩芳带着6万元积蓄,远赴成都。在昔日师专一帮同学的帮助下,她在成都的府南河畔找了一处菜场,开了家卤菜店,并凭借良好的手艺,很快就有了大批回头客。半年后,韩芳忙不过来,还回小镇雇了个勤快的妇女到店里帮忙,卤菜店的生意火爆,收入也日渐稳定了。

这期间,周蕊发奋苦读,寒暑假就到成都陪伴韩芳。如今,终日在玻璃橱窗里忙碌的韩芳,依旧戴着白色口罩,遮住大半个脸。但她出门进货时,总会记得围着女儿买的那条粉色围巾,面对客人,她的话也多起来了,漂亮眼睛里全是笑容。这一切,都让周蕊很心安。随着年龄增长,她越发感念妈妈对她的付出,发自内心希望仍然年轻的妈妈,能找个知冷知热的人共度一生。然而,如今的韩芳对婚恋早已不抱希望,她仍没有勇气用残缺的身体和心灵,去接纳别人。她人生的这份缺憾,令周蕊遗憾之余,也暗暗做了一个决定。

2017年高考前夕,周蕊将所有高考志愿都填报了不同批次的医科大学。高考成绩下来后,她以高出一本线60分的好成绩,被一所重点医科大学录取。录取通知书到了,韩芳激动地带周蕊回了涪陵,带着这个好消息去告慰周老太,还摆下十几桌升学宴,感谢乡邻们这些年对她们这个特殊家庭的扶持和帮助。

2017年9月开学,临行前,周蕊伏在妈妈耳边说: “我想选择医疗美容专业,过几年,我要用所学的知识,亲自将您变回当年的样子!”那一刻,站台上的韩芳欣慰点头,泪如雨下……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周传根外,其他人物均为化名。)

关注右侧公众号,回复关键词“毁容”,免费看上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