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车祸离世,邻居阿姨温暖孤独少年的心

Zhiyin - - 目录 - 编辑/吕晓娜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江苏男孩孔文祥真真切切体会到这句话的意义。父亲去世后,邻居刘旭一家就对他照顾有加。然而有一天,当真相揭开,那个视作恩人的热心阿姨竟是害死父亲的“凶手”,孔文祥的世界颠覆了。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孔文祥,1998,1998年出生于江苏省仪征市,父亲孔志国是仪征汽车制造厂的财务主管。在孔文祥10岁那年,孔志国突遭车祸去世了。不仅如此,孔志国死后,流言蜚语四起,说孔志国是私自挪用库存现金被公司发现,被开除后醉酒而遭遇车祸死亡的。孔文祥打死也不相信父亲是这种人,但事情却被传得沸沸扬扬,就连爷爷和母亲都沉默以待。

没多久,孔文祥的母亲要远嫁福州,她想把孔文祥一起带过去,可年少的孔文祥不肯,要留下和爷爷一起生活,孔文祥的母亲只得独自离开。

2014年的一天,孔文祥放学时,邻居几个调皮的小孩又嘲笑他是孤儿,孔文祥气愤难耐,当即和那几个孩子扭打在一起。寡不敌众,没一会儿,孔文祥就被打得鼻青脸肿。幸亏,一个年轻的阿姨路过,喝住了那 群小孩。孔文祥觉得被人看见自己挨打很丢脸,想溜走,可那个阿姨却死死抓住他胳膊,一路把他带到了自己家。

孔文祥惊奇地发现,这个路见不平的阿姨就住自己家对面那栋楼。在阿姨家擦了药后,孔文祥得知,阿姨名叫刘旭,家里有个7岁的女儿董晓。董晓很热情,见孔文祥浑身是伤,就把自己的零食拿出来给他。临走时,刘旭还摸着孔文祥的头,温柔地说“:好好学习,只有自己变强大才不怕别人欺负。”孔文祥一愣,顿觉鼻头酸酸的。

没想到两天后,刘旭带着董晓主动敲响了孔文祥的家门。她告诉爷孙俩,自己之前是孔志国的下属,很受孔志国照顾,后来辞职去了苏州,前不久才搬到这个小区。不仅如此, 刘旭还带来了自己做的红烧排骨和鸡汤。此后,刘旭更是三天两头做些好吃的送到孔文祥家,还顺带给爷孙俩打扫卫生。有了刘旭这个热心邻居的照顾,爷孙俩的日子好过多了。

2015年5月,孔文祥的爷爷肺心病发作,住进了南京市六合区人民医院。面对巨额的医药费,孔文祥不知所措,只好去亲戚家借了2万元。可一个星期不到,就花得所剩无几。走投无路之下,孔文祥决定卖掉那架陪伴了自己10年的钢琴。哪知刘旭连连摇头“:这可是你爸爸留给你的唯一念想,怎么能卖呢?”孔文祥却哭着说,不卖就没钱给爷爷治病。刘旭咬牙说“:你的钢琴我买了,但不能半途而废,以后你每天来我家练琴。”

第二天,刘旭就为孔文祥的爷爷预交了2万元医药费,还把剩下的1万元存到了孔文祥的名下。一个星期后,孔文祥的爷爷顺利出院。刘旭也在孔文祥的一再催促下,把钢琴搬到了自己家。但刘旭怕孔文祥不好意思来练琴,就以女儿想学钢琴为由,让孔文祥经常到自己家里来。只要孔文祥来,刘旭总会变着花样给他做好吃的。刘旭做的这一切,都让孔文祥感动不已。随着相处的加深,孔文祥早已不知不觉把这个邻

居阿姨视作了自己的恩人。

恩人变仇人,热心阿姨原是罪魁祸首

有了刘旭的照顾,孔文祥变得积极上进,他给自己定了一个明确的目标:考艺术学院攻读音乐专业。一天,孔文祥如往常一样在刘旭家练完琴后,留下来吃晚饭。餐桌上,刘旭又一次跟他说起请专业老师的事。可没等孔文祥吱声,刘旭的老公董凡青就用力地将筷子往桌上一拍,愤然离席。为免尴尬,孔文祥忙谎称自己吃饱了,逃也似的离开了刘旭家。

没等孔文祥走出两步远,刘旭家就传来了激烈的争吵声。董凡青愤怒的声音传来“:你清醒下行不行?还要做到什么程度才满意?”孔文祥在心里纳闷:董凡青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自从那以后,孔文祥以各种理由推托不再去刘旭家。刘旭也没多问,只是在几天后依旧给孔文祥请了一个专业的钢琴老师,她还怕孔文祥耽误练琴,就给他在附近的琴行办了张练习卡。

随着高考的临近,孔文祥越来越忙碌。转眼到了2016年12月,孔文祥突然发现刘旭已经很久没来自己家了。可高考在即,孔文祥无暇多想。几个月后,消失了一段时间的刘旭又出现在了孔文祥的生活里。她依然隔几天给孔文祥爷孙俩做好吃的,帮着收拾家里,只是他明显感觉刘旭憔悴了许多。

经过紧张的备考,8月底,终于传来了好消息,孔文祥被南京音乐学院钢琴调律系录取了。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刘旭比孔文祥还高兴。当天晚上,刘旭在孔文祥家做了满满一桌好吃的,还特别准备了红酒庆祝。孔文祥问董凡青和董晓为什么没来时,刘旭却敷衍说丈夫带女儿出去了。

酒足饭饱,爷爷出去遛弯了,家里只剩孔文祥和刘旭。突然,孔文祥拿着酒杯对着孔志国的遗像哭了起来“:爸爸,我考上了大学,你看到了吗?”说完,他转身对刘旭道“:阿姨,你是我爸的下属,一定知道内情,我爸爸真是坏人吗?”刘旭愕然,瞬间,她也泪流满面。那如烟往事,顿时纷至沓来。沉默良久,刘旭抬起头,迎着孔文祥渴求的目光,认真地说道“:你爸爸是个好人,事情也不是外界说的那样……”

原来,2007年下半年,23岁的刘旭刚生完孩子,应聘进入仪征汽车制造厂财务科做了一名出纳,孔志国是她的直接上司。当时董凡青也失业在家,全家老小就靠刘旭一个人的工资。孔志国本就为人仗义、热情,对每个下属都很好,知道刘旭的情况后,总是想方设法地在工作和生活上帮助她。

哪知半年后,刘旭的父亲突发脑溢血住进了医院,夫妻俩本就没什么积蓄,找亲戚朋友借来的钱也很快用了个干净。眼看父亲就要被停药了,刘旭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突然,她想到了单位的保险柜里面放着十几万备用现金。那个保险柜的钥匙只有自己和孔志国有,一般情况半年才会查一次账。只要自己在半年内把钱还回去,就不会出任何问题。于是,刘旭瞒着孔志国,大胆地挪用了保险柜里5万元的现金。然而,她做梦也没想到,还不到一个月,单位突然换领导,上面要紧急查账。

当时刘旭吓得不知所措,跪在孔志国面前,声泪俱下地说出了整件事。她恳请孔志国为自己求情,不要让自己坐牢,不然他们家就完了。孔志国很是震惊,他虽然严厉地批评了刘旭,但已经于事无补。他思考了一会儿,让刘旭以一个月以前的日期,给自己打了张5万元的借条,之后,他自己又向单位打了一张5万元的借条。

当领导发现备用现金少了5万元后,孔志国解释,因为刘旭父亲病重,向自己借钱,而自己一时凑不到那么多钱,出于帮助同事,擅自动用了单位的备用金。说完,他拿出了两张借条。经单位领导调查,孔志国说的是实情也有借条为证,还把这支出的5万元做进了账目里,但他的做法仍旧违反了规章制度。不过单位念在孔志国是老同志,最后决定不予报警,勒令他三天内归还挪用的5万元钱后引咎辞职。但出于保护,单位没有将此事公布于众。而表面上,刘旭只是向孔志国个人借钱,其他的并不知情,所以没有受到任何处罚。

很快,刘旭四处筹了5万元还给孔志国,她哭着说是自己连累了他,可孔志国什么都没说,只叮嘱她,好好工作,不要再犯错。三天后,孔志国办理了离职手续。孔志国离开那天,部门的同事给他搞了送行晚宴,那一晚,孔志国喝了不少酒,喝了酒的他没有听同事劝说,坚持自己开车回家,不想却出了车祸。

孔志国死后,有关他挪用公款的事也不胫而走。一时间,流言蜚语满天飞。刘旭痛苦、自责不已,可终究,她没有勇气向单位说明真相。在孔志国去世后不久,刘旭也辞职了,和董凡青一起去了苏州打工。

2014年的新年,刘旭和董凡青第一次回老家过年。刘旭找以前的同事打听,得知孔志国的儿子和父亲过得很是凄惨后,刘旭更加愧疚无比。经过几天的思考,她向董凡青提出想去帮助孔志国一家的想法,董凡青没有反对。不久后,他们搬到了孔文祥所在的小区,然后有了第一次相遇和后来帮扶。

听刘旭痛哭流涕地将往事说完,孔文祥惊呆了,他双眼充满怒火地冲着刘旭怒吼“: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此后,孔文祥也不再接受刘旭对自己的帮助,为了筹措学费,他找了好几份家教的活儿。每天打工累了后,他就用烟酒麻痹自己。进入大学后,孔文祥在这种消极的情绪下,开始逃课、泡吧、通宵上网玩游戏,要多颓废就有多颓废。

见孙子如此,孔文祥的爷爷很生气,几次三番劝说无效后,只好请刘旭帮忙。刘旭很着急,在孔文祥电话不接,短信、微信不回后,来到了他所在的学校。看到孔文祥颓废的样子,刘旭心疼地说“:你可以恨我,但不要糟蹋自己,想想爷爷,你怎么能让他再为你操心呢?”刘旭的话深深刺到了孔文祥,最终答应和刘旭一起回仪征看望爷爷。

回到家里,孔文祥向爷爷认了错,还对爷爷说出了父亲替刘旭背黑锅的事。哪知爷爷却告诉他,自己早就知道了。原来,当年父亲被勒令辞职后,十分郁闷,就把整件事告诉了爷爷,只是没说那个下属是谁。后来,刘旭频繁登门,爷爷就猜到了。孔文祥问爷爷“:那你不恨刘旭吗?”爷爷却淡淡地说“:你爸爸是仗义,没有错。刘旭也不容易,过去的都过去了……”爷爷的话让孔文祥陷入沉思。没两天,刘旭打电话给孔文祥“:钢琴是你爸爸留给你的,你还是搬回去吧。钱也不用还我,就当我对你们爷孙俩的一点心意,以后我不会再打扰你们的生活。”电话里,刘旭伤感而无奈的语气,令孔文祥很心酸。可当孔文祥来到久违的刘旭家时,竟看到客厅里挂着董凡青的遗像,孔文祥震惊了。这时,董晓从房间里冲了出来,一边死命把他往门外推,一边哭喊“:我再也不想看到你,我妈妈不欠你的……”

在董晓声泪俱下的哭诉中,孔文祥看到了另一个家庭的悲剧……

自从董晓一家搬回仪征后,她的家里就充满了争吵,而争吵的原因只有一个———孔文祥。当妈妈不顾爸爸反对,花了3万元将孔文祥的钢琴买回家的时候,爸爸与妈妈大吵了一架。当妈妈提出要孔文祥来 教董晓弹钢琴时,爸爸和妈妈又大吵了一架。当孔文祥进入高三后,妈妈为了给孔文祥请专业课老师,偷偷取出了董晓10年来所有的压岁钱。董晓哭着找妈妈理论,妈妈却安慰她“:这些钱都是我们欠孔文祥的,等他顺利考上大学,妈妈再还给你。”董晓很生气,想告诉爸爸,可又怕他们吵架,只好自己一个人躲在被子里哭泣。

2016年11月,董凡青在苏州人民医院查出患上黑色素瘤,已经到了晚期,只能保守治疗。面对这样的检查结果,董晓无法原谅妈妈。因为,家里为了接济孔文祥,早已过得捉襟见肘。董凡青为了省钱,却耽误了治疗。董凡青去世前,对刘旭说了一个要求,照顾好女儿董晓,不能再委屈孩子。抱着丈夫冰冷的尸体,刘旭哭得肝肠寸断。董凡青的去世,让年幼的董晓觉得这一切悲剧都是孔文祥造成的。她要找孔文祥理论,可被妈妈拦住了。刘旭无奈,只好对女儿说出了当年的一切。董晓震惊了,最终,她和妈妈把董凡青去世的事向孔文祥隐瞒了。听完董晓哭诉,孔文祥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揪住了一样疼。董晓的声音仍在耳边响起“:你失去了爸爸,却让我也失去了爸爸,你还夺走我的妈妈……”刘旭赶紧打断女儿“:晓晓,不要胡说,爸爸是得病走的,与哥哥无关。”董晓不服气地顶嘴“:那孔伯伯也是因意外去世,跟你无关……”刘旭扬手要打女儿,孔文祥却一把搂住了董晓。

董晓的话让孔文祥心中一颤,看着董凡青的遗像,孔文祥仿佛一下醒悟。自己能考上大学,能活得这么好,都是因为有刘旭啊。看着眼前憔悴、痛苦的刘旭,孔文祥突然明白,这多年她为自己付出的早已超出了她应该承受的。孔文祥想到痛失儿子的爷爷都能选择放下和原谅,自己又有什么做不到呢?他决定重新振作起来。

在回南京的前一天,他来到刘旭家,诚恳地说: “刘阿姨,谢谢你这么多年的照顾。我相信,我父亲在天之灵也不会后悔帮助你的,你也不要再自责了。以前是我不懂事,以后我会好好努力生活的。”看着懂事的孔文祥,刘旭哭得声嘶力竭。

回到学校后,孔文祥果真说到做到,再也没落下一节课。2018年的清明节,孔文祥特地从学校回来,陪着刘旭和董晓一起去给董凡青上坟。在董凡青的墓碑前,他郑重地承诺“:董叔叔,安息吧,我会好好照顾刘阿姨和晓晓的。”此时,雨过天晴,太阳从层层云朵里冒出头来,照着渐行渐远的三人,仿佛一切才刚刚开始。 □

●小 糖 走 和

刘旭和孔文祥冰释前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