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疯妈妈”的惊魂之旅:这趟命运快车开往幸福

Zhiyin - - 目录 - 一鸣

一年前,长沙单亲爸爸王勇开网约车时,遇到了举止异常的章雪,对方非要做他3岁女儿的妈妈。为了保护女儿,王勇刻意躲避着章雪。她却像“幽灵”一样时常出现在他们面前,躲无可躲!随着交往深入,王勇惊讶地发现,这个怪女人和他一样,有着惨痛的过去。了解后,他们彼此走近。不曾想,他们的关系遭到王勇父母的反对。最终,这对苦命恋人会走到一起吗?

惊吓“!“!疯”女人偷走了我的孩子

2017年3月11日中午,网约车司机王勇在小区门口接了一个单,但那位女乘客很奇怪。30岁左右的她,一直盯着前挡风玻璃上挂着的照片。照片上的人儿是王勇的女儿王筱薇,乳名“小叮当”。

时年36岁的王勇是一名室内设计师,在湖南景美华装修装饰公司工作,家住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伍家岭小区。三年前,王勇的妻子李丹罹患白血病去世,王勇怕女儿受委屈,一直没有再娶。

车开出没多远,女子突然伸手把照片扯下,念叨着“萱萱”。王勇忙说“:把照片还给我!这是我女儿小叮当。”女子却死死抓住照片不撒手,大声说“:她是我的女儿萱萱!”

王勇意识到不对劲,就把车停在路边,拨打了报警电话。在警察询问下,女子打电话叫来了母亲张女士。张女士向王勇和警察解释,她的女儿名叫章雪,离异后独自带着三岁的女儿生活。可半年前,孩子因车祸意外身亡,可怜章雪受不了这个打击,精神方面一度出现了问题……张女士边说边抹泪,她还说: “可能是照片上的女孩很像外孙女,所以诱发了章雪的病。”后来,张女士带着章雪离开。看着母女俩的背影,王勇心里不是滋味。

3月17日傍晚,下着雨,王勇驾车刚出小区门口,就看见一名女子摔倒在地。他连忙下车查看,发现竟是章雪。王勇赶紧将她送到附近的社区卫生所。章雪说,下雨了,她要去找萱萱。王勇一听

知道她可能又犯病了,就提出送她回家。费力沟通半天,王勇发现章雪的家就在他居住的小区,他将章雪交给小区保安,对方立即通知其家人,原来章雪父母正在到处找她。

4月初的一天,王勇带着小叮当在小区花园散步,又遇到章雪。对方提着一袋食品,在见到小叮当的一瞬间,她怔住了,手里的袋子滑落下来,散落一地。王勇急忙挡在女儿前面。章雪从地上拾起两包糕点,绕过王勇,对小叮当说:“吃吧,你最喜欢吃的芝士蛋糕。”小叮当既好奇又开心,她看了看父亲,王勇对女儿摇摇头,对章雪说“:我女儿不喜欢吃芝士蛋糕。”谁知小叮当说“:我喜欢!”章雪笑了,一股脑塞到小叮当手里。王勇吓坏了,急忙抱起女儿逃走。

2017年5月8日上午,王勇正在 上班,母亲哭着打来电话:“小叮当不见了!”原来,这天爷爷带小叮当在小区散步,中途遇到个熟人,和对方聊了几句,一转眼,小叮当就不见了。两位老人找遍小区各个角落,仍没有找到孩子。

王勇急忙赶回家,通过小区监控视频,发现小叮当被一个女人牵走,并走入小区的一栋楼内。母亲一眼就看出“:这不是那个疯女人吗?”原来小区老人们都知道章雪的事,她因脑子有问题,之前一直在医院治疗,最近情况好转后,才被父母接回家。王勇每天早出晚归,所以不知道这个事。

后来,王勇和母亲还有两个保安,气愤地敲章雪家的门。开门后,见小叮当正在章雪家吃蛋糕。王勇抱起女儿,对章雪怒吼道: “你干什么?”检查孩子没有异状后,王勇这才放下心来。他警告章 雪:“你以后远离我女儿,如果她再有什么事,我绝不饶你!”

章雪怯怯地低下了头,保安问王勇要不要报警,王勇看了看母亲还没说话,小叮当突然大声道:“你们别抓走阿姨,她对我很好。”这时,章雪的父母从外面买菜回家,见此情形,急忙向王勇道歉。王勇心有余悸,抱起女儿夺路而逃。

感动!让我引领你走出伤痛

王勇颇为苦恼,小叮当被这个不正常的女邻居盯上后,就像身边埋了个炸弹。为了安全起见,他只好每天亲自接送女儿。要命的是,章雪居然每天会出现在车库门口,吓得王勇给车窗贴了深色的防窥膜。小叮当不知道爸爸良苦用心,每次看到章雪,她就大声地叫“蛋糕阿姨”,这让王勇非常抓狂。

2017年6月13日,王勇从幼儿园接女儿回家,一路上他感到胸闷气短,车子开到车库入口时,他突然晕厥,车子撞在对面的墙上。这一幕被章雪看见了,她赶紧拨打报警电话,并在外拼命向哇哇大哭的小叮当做手势,让小叮当从里面打开车门。小叮当出来后,章雪抱着她不停地安抚。

随后,王勇被送往医院。小叮当因为坐在儿童安全座椅上,并无大碍。医生诊断王勇是因为颈

椎病,神经血管受到压迫所致的晕厥。在医院治疗一周后,他康复出院。那几天,小叮当嚷着要和阿姨在一起,爷爷奶奶担心再出意外,就把她关在家里。

王勇出院这天,在楼下遇见章雪和她妈妈张女士,他上前对章雪表示感谢,结果她不好意思地低头躲开了。张女士见是王勇,就和他攀谈起来。这时,王勇才得知章雪一直在吃药,现在病情已经稳定了。张女士还说“:你放心,我女儿是思女心切,估计看到小叮当就想起了萱萱。相信我,她绝对不会伤害小叮当。”王勇点点头,想到自己之前像躲瘟疫一样躲着章雪,不禁有些内疚。

2017年7月中旬,王勇带女儿到株洲方特游乐园游玩,小叮当说“:我想要和蛋糕阿姨去。”王勇一愣,问她为什么,小叮当说“:因为蛋糕阿姨很像妈妈,我就要她去……”王勇心里不是滋味,叹了口气,只得拨通章雪的电话,向她发出邀请。

章雪开心地答应了。那天在游乐场,王勇因为颈椎病不能带小叮当坐小飞机等,幸好有章雪陪着,她紧紧握住小叮当的小手,两人叫着、欢呼着,开心不已。

走出游乐园大门时,小叮当一手拉着章雪的手,一手拉着爸爸,蹦蹦跳跳地向前走。王勇最初觉得很别扭,但夕阳的余晖将三人的影子投在地面,短短长长,像幸福的三口之家,那感觉特别美好。

返程的车上,小叮当睡着了。章雪盯着她的面颊,轻轻说:“我的萱萱也是这么可爱。”她的话让王勇十分紧张,他担心章雪又犯病了。章雪看到他警觉的样子,笑着说“:别担心,我没犯病。”章雪说女儿离开时也是三岁,非常活泼 可爱。说到这,她的眼泪奔涌而出,哽咽道“:老天太不公平了,我的萱萱还那么小!”看着章雪痛苦的样子,王勇忍不住伸手抱住她颤抖的肩……

只有哭过长夜的人,才会明白这种苦楚。王勇想起三年前妻子去世时,他痛不欲生的情形。他想帮章雪,让她真正从丧女之痛中走出来。

7月底的一天,王勇向湖南脑科医院一位心理医生朋友请教。医生说,章雪除了到医院继续进行治疗外,还需要亲人陪伴,采用移情疗法,让章雪转移伤痛。

怎么转移?王勇思来想去,决定拉着她去参加公益活动。2017年8月,王勇邀请章雪加入长沙市红网义工团队。当年为了忘却丧妻之痛,他就是通过加入公益团体,帮助别人,才慢慢走出了伤痛。

章雪加入后不久,义工团组织志愿者去湘西山区小学赠送书籍。在志愿者们设计的各种游戏下,孩子们的脸都笑成了一朵花……快乐是会传染的,那天章雪的笑容也特别多。此后,王勇经常带着章雪做义工。章雪的状态越来越好,再也没有犯过病。

2017年10月中旬,王勇的父亲患病住院,母亲在医院照顾,王勇将小叮当托付给章雪照看。其间,章雪教会了小叮当画简笔画,小丫头画得有模有样。王勇这时才知道,章雪毕业于湖南美院,曾在长沙社区网站做美术总监。

王勇鼓励章雪从事家装手绘背景墙设计,还介绍了几个客户给她,章雪开始忙碌起来。她手绘的背景墙画风素雅,充满灵气,深得客户喜爱。口口相传之下,她的业务忙不过来,于是招聘了两个美术专业的学生,成立了工作室,并命名为“叮当手绘”。不用说也明白,这是向王勇和小叮当致谢,是他们为她打开了一扇明亮的窗。

一天,王勇带着小叮当在章雪的工作室玩,小叮当在纸上画了三个人,并说“:这是爸爸,这是章妈妈,小人儿就是我。”章雪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王勇慌忙起身喝水,用来掩饰内心的慌乱。他觉得,有些什么东西,在他的心里悄悄萌芽。

暖心,两个苦人儿携手前行

眼见儿子和章雪来往密切,王勇的父母无比担忧。母亲劝他: “你成天和那个疯女人在一起干什么?你不怕她又把叮当拐跑了?”王勇纠正母亲道“:妈,人家不是疯子。她只是因为受了刺激,出现应激反应… …”王母正色道: “我不管什么应激,我就这么个宝贝孙女,我得保护她!”王勇听不下去了,带着女儿回了房间。

2017年12月的一天,王勇送小叮当去章雪家学画画,王勇故意问小叮当“:你知道阿姨的工作室为什么叫‘叮当手绘’吗?”小叮当回答道“:知道,阿姨喜欢我,不,疯妈妈喜欢我。”王勇和章雪都愣

了,王勇更正道“:是章妈妈。”小叮当说:“奶奶不让我叫章妈妈,说她是疯子。我想,那就叫疯妈妈吧。爸爸,什么是疯子啊?”王勇顿时脸色大变,呵斥女儿道“:叮当,不准胡说,以后只准叫章妈妈!”章雪苦涩地笑了笑,说:“童言无忌,没事的。”王勇激动地握着她的手说:“不行,我不会再让你受伤害了。”章雪愣了,随即脸刷地红了。这时,王勇继续说“:我想让你做叮当的真妈妈!”

他这话就是表白啊!见章雪低着头没有回话,王勇有点失落,但他表示会等,等章雪答应为止。

当天回到家,王勇对母亲说: “妈,你以后不要让叮当叫章雪疯妈妈,人家早就好了,哪里疯了?”王母不屑地说:“她精神有问题,小区人都知道,就你不知道中了什么邪……”王勇见吵下去没有意义,他索性把话挑明:“我决定了,只要章雪愿意,我就娶她回家,做叮当的妈妈。”父母一听,当即炸了。母亲说“:天哪,那个疯女人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我告诉你,绝对不行!”父亲也帮腔道“:你条件也不差,为什么非要和那个疯女人……”

就在王勇和父母僵持时,章雪突然离开了长沙。王勇到处找她,都没有消息。连她的父母也说不知道女儿下落。很长一段时间,王勇都萎靡不振。小叮当见不到章雪,天天问爸爸,“章妈妈是不 是生气躲起来了?”自从爸爸告诉她不能叫“疯妈妈”之后,她就不再提那个字。王勇无言以对。小叮当拿着爸爸的手机,用微信给章雪留语音“:章妈妈,我是小叮当,我想您了。”她眼巴巴地看着手机等待,但章雪始终没有回复。

而此时,人在杭州的章雪,听着小叮当稚气的声音,眼泪吧嗒掉下来。原来,王勇的母亲担心拗不过儿子,就找章雪谈了一次。王母明确表示,作为父母,他们绝对不同意儿子和一个疯女人恋爱、结婚。她甚至说:“如果我儿子非要和你在一起,那我就当没这个儿子了。”送走王勇的母亲后,章雪捂着脸,泪水从指缝间滑落。是的,她也爱上了王勇,喜欢可爱的小叮当,但……

章雪决定亲手掐灭刚刚燃起的情感火苗,三天后,她前往杭州,投奔姐姐章丽,还再三嘱咐父母不要对任何人说。后来,在姐姐的帮助下,她挂靠到一家装修公司,很快接到几笔手绘背景墙业务。

章丽从母亲那得知妹妹的事后,她对章雪说“:断了也好,后妈不是那么好当的,再说,你还年轻,又有自己的事业,找个单身男人才好。”章雪流泪道“:就是因为小叮当,我才有机会认识那么投缘那么好的人。姐姐,我喜欢那个男人。”姐姐只能轻轻叹气。

2018年春节前的一天,王勇和一家装饰公司合作时,遇到了原“叮当手绘”工作室的员工小王,才打听到章雪在杭州,她注册了一个新工作室,名字也叫“叮当手 绘”。小王打开手机,展示章雪的微信朋友圈,王勇看到,她发布的消息里,有一条配图居然是小叮当画的那幅“一家三口”简笔画,配文写着:他们还好吗?有时觉得幸福很简单———你爱的人幸福,你便幸福。原来,她对王勇屏蔽了朋友圈,所以他看不到。那一刻,王勇激动不已,他暗暗发誓:“章雪,我一定要找到你!”幸运的是,小王知道章雪在杭州的地址。当晚,王勇与父母进行最后的沟通: “我爱章雪,叮当需要妈妈,章雪是真的爱她。她从来没有伤害过叮当。如果你们不同意,我这辈子就带着叮当过,不会再娶!”

这世上没有能够真正拗得过儿女的父母,王家父母互相看了看,叹了口气,默认了。

2018年2月10日,王勇独自驾车赶赴杭州。2月13日晚上,他找到了章雪的工作室。对于他的到来,章雪觉得很意外。那天,王勇紧紧抱着章雪不松手。他说,他们都经历过惨痛的日子,老天安排他们相遇,是要让他们一起剥离包裹着痛苦的外壳,露出火热而纯真的内心,携手走到阳光下,彼此取暖,相亲相爱。章雪流泪了,是啊,这个男人就是照进她心底的那道光,没有了他,她的整个世界都会暗淡了。

在章丽的祝福声中,王勇发动汽车,副驾驶室里坐着章雪。王勇俏皮地说,我再也不会弄丢你了,这趟车开往我们的幸福终点站!

目前,章雪情绪平稳,和小叮当亲如母女。王勇准备与章雪合作成立一家装饰公司,并在年底完婚。祝福他们的事业和爱情一样红

火!

不再孤单的父女俩

从 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