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受不了的亲情绑架:家有偏心老母“劫富济贫”(下)

Zhiyin - - 目录 - 薇薇

[前情提要] 由于徐丹父母的疏忽,妹妹徐铎成了脑瘫。出于愧疚,父母把所有的爱都给了这个小女儿。而在这种不平衡中长大的徐丹,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理解了父母。可是父母却变本加厉,要左右她的婚姻。她又该如何选择呢?

姐姐的婚姻,成了被套上枷锁的责任

一年后,好不容易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的徐丹,迎来了第二段恋情。对方是一家汽车公司的主管,名叫胡杨,老实本分,也不嫌弃徐铎的存在。但随着交往的加深,徐丹知道胡杨的母亲患有抑郁症。徐丹的父母知道后当即反对“:你们以后拖着一个有病的老人,怎么照顾徐铎?”徐丹反驳“:妹妹是亲人,他的母亲就不是亲人吗?我们都会尽力照顾的。”可无论徐丹怎么说,父母就是不答应。

徐丹愤怒了,她不顾父母反对就是要和胡杨在一起。可母亲更厉害,竟以死相逼。徐淑玲苦口婆心地对徐丹说“:家里有一个病人,就够让人受的了,你跟他结婚后将来要照顾两个病人,你的日子还怎么过?不是妈心狠,是真的都没办法啊!我和你爸不在了,你妹妹就靠你了。”母亲的话深深扎进了徐丹心里,经过慎重考虑,她最终向胡杨提出了分手。只是她没料到, 分手半年后,胡杨在一次车祸中丧生了。徐丹知道后自责不已,整个人也变得消沉起来。

两段感情的无疾而终,让徐丹没有勇气再恋爱。她每天如行尸走肉般,过得浑浑噩噩。一晃,都奔三十了,还没有男朋友,她的父母急得四处给女儿张罗对象,可徐丹却不配合。一次,徐淑玲又数落女儿时,徐丹终于按捺不住冲着母亲吼道“:不要再管我的事了,即使谈成了也被你们拆散,何必呢?”见女儿发火,徐淑玲难过地抹起了眼泪,喃喃说“:等你有了孩子就知道我是为你好了。”

2011年,徐丹经人介绍认识了唐磊。唐磊比徐丹大8岁,经营一家网吧,父母都在政府部门上班。鉴于前两次失败的感情,认识没多久,徐丹就告诉了唐磊自己家的情况“:能接受照顾我妹,我们就谈,不愿意就分。”没想到,唐磊一口答应。见唐磊答应得如此爽快,徐丹决定考验一番。几天后,她把唐磊带回了家。吃饭时徐铎不仅弄得满桌都是,还口水唾沫横飞。可唐磊不但不嫌弃,还贴心地给徐铎夹菜。唐磊走后,徐铎拉着姐姐的手含糊不清地说“:姐夫是好人,我以后也要嫁姐夫。”顿时,引得全家哄堂大笑。

2012年10月1日,徐丹和唐磊结婚了。婚后,唐磊和妻子时常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回去看望岳父岳

母。几次后,徐淑玲竟毫不留情地对徐丹夫妻说“:买这些东西干什么,给钱还简单些。”不仅如此,徐丹父母还经常当着唐磊的面,要徐丹给徐铎买这买那。时间一长,唐磊多少有些抱怨。徐丹只好私下做父母工作,让他们不要在唐磊面前表现得太偏心。可父母却不以为意,仿佛觉得他们照顾妹妹是天经地义的事。

2013年7月,徐丹怀孕了,B超显示是双胞胎。唐磊高兴极了,把徐丹视作重点“保护动物”。徐丹的公婆也特别高兴,天天变着花样给她做好吃的。徐丹受宠若惊,她惊喜地给母亲说着婆婆对自己的种种好。可母亲反而酸溜溜地说“:想想你可怜的妹妹,你的日子过得有多好啊!”徐淑玲的话,让本来想在母亲那里撒点娇的徐丹,万分失落。

徐丹的整个孕期,都是婆婆和丈夫在照顾,而自己的母亲仍旧一心扑在妹妹身上。也许在母亲眼里,她已经拥有太多了。可母亲不知道,徐丹最缺的就是父母的关爱。她暗暗发誓,将来自己的两个孩子出来,她一定不会像父母这样厚此薄彼。

2014年3月,徐丹剖腹产,生下一对双胞胎儿子小宇和小轩。升级为外婆的徐淑玲只是在外孙出生那天,带着徐铎去看望一番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整个月子,都是婆婆照顾着徐丹母子仨。看婆婆太累,徐丹恳求母亲来帮扶一把。终于,千呼万唤下,母亲带着妹妹来了。

不曾想,妹妹和婆婆亲戚家里的一个10来岁的小孩子发生了争执并扭打起来,徐铎的嘴巴还被打出了血。徐丹想到对方也只是个孩子,不好多加指责,两边各自安抚一下也就算了。可是母亲却不依,觉得徐丹偏心婆家,不顾女儿的面子,和徐丹的婆婆大吵了起来,末了还扬言,以后再不来往。唐磊回家面对哭泣的妻子和委屈的妈妈,很是无奈,为了息事宁人,他只好两边赔礼,两边安抚,好不容易,才将矛盾化解。可是徐淑玲怕小女儿再受委屈,竟真的狠心不再看望徐丹,私下里还对邻居说“:大女儿条件好,有老公疼,有婆婆照顾,而徐铎除了我们什么都没有。”

迟来的醒悟,手心手背都是肉

可是,两个孩子照顾起来很吃力,徐丹只好厚着脸皮请母亲帮着照顾其中一个,可母亲却拒绝了,理由是,她要照顾徐铎,万一照顾不周让孩子有个闪失,她担待不起。可这理由在徐丹眼里简直就是借口。

从此,她和唐磊很少回父母那里,只是逢年过节的时候,出于礼貌,他们才会带着孩子去看望一番。可小宇和小轩每次见到徐铎,他们总会去模仿她走路 和说话,然后哈哈大笑。徐丹也训斥过儿子,但毕竟他们还不到3岁,过多的道理也听不懂。但这一切在徐淑玲眼里却是不能容忍的,她狠狠地训斥外孙,让徐丹心里很不舒服。

2016年下半年,徐淑玲严重的静脉曲张需要住院手术。徐丹忙向单位请了一个月的假,天天在医院里鞍前马后地照顾着母亲。可令徐丹心寒的是,母亲每天念叨最多的竟是:你妹吃饭了吗?她会不会吵着要找我啊?母亲的每一次念叨都让徐丹的心更凉一截。有一次,徐丹忍不住对着母亲抱怨“:你都病成这样了,还想着她?你怎么不想想我吃饭了没,孩子有没有人带?”也许是徐丹的话刺到了母亲,徐淑玲久久没有说话。在徐丹耐心耐烦的照顾下,手术后的徐淑玲恢复得很好。就连病房里的病友都羡慕她有个孝顺的好女儿,可徐淑玲却感叹“:这算什么孝顺?以后能照顾好她妹妹,才是对我们真的孝顺。”徐丹的内心再次崩溃。

自从生病,让徐淑玲有了危机感。她明白,徐丹不再像从前,她有了自己的家,无法过多地照顾徐铎。为了让徐铎将来有个好的去处,她要为小女儿未雨绸缪了。徐淑玲开始三天两头找徐丹要钱,一会儿是要买药买补品,一会儿是要做检查。母亲频繁地要钱,让徐丹心生疑虑,私下一调查,惊呆了,原来母亲把从自己这里要来的钱,全部存到了妹妹名下。徐丹彻底愤怒了,想到自己这么多年,舍不得吃舍不得穿,能存下的钱都拿回家里。现在,自己养了两个孩子,压力巨大,作为母亲不能帮衬一把也就算了,却想方设法榨取自己,徐丹的心彻底寒了。她与母亲大吵了一架后,发誓再也不回这个没有一点温暖的家了,而母亲没有一句解释。

徐丹果真没有再回娘家,徐淑玲只能通过电话问问她过得好不好,每次徐丹尽是敷衍,说不了两句就挂断了电话。2017年下半年,徐丹突然晕倒在了单位。被送到医院一检查,竟是甲状腺肿瘤。得知消息的徐淑玲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幸亏老伴在旁边扶住了她。徐淑玲清醒后,竟坐在家里嚎啕大哭起来。

徐淑玲把徐铎交给老伴,只身来到徐丹的病床前,细心地照顾起大女儿。然而,这久违的温情令徐丹很不习惯,加上多年的积怨让她对母亲不冷不热的。可令徐丹诧异的是,无论自己如何对母亲发脾气,如何横挑鼻子竖挑眼,母亲都温柔以待。变着口味给自己做好吃的,给自己洗澡,给自己端屎端尿。

徐丹问母亲,她不在身边妹妹怎么办?母亲摸着她的头说“:你好好养病,妹妹有爸爸照顾,你要倒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