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丈夫成了植物人:这场爱情买卖价值几分(上)

Zhiyin - - 目录 - 木清

深陷“校园贷”的湖南女孩丁怡梅,被追债者逼得走投无路时,与小老板张学强进行了一场交易:与其假结婚,以安抚他重病的母亲。不料,拿到报酬后,张学强突遭车祸成为植物人,而此时丁怡梅仍是“妻子”的身份。张学强能苏醒过来吗?丁怡梅将何去何从?

巨债逼人,为还债与人假结婚

2016年12月24日中午,湖南省长沙市景泰小区。两个讨债的男子将丁怡梅堵在房间里,让她还钱。丁怡梅怯弱地辩解道“:我只借了2万,已经还了差不多3万,你们还要怎么样?”男子说,丁怡梅借的钱是利滚利,3,3万远远不够的。恐惧让丁怡梅哭了起来,邻居听到动静,叫来小区保安,讨债者这才骂骂咧咧地离开。

23岁的丁怡梅家住长沙县黄花镇,父母都是农民,为送她读大学掏空了家底。2016年3月,她的父亲罹患肝癌,无钱治疗,正在湖南工商管理学院读大四的她,从几家“校园贷”公司贷款应急,共计6万多元,金额最大的就是这家。有了治疗费,丁父的病情得到控制。大学毕业后,丁怡梅四处打工,拼命还钱,可“校园贷”就是个无底洞啊。

丁怡梅无计可施。当晚,她躲到了同学赵欣的住处。赵欣得知她的处境,就给她支招“:不是有个叫张学强的小老板在追你吗?要不就答应了他,让他帮你还贷款!”丁怡梅直摇头“:算了吧,这种人,太滥情,答应他,我就是从一个坑跳到另一个坑。”

原来在2016年初,丁怡梅作为志愿者,参加一个 公益活动时,认识了一个叫艾翠芳的老人,对方很喜欢懂事体贴的丁怡梅,还要了丁怡梅的联系方式。没过多久,艾翠芳的儿子张学强打电话约她一起吃饭,原来老太太是想给自己的儿子牵线。得知原委,丁怡梅哭笑不得。

时年31岁的张学强在长沙开了一家铝合金门窗公司,生意还不错。他长相还算过得去,有钱又出手大方,身边不乏妙龄女郎。可他不想这么早被婚姻束缚,一直对感情采取游戏的态度,至今没有带一个女孩回家。母亲艾翠芳着急不已,到处托人给儿子介绍女朋友。老太太那天见到丁怡梅后,觉得特别投缘,就留了心,回家就让儿子去见丁怡梅。

张学强幼年丧父,母亲没有再嫁,含辛茹苦将他抚养成人,他对母亲非常孝顺。于是遵照母上大人的命令,他约丁怡梅见面。那天,张学强准备了一条施华洛世奇的项链。丁怡梅出于礼貌,和他一起吃了餐饭,却不肯收他的礼物。第二次,张学强挑选了一家规格很高的餐厅,没想到,丁怡梅直接拒绝了,她说“:去这么贵的地方吃饭,太浪费钱,何况我们也不是很熟。”

阅女无数的张学强有种挫败感,于是他拿母亲做幌子,丁怡梅才答应见他。事后,丁怡梅说“:你到底啥意思?咱们只是普通朋友关系,别让阿姨误会!”丁怡梅的拒绝,让张学强很没面子,他说“:放心吧,我带我妈见的女孩多了,不多你一个。”丁怡梅怒怼道“:你玩世不恭,不尊重别人,难怪找不到女朋友。”张学强还嘴硬“:不是找不到,是我瞧不中。”丁怡梅冷笑道:

“你就是典型的直男癌!以后别再联系我了!”

就在丁怡梅以为和张学强再无瓜葛时,2017年3月21日,张学强再次找到她,说让她帮一个忙。丁怡梅对他本没好感,没等他说是何事,就拒绝了。张学强说“:放心,不让你白帮,我会给你报酬。”接着竟提出一个荒唐的请求:让丁怡梅与他假结婚!

原来十多天前,张学强的母亲被查出脑癌晚期。敏感的艾翠芳从医生和儿子的表情有所察觉,她对张学强说“:妈这辈子也没什么遗憾,唯一就是没看到你娶妻生子。你三十多岁的人了,如果能够成个家,妈就是去了也能闭眼了。”张学强自责不已。

张学强扒拉了身边的众多女友,发现没有一个能娶回家做老婆。他想干脆找个人假结婚算了,可找谁呢?知道母亲对丁怡梅念念不忘,那就找她试试吧。那天,张学强告诉丁怡梅,只要陪他走个过场,让他的母亲安心,就可以拿到3万元的酬劳。丁怡梅瞠目结舌,结婚也能来假的?她一口拒绝。不过,考虑到和艾翠芳有过几面之缘,善良的她去医院看望。没想到艾翠芳见了她,精神好了许多,还拉着她说了许久的话。事后,艾翠芳再次暗示儿子“:丁怡梅这姑娘真不错,如果选儿媳,我首选她……”张学强哭笑不得。

2017年4月,张学强的母亲做了一次手术,病情急转直下。重病中,还念叨着“:我这病啊,看来是见不到儿媳妇 。”说得张学强心如刀绞。

而这边,催债的再次把丁怡梅逼到绝路。催债人警告她,再不还钱,就到她家里,让她父母还。父亲病刚好,受不了刺激,就在丁怡梅束手无策时,张学强又找上门。他恳求道“:你就帮我这个忙,满足一下老人家的心愿吧,多少钱?你说!”丁怡梅想了想,开口说: “那就20万吧!”此时的丁怡梅已经破釜沉舟了,她想如果张学强答应,她就用这笔钱还债和支付父亲后期治疗费;如果不答应,就正好摆脱他。

张学强惊呆了,这女人真敢开口啊!精明的他,感觉被这个女人给套路了。可想到母亲,他和丁怡梅讨价还价,但她咬住不松口。最终张学强咬牙答应了,不过他想既然出了这么多钱,决不能便宜了丁怡梅。他提出:既然20万,就必须要真结婚。先付10万,离婚后再付10万。而且“,婚后”丁怡梅要全天候照顾张母,要尽到“媳妇”的本分。张学强想的是:既然你丁怡梅现在乘人之危,那我也不能让你毫发无损。除了照顾母亲,让母亲开心,让你变成二婚头,也算是小小惩戒。

丁怡梅不是没有想过,如果艾翠芳身体恢复了,她怎么办?但巨债逼近,她只能顾一头。她则提出可以履行儿媳义务,但不能有夫妻之实。张学强哼了一声: “你放心吧,我对你没兴趣。上赶着我的女人多的是。”丁怡梅白了他一眼,最终两人签下一份“结婚协议”。

天降灾祸,假新娘要何去何从?

2017年5月28日上午,丁怡梅找了个理由从家里拿出了户口本,和张学强拿了结婚证。张学强随后打给她10万元,丁怡梅将这笔钱还给了那家疯狂逼债的贷款公司,可此时,利滚利,又多出一万多元。

拿了结婚证后,张学强象征性地牵着丁怡梅的手,带她去见母亲。当丁怡梅羞涩地叫了声“妈”时,艾翠芳边答应,边抹泪。晚上,丁怡梅按照协议,在医院陪伴艾翠芳。艾翠芳先不愿意,但架不住“夫妻”二人坚持。看着张母消瘦的样子,丁怡梅想起了患病的父亲,她心里酸酸的,并主动为艾翠芳洗脚擦身,一点也没有嫌弃。看到这一幕,张学强起初很感动。可转念一想,他又认为丁怡梅是在演戏。

后来艾翠芳提出让他们举行婚礼,她说想请亲戚朋友们好好热闹一番。丁怡梅顿时头大,没想到还有办婚礼这一茬。张学强见母亲态度坚决,就应承了下来。后来,张学强对丁怡梅说“:不要你操心,一切我来办。到时候你只要以新娘身份出席婚宴就行了。”事已至此,丁怡梅也只能听凭安排了。

2017年6月6日,在张学强的安排下,两人在长沙绿源大酒店举行了婚礼。令丁怡梅啼笑皆非的是,张学强还请来几个群众演员假冒她的父母亲戚。婚礼上,艾翠芳乐得合不拢嘴,看着老太太容光焕发的样子,丁怡梅只得配合“演戏”。

婚后第五天,艾翠芳因为感冒住进了医院,经过医生检查,她的脑瘤已经扩散。拿到结果的那一刻,张学强眼泪夺眶而出。丁怡梅默默递上一张纸巾说“:想哭就哭吧,只是待会别让阿姨看出来。”

那晚,在医院走廊里,张学强流泪告诉丁怡梅母亲这辈子的辛劳,他说“:你永远都不懂,看着她受苦,我的心里有多难受!”丁怡梅叹了口气说“:我懂!一年前,我爸爸也被癌症缠身。幸好,我们积极努力,他现在恢复得不错。所以,你一定要坚强,要有信心。”张学强惊讶地看着丁怡梅,想继续追问她爸爸的情况,丁怡梅不想跟他说太多私事,就敷衍过去。在她的鼓励下,张学强积极面对,找医生沟通,为母亲安排手术。

这边,丁怡梅24小时守在病房。因为脑部肿瘤,导致艾翠芳性情大变。清醒时,她有说有笑,跟病友、护士说自己这辈子有福气,有个孝顺的儿媳妇。可糊涂时,她为一点小事就大发雷霆,稍有不顺心,对丁怡梅又打又骂。张学强心里过意不去,替母亲向她道歉。丁

怡梅却说“:医生说了,老人不是故意的,她是因为癌细胞侵蚀,大脑失去了控制!”丁怡梅的善良和体贴,让张学强心里暖暖的。

2017年7月25日,艾翠芳病情加重,抢救无效,溘然长逝。临终前,她对儿子说“:你一定要和小梅好好过日子,看着你成家了,我也没有遗憾了。”张学强悔恨不已,如果自己这些年正经谈个对象,就不会让母亲临死前才了却心愿。因悲伤过度,张学强身体虚弱。丁怡梅以媳妇的身份和张学强的表哥王凯一起,圆满把老太太风光安葬。周围亲戚都称赞她这个“媳妇”孝顺。张学强也很感激,他央求丁怡梅能否等母亲“七七”后再“离婚”。此时,催债公司不时给丁怡梅打电话,眼看着欠款不断上涨,她很着急。但考虑到张学强心情悲痛,她只得答应,并咬牙和催债公司周旋。

哪知灾难来得猝不及防。2017年8月20日中午,张学强从长沙办完事,独自驾车回公司。因车速过快,在长沙的远大路撞上一辆货车,车子侧翻在地。张学强被路人送到医院后,捡回来一条命,但因为脑部遭受重创,他陷入深度昏迷。医生说后期精心治疗可能会恢复,但什么时候醒过来,无法预料。

张学强出事这天,丁怡梅正好回家看父母,接到王凯电话后,她当即赶到长沙湘雅医院。一到医院,王凯就催她去交钱,因为交通事故还在鉴定中,先期抢救费用都是王凯垫付的,后续还要缴纳大笔治疗费。这可难住了丁怡梅,她不知道张学强的银行卡密码,自己又没钱。见她不动,张学强的亲友们指责她心狠,丈夫躺在医院了,还舍不得掏钱。

丁怡梅有口难辩。僵持不下时,张学强公司的合伙人苏立站出来了,他说“:我先拿公司的钱垫付吧,你们不要为难丁怡梅了,因为她和张学强根本就是假结婚。如今张学强出了事,她只怕是想来分家产的……”丁怡梅心里一惊,这件事苏立怎么会知道?原来,苏立是张学强多年好兄弟,也是公司的另外一个股东,但股份不多。和丁怡梅结婚时,张学强告诉过他,和丁怡梅的“结婚协议”。

得知真相后,大家用充满戒备的眼神看着丁怡梅。丁怡梅怒道“:我不是乘人之危的人!”苏立冷笑说“:但是你是个贪心的人,利用阿姨喜欢你,竟然狮子大开口要20万假结婚费用……”苏立的话,在张学强的亲友中更是引起轩然大波。担心她侵占张家财产,王凯让她交出张家的钥匙。丁怡梅觉得备受侮辱,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厉声说道“:张学强现在躺在那里没意识,我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张家就由我说了算,你们无权干涉!”在大家的错愕中,丁怡梅消失在病房的走廊。

本来是一场假结婚,没想到还没来得及离婚,男主角张学强却已昏迷不醒。丁怡梅不仅被套牢了,剩下的10万元酬金也可能没有了。如今她的身份还被揭穿,另一边是催债公司威逼。接下来,丁怡梅该何去何从?是利用妻子身份拿走自己应得的那份去还债,还是留下来风雨共担?预知故事结局,请阅读《知音》2018年8月月末版第24期。

关注右侧公众号,回复关键词“:学强”,提前看

下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