堵不完的网贷窟窿:留守老父死在儿子买房路上

Zhiyin - - 目录 - 风车

湖北孝感老爹郭爱民因给儿子郭文豪凑不上首付款,致使摇到号的郭文豪与房子失之交臂,他非常自责。当郭文豪夫妇第二次买房时,同样面积的房子,早已暴涨。为了给儿子减压,协助儿子买房,郭爱民瞒着儿女,赶了趟时髦,借了把网贷……

2017年11月6日,郭文豪与妻子黄小希又为买房大吵了起来。黄小希声泪俱下道“:我就一句话:房子买不了,我就打胎,咱们离婚。”郭爱民和老伴儿刘淑梅一听,慌了手脚,苦苦哀求道“:孩子不能打,婚也不要离。你们差的房款,我们老两口想办法!”郭文豪呆立在一旁,泪眼模糊……

郭文豪1988年出生在湖北省孝感市,父亲郭爱民和母亲刘淑梅都是庄稼人,家中还有一个姐姐叫郭文嘉。2011年,郭文豪从武汉工程大学毕业后,进入佛山一家变压器公司任技术员。工作三年,他成为单位的技术骨干,月薪过万,还交了个女友黄小希。黄小希生在广州长在广州,在广州一家化妆品公司当文员。她一直希望能在广州买房。恋爱时,黄小希就希望郭文豪买房。当时,郭文豪单位正发行员工股,他觉得是个机会,认购了15万员工股。

不久后,郭文豪和姐姐一起,为父母在镇上购置了一套二层楼私房,一楼开了杂货铺。2015年春节前,郭文豪与黄小希领证结婚。郭文豪承诺妻子:他们家底薄,给他点时间,他一定会为她买套大房子。见丈夫 对自己好,黄小希也没异议。

结婚一年后,黄小希开始备孕,催促郭文豪赶紧买房。这几年,除开结婚、为父母买房、投资,郭文豪夫妇手中还有30万。然而,,20162016年下半年,全国楼市高烧,想在广州和佛山市区买房,是天方夜谭。2017年3月,单身的郭文嘉在武汉按揭了一套单身公寓,黄小希一下转过来:赶紧回武汉买!

当即,郭文豪夫妇请假回武汉,看中了江夏区的一楼盘。他们很幸运地摇到了很靠前的号,选房余地很大。黄小希坚持一步到位,选了一套120平方米的房子,首付三成45万。黄小希想着,公公凑几万,帮忙借几万,他们夫妻俩再找亲友借,付个首付。

郭爱民特别为难“:我手中没钱。你妈去年11月住院动手术,借了钱,现在还在吃药。怕你们担心,我们没吱声。”郭文豪明白,父母赚不到多少钱,加上乡下人情重,攒不下钱。他劝妻子再等半年,他收回投资就能买房。黄小希看着年迈干瘦的公婆,只能同意。

郭文豪离开时,嘱咐郭爱民“:等我的投资收回了,钱就够了,不用担心。”儿子懂事,儿媳体谅,郭爱民很欣慰,也非常自责。

可郭文豪没想到,三个月后,老板宣告投资失利,他的钱拿不回来了,工作也岌岌可危。这还能买房吗?黄小希经常跟郭文豪吵架。

2017年11月,黄小希怀孕,买房一事迫在眉睫。郭文豪和黄小希立即再回武汉看房。黄小希绝望了:武汉房价又涨了一轮,首付比例还提高了。

为了能买房,黄小希一再让步,从江夏区看到黄陂区、东西湖。这些房子带精装修,装修费不贷款。同样的面积,拿出的现金,比半年前的45万,还多出10万来。两人看了几天房,就吵了几天。

黄小希向公婆摊牌“:我嫁来郭家,没像别人,要高额彩礼要房要车。我体谅你们的难处,放弃了一套房子。现在,为了孩子,我坚决要买房!”

郭爱民心里一酸:儿媳确实懂事,也受了很多委屈;现在又有身孕,是得给人家一套房。郭爱民决定想方设法给他们凑10万,把房买了。

父母一把年纪,亲友也非富贵,哪里能借到10万!郭文豪劝妻子先买个小点的。但黄小希心意已决“:就是我太体谅你们,才造成现在的局面。”

郭爱民让儿子放心,他想办法。他找姐夫借了3万,大舅哥借了2万;找放贷的熟人借了3万。还差2万,死活筹不到。他想过到农村信用合作社贷款,但流程麻烦不说,批款时长和数额都是未知。约定交款的那天,郭爱民还在外奔波。黄小希打电话过来催促,很着急。郭爱民焦头烂额时,瞥见了网络贷款广告。他想起,手机经常收到网络贷款的信息,为何不找他们救急?

郭爱民找到那家打广告的公司,看了合同,年利息24%,可分12期还款,一次性收取25%的服务费。如果借一万,拿不到一万。他也看新闻,知道网贷出过人命。正犹豫时,黄小希又打来电话“:爸,钱齐了没?这边在等着,再不付钱,房子就要卖给别人了!”郭爱民一慌,硬着头皮借了2.5万元,加上各种费用,每个月要还2500多元。这钱,只要工地有活干,还得上。

1个小时后,郭文豪打来电话,告诉父亲,房子买下了。郭爱民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老夫妻打工还贷:岂料遭遇连环套

房子终于买下,可郭爱民父子都心事重重。郭爱民明白郭文豪的心思,他宽慰儿子“:你们拿到工资,就还给朋友,都是年轻人,用钱地方多;这10万,我和你妈慢慢还,三年就能还上。”

为了还债,郭爱民除了跟工友在建筑工地当小工外,还在县城的水果批发市场上揽了个活———每天凌晨4点给车辆下货;早上六点,在县城城区送货。刘淑梅除了看铺子,还给邻居的麻将馆做午饭。

回佛山后,郭文豪特别自责:父母都年过六旬,儿女有本事的,都在安度晚年,可他们还要勤扒苦做给儿还债。他打电话给父亲,说他正在向公司讨要投资款,要到了帮他还款。儿子的话,让郭爱民很安慰,冬 夜凌晨4点的寒风,都不那么刺骨了。

买房后,怀孕的黄小希依然在上班。2018年的元旦,实在太累的她,想去香港散散心。郭文豪这才知道,妻子手上有3万元。这钱是岳父母给小舅子买房时他们支援的。岳父怕他们买房钱不够,把钱打给了黄小希。黄小希考虑到生孩子花销大,就将钱留下了。

郭文豪想到父亲卖命赚钱还债,而妻子瞒下了这笔钱,很痛心,夫妻俩起了争执。2018年春节,委屈的黄小希不肯回去过年。郭文豪也无颜面对家人,借口买不到票,没回去。

2018年2月底,郭爱民夫妇辛苦打工三个月,除开还贷和花销,剩下1万元,加上女儿春节留下的5000元,准备找人借1万元,将网贷先还了。不巧的是,姐夫在医院治病,被确诊为肝癌,准备在武汉化疗。郭文豪打电话给父亲说“:爸,姑父重病,我这里有一万,打给您,您把他家的钱还了。”郭爱民拒绝了“:小希现在怀孕,这钱你留着给她补充营养。你姑父的钱,我能还上。”挂了电话,郭爱民就犯愁了:网贷只要在,就很难攒下钱。可是,他没别的办法。郭爱民又找人救急,借了1万5千元,凑3万还给了姐夫。然而,这1万5千元,是别人借给他救急的,他哪有钱还?郭爱民只好赶紧去借。又借了一圈,不仅没借到钱,还被人奚落了一番:成天吹儿子月薪一万多,居然到处借钱。郭爱民气得差点跟人打起来。无奈之下,郭爱民打电话给当初给他办网贷的业务员,向他说明情况,推迟3月份的还款。业务员一听,说“:老伯,一旦逾期,罚息很重的,只会越还越多。”无奈之下,郭爱民接受了业务员提议:通过他们公司在另一个平台借出2万。两份贷款,每月还款5000多元。咬咬牙,能搞定!郭爱民安慰自己。

刘淑梅得知后,惴惴不安“:电视里到处都在说网贷又逼死了人。”郭爱民安抚妻子,只要我不病倒就能还上。万一扛不住,还有两个孩子呢。话虽这么说,但刘淑梅知道,丈夫绝对不会找儿女。

郭爱民万万没想到,从3月开始,工地的活越来越少。为此,他没去工地时,就给人抬棺木,一天一百元。可这样的活儿是零星,杯水车薪。

很快,3月的账单来了,郭爱民要疯了,只好再次联系业务员,又借出7000元还3月的贷款。

郭爱民深知,老两口打工,加上杂货铺的营收,只要一个环节掉链子,他们就会逾期。一旦逾期,包袱就会甩不掉。好几次,儿子打电话回来,他特别想开口跟儿子说,能不能帮他先还完网贷。但一听到儿子说“小希状态不错,孩子发育很健康,你们就放心吧”,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为了儿子的幸福,他说“:亲戚们

都体谅他的难处,没催债。”

悲情老父含恨而终:可叹网贷入侵乡村

不久后,郭爱民在一家快递公司找了份活儿。前提是,他得有一辆电动三轮车。郭爱民将电动车折旧卖了,加上手中余钱,买了辆二手电动三轮车,这样不仅能应付快递工作和送货的工作,还能下班后到火车站汽车站拉客人。郭爱民打电话给儿子,高兴地说: “儿子,我现在是有正式工作的人了,送快递。收入稳定,干得多收得多。”郭文豪一听,忍不住掉泪,哽咽着说“:爸,对不起……”郭爱民佯装生气,说“:男子汉大丈夫,哭什么,怂包!都要当爸爸的人,不用担心我们。”郭文豪像个乖巧的小孩,在电话这头,认真点头。

当上快递员后,郭爱民非常拼命,还经常跑去拉客。可即便这样,3笔网贷,就有两笔逾期。

2018年5月,郭文嘉回家探望父母,发现父亲整个人都脱形了。她问母亲,父亲是不是生病了。刘淑梅说没有,眼神却很闪躲。回武汉后,郭文嘉给弟弟打电话,将父母的情况告诉了他,郭文豪一下就哭了。郭文嘉这才知道事情的原委,说“:父母没有能力,我们买房,就该量力而行。”生气归生气,郭文嘉还是跟弟弟约定,等6月份发工资了先给父母凑一笔钱还债,减轻二老压力。谁想,6月初,姐弟俩就接到父亲的噩耗。

原来,2018年5月的账单到了后,郭爱民傻了:仅逾期一次,就要还8000多元。郭爱民整日忧心忡忡,送快递时不小心摔了。其中一个客户买的是贵重瓷器,因为撞击,有了裂纹。郭爱民不得不掏了1000元做赔偿。此后,郭爱民精神越发紧张。

5月25日那天晚上,郭爱民送一乘客到邻镇。乡村公路的路灯很暗,郭爱民没注意到拐弯处有个水洼,避开水洼时与迎面而来的电动车撞上了,不仅赔钱给别人,他自己还因受伤休整了两天,误了工,还花去大几百。郭爱民心情特别糟糕。

为此,5月的账单,再次逾期。很快,他收到催款账单,下个月要还的钱,居然是一万多!这是怎么算出来的?郭爱民觉得不可思议,跑去找业务员,业务员详细给他讲解、计算,郭爱民只觉得两耳轰鸣,头昏脑涨。

刘淑梅急哭了,要给女儿打电话,被郭爱民拦住了。郭文嘉一直叮嘱父母,他们不出事儿,就是对姐弟俩最好的帮助。现在,他们不仅没帮上儿女,还捅了大娄子。郭爱民自责,逞强,又倔强。那几天,他拼命拉活,每天只睡3个小时。

2018年6月4日,早上6点多,郭爱民去送货。因疲惫和精神压力大,加上近期没休息好,突然脑溢血,连 人带货翻下堤坝,因颅内积血,人事不省。

当天,郭文嘉、郭文豪夫妇都赶到了医院。一见到黄小希,刘淑梅就哭喊道“:你为什么就不能买小点的房子!小房子不能住人吗?老郭为了你和孙子,去借了高利贷和网贷!”郭文嘉姐弟和黄小希,这才知道,这半年两位老人打几份工还网贷。挺着大肚子的黄小希,哭着说“:我也不知道会这样……”

郭爱民的情况不容乐观,医生让家属赶紧做决定,是否做开颅手术。听闻手术费要十来万,手术成功率低,风险大,刘淑梅心如刀绞:郭文嘉郭文豪姐弟都背着房贷,手中也没多少钱……

郭文豪当即表态:立即做手术!郭文嘉也赞同,并立即打电话给朋友四处筹钱。郭文豪也掏出电话,打给了房产中介,他要卖房给父亲治病,还债。一听说要卖房,黄小希慌了“:我可以去筹钱给爸做手术,但房子一定不能卖!”郭文豪不听妻子的,坚持要卖房,与黄小希在医院争吵起来。

当天,医院给郭爱民安排了手术。可郭爱民还是没挺过来,手术后在加护病房躺了两天两夜后,因脑水肿引起脑疝,最终死亡。郭文嘉和郭文豪泪如泉涌:父亲一定是不想我们为难,怕我们背债,放弃了求生的意志吧……黄小希傻了:难道自己真的错了吗?

郭文豪姐弟一边处理父亲的后事,一边着手卖房还债。因为逾期,郭爱民当初借的5万元网贷,滚到了18万。因网贷公司手段高明,无法走法律途径。加上郭爱民生前其他借款以及医疗费用,郭文豪姐弟一共要拿出40多万,才能解决问题。

黄小希听郭文豪要卖房,哭着说“:我就快生了,你现在卖房,我和孩子怎么办?”郭文豪也陷入两难境地。最终,郭文嘉含泪卖房还债。姐弟之间,隔阂深深。不久后,郭文豪也向黄小希提出了离婚“:房子给你,孩子和债务,给我……”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为化名。)

[编后] 郭爱民是一位悲情的老父亲,为了帮衬儿子家庭,助力儿子买房,在明知网贷有风险的情况下,还是硬着头皮借了,最终酿成悲剧。

房子,是我们永远绕不开的话题。尽管国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但高房价还是催生了不少问题。这个问题的核心,在人。年轻夫妻想安家,本是好事,但绝不可枉顾实力,将婚姻、买房的压力,转嫁给父辈。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想看更多关于房子的好故事,请关注右侧公众号,在公号右下角的“历史消息”里有100多个好故事等着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