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被家暴致死:那是女儿拉了20年的泥潭

Zhiyin - - 目录 - 思洋

张敏雯的童年很不幸,爸爸暴躁易怒,她和妹妹以及妈妈常常被打,姐妹俩活在无尽的恐惧中。她年少离家,发誓要闯出名堂,却历经艰辛与欺骗,幸好,那个她一直憎恶和瞧不起的妈妈,用柔弱的脊梁撑起了她的艰难岁月……

张敏雯创业成功。当她觉得有能力拯救妈妈,要给妈妈新的人生时,妈妈却拒绝了!她和母亲能够亲情愈合吗?最后的结局令人感慨万千。

那个家像魔窟,少女的梦想是逃离

1991年,张敏雯出生在四川省南充市的普通农家,她的父亲张贺军与母亲徐荣芳在她出生后双双南下打工。直到1996年,张敏雯的妹妹张敏琪出生,她才被父母接到身边,一家团聚。

作为留守儿童,张敏雯跟父母疏离,也不太服管 束,身上还有不少坏毛病。她每次犯错,父亲张贺军便是一通暴打,母亲去阻拦,就会爆发剧烈争吵。每次,罚跪在旁的张敏雯,总是吓得瑟瑟发抖。从小她就在父亲的暴力教育中长大,就连她年幼的妹妹学吃饭把食物弄撒到地上,也挨过父亲的耳光。那时候,小姐妹俩听见父亲下班回来都会吓得发抖。

更令姐妹俩绝望的是,每次父亲施暴,母亲徐荣芳只要出声,就会一并挨打。时间长了,她不敢再多言,只是默默陪着女儿流泪,不再做任何抗争。童年时期,张敏雯认为母亲是那么的懦弱无能!她的内心深处,对母亲充满了不屑和憎恨。

2003年,徐荣芳带着两个女儿回了南充老家读书。以为远离父亲就会轻松些,可张贺军继续通过电话,传递着家庭暴力。2005年,,1414岁的张敏雯初三毕业,未考上重点高中,张贺军怒骂她“:供你读书,简直是浪费钱,赶紧滚过来打工。”让张敏雯回到父亲身边,她宁愿去死。于是,她连夜逃离了魔窟般的家。

徐荣芳发现大女儿不见了,发疯般 四处寻找。十多天后,她不得不接受现实,大女儿是铁了心要走。就在此时,她年仅9岁的二女儿张敏琪竟然也效仿姐姐离家出走了!徐荣芳哭干了眼泪。

张贺军除了怒骂妻子无能,骂女儿们都是白眼狼之外,并没流露出太多悲伤。他催着妻子“:找不到人算了,赶紧来深圳打工赚钱。”徐荣芳想到女儿们从小在深圳长大,离家后,很可能会到深圳找地方落脚,她决定去南方继续找人了。正如母亲猜测的那样,张敏雯离开家确实直奔深圳,她谎报了年龄,在布吉镇找了家工厂打工。工资虽只有一千元,但她非常开心,那是种前所未有的自由!而徐荣芳为了寻找女儿,也开始在深圳近郊的工厂四处应聘,每家厂她都干不了太久,没发现女儿的踪迹,就立即辞职,换个地方继续找。

2006年4月,徐荣芳终于在一家电子厂找到了张

敏雯,见到母亲,她烦躁地问“:你干吗来找我?”徐荣芳说“:孩子,跟我回家吧!”她不屑地说“:你根本保护不了我,跟挨打受虐比,我觉得打工很幸福!”徐荣芳万箭穿心,但她不敢逼女儿回家,怕她再次逃走。

此后,徐荣芳陪着女儿干活,加夜班时,她一个人干双份,让女儿睡觉。休息时,她回家熬好鸡汤,给女儿增加营养。最终,担心妹妹安危的张敏雯先投降了,她辞职要跟母亲去找妹妹。

徐荣芳希望女儿继续读书,张敏雯坚决不干“:我可不想再花那个人的钱!”“那是你爸爸,供你读书天经地义。”她却说“:别把我跟你捆绑在一起,挨打挨骂你能忍我不能!我要出去闯,赚到钱就回来救你!”尔后,她四处找工作,并凭借良好的形象,做了平面模特。当模特虽然辛苦,可收入却比当女工高多了,她觉得只要肯努力,就会有口饭吃,总比待在家里强!

2007年夏天,徐荣芳多方寻觅,终于找到了二女儿张敏琪。原来,她逃到离家几十里远的深山小镇,被一家药铺老板夫妇收留,生活得快乐、安稳。母亲找来时,她也不愿回家,直到姐姐张敏雯赶来,她俩才抱头痛哭。张敏雯跟妹妹承诺,会努力挣钱供她读书,绝不让她再挨打受骂!

2008年,张敏雯带着全部存款回了老家,她跟母亲说“:我不当模特了,要自己创业。”徐荣芳得知女儿要做养殖业大吃一惊“:你又不懂养鸡养鸭!”她却说: “不试试,怎么知道自己行不行?”因为本钱不够,她要走了母亲的全部积蓄。

不久后,张敏雯在重庆租了个山坳养鸭,可第三个月就遭遇瘟疫,鸭子全死了。张敏雯没当回事,她打电话给母亲说“:这次权当交学费吧!”徐荣芳很心疼钱,却没表露出来。那时,张贺军单位不景气,尤其害怕做生意亏钱,坚决反对女儿创业。只有徐荣芳支持她“:努力赚钱,总好过在家游手好闲。”

女儿遇荆棘,错失救母亲良机

撞了南墙之后,张敏雯决定找份工作,不再折腾创业。然而没多久,她忽然告诉母亲“:我要结婚了!”她的男友叫陈锋,时年27岁,是她在创业时认识的。陈锋做饲料生意,没有经济基础,还离过婚,但张敏雯铁了心要嫁给他。她向父母隐瞒了陈锋离过婚,对他各种溢美之词。尽管如此,张贺军仍不松口,张敏雯顶撞父亲再次挨打,更坚定了她要嫁出去的决心。

女儿匆忙嫁人,也让徐荣芳心里堵得慌,自己不幸的婚姻给了孩子巨大伤害,让她们迫不及待想要逃离这个家,她必须为这样的家庭关系负责任。想到 这些,徐荣芳也下了决心,大女儿成家了,她再也不要依附丈夫,过得逆来顺受了。

2011年年初,张敏雯跟陈锋去了江西。女儿离家前,徐荣芳硬塞给她1万元钱。拿着钱,张敏雯眼泪夺眶而出,她不敢让母亲看见。这样嫁人了,她心里无比酸楚,但又庆幸终于摆脱了这个家。女儿走后,徐荣芳也离开丈夫,到另一个镇上打工,赚的钱她也存了下来,打算回老家盖房子。

然而年底,张敏雯生下儿子昊昊,还未满月,陈锋不告而别。最后,还是陈锋的父亲打电话告诉张敏雯,他的儿子是个骗子,劝她别再傻等。张敏雯万念俱灰,想带孩子一死了之。徐荣芳给她打电话,发现她情绪低落,追问后才知道实情。她立即给张敏雯打钱,还说“:别怕,你回来,妈养活你们!”张敏雯放声大哭。

回深圳后,徐荣芳带着女儿和外孙到她打工的镇上住。她白天在五金厂干活,晚上照顾外孙。张敏雯沉浸在痛苦中,加上产后抑郁,她接连两次自杀都被母亲制止。怕女儿有个好歹,徐荣芳辞职,贴身陪她、劝她:“人活得再苦,也不能想着去死,活着就有希望。”张敏雯冷冷地说“:都怪你让我从小受罪,才想有温暖的家!不然,我不会被骗!”女儿受了太大的打击,徐荣芳不怪她说气话,只能默默忍受着。

不久后,张贺军得知女儿的遭遇,暴跳如雷,怒骂女儿自作自受。徐荣芳求他“:你就不要再去刺激女儿了。”他将所有责任推给妻子,怪她教女无方。这一次,为了照顾女儿,徐荣芳没法工作赚钱,不得不再次对丈夫低声下气,她也认命了,毕竟是一家人,对丈夫的家庭暴力这么多年都忍了,没有过不去的日子。

2012年春节后,赋闲太久,张敏雯每天抱着儿子,觉得前途一片渺茫!此时,昔日创业的伙伴向她发出邀请,徐荣芳鼓励她“:你还年轻,出去闯,孩子放心交给我。”有母亲托底,张敏雯义无反顾地重操旧业,再次投身养殖业。

接下来两年间,张敏雯吃了许多苦,最穷的时候身无分无。抚养照顾昊昊的重担,都是徐荣芳一个人承担。为了女儿们在外打拼和读书没有后顾之忧,不管丈夫态度如何恶劣,徐荣芳都忍了下来。家里的事,徐荣芳从不跟女儿抱怨,怕给她增加负担。辛苦创业的张敏雯,每次扛不下去的时候,给母亲打去电话,听到儿子牙牙学语,都让她重新积蓄力量,觉得没有过不去的坎。

徐荣芳学会了用微信,经常发昊昊照片给女儿。看到儿子笑得那么开心,张敏雯知道母亲将他照顾得很好,想到这些,她内心非常踏实。

母亲惨死追悔莫及,未能拉你出泥潭

2013年下半年,张敏雯的公司步入良性循环,收入稳步增长。经过创业磨砺,她成熟了许多,有过找人借债的卑微,才明白母亲多年倾囊相助的珍贵;有了儿子,才明白母亲拉扯她们的不易。条件好了,她要接母亲和儿子到重庆生活。

徐荣芳很感慨“:孩子是要跟妈妈在一起,你小时候我没尽到义务,你比我做得好!”看着鬓角微白的母亲,张敏雯动容说“:您才是最好的妈妈,没有你就没有我们!”母女冰释前嫌,徐荣芳泪流满面,但她婉拒了女儿的好意,丈夫虽脾气不好,但这个家他终究也有贡献,她不忍心抛下他。

理解母亲的心情后,张敏雯更努力挣钱改善家庭环境,让父母不必再为没钱争吵。她带母亲到重庆逛街买衣服帮她打扮,希望父亲别再嫌弃母亲。她甚至卑微地想过,要用自己的优秀来弥补父亲没人传宗接代的遗憾。

2014年,张敏雯和男友刘瑞强准备结婚。同年,张敏琪也考入一所重点大学。不久,徐荣芳家私宅拆迁分了三套商品房,张贺军结束打工,回来靠房租度日过得相当潇洒。但他依旧脾气暴躁,对妻子态度也丝毫未改变。回乡学会微信摇一摇后,他竟然玩起了网恋。妻子在旁边,他也明目张胆与女网友聊视频,言辞暧昧,甚至跟别人聊兴奋后强行与妻子发生关系。

在丈夫的侮辱和折磨下,徐荣芳患上了抑郁症、卵巢肿瘤。张敏雯多次劝过父亲“:家里能有现在这样多不容易,你别再折磨妈妈了!”张贺军反而怒斥她: “你们娘俩想让我不痛快,我就把你们都赶出去!”张敏雯劝母亲离婚,可人到暮年徐荣芳早认命了。

张敏雯将母亲带到了当地电视台一档谈话节目,希望能靠公众的力量,劝母亲舍弃不幸的婚姻。她们母女多年的坎坷经历,令观众不胜唏嘘,但徐荣芳早已心如死灰,宁愿将就也不愿折腾了。这下,张敏雯也毫无办法,她只能心疼地顺从母亲的意思。

2016年,张敏雯带着昊昊再婚了,她的婚礼上,张敏琪带着男友陈嵘出席,她告诉母亲“:我们准备一起到新加坡深造。”女儿都如此争气,徐荣芳激动又欣慰,不断用纸巾拭去眼角的泪。这个家历经沉浮,终于有了最好的模样!

家庭条件好了,张贺军的脾气也比年轻时小了些,但依旧会对妻子动手。早已不再惧怕父亲的张敏雯,每每听说母亲挨打依旧愤怒,她多次报警想给父亲些教训。可每次徐荣芳都央求警方不处理,她的隐 忍,不仅没换来丈夫的改变,更激怒了张贺军,认定是她们母女联合起来在对抗他!他对女儿越发不满。

2017年8月,张敏雯与丈夫回家探亲,与父亲再次发生争执并动手。张贺军怒将女儿女婿赶出家门。此后,每次回家探亲张敏雯都住酒店。

12月3日,张敏雯带昊昊回家过生日,祖孙三代开心地聚会,张贺军并没出席。晚上,她送母亲回家后,带着儿子去了酒店,却再也打不通母亲的电话了。张敏雯不放心,再次驱车回家,却发现母亲已惨死家中。邻居报警后,警方和急救医生随即赶来,但徐荣芳早已失去了生命体征。

两天后,潜逃的张贺军投案自首,承认是他醉酒后杀死了妻子。原来,张贺军当天与朋友喝酒,回家后,看到徐荣芳翻看手机里生日宴的照片,他越想越气,怪妻子与女儿合谋孤立他,两人发生争执后,张贺军将妻子残忍砍杀。

母亲离世得如此突然,张敏雯又亲眼目睹了惨状,她整个人近乎崩溃了。案发后,她精神恍惚,整日沉浸在痛苦之中。几个月的时间,她不得不进行了数次心理干预,才走出目睹案发现场的心理阴影。对母亲的离世,她久久无法释怀。

2018年6月,在接受采访时,张敏雯坦言,这些年来,她一直认为通过自己努力,干出一番事业后,就能解救母亲,解决家庭问题。可事实并非如此,父亲对母亲的家暴,绝对不是她们姐妹成才、家庭经济状况变好,就能随之改变的。她虽然对父亲的家暴,做出过抗争、报过警,但面对母亲的屈辱和忍让,她并没有态度强硬地站出来,帮她做一个彻底的决断,甚至以为一直隐忍的母亲,能够忍下来。正是家人这种“习以为常”的心理,彻底纵容了家暴的父亲,将母亲推上了一条不归路!如今,母亲离世,无尽的遗憾将伴随她对母亲的哀思,永远再无法弥补了。(文中除张敏雯外,其余人名均为化名。)

许多家暴环境下成长的孩子,会将童年经受的痛苦根植于潜意识里,甚至到长大成家,也很难真正走出家暴的阴影。张敏雯姐妹奋力挣脱家庭的影响,走到今天着实不易,她们母亲的惨烈人生,在令人扼腕叹息之余,也给社会大众正视“家暴”问题,提供了极大的警示意义。

读者朋友,您是如何看待家暴的,又对家暴家庭有怎样的建议?欢迎您关注右侧微信公众号参与讨论,公号右下方的“历史消息”有100多个好故事等着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