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保姆的儿子“背书”:这个贪官的膨胀始自“红颜”

Zhiyin - - 目录 - 福水

在贪腐案件中,高官和私生子几乎成了标配。山东省一名领导干部为了照料私生子,专门从老家请来跟随父辈多年的老保姆,然而,老保姆儿子偶然来访,得知了这个秘密,竟动起了心思—————

高官情人产下私生子,请出家中老保姆

时年50岁的邵志刚,曾经是山东省某市一名副厅级干部,2018,2018年初,因涉嫌违纪违法接受审查。消息一出,很多人震惊不已,因为,在人们印象里,邵志刚一直很清廉,并且生活作风正派,从无绯闻。

邵志刚出身领导干部家庭,一直严格要求自己, 30岁刚出头时,就被提拔为镇长,在仕途上顺风顺水。邵志刚自己也在不同场合公开说过“:我和爱人的工资都不少,双方父母都是领导干部,没有经济负担。我就是一门心思干事业,大家好,我就好。”然而,邵志刚落马后,人们才知道,他不仅涉嫌贪污受贿犯罪,还包养了情人,情人为他生下了私生子。

邵志刚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妻子隋梦云是一所中学的历史老师。虽然是经人介绍认识,但两家父母都是离休老干部,门当户对,两个人又都很有素养,所以感情一直很好。隋梦云嫁过来后,对公婆孝顺,也很会帮助丈夫处理上下级的关系,让邵志刚最满意的是,亲戚朋友如果有违反原则的事情相求,隋梦云直 接就拒绝了。妻贤夫祸少,随着邵志刚仕途上不断地升迁,他对妻子的感情也越来越深厚。

邵志刚出问题,是从他的独生女儿邵清清留学开始的。邵清清中学毕业后,去了新西兰留学,留学不久就和一名法籍同学相恋,并很快同居。一年后,男孩移情别恋,提出分手。悲愤的清清,哭过闹过之后,却发现自己已经怀孕两个多月。

清清是RH阴性血型,属于稀有的“熊猫血”,这种血型万一大出血,很难找到相配的血型输血,生二胎也有溶血的概率,所以不能随便打胎。倔强的清清决定在新西兰生下这个孩子。事已至此,夫妻俩也没有更好的办法。隋梦云当即办了内退,去新西兰陪伴女儿。清清生下孩子后,一直体弱多病,心情抑郁。隋梦云一直走不开,这一拖就是数年。聚少离多的夫妻生活,让处于感情空窗期的邵志刚,没能把持住自己。

2012年五四青年节,邵志刚在市民文化中心看汇报演出时,认识了前来参演的邹皓然。邹皓然幼师毕业,在乡镇小学任音乐老师,很有艺术天赋,中音歌曲唱得好,给邵志刚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当天晚上吃饭时,文化馆长特意把邹皓然安排到邵志刚旁边,说文化馆正缺这方面的人才,但教育口一直不放,这也直接导致邹皓然年近三十了,还没有合适的对象。楚楚动人的邹皓然,让他动了恻隐之

心。一个月后,邹皓然如愿调到了市文化馆。

当天晚上,邹皓然请邵志刚吃饭,以示感谢,两人相谈甚欢。邹皓然没想到,看起来高不可攀的领导干部,竟然风趣诙谐,平易近人。几次吃饭后,两人渐渐有了私情。2012年底,邹皓然不慎怀孕,不想打胎,邵志刚无奈只好同意。2013年9月,邹皓然生下了儿子,起名叫邵鹏飞。临产前,邹皓然想找亲戚做保姆,但邵志刚怕亲戚嘴巴不严没同意。

邵志刚想到了一个人,曾经在自己父母家做过保姆的刘翠娥。时年48岁的刘翠娥,曾在邵家做过十几年保姆,忠厚老实,口风也严。2009年,因为丈夫偏瘫,她回了家。现在丈夫已经病故。

刘翠娥老家在昆萮山里的一个小村庄,山清水秀,鸟语花香,邹皓然跟邵志刚来过一次后,马上就喜欢上了这里,就选择了在山上坐月子。坐月子期间,刘翠娥每天去采摘最新鲜的瓜果蔬菜,给邹皓然做可口的月子餐,并陪她拉家常,缓解邹皓然的焦虑情绪。坐完月子后,邹皓然邀请刘翠娥进城帮她照看孩子,每月工资八千元,刘翠娥欣然答应。

临走的头一天,邵志刚和刘翠娥深谈了一次,要求她严守秘密,跟任何人都不要提起。

邵志刚在经济开发区早就给邹皓然买了豪宅。工作不忙的时候,他几乎天天回这里。刘翠娥对孩子照顾得特别上心,孩子周岁时不慎得了肺炎,在医院打吊瓶时哭得声嘶力竭,刘翠娥心疼得落泪了。她搂着孩子哽咽着说“:心疼死奶奶了,如果能替代,就让奶奶替宝宝受罪吧!”医护人员都以为她是孩子的亲奶奶,因为孩子跟她比妈妈都亲。

隋梦云和女儿远在国外,最多一年回来一次。邹皓然以为,她和邵志刚会相安无事地过下去。虽然没有名分,但邵志刚说了,退休后总会给她。

2014年12月初,刘翠娥儿子苗杰做生意失败,老婆又与他离了婚,刘翠娥就多了心事,她经常一个人发呆,有时暗自垂泪,照顾孩子也常常分神。

刘翠娥想求邵志刚帮苗杰找份好工作,又不好开口,因为进门之前,邵志刚就和她约法三章,不能将个人私事带进这个家;亲戚朋友找工作处理关系等琐事,更不要指望。刘翠娥不敢找邵志刚,先对邹皓然哭诉了一番,但邹皓然也表示很难办。

当初她怀了孩子执意要生下时,邵志刚就再三强调“:退休前我不可能离婚娶你,这期间,你和孩子的身份都不可能在社会上公开,我也不想因为经济问题犯事,所以,最好不要在物质上抱有什么奢望……”对这样理性的男人,又怎能指望他为保姆的 儿子,去费心走关系呢?

保姆儿子来了,洞悉高官私生活的不速之客

2014年12月中旬,邵志刚从外面开车回来,在楼下碰到刘翠娥和儿子坐在小区里的椅子上,刘翠娥边说边抹泪,苗杰也哽咽失声,不停地说“:妈,你跟着我上火了。”当晚气温零下10多度,刘翠娥和儿子冻得瑟瑟发抖,邵志刚一看,忙让刘翠娥领儿子去家里说。当时邵志刚没想到会引狼入室。

苗杰也判断出邵志刚是个领导,从邹皓然的年龄上,推断出了两人的关系。喜出望外的苗杰,走时偷偷对妈妈说“:你这是捧着金饭碗,还要儿子讨饭啊!有这么硬气的背景,我还用到处奔波吗?”

当天晚上,邹皓然和邵志刚聊起保姆,邹皓然趁机说“:刘阿姨也挺可怜的,你就帮帮他们吧,保姆的心情不佳,对咱们孩子的成长也不利。”

这次,邵志刚没有拒绝。但苗杰技校毕业,没法安排。2015年2月,邵志刚介绍苗杰到其发小———现任村支书的张进军手下帮助管理蔬菜大棚。张进军和邵志刚是发小,又是生死之交。当年,邵志刚父亲下放到这个村里,暑假时,邵志刚、张进军和几个同学结伴去水库游泳,结果邵志刚脚抽筋,差点淹死,是张进军奋不顾身地把他拖到了岸边。为感谢儿子的救命恩人,邵志刚父亲把张进军认做干儿子。邵志刚父亲官复原职后,对张家没少关照。邵志刚觉得,就凭两人亲兄弟一样的感情,即使苗杰说漏了嘴,办点不靠谱的事,张进军也能帮助化解。

2016年6月,张进军得到了邵志刚透露的消息,当地移民办有个项目,协助政府管理大中型水库移民后期扶持,移民接收村可以申报补偿款。脑筋灵活的张进军,当即让邻村同学在他们村的果园地块上,建了50多个大棚,之后又冒充本村大棚,进行申报,骗取移民补偿资金几百万元。邵志刚帮助周旋,并收取了张进军的好处费。但这件事,因是村集体申报,会计刘松知情,最后因为张进军和会计刘松分配不公,起了内讧。张进军焦头烂额,邵志刚也感觉棘手。

苗杰开始管理大棚后,和会计刘松经常有交集。苗杰在酒桌上,口无遮拦地大肆吹捧他和邵志刚的关系。刘松想交往苗杰,就把补偿款的始末说了出来。

张进军见苗杰和刘松打得火热,一再叮嘱苗杰,不要乱说话,苗杰拍着胸脯发誓“:你们对我不薄,我肯定是要维护你的,放心吧!”然而,转过脸,苗杰就在酒桌上对刘松说“:蔬菜大棚利润那么高,张进军却给我开那点工资,我跟着他有啥奔头!他和邵志刚有啥

见不得光的事情,还用一再叮嘱我?”这话传到张进军耳朵里,张进军坐不住了,他马上告诉了邵志刚,并把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这个苗杰有奶就是娘,留在身边越久越危险。”

穷困潦倒成毒贩,看守所中举报贪官

邵志刚也后悔了,他当天回家,就和刘翠娥说了苗杰的所作所为。刘翠娥专程去了儿子工作的地方,对他千叮万嘱。苗杰当时答应得好好的,但等几天上了酒桌,嘴巴又没有把门的了。

最终,补偿款的事,还是靠邵志刚出面才压了下来。苗杰见识了邵志刚的能力,认为傍上了大树。他不甘心打工了。刘松也对他说“:你有那么大的靠山,自己随便弄个什么项目不发家?”苗杰动心了。

2017年1月初,苗杰给外地客户发蔬菜的时候,心不在焉,把张进军准备送礼的蔬菜箱,都发给了顾客,被张进军大骂了一顿。苗杰一甩手走了,让母亲去求邵志刚帮他贷款承包山林,建山庄。刘翠娥忙劝儿子: “邵志刚是个清官,咱们就别让他为难了。”苗杰当即怒怼妈妈“:他是伪清廉,大棚补助款他们就贪了几百万,其他地方,还不知道有多少猫腻呢!”刘翠娥吓坏了,她急忙捂住儿子的嘴。无论刘翠娥怎么苦口婆心,好高骛远的苗杰,也不想再替别人打工了。他到处借钱,承包了几十亩山林,开起了农家院小吃。

一开始,苗杰对他的农家院小吃,倾注了很多心血。他高薪雇了厨师,研发了特色菜,但由于地处偏僻,鲜有人知,生意一直没有起色。他希望邵志刚能利用人脉,帮他拉一些客户,但反贪风紧,邵志刚哪有这个胆量。倒是邹皓然开车拉着刘翠娥和鹏飞去吃了一次后,赞不绝口。苗杰喜出望外,他希望邹皓然能帮他打开局面。但第二个周末,他邀请邹皓然去品尝新菜时,邹皓然却一口回绝。刘翠娥偷偷告诉儿子“:上次吃完饭回来,鹏飞兴奋地告诉了爸爸,邵志刚脸色当时就变了,第二天,邹皓然的眼睛都哭肿了,你以后别指望他们了。”谨慎的邵志刚怕惹事上身,鲁莽的苗杰却气得咬牙切齿。他赌气对刘翠娥说“:如果不是看在你拿着高薪的面子上,我真去举报他们。”刘翠娥吓得直摆手,但苗杰却讥笑母亲“树叶掉到头上,也会害怕”。最终,苗杰的农家院因为缺乏客源,没形成气候,强撑了两个月后关门。承包的山林,也因为经验不足赔了本。债台高筑的他,整天酗酒消愁,接二连三打架斗殴,每次犯事刘翠娥都求邵志刚帮助解决,邵志刚头疼不已。他想摆脱,但邹皓然和儿子已经习惯了刘翠娥的照顾,换别人也不放心。

2017年春节时,张进军对邵志刚说,有村民告诉他,苗杰在酒后,红着眼睛说“:我如果想发财,绑架邵志刚的私生子很容易,可我下不了狠心,我妈也不会配合我。”邵志刚一听,大光其火,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竟然被保姆的儿子威胁!他回家让刘翠娥叫来苗杰,把苗杰狠狠地训斥了一番。邵志刚生气地对刘翠娥说“:为人处世,嘴巴没有把门,是大忌。如果你儿子再做什么出格的事,我就不再留你了。”

2017年年初,苗杰跟几个社会人混到一起,发现只有贩毒来钱最快,于是铤而走险,借钱去贩毒。6月,他因为涉嫌贩毒罪被刑事拘留。刘翠娥得知独生子要有牢狱之灾,当即号啕大哭,她顾不得约法三章,央求邹皓然帮她吹吹枕边风。但邹皓然知道这件事情棘手,她为难地说“:阿姨,不是我不帮您,邵志刚这个人原则性很强,当时他不让我找亲戚帮忙看孩子,就是怕被这类事情缠身。”

刘翠娥又转身去哭求邵志刚帮儿子运作,邵志刚不想再蹚浑水,一口拒绝“:现在是法治社会,审理案件都透明,这件事,我真是帮不了忙。您如果觉得在我家委屈,也可以辞职回乡下养老。”

第二天晚上,四岁的鹏飞却央求爸爸“:你就帮帮刘奶奶吧,你如果不帮她,她下半生就完了。”邵志刚大吃一惊,显然刘翠娥在孩子面前做了功课。他当即上了阁楼,对刘翠娥说“:大人的事情,你把孩子牵扯进来干吗?”邹皓然也生气地说“:阿姨,我们让你带孩子,也没让你白辛苦啊,咱们当地的工资水平,你也不是没有数。”第二天,邹皓然给了刘翠娥两万元钱,说: “阿姨,谢谢您这几年的帮助,鹏飞这么大了,就不用雇人看护了,您还是回乡下养老吧!”

苗杰得知邵志刚不帮他,母亲也被辞退了,更加气愤。为了立功赎罪,他向市检察部门举报了邵志刚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和包养情妇生下私生子等问题。2018年初,邵志刚被双规。目前,此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中。

(因涉及隐私,除苗杰外,对单位和人名均做了化名处理。)

[编后] 妻子贤惠,情人懂事。这是多少婚外有家的男人的梦想。但是,让邵志刚始料未及的是,他的后院没起火,他的情人也很懂事,却因为保姆不争气的儿子而满盘尽输。此案再一次证明,一切见不得光的交易和情感,虽然有暂时的平静,但随时都有可能翻船。作为一名党培养的干部,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出事也在情理之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