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久见!联合捉奸队友死于事主“自戴绿帽”

Zhiyin - - 目录 - 小柳 等

张蔚军和翟斌不仅是生意场上的好兄弟,在生活中也是彼此照应的好哥们。2015年10月,张蔚军发现妻子出轨,愤怒的他找翟斌帮忙去捉奸,翟斌仗义相助。没想到两年后,毫无防备的翟斌却倒在张蔚军的利刃之下……为什么张蔚军会对兄弟痛下杀手?捉奸大戏后,这对好友之间发生了什么?随着案情审理,疑团慢慢被解开—————

娇妻出轨,哥们联合捉奸留后患

1983年出生的张蔚军是四川省遂宁市人,高中毕业后就到广东省佛山市打工。25岁那年,他在禅城区富民路上开了家电器批发商行。2010年,张蔚军在佛山买房,并和相恋5年的女友王萍结了婚。

1987年出生的王萍曾陪着张蔚军一起走过艰苦创业之路。2011年,王萍怀孕后,回家做了全职太太。不久,他们的儿子亮亮出生,一家三口幸福美满。

从2014年开始,张蔚军的门店生意很差,好哥们翟斌劝他开网店,搞线上经营。翟斌是四川省都江堰市人,因是老乡,加上性格相投,两人关系不错。翟斌经营一家电子产品的网店,生意越来越好。

张蔚军动心了,在翟斌的帮助下,他开始招兵买马,成立电子商贸公司,并在淘宝和京东等平台开设旗舰店。起步晚,为了在众多电商中杀出一片天地,张蔚军一头扎进全新的 商业环境里,每天忙得如火如荼,经常工作到晚上12点后才回家。

王萍为此怨言颇多,张蔚军觉得妻子不可理喻,两人经常发生争吵。

亮亮上幼儿园后,为了打发时间,王萍去健身房办了一张健身卡,还请了私教。健身私教黄宏波比她小三岁。一次,王萍几天没去健身房,黄宏波打电话询问,得知她患了重感冒后,不仅嘘寒问暖,还给她送药送爱心午餐,让王萍感动不已。再看看丈夫,自己病了几天,他连个人影都没看见,王萍心寒不已。

病好后,王萍请黄宏波吃饭,表示感谢。后来又经常约着一起吃饭、看电影。时间久了,王萍出轨了。和黄宏波在一起后,王萍重新尝到被人宠爱的滋味。和老公比起来,黄宏波虽然没有钱,但对她体贴入微,照顾有加,女人这辈子不就是要找个好好爱自己的人吗?在黄宏波的哄骗下,王萍决定和老公离婚,开启新生活。

当然王萍也不傻,为了达到多分一点财产,和黄宏波过好日子的目的,,20152015年7月,王萍以“不爱了”为由,向张蔚军提出离婚。张蔚军觉得妻子是无理取闹,老夫老妻了,哪里还有什么爱不爱的,何况孩子这么小。然而,不管他怎么挽回,王萍都执意要求离婚,张蔚军苦闷不已。那段时间,张蔚军经常去找翟斌喝酒。一次酒酣之时,翟斌给他分析“:嫂子突然变心,只怕是……”这话突然点醒了张蔚军,

他留了心眼。

2015年10月,王萍声称要和闺蜜出去旅游。张蔚军请了一个私家侦探,在王萍出行那天跟踪了她。没过多久,私家侦探就发回消息:王萍和一个男人相拥去了广东阳江,在一个温泉山庄住下了。

张蔚军气疯了,他决定追过去,好好教训这对狗男女。临行前,张蔚军担心自己势单力薄,打电话给翟斌,求他帮忙。翟斌的妻子王韵芸得知后,劝他“:这种事,太尴尬了,你别去掺和。”翟斌想了想,还是决定去。他对妻子说,他担心张蔚军的安危,也担心他冲动,做出过激的行为。

那天,由私家侦探化身服务员,敲开了阳江温泉度假村的一个房间,张蔚军和翟斌趁机冲了进去。只见开门的黄宏波赤裸着上身,床上的王萍吓得赶紧躲在被子里,房间地上散落着凌乱的衣物……张蔚军血气上涌,冲上去对黄宏波拳打脚踢。尽管黄宏波是健身教练,但因为理亏,不敢还手,他被一顿暴揍后,头部被打得血流不止。翟斌担心出人命,赶紧拉住了张蔚军。张蔚军转身揪住躲在被子里的王萍,上前狠狠扇了几个耳光……看张蔚军眼睛发红,全身发抖,翟斌赶紧将他拖离出去。那天,张蔚军放声悲哭,翟斌在一旁看着都心塞,只得好言劝慰。张蔚军情绪稳定后,两人返回佛山。路上,张蔚军对翟斌说“:今天的事,你不要告诉任何人。你知道,我是个要面子的人,遇到这种事,真是生不如死……”翟斌当即说“:放心吧,我不会乱说的!有些事过去了就不要再去想,你也看开些……”张蔚军心事重重地点头。

破镜难重圆,忍辱男人疑窦重生

捉奸大戏上演后,张蔚军没有得到报复的快感,换来的却是无尽的屈辱和痛苦。王萍没脸在家待下去,她收拾行李回了湖南常德的娘家。临走时她表示愿意净身出户,并随时配合办理离婚手续。

王萍走后,孩子无人照顾。那段时间,张蔚军的母亲也因手术住进医院,父母指望不上,他只得请保姆。可保姆竟背着他打孩子,张蔚军发现后,愤而将对方赶走。此后,张蔚军不得不承担起照顾孩子的任务。不仅如此,一堆繁琐的家务让他不知所措。张蔚军这才发现,王萍为这个家付出了许多。

特别是想起刚创业时,一次张蔚军去深圳拿货时被骗了。王萍得知后,连夜赶到他身边安慰他,还卖掉奶奶留给她的玉手镯,用这笔钱让他从头开始……张蔚军发现自己依然还爱着王萍,加上儿子每天吵着要妈妈,他的心情变得十分复杂。

一天,张蔚军突然接到岳母的电话,岳母在电话里连连给他道歉,自责没有管好女儿,并求他看在孩子的面上原谅王萍。岳母还告诉他,王萍后悔不已,她已经和那个男人分手,对方回老家结了婚。

在岳母的恳求下,本来内心就出现松动的张蔚军,带着孩子来到常德的丈母娘家。一看见儿子,王萍就泪流满面,紧紧把亮亮搂在怀里,见到这一幕张蔚军眼睛也红了。在岳父母的见证下,王萍流着泪向张蔚军进行了忏悔,并祈求他的原谅。张蔚军也表示只要王萍回家,他既往不咎,一家人重新开始。

妻子回家后,一家人貌似恢复了往日和谐。可实际上,张蔚军每每想起王萍的背叛,就愤懑难平,经常为一点小事就大发雷霆。

张蔚军还特别害怕“捉奸”的事情传出去,特别是后来他还把妻子接回了家,生意场上的朋友要是知道了,肯定会看不起他。翟斌仿佛觉察到张蔚军的担忧,一次酒后,对张蔚军承诺“:作为兄弟,我尊重并理解你的决定。至于别的,你就不要担心了,我不会乱说的。”张蔚军的心这才安下来。

2016年年初,张蔚军前瞻性地发现扫地机器人的市场前景,通过一轮轮的谈判,他拿到某品牌扫地机器人的线上唯一代理权。这一举措,让他的网店在当月销售额翻番,成为业内佳话。

这时,翟斌找到他求援“:兄弟,能否把你代理的扫地机器人放到我的网店销售?我进的有批电子产品出现质量问题,差评太多,害得网店被降级,现在急需爆款把信誉做上去!你帮帮我吧!”翟斌的请求让张蔚军很为难,他是唯一线上代理商,按照规定不能在别家网店售卖。思来想去,他婉拒了翟斌的要求。

被拒绝后,翟斌的脸色很难看。他说“:张蔚军,咱们兄弟这么多年,从事业到生活,哪件事不是我替你张罗。说什么,你这次也得帮帮我。”张蔚军听翟斌这是“话里有话”,他只得硬着头皮答应。

事后,翟斌在同行面前发牢骚,说张蔚军忘恩负义,见利忘义。张蔚军听说后,很气愤,更担心翟斌会把“捉奸”的事传出去。为了缓和两人关系,他把另外两个爆款小家电的代理权,无偿让给翟斌。这样一来,翟斌的危机解除了,但张蔚军的心里却十分窝火。

翟斌不敢得罪,张蔚军就把这一切都归咎于王萍,稍有不如意,就对她侮辱谩骂,还时常冷暴力。

案发后,王韵芸回忆说“:曾经张、翟两家关系密切,可出了‘捉奸’的事后,王萍夫妇俩都躲着我们。为了避免尴尬,我们也和他们疏远了。后来,我们经营遇到困难,翟斌去求张蔚军,可对方却坐视不理,让翟斌

特别失望,想当初还是他把张蔚军带上电商这条路。翟斌根本就没有想过拿王萍出轨的事威胁张蔚军,是他想多了……”

2016年8月,一起做生意的李老板办二婚酒宴,张蔚军开玩笑说老李艳福不浅。这时有人接话说“:张总啊,你就是太痴情,眼里只有嫂子。否则,咱们早就换新嫂子了。”桌上的宾客都哈哈大笑,张蔚军心里咯噔一下“:莫非他们知道了什么?”事后,翟斌解释“:大家是开玩笑的,你不要多心。有些事我答应不说,就绝不会说!何况你帮我那么多。”

张蔚军半信半疑,他觉得翟斌心胸狭隘,谁知道他会不会说。张蔚军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一次喝酒后,他又和王萍吵了起来,王萍顶了两句嘴,这一下彻底激怒了张蔚军,他跳起来对王萍大打出手。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起初王萍还反抗,到后来陷入死一般沉默,咬牙任他打。

手刃好哥们“,污点”见证人太无辜

2016年12月,张蔚军从公司回到家,发现王萍又离家出走了。张蔚军暴跳如雷,自己放下尊严接回出轨的老婆,她竟然又跑了。他愤怒地给岳父母打电话,可这一次他们也不知道女儿的下落。

张蔚军咽不下这口气,他发誓一定要找到这个女人,好好教训她一顿。可他给所有认识王萍的人打电话,还找了私家侦探,都查不到王萍的下落。

沉浸在痛苦中的张蔚军,经常用酒精麻醉自己。一天夜里,张蔚军和两个朋友喝酒,提起离家出走的妻子,有位姓方的老板劝张蔚军“:我就不知道这个女人有什么好,给你戴了顶绿帽子,你还把她当个宝……”对方话音未落,张蔚军一把抓住对方衣领口质问“:谁告诉你,我戴了绿帽?谁跟你说的?”

对方自知说错了话,赶紧找个借口溜了。张蔚军气得当即找翟斌算账,对方连喊冤枉“:我真的什么都没说,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你老婆做错了事,知情人肯定不止我一个呀!”张蔚军哪里肯信,两人在餐厅大打出手,最终警察出面才制止了他们。

张蔚军感觉被翟斌在胸口插了一刀,他对朋友说“:我和这个人从此势不两立。”翟斌觉得很委屈,他找方老板对质。见事情闹大了,方老板才说出实情。原来,方老板也是那个健身房的会员,王萍和黄宏波的事早就在健身房传开,根本不是什么秘密。

事情终于真相大白,可张蔚军就是不信,他认定翟斌和方老板串通好了。翟斌懊悔不已,对妻子王韵芸说“:我真是后悔陪张蔚军去捉奸。这个人疑心病 重,动不动就会认为我用那件事要挟他,跟他做朋友真是心累。”从此翟斌能够躲着张蔚军,就尽量躲着他。

2017年10月的一天,翟斌和朋友去佛山一家酒吧喝酒,在门口遇到张蔚军,两人淡淡地点了个头。

那天,张蔚军独自坐在角落里喝闷酒,而对面,翟斌和朋友们不时发出笑声,那群人还时不时向他这边望。张蔚军觉得翟斌肯定跟他们说了什么,那帮人不停朝他看,肯定是在笑话他……愤怒的张蔚军在酒精的支配下渐渐失去了理智,他在吧台上偷偷拿了一把切水果的折叠刀,藏到裤子口袋。

晚上十点左右,张蔚军走出酒吧,看到翟斌在门口和朋友们道别。他抑制不住心中的愤怒,借着酒劲上前质问翟斌“:你是不是背地里又说我什么了?”翟斌被问愣了,当着朋友的面,他不好多说,劝道“:蔚军,你喝多了。”随即想推开他,张蔚军不依不饶,上前抓住翟斌的衣服,还一巴掌结实地打在翟斌脸上。翟斌被打蒙了,恼怒地质问张蔚军“:你是不是疯了?为什么打我?”张蔚军说“:我为什么打你,你不知道吗?”翟斌气恼不过,要冲过来和张蔚军理论。大家在拉扯愤怒的翟斌时,张蔚军趁机掏出折叠刀刺向翟斌的胸口,接着在腰部又捅了两刀……翟斌受伤倒地,被大家送往医院。因刺中大动脉失血过多,翟斌因抢救无效死亡!知道酿成大祸的张蔚军,主动拨打110自首。

案件发生后不久,在深圳打工的王萍得到消息,赶回佛山照顾孩子。她说张蔚军走到今天这一步,和她的过错有很大的关系,她变卖财产竭力赔偿翟斌的家人,为张蔚军赎罪。

2018年3月,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定张蔚军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除犯罪嫌疑人外,其余为化名。)

[编后] 当人们遭遇背叛时,很容易向亲朋好友求助,本文类似的尴尬局面,或许很难避免。所以,当亲人、朋友叫你去帮忙捉奸时,你去还是不去?如果不去,你或许背上不义的骂名;可如果去了,你有没有想过,当你见证了朋友“最屈辱”的时刻,你们的关系也可能发生微妙变化。因为面对你时,那屈辱的场景不断重现,有时候你的仗义和热情,反而会成为桎梏,让悲剧发生!亲爱的读者,如果你是本文主人公,你将如何处理?欢迎致电本刊热线电话027-68883336和我们交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