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女孩开了挂:憨憨的养父母是我的神力

Zhiyin - - 目录 - 小南

惨遭亲生父母遗弃在孤儿院的她,被养父母收养。然而,养父母生性懦弱,经常遭人欺凌,且波及到她。她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离开这个贫困的家。辞掉公职,北漂4年,她泣血打拼出千万家产,且拥有了自己的珠宝品牌,却因投资失败,欠下巨债。接受不了这个打击,她数度徘徊在天台欲跳楼自杀。一向被她看不起的养父母,卖掉房产,用全部积蓄帮她还债……

债务还清,她也迎来新的事业高峰和爱情。面对继子的“不接受”,她会怎么做?她能和养父母和解吗?请看香奈儿珠宝设计师王嘉的传奇故事—————

养母患上白血病,叛逆养女要北漂

1992年5月的一天,王嘉放学回家,在巷子里迎

面碰上养父袁清和——————只见他一脸鲜血,袖子被扯掉了半截,耷拉在胳膊上。他拉着变形了的三轮车,一瘸一拐地向王嘉走来,后面跟着一群看热闹的孩子,起哄嚷着“:打架了,打架了。”

王嘉忙迎上去查看养父的伤,问他怎么回事。袁清和羞愧地说“:有人坐车不给钱,还打了我。”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有些早熟的王嘉“恨铁不成钢”:“你又没还手?真是窝囊!”这时,孩子们又冲王嘉喊“:野孩子!”

王嘉看了养父一眼,袁清和唯唯诺诺的,并未驳斥。她将书包一扔,冲向那个喊得最凶的孩子,朝他挥起了拳头。养父摇摇头,径自向家走去。在孩子堆里横冲直撞的王嘉,恨恨地想:这个贫苦的家,自己再也不想待了!她在夕阳的余晖里发誓:我一定要出人头地,给这些欺负我们的人看看!

王嘉,1984,1984年出生在四川省乐山市。40多天时,亲生父母将她遗弃在孤儿院。两岁时,乖巧可爱的她,被在孤

儿院工作的袁清和、王永芳夫妇收养。

夫妻俩心地善良,为了给王嘉最好的爱,他们没再要孩子。王嘉从小喜欢吃肉,虽然家境贫寒,但养父母只要手头有点闲钱,就会买上几块钱的肉,单独炒给王嘉吃,他们却吃酱油拌饭。有一次,王嘉看到邻居家里吃鱼,便回家哭闹要鱼吃。为了给女儿解馋,养母王永芳走了好远赶到另一个镇上,才买到一条小鱼,做给女儿吃。从此,养父袁清和多了一个新“爱好”———有空就去钓鱼。

王嘉6岁时,养母王永芳患上了白血病,一直出血不止,所幸没有生命危险。因为家境贫寒,只能吃最便宜的药维持。王永芳生病后丢掉了工作,让这个贫困的家雪上加霜。袁清和只好买了一辆三轮车,工作之余出去拉客,一元、两元地赚生活费,努力维持这个家。让王嘉气愤的是,王永芳夫妇生性懦弱,不喜跟人起争执。打记事起,王嘉就看到他们受尽欺负。一次,袁清和的车被人涂了黄油,导致刹车失灵,他在下坡时差点摔死。即使这样,知道是谁干的两人,也没上门去找对方。

欺凌很快加诸到王嘉头上。王永芳夫妇收养王嘉时并未对邻居隐瞒,当地有些孩子从父母那里知道后,总喜欢追着她喊“野孩子”。因此,王嘉从小就知道自己的身世。可让她生气的是,有时,即使养父母在身边,也不会制止恶作剧的发生,那些孩子便变本加厉地欺负王嘉。王嘉只有靠自己奋力反击,可每次打完架,王永芳就会一边给她擦伤口,一边唠叨:“嘉嘉,咱不能跟人打架啊,将人打坏了,咱家赔不起。”次数多了,王嘉越来越看不起养父母。

王嘉学习成绩优异,为了供她上学,养母吃最便宜的药省费用。但叛逆的王嘉,却嫌她唠叨。尤其令她烦躁的是,养母经常以收养王嘉后,再没有要自己的子女为由,要求王嘉顺从她的想法。这个贫困的家,王嘉一天也不想多待,她必须给自己找到一条出路!16岁那年暑假,王嘉在当地干起黑导游,空余时间,还捡矿泉水瓶卖……她想:我一定给自己攒足启动资金,将来当一个大老板!

2003年,从四川省民政干部学院毕业后,通过招考,王嘉进入当地墓地管理处工作。两年后,她当上了副处长。工作稳定,前途光明, 养父母不停地对亲友们夸赞女儿有出息。可拿着每月一千多元的工资,王嘉不甘心在这个闭塞的地方过一生,她决定去北京闯荡一下!

养父母知道她的想法后,担心她在外面受委屈,苦口婆心地劝她改变主意。怕女儿偷跑出去,王永芳藏起女儿的行李,再次旧话重提:因为王嘉,他们没有生育自己的子女,现在王嘉大了,翅膀硬了,不管他们死活了。王嘉忍受不住,大发雷霆“:你们又不是我的亲生父母,凭什么管我?”王永芳难过得泪流满面。她不敢再当面跟王嘉起冲突,只有暗暗留意女儿的动向,晚上睡不踏实,时常从睡梦中惊醒,起来去女儿房间,查看她还在不在。那段时间,母女间的关系剑拔弩张,王嘉更加坚定了离开家的想法。

2006年8月,王嘉向单位请了长期病假,趁着袁清和外出、王永芳洗衣服时,她拿着行李,悄悄走出家门。然而,她的关门声还是惊动了王永芳。怕养母追上来,王嘉飞速地奔跑起来。等她坐上出租车向后看时,养母绝望地追在车后大声哭喊着。出租车越开越远,养母瘫在地上……

从后视镜里看着养母,王嘉的眼泪也忍不住流下来,但她心中还是有些雀跃“:北京,我王嘉来了!”

到北京后,王嘉租住在一个5平方米的地下室,每月租金300元,房间墙壁长满青苔,被子也湿漉漉的……尽管条件很恶劣,但她给自己打气:我到北京是奋斗的,不是享受的!很快,她找到一个在餐厅做服务员的工作。三个月后,赚了一笔钱的王嘉辞掉工作。她看准商机,到动物园旁的天桥摆地摊:5块钱批来围巾,20块钱卖出去。北京的冬天干冷凛冽,很快,她的手长满冻疮。这时,养母不停地打来电话,叫王嘉回家。王嘉回道“:等我闯出个样子再回去!”

不久,王嘉到长城卖旅游产品。冬天,零下十几度的天气,王嘉穿着一件20块钱的单薄棉衣,一场大雪袭来,她的棉衣湿透了,胳膊被冻得红一块紫一块;夏天,30多度的高温下,她也要每天去长城,本来白嫩的肌肤,被

晒得黑红,还时常头晕目眩,有中暑的感觉。其间,养父母不停地打电话叫她回家,为了避免争执,王嘉不接他们的电话。后来,王嘉得知,亲戚们之间传着“王嘉长大了成了白眼狼,不认养父母”的话。王嘉心一横:等我有钱了,非回家让你们看看我认不认养父母!

2008年年初,王嘉到九寨沟旅游,发现当地的冬虫夏草很便宜。她灵机一动:这些药材运到北京,可以卖高价。她果断找到一手货源,回到北京后,便拿出全部资金,跟朋友合伙,进了一批冬虫夏草。没想到,这批货在长城旅游区一售而空。见利润空间很大,王嘉干脆做起虫草批发零售生意,很快赚得盆满钵满。2008年年底,她就在北京买了房子,还买了一辆宝马车。她成功了!

2009年春节,已经3年没回家的王嘉,回到了乐山。看到女儿归来,王永芳一把将她拥在怀里,呜呜痛哭起来。袁清和还在生气,他扭过头不理王嘉。王永芳含着泪,笑着对丈夫说:“女儿都回来了,你还生什么气!”袁清和不好意思地笑笑,出去给女儿买菜去了。看着两鬓斑白的父母,想起自己的任性,王嘉深感对不起他们。她给父母买了一套别墅,又给养父买了一辆十几万的车。看着女儿送的礼物,养父兴奋得像得到心爱礼物的孩子。

为了留住王嘉,王永芳到处托人给女儿介绍对象。一听对方是个保安,月收入两千元,最主要的是跟自己三观不合,王嘉生气地坐飞机回到北京。

2009年6月,想做珠宝行业的王嘉,先是获得了美国宝石学院的宝石鉴定学位,而后来到世界顶尖设计学院帕森斯设计学院学习。2012年,她拿到艺术史硕士学 位。帕森斯设计学院服务于几大奢侈品公司,王嘉获得了在香奈儿公司的实习机会。因为她设计的作品与众不同、彰显个性,同年,她正式成为香奈儿唯一的华裔设计师,年薪200万。不久,王嘉离开香奈儿回到中国,在广州开设了珠宝厂,成立了自己的珠宝品牌“泰金嘉”。没想到,一场危机却悄然袭来。

2012年10月,王嘉从香港一家印度人开的公司,购买了几大桶原石。谁知原料运到国内,经过检验,除了桶上方是原石,下面全是废石渣。王嘉顿时慌了,她急忙赶去香港,那家公司已人去楼空。王嘉站在香港街头欲哭无泪。这些原石花了3000万,一夜之间,王嘉被打回原形,还欠下了巨额外债。

回到北京,催债电话不停打来,王嘉关掉手机,整夜在天台徘徊。很多次,她都想从天台上跳下去,就不用面对这个烂摊子了。可每每想起养父母殷殷期盼的目光,她就泣不成声。终于,她忍不住给养母打电话讲了自己的投资失败,说对不起他们。养母听着哭起来,抱怨她不该待在北京。王嘉气急反呛:“不帮我就算了,我们断绝母女关系!”说完就挂掉电话,养母再打来她也不接听。

第二天,王嘉的银行卡上显示入账30万元,王嘉不解:自己众叛亲离,朋友也躲得远远的,这钱会是谁打来的呢?一会儿,手机里接到养母发来的信息:你先还一部分债,其他的我和你爸再想办法。看着信息,王嘉感动得大哭:她没想到,养父母没有再责难自己,还筹款给自己还债!

三天后,王永芳又打来100万,原来,他们把王嘉给他们买的别墅和车子都卖了!后来,王嘉从表姐处得知,她打电话的当天,养父母就去银行取出全部积蓄和公积金,又向亲朋好友借了一些钱,凑够30万打给了王嘉,后来又低价卖掉了别墅和车。王永芳为了省钱,不顾病情,还把药断了,导致病情恶化。那之后,每月领了退休金,养父母就会把钱打到王嘉卡上,只留下几百元生活费。最困难的时候,王永芳甚至去菜市场捡菜叶子吃……

王嘉泣不成声:父母已尽了全力,自己还有理由沉沦吗?她调整情绪,先将北京的房、车低价变卖,还了部分债务,又跟其他债主们承诺:自己一定会将欠他们的钱还上!王嘉向表姐借了5万元钱,租了个5平方米的店铺,用剩余的原石开始了珠宝设计和加工。自己既当老板,又是店员、设计师,晚上加工,白天销售。因为她设计的珠宝独具一格,深得女性喜爱,她的小店经常生意爆棚。

为了走出困境,空余时,王嘉开始接图样设计。因为有香奈儿唯一华裔设计师的头衔,她的每张设计图能卖到万元以上。王嘉接了很多图样设计,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但她从不喊累:乐山那儿还有养父母,他们陪她一起还债,一起吃苦。她要快速发展,将欠父母的,尽快还上!

事业有成嫁豪门,养父母“教”我做继母

2014年,王嘉的店面扩大到100平方米,债务也全部还清,她的珠宝厂也扩展到200人。在一次行业聚会上,她遇到命定的另一半———袁峥。袁峥是一家集团化公司的老板,高大帅气,气度非凡。两人相爱了。袁峥有个13岁的儿子,对于这个男孩的存在,王嘉也曾考虑做继母的不便,毕竟她没结过婚,没有亲子经验,跟对方的孩子能否相处融洽,她没把握。

她的担忧很快变成现实。感情稳定后,袁峥带儿子正正和王嘉见面。第一面,王嘉就领教了正正的“厉害”。当时,她正准备下车,正正过来打了个招呼说:“阿姨,我和爸爸要回家了,你也回你家吧。”说完,便给王嘉关上车门,王嘉哭笑不得。虽然那天还是一起吃了饭,但正正一直拒绝跟王嘉沟通,不时抛个白眼给她。

第二次见面,袁峥带王嘉看电影,正正也来了,他故意坐在两人中间,一会要吃爆米花,一会要吃冰淇淋。对于这个小电灯泡,王嘉细心照顾。没想到,见拆不散两人,这个小人儿直白地对王嘉说: “阿姨,你是看上我家的钱了吧?我爸爸说了,我家的钱都是我的!”王嘉笑着说“:阿姨也有钱,也有自己的企业。我跟你爸爸在一起,以后我的企业也给你继承。”一听对自己有利,正正没再反驳。

虽然袁峥一直为正正的孩子气向王嘉道歉,但王嘉心想:以后组建家庭,跟继子的相处是不能回避的存在。她开始学一些心理学的书,看父母如何与子女相处,也会跟朋友探讨子女教育问题。因为袁峥工作较忙,有时学校里的亲子活动,王嘉会出席。起初, 正正很不乐意。谁知,亲子互动环节,在生意场上叱咤风云的王嘉,总能在活动中脱颖而出,两人在游戏中的排名总得第一。渐渐地,正正开始对她刮目相看。

2016年,正正出国留学。暑假回北京的时候,王嘉拿出时间陪同正正看电影、逛街买潮牌,给他零花钱。孩子的心也越来越偏向她。为了锻炼正正的能力,王嘉让孩子去自己的公司实习,带他认识珠宝,看设计图纸,接待顾客。正正体会到赚钱的不易,也看到王嘉雷厉风行的工作风格,他由衷地赞叹“:阿姨,你很了不起!”王嘉笑着,这个小魔头,终于被自己收服了。

在“驯服”正正的过程中,王嘉渐渐明白,自己当年的叛逆,肯定也让父母非常头疼,而她也理解了父母:他们只是不懂得教育方法,不知道如何表达对孩子的爱,所以才对自己不停地唠叨……

那之后,她经常给父母打电话,对他们嘘寒问暖,一有时间,就飞回乐山看他们,有时候,还会带他们去外地旅游,她跟父母的关系改善了很多。

2017年2月,袁峥和王嘉结了婚。参加女儿的婚宴时,王嘉的父母喜极而泣。想到他们辛苦一生,为了自己,没有再要孩子,王嘉极 力挽留他们在北京,跟自己一起生活。可担心打扰到女儿新生活的王永芳夫妇,还是在婚礼结束后,回了老家。

2018年母亲节,王嘉收到正正从美国寄来的贺卡和礼物,卡片上写着“:祝我最爱的小妈节日快乐。”王嘉不由得泪流满面。她想起王永芳,想起从小到大母亲对她的爱———自己从未这么热烈地向她表达过爱,而曾经的那些叛逆,都是扎在母亲心上的刺啊。她给王永芳打电话,想对母亲说“妈妈,我爱你”,嘴里却忍不住一直不停地说着“对不起”。王永芳说: “女儿啊,只要你好好的,妈妈怎么样都行。”

王嘉知道,父母害怕自己嫌弃他们,才不肯留在自己身边。她决定给他们吃一颗“定心丸”。回到乐山,她给父母买了一套别墅,并对王永芳说“:以后你和爸爸跟着我生活,冬天去三亚,夏天我们回乐山住。”王永芳却说“:你结婚了,小夫妻的生活我们不打扰了,我和你爸在乐山挺好的,等你有了宝宝,我们再去给你看孩子。”见带不走父母,王嘉飞到海南,一边筹备海南的珠宝购物中心,一边给母亲打电话,撒娇说吃不惯当地饭菜,胃疼得受不了。心疼女儿的养父母,当天就买票赶过去了。见自己的“计谋”得逞,王嘉得意地笑了起来。

如今的王嘉,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叛逆的女孩了“:幸福无非是吃着妈妈做的饭,父亲钓的鱼。一家人守在一起,就是心安所在。”她庆幸自己足够幸运遇到父母,也感恩他们的宽容和爱。让父母过上舒心的晚年生

活,也是她今生奋斗的源泉……

执子之手

王 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