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此时回暖:绝症病房里有个“多事”男孩

Zhiyin - - 目录 - □编辑/胡 平

2017年1月,周长青在江苏省无锡市人民医院住院化疗期间,认识了比她大两岁的病友梁超。两人都是结肠癌患者,同病相怜,成为好友。

梁超家里没钱,周长青缺少亲情。她父亲结过三次婚,母亲远走他乡,周长青自幼跟奶奶长大,心里怨恨父亲。身患重症后,她一个人孤独地与“死神”作战,把梁超当成患难知己。有一件事发生后,她更觉悲凉,想把剩下的钱留给梁超,自己提早结束生命,并带着同父异母的弟弟一起去天堂,让父亲尝尝白发送黑发的痛苦……那是件什么事?梁超能阻止周长青吗?他们会有怎样的结局?

绝症病房结缘:特殊“后事”震惊善心病友

2017年3月的一天,在江苏省无锡市人民医院附近的一个小茶饮店里,24,24岁的周长青一脸认真地告诉梁超“:我死后,支付宝里的4万块钱都留给你治病,到时我把账号和密码给你……”

梁超大惊失色“:你可别想不开!”周长青说“:你父母爱你,你要争取活着,我死了更轻松……”

周长青,1993,1993年出生于江苏省无锡市,父亲周召臣做防腐材料生意。她两岁时,父亲在外面有了情人,与母亲离婚,母亲远走他乡,再未露面。

父亲把周长青交给奶奶抚养,第二次结婚,又有 了一个女儿,父亲每次回来塞给奶奶一把钱,就又走得没了人影。2003年,父亲又一次离婚,有了第三任妻子。2005年,父亲有了儿子,更顾不上她了,周长青心里对父亲的怨恨再次升腾。

2011年,周长青考入南京邮电大学通达学院,离家到南京上学。为了报复父亲,她每次都会向父亲多要一些学费、生活费,心里才稍稍平衡一点。

在大学里,周长青不愿与同学交往,浑浑噩噩上课,下课泡网吧,沉湎网游。她三餐不定时,有时一天就吃一两顿饭,常常肚子疼,她也不以为意。

2015年6月毕业后,周长青回到无锡,在滨湖区一家物联网公司找到工作。2017年1月22日,她肚子突然疼痛难忍,一个人打车到无锡市人民医院检查,医生查出她患了结肠癌。她不愿告诉父亲,怕奶奶伤心,也没告诉奶奶。她万念俱灰……

第二天,周长青拿着余下的学费和攒的工资,住进无锡市人民医院化疗。所有的疼痛她都自己撑着。其间,父亲给她打电话,她每次都拒接电话。

在医院里,周长青遇到26岁的梁超。梁超家在无锡江阴市,毕业于常州大学,得病前在无锡一家餐饮公司当会计。他患有结肠癌伴随大肠腺瘤,有两年的病程,已经花掉20多万元。他父亲是工人,母亲有心脏病,化疗的钱都是借来的,父母不惜倾家荡产,只为了

挽救儿子的生命。

而周长青只有一个人在坚持!医护人员问她为什么不通知家人,她说“:我没有其他亲人,只有奶奶,奶奶年纪大了,我不忍心告诉她。”

梁超小心翼翼地问周长青“:你爸妈……难道不在人世了吗?”周长青说“:跟不在人世差不多。”

周长青一个人住院,梁超陪她做检查,帮她打水、打饭、寄快递。他母亲在她化疗虚弱的时候,抢着帮她洗衣服。她和梁超成了朋友,把自己家的情况告诉了他。回忆过去的事,她内心充满了怨恨。

“在我的记忆里,父亲属于另外一个家。小时候,父亲回奶奶家,偶尔心情好时,会摸摸我的头,每当这时,我心中就燃起一个小太阳。如今他的生活是什么样,我只有通过微信朋友圈知道一点点……”

梁超说“:你应该告诉爸爸你目前的状况,你是他女儿,他不可能无动于衷。“”我就是死了,也不会告诉他。”周长青恨恨地说。

已有两年病程的梁超表现得很乐观“:活一天,便多赚了两个半天,不要总是愁眉苦脸的!”周长青说: “别给我灌心灵鸡汤,我对生死早已无所谓。”

2017年3月,两个病友相继去世,周长青心中悲凉。前天晚上,她翻看父亲和继母的微信,看到继母李俊娇发了一条朋友圈,晒了几张滨湖区在建楼房的规划建设图,配文:160平方米,老周上心了,雷雷将来要努力报答爸爸哦。她嫉妒又悲愤。

如今,周长青竟把梁超请到医院附近的茶饮店里,要为自己的“后事”做一番安排……

生命此时回暖:多事男孩引领父爱归

得知周长青要轻生,梁超震惊、伤心,而她所说的“天堂计划”,就是带走她同父异母的弟弟周雷,拽着他一起跳楼,这更让梁超感到恐惧。

“你不要做后悔一辈子的事。”梁超直言相劝,周长青却心意已决,两人不欢而散……

梁超一夜无眠。他不断地发微信劝周长青,却不见回复。第二天上午,他去周长青的病房找她,希望再好好谈谈,周长青说了句“别再为我的事操心了”,就再也不愿说多余的话。

梁超十分着急!怎么才能阻止她呢?琢磨来琢磨去,他想到去找周长青的父亲周召臣,尽 管周长青对父亲怀有怨恨,但此时此刻,她是多么需要父爱啊!而她的现状,也必须让周召臣知道。梁超也想到这样一来,周长青的“天堂计划”就会曝光,作为朋友,这是一种背叛,以后有可能被周长青埋怨,甚至憎恨,但矛盾之后,他还是下定决心:相对于生死这件大事,其他都是小事。梁超没有周长青父亲的地址和电话,但他曾帮周长青给她奶奶寄过快递,记得她奶奶名叫徐兰,记得奶奶的大致地址在滨湖区周新路。3月19日下午,梁超打车来到周新路,挨个社区打听,最终问到了徐兰的具体地址。找到徐兰后,梁超说自己以前曾与周召臣有过生意来往,欠了他一些钱,现在想还给他,却没有他的联系方式,徐兰忙把儿子的手机号给了梁超。梁超拨通周召臣的电话后,既客气又直截了当: “叔叔您好,您可能很长时间没有听到您女儿周长青的消息了吧,我是她的朋友。我想告诉您的是,她最近出了一些事……”周召臣有些犹疑,问是什么事,梁超说“:一两句话说不清,我要见您。如果您有时间,当面说可以吗?其实我不是受她之托,应该算是多管闲事吧。但不管怎么样,要说的事情很重要,请您相信。”周召臣很惊讶,问了梁超所在的位置,马上开车赶了过来。见面后,梁超作了自我介绍后说“:今年初,周长青得了跟我一样的病,两个月来,她一直是一个人看病、住院……”说着,梁超从手机里翻出自己的病历,以及与周长青等几个病友在病房自拍的合影,给周召臣看。周召臣非常震惊,又联想到最近母亲也说,好一阵没有见到孙女了。他表情十分痛苦,当即就要梁超带他去医院。梁超略迟疑了一下说:“叔叔,我还有一件事不得不说……”得知女儿不仅有轻生的念头,并且有要与周雷同归于尽的打算,周召臣既震惊又心痛,久久说不出话来。梁超建议道“:叔叔,这些天,您要把周雷保护好。另外,既然周长青对您怀有成见,所以要不要今天就去见她,您要考虑一下。”周召臣回过神说“:真要谢谢你,

要不然就要出大事了!”梁超替周长青解释道“:生了这样的病,心态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您一定不要怪她。她经常翻您的朋友圈,可见她是爱您的,也渴望得到您的爱。”周召臣说“:是我对不起她,我忽略了她。”

周召臣内心如波涛汹涌,他和亲生女儿怎么就成了仇人?他痛苦地告诉梁超:他前两次失败的婚姻,致使他的生活陷入混乱。当时他既要创业、应付生意上的事,又要面对离婚后的许多麻烦事,尤其是第二段婚姻结束后,一直处在纠纷中,他好长时间被第二任妻子和女儿以不同的理由起诉,疲于应付,没法顾及长青,没能把她接到身边好好关心她。后来,他的第三段婚姻总算稳定了,但长青已经对他产生了怨恨,根本不理睬他,他更加无法走近她的内心。虽然他也做过一些弥补,如她上大学时多给一些生活费等,但仍旧无法挽回她的心。

周召臣用手抹着眼泪说“:她得了这么大的病竟然都不告诉我,还想……我是一个失败的父亲!”

当天下午5点左右,梁超陪同周召臣出现在周长青的病房里,周长青一下子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她恨恨地盯了梁超一眼,把目光转向父亲,冷冷地说: “你来干什么?让我自生自灭好了。”尽管她强忍着,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掉了下来。

梁超从她的眼泪里看到了她的委屈和伤感,而这只有在亲爱的人面前,才会有这样的表露,他说: “长青,叔叔听说你的事特别着急,马上赶过来看你,你好久都没见到叔叔了,跟叔叔好好说说吧。”

周召臣端详着女儿,强忍住眼泪说“:这么大的事,你应该告诉我一声,还有你奶奶……”看着女儿苍白、消瘦的样子,他几乎说不下去了。

周长青咬着嘴唇,沉默不语。周召臣愧疚道“:我没当好爸爸,可在心底里,我总归是疼你的。长青,从明天起,我过来照顾你。”

听父亲第一次说自责的话,周长青一时竟有点不习惯,她冷冷地回绝道“:你生意那么忙,不用了。我都习惯了,还有梁超哥可以帮我。你走吧。”

梁超见周召臣难过而又尴尬,打圆场说“:长青,你不可以再伤叔叔的心,叔叔要来,你就让他来吧。”周召臣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我提前安排好其他事情,明天早上8点左右过来。”周长青把脸转向床里,热泪奔涌。

随后,周召臣找医生仔细咨询了病情和治疗方案,去住院部交了5万元费用。他对梁超说“:谢谢你救了她!”梁超安慰他说“:叔叔,您不用急。我看出来了,她怨您,是因为爱您。”

父亲前脚一走,周长青后脚就找到梁超的病房,把他叫到走廊里,怒目相对“: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能不经我允许,就私自干涉我的家事?”

梁超满脸通红“:我毁了你的‘天堂计划’,你打我、骂我都行,但我不能亲眼看着你去做那件事。别的不说,如果你……我到哪找你聊天去?长青,我们不是没有一点希望,我很想和你一起活下去……”说着,他眼圈红了。周长青看着他伤感的样子,悠悠地说了一句“:只有你在乎我的生死。”

由于梁超在其中起的联络和润滑作用,周长青的内心终于出现了松动。父亲的到来,那种以前从没流露过的关切,让她体会到久违的父爱。

在父爱守护的春天里:一对“无肠人”爱如花开

周召臣每天来医院照顾女儿。化疗时,周长青胃口差,周召臣送来的饭,她只吃那么一点点,周召臣担心不已。梁超列了一份无油味、无异味的化疗期菜单,让周召臣照着去做。周召臣一试,果然好多了。他也每次做两份,女儿一份,梁超一份。

一天,周召臣做了松子烧白菜,周长青吃了个碗底朝天。周召臣说“:你挺喜欢吃这个,我明天再做。”周长青说“:爸爸,谢谢你。”周召臣愣住了,这是一个久违的称呼,他的眼睛湿了。

周召臣说“:你继母和弟弟得知你生病很担心,想来医院帮忙,又怕惹你不高兴,才没敢来。我想跟你商量一下,就让他们过来看看你吧。”见周长青迟疑,他又说“:你这个继母,其实人不坏,挺善良的。她每天都问你的情况。”周长青答应了。

4月26日,周召臣带着妻子李俊娇、儿子周雷一起来到病房。李俊娇是一名幼儿园老师,说话柔和,坐在周长青的病床边问这问那。周雷“姐姐”长“姐姐”短地喊,并给周长青带来了礼物———他的平板电脑。看着弟弟天真、善良的眼神,想想自己的“天堂计划”,周长青暗暗愧疚不已。这一切,梁超欣慰地看在眼里。那段时间,周召臣拿着女儿的病历,跑了上海、北京等几家大医院挂门诊,弄清了女儿所患结肠癌的可行治疗方案、后期护理及风险。因为之前做生意,他投入了一些成本,现在手里没有太多的钱。但女儿的治疗资金必须时刻有保证,他盘算后决定卖掉给周雷买的房子。与妻子、儿子商量,他们也很支持。6月上旬,经朋友介绍,他们以306万的价格,卖掉了房子。直到这时,他才将此事告诉女儿。周长青叫了声“爸爸”后泣不成声,她为自己曾经有过的那个错误想法而

深深羞愧。她对梁超说“:我差点干了蠢事,幸亏有你在这。”梁超也感慨不已。

不久,病情尚未好转的梁超出院了,周长青拨通他的电话,问他原因,见他支支吾吾,她猜了出来“:是

不是因为钱的原因?你跟我说实

话。”

梁超说“:把一个月一次化疗,改成两个月一次,这样省一半钱。”周长青心痛地说“:不听医嘱,会出事的!”“如果发现撑不住了,再去医院也不迟。你放心吧。我会天天跟你联系的。”

放下手机,周长青显得坐卧不安。周召臣问她怎么了,她说出了梁超的状况。

周召臣当天就联系梁超,开车给他送去了10万元。梁家父母正在为钱发愁,面对这从天而降的药费,梁超不肯接受。周召臣真心实意地说“:这钱就算你借的也行,你救了我女儿,救了我们一家,我希望你和长青都好好地活着!”最终,梁超和父母收下了这笔钱,并坚持写了借条。

梁超给周长青发微信“:感谢你。”周长青回复: “废话少说,赶紧过来结伴住院。”

特殊的缘分,让周长青和梁超越走越近。两人虽然都在病中,却仍不失美丽和帅气,且同病相怜、惺惺相惜。一天晚上,两人一起散步,周长青把头靠到梁超的肩膀上。梁超微微颤抖。她流着眼泪问“:你说,我们这样的情况,可以在一起吗?”梁超犹豫了一下,轻轻搂住她说“:我想在一起,一直没敢提出来……”“傻瓜,咱们连死都不怕,还怕谈情说爱吗?我想开了,好好爱一场,说不定就不会死了呢。”周长青寻找着他的手,紧紧地攥住。

两人相恋了,相约一起好好地活下去,活到哪天,就相爱到哪天!公开以后,双方家人都很支持。

7月初,通过检查,周长青的身体达到最佳手术状态,周召臣把她送到北京协和医院,并在医院附近租了一套房子。梁超也跟着来到北京陪护她。

7月13日,周长青完成了病灶切除手术,切除后大肠剩下30厘米(正常成人1.5米),并进行了术后靶向治疗。晚上,梁超要在病房陪她,周召臣说“:我陪她就行了,你到出租房休息吧,你也是个‘大熊猫’,需要好好保护身体。”

周长青看看父亲,又看看梁超,说“:爸爸说得对,你也要小心。”梁超仍不愿走“:叔叔这么大年纪,要在 这守一夜,我担心他受不了。”

周召臣一边活动筋骨,一边说: “瞧,我的身板结实得很,快去吧。”梁超只好回去休息,路上给周长青发微信:“多好的爸爸呀。我羡慕你。”周长青把微信展示给父亲,父女俩开怀大笑。

2017年10月,梁超腹痛,又查出两处大肠腺瘤,需要进行第二次手术。周召臣再次拿出30万元,帮助他在北京协和医院完成了切除手术。这次,是周长青守护着他。术后,梁超的大肠只剩下25厘米。梁超发朋友圈:看这两个幸福的“无肠”人!

有父亲、继母周到的安排和照顾,加上彼此的陪护,周长青、梁超的身体恢复良好。

2018年5月19日,是周召臣的生日。周长青、梁超协助奶奶做了一大桌菜,买了生日蛋糕,为父亲庆生。席上,梁超以汤代酒,恭敬地站起来,对周召臣说“:我个人的治疗,谢谢叔叔的支持!我和长青的事情,也要谢谢叔叔的肯定与支持。”周召臣一饮而尽说“:都是一家人了,还说什么‘谢’字。说实话,让你们两个病人在一起,我不是没有顾虑,但把闺女交给你,我放心。”他哽咽了。每个人的眼睛都湿了。2018年6月1日,周长青和梁超去拍婚纱照。拍照时,摄影师得知他们是一对病人,惊讶道: “看不出来呀。我设计得简单点,免得你们折腾。”周长青说“:别担心我们受不了,我把补充能量的巧克力都准备好了。”她和梁超各吃了一块巧克力,摄影师大笑,一连给他们拍了60多张照片。

2018年6月6日,周长青和梁超在江阴举办了婚礼。周召臣把婚礼办得十分隆重,他上台面对宾客说: “我曾经是个很不合格的父亲。梁超和长青,使我改变了很多,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他们的情况大家都知道,在这里,我和大家一起为他们祝福,希望他们平安幸福!”宾客们大声鼓掌。

周长青想生一个孩子,她和梁超去咨询医生,医生说她可以生孩子,但要比常人承受更大的艰辛,她肠消化功能很弱,怀孕后需补充更多的营养。

6月18日端午节,全家人团聚在一起。周雷用手抚着姐姐的肚子说“:姐姐,给我生个小外甥。”周长青拍拍弟弟的头:“舅舅要给小外甥压岁钱。“”给!给!”周雷叫着,一家人发出欢声笑语。

真爱让生命回暖

两个“无肠人”笑如花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