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前夕紧急叫停:抑郁闺蜜为你忧心如焚(上)

Zhiyin - - 目录 - 编辑/胡 平

家在山东省莒南县的杨蕴、陶晓玲是一对好闺蜜。杨蕴先结婚成家,但没过多久家庭便出现裂痕,杨蕴不断遭遇丈夫的家暴,陶晓玲多次出面找杨蕴的丈夫交涉无果,杨蕴离婚后出现抑郁倾向。陶晓玲陪伴着心灵受伤的闺蜜,对其竭尽劝慰和关心。

一年后,陶晓玲恋爱,得知她男朋友是别人介绍的,是为了应付父母,两人没有什么感情,有过前车之鉴的杨蕴竭力劝阻,要她别凑合,否则婚后遗患无穷,可陶晓玲仍决定结婚。2018年3月,就在她即将举行婚礼前夕,杨蕴竟跑到她家中,找到她父母要阻止这场婚礼……杨蕴能成功吗?随后又会发生什么?

失婚闺蜜抑郁成疾:出租房里的陪伴难轻松

2014年10月的一天晚上,陶晓玲正在卫生间洗澡,听到有人敲门并在门外喊,电话也在响。从猫眼里看是杨蕴,她忙穿好衣服,打开门,杨蕴一下子扑进来“,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陶晓玲连忙安抚杨蕴“:出什么事了?”杨蕴说她被丈夫李尚军打了,原因是她要李尚军别在卧室里抽烟,他不听,她把烟夺过来扔了,李尚军打了她一个耳光,还踢了她一脚“。结婚后,他完全变了一个人。”杨蕴声泪俱下,掀开小腿。

陶晓玲看到杨蕴腿上有一块地方红肿得很厉害,忙打开冰箱,撮了冰块,用毛巾给她冷敷。陶晓玲气愤地说“:他怎么下得了手?”杨蕴委屈、伤心,说结婚仅一个月,李尚军就跟她吵架,嫌她不爱做家务,对 他管得太紧,他没有自由。一言不合,李尚军就摔门走人,甚至动手打她。陶晓玲不解地说“:他不是很爱你吗,怎么是这样的人……”

杨蕴、陶晓玲家在山东省莒南县,两人是高中同学。2010年,她们分别从山东省科技职业技术学院和烟台大学毕业,一起应聘到临沂市一家瓷砖销售公司工作,且租住在一起,是一对好闺蜜。

2013年4月,杨蕴认识了李尚军。李尚军从事物流工作,比杨蕴大两岁,身高1.8米,长相帅气。杨蕴很喜欢他,很快陷入恋爱中,全情投入。陶晓玲也见过李尚军,觉得他相貌、谈吐都不错。看着杨蕴幸福陶醉的样子,陶晓玲很替她开心。

2014年7月,杨蕴与李尚军举办了热闹的婚礼。婚后,杨蕴搬离出租房,住进李家购置的婚房。没想到仅仅过了三个月,她哭着跑回来了……

倾诉完,杨蕴不愿回家。其间,李尚军打电话给她,她不接,李尚军又打电话给陶晓玲,证实妻子跟她住在一起,让她劝劝杨蕴。陶晓玲没好气地说“:李尚军,你打老婆对吗?明天你过来接,向她赔礼道歉!”

第二天早上,李尚军打车过来接杨蕴,刚说了一句对不起,她就软了,哭着趴在他的胸前。陶晓玲把李尚军拉到一边警告道“:打老婆对夫妻感情伤害最大,你要再打杨蕴,就是拿八抬大轿,我也不放她走。”李尚军说保证不再打。

但是,此后这样的“打戏”接连上映,陶晓玲的出租房成了杨蕴的临时旅店。每次,只要李尚军给一个

好脸色,杨蕴就又乖乖地跟他回去了。有一次,李尚军没来接她,她慌得对陶晓玲说“:他会不会不要我了呀?”陶晓玲说“:你真没出息,就这么爱一个男人?”

其间,陶晓玲多次出面调解,对李尚军又是责备又是警告,可李尚军依然改不了家暴的恶习。而杨蕴却开始在很多事情上妥协,承担了所有家务不说,还让丈夫管理经济。怀孕了,他不想要,她就去流产了。在陶晓玲看来,她爱得完全没有了底线。

2015年春节,杨蕴婆婆得了肺炎,她没日没夜照顾了半个月,婆婆还没出院,就因一件琐事,她又被李尚军打了,左小腿骨折,打着绷带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这次,公公婆婆都看不下去了,痛骂儿子。事后,李尚军来出租房接杨蕴,陶晓玲硬是不让杨蕴走,但杨蕴只坚持了一天,还是回去了。她对丈夫仍怀有期待,说要用爱和忍耐来感化他,说不定哪天他就改好了。

2015年5月,杨蕴再次被打,差一点伤及左眼球。杨蕴父母和女婿吵闹起来。面对岳母的痛骂,李尚军居然说“:我真后悔没再往左打一点,那她就成左眼瞎了。”杨妈妈气得浑身发抖,要杨蕴跟他离婚“:你跟这样的人还过什么?他根本没拿你当人看!”

杨蕴的心终被伤透,答应父母与李尚军离婚。2015年7月,她放弃财产分割(因为婚房是结婚前李尚军父母买的,她只能净身出户),与李尚军办理了协议离婚手续,再次住进原先的出租房。

陶晓玲发现经历离婚打击的杨蕴,似乎出现了抑郁症的倾向。她不断发朋友圈,都是写给李尚军看的,描述自己对他放不下的爱;她夜里睡不着,白天叫头疼,对很多事情都失去了兴趣。以前陶晓玲和她很喜欢一起看电影,现在陶晓玲买好票,她都不去,说电影里都有爱情戏,她不想看别人的爱情。

杨蕴还常出现一些虚妄的幻想。一天,她突然对陶晓玲说“:李尚军会来找我复婚吗?要是他态度好,我就答应他。”陶晓玲既怜惜又担忧。

离婚不到两个月,李尚军就和别人结婚了。得知这一消息,杨蕴整整三天没吃没睡。陶晓玲很怕出事,几乎是强迫地带她去医院看心理医生。医生说她的抑郁症已比较严重,给她开了药,叮嘱陶晓玲要多安慰、鼓励她,千万注意不要刺激她。

2015年10月中旬,杨蕴打电话给母亲,声嘶力竭地说“:都是你们要我离婚的,现在李尚军属于别人了。你们害了我!”父母觉得她脑子受了刺激,过来看她,她竟当着父母的面要跳楼自杀,陶晓玲从背后紧紧抱住她,把她从阳台上拖了下来。

随后,陶晓玲劝杨蕴到临沂市中医院住了两周 院,杨蕴病情有所好转。陶晓玲督促杨蕴定时服药,有空就拉她去逛街,事事都顺着她,有时甚至故意“讨好”她,想让她高兴一点。

杨蕴的病情总算渐渐稳定下来。2016年春节过后,她又重新上班了,陶晓玲安心了不少。

不能重蹈我的覆辙:婚礼前夕紧急叫停

2016年11月,陶晓玲和杨蕴上下班时等公交车,杨蕴见她常低头看手机,还不停地回复信息,问道: “跟谁聊天?”陶晓玲慌张地收起手机。

一天晚上,陶晓玲单独外出,回到出租房已经23点。杨蕴一边在敷着面膜,一边等她“,你怎么回来这么晚?”陶晓玲红着脸说“:老家有个亲戚开车过来,我陪她逛了逛商场,回来晚了。”

“你不回来,我更要失眠了。你最近好像有些不对劲,有事瞒着我吧?”见杨蕴老是问,陶晓玲犹豫了一下,说“:杨蕴,对你说件事。我有对象了,我妈托别人介绍的,在一个事业单位上班。”

杨蕴很惊讶,追问对方的情况。陶晓玲说他叫石启乐,人长得一般,其他条件也一般“。我对他没感觉,但爸妈一直催,我也不想做‘剩女’,试着接触一下……反正这年头结婚,也不用动真心。”

杨蕴由吃惊转为担忧“:我那么爱李尚军,最后还是过不到一块。你对他连一点感觉都没有,还谈什么恋爱?婚姻要动真心,绝不能凑合,你赶紧断了!”说着说着,她眼圈红了“:我虽然有过一把血泪的教训,但我至少爱过一回,那种感觉……”陶晓玲忙说“:杨蕴,谢谢你,我会慎重的。”此后,陶晓玲和石启乐一直没有中断接触和交往,杨蕴想见见石启乐是个什么样的人,陶晓玲被逼不过,只得带她去见石启乐。石启东全程表现得很沉闷,还有点漫不经心,两人无一点亲昵的举动。回来,杨蕴直言不讳道“:我感觉他不爱你。”陶晓玲说“:我还不是对他一样没感觉。结婚就是过日子,要那么多爱有什么用?”杨蕴大为不解“:是不是我受了创伤,影响到了你?”陶晓玲摇头。

陶晓玲还开始积极地帮杨蕴张罗,可杨蕴对找对象特别敏感和抗拒,她只好作罢。

2017年12月,圣诞节前一周,陶晓玲突然对杨蕴说“:我要结婚了……日子定在春节后,明年3月6日。到时请你参加我们的婚礼。”

震惊的杨蕴觉得不可思议“:你俩都不爱对方,为什么要结婚?”陶晓玲说她已经被父母催烦了“。就这样吧,反正女人总要经历这么一次……”

杨蕴更加不能接受“:这样能幸福吗?我去找叔叔阿姨,让他们把这场婚事推了。”

陶晓玲连忙说:“请帖都发了,他们丢不起这个人!”杨蕴急得直跺脚,想不出一个万全的办法,责备陶晓玲轻率、软弱“。你这样不会幸福的!”

一天晚上,杨蕴烦躁地在屋里走来走去,突然跑进陶晓玲的屋里。此时,陶晓玲正靠在床上,在手机上看一部下载的电影,被这部亲情电影感动得落泪。杨蕴一见,抢过手机,把它摔在床上,说“:别看了!你是在为你自己没有爱情伤心。”

杨蕴把陶晓玲拉下床来,越说越激动“:我为离婚伤心,你为没有爱情、却要嫁人伤心,我俩都是伤心人,都过得不幸福。既然如此,我俩不如一死了之,死了还是一对好闺蜜,天天在一起……”

杨蕴把陶晓玲往阳台上拉,陶晓玲吓得大惊失色“:杨蕴,我们过得再不幸福,也不能想不开,生命是自己的,自己不珍惜谁珍惜?何况,我们还有爸爸妈妈,我们也不能伤了他们的心呀……”

杨蕴颓然地坐在床上,喃喃地说“:是啊,我们干吗想不开?别人不爱我们,我们要自爱!”陶晓玲又顺势开导她一番,把她劝回去休息,可这一夜,她想着刚才那危险的一幕,再也没有睡着……

2018年3月1日,陶晓玲请了婚假,回父母家住。临走,她请杨蕴3月6日来参加她的婚礼。

当夜,杨蕴睡在空荡荡的出租屋里,越想越不对劲,觉得陶晓玲这样结婚太草率,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幸福!她要设法阻止,不然她有可能重蹈自己的覆辙,这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

3月2日,得知陶晓玲和石启乐去了济南,杨蕴带着礼物来到陶家,向陶晓玲父母说明来意,诚恳地说: “叔叔,阿姨,你们能不能让晓玲别结婚了?她不爱石启乐,石启乐也不爱她。晓玲这样子勉强,结婚也不会幸福的。我当初……”陶晓玲父母脸上笑容僵住了。陶妈妈忙问“:这是晓玲让你说的?”“不是,你们别误会晓玲,是我自己要来的。晓玲主要是怕你们生气,才匆忙答应结婚的,可她怎么能拿婚姻做赌注呢?”

听着杨蕴的话,陶晓玲父母的脸色越发难看……女儿婚期在即,他们能听杨蕴的话吗?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事?欲知故事结局,请阅读《知音》2018年9月上半月版第25期。

(陶晓玲、石启乐为真名,其他为化

名。)

关注右侧公众号,回复关键词“闺蜜”,提前看下集。 □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