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丈夫成了植物人:这场爱情买卖价值几分(下)

Zhiyin - - 目录 - 编辑/刘彩华

[前情提要] 《知音》2018年8月下半月版(第23期)讲述:刚大学毕业的丁怡梅被校园贷缠身,机缘巧合认识了长沙土豪张学强和他的母亲,后来为了安慰病重的母亲,张学强以高价和丁怡梅签订“结婚协议”。张母去世,按照协议,两人本该拿离婚证,结清尾款,丁怡梅走人。没想到,这时,张学强竟突发车祸,陷入深度昏迷,丁怡梅的身份也被揭穿,她被张学强的亲友们群起而攻之……

倾力挽救公司,是交易也是真情

当天晚上,她回到张家时,又收到催债公司的电话,丁怡梅颓然坐在地上。是想办法拿走剩下的那一部分钱款,还是走人?思来想去,丁怡梅决定先留在张学强身边,照顾他,走一步看一步。

作为张学强的妻子,她积极和医生沟通。主治大夫告诉她:只要积极配合治疗,一定会有希望。丁怡梅坚定地点头答应了。

一个月后,张学强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见他依然没有苏醒迹象,丁怡梅开始为未来发愁。张学强的治疗费是个无底洞;她欠的钱也越来越多。左思右想,丁怡梅决定出去上班。于是,她请了个护工,白天照顾张学强。得知她请了护工后,王凯气愤地说: “你这是逃避责任吧,我不管你们是真结婚还是假结婚,法律规定夫妻有互相扶助的义务……””被苏立挑唆后,张学强的亲友们,都对丁怡梅充满戒备。

丁怡梅没好气地说“:护工只照顾白天,要不晚上 你来?”王凯没有接话,丁怡梅继续承担晚上照顾的任务。可怜她和张学强连手都没有牵过,还要给他擦身、洗澡。最初,丁怡梅怎么样也下不了手,后来她眼一闭,心一横,为他擦洗。

丁怡梅晚上在医院,白天在长沙一家医疗器械公司工作。劳累的生活,导致她身体出现问题。一次,丁怡梅回家看父母时,突发高烧,腹痛难忍。被家人送进附近医院检查后,医生诊断阑尾发炎,要住院手术。她给王凯打电话,让他帮忙照顾张学强几天,王凯颇为不满,认定她是推卸责任。

手术后,丁怡梅的伤口又发炎了,她无法按时出院。她还不慎把手机摔坏,王凯联系不上她,认定她丢下张学强跑了,张家亲戚们纷纷谴责丁怡梅,并决定将张学强转回家中休养,请了个24小时的护工,大家轮流去探视。愤怒的王凯准备找律师起诉丁怡梅时,她回来了。得知她住院去了,王凯面露愧色。发现张学强被送回了家,丁怡梅赶过去。一进门,就见护工在阳台上玩手机,张学强的身上发出一股异味。丁怡梅掀开被子,竟然发现他的背部和臀部都生了褥疮。护工慌张地说“:我,我每天都给他洗了的……”丁怡梅眼圈红了,愤怒道“:他都这样了,你还狡辩!”

丁怡梅当即让护工走人,并决定还是把张学强送进医院治疗,可因为没有钱,她再次找到苏立,没想到苏立说“:张总出事后,公司业务陷入停顿,我们这边都快撑不下去,哪里有钱给你。”

丁怡梅恼怒道“:你不是张学强的铁哥们吗?你忍

心看他这样下去?”可不管她怎么说,苏立就是不拿钱。绝望时,丁怡梅把张学强的情况告诉了王凯,并埋怨道“:你们一不积极筹钱,二不护理张学强,害他生了褥疮,你们良心上过得去吗?”王凯怼她道“:你是他老婆,你都不管,还指望谁来管他?”丁怡梅气得无语,此时的她懊悔不已,当初为什么要跟张学强拿结婚证啊!好在,在王凯的交涉下,苏立又拿出了3万元。

丁怡梅把张学强又送进医院,为了节约钱,她承担了全天候的护理。如今的她给张学强翻身、上药、擦身都不是难事,最难的协助他排便,丁怡梅套上乳胶手套,用手抠……戴上三层口罩,还是忍不住呕吐。好在不久后,张学强的褥疮痊愈,身体情况也稳定了,医生说可以回家观察,丁怡梅这才长舒一口气。

2018年1月的一天,苏立突然带着礼品来探视,他称赞丁怡梅把张哥照顾得这么好。丁怡梅热情地招待他,赶紧去厨房洗水果等。当她返回卧室时,看到苏立拿着张学强的手指摁在一张纸上。见她回来,赶紧慌乱地将纸收进文件袋。丁怡梅问他在干吗,对方说: “有个文件要张哥签字。”丁怡梅觉得有猫腻,提出要查看文件。苏立不愿意,还说她又不懂,随后告辞要离开。丁怡梅越想越觉得有问题,打电话通知了王凯,对方也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两人赶到铝合金公司,在王凯的建议下,丁怡梅作为公司大股东,向公司提出书面查账申请。苏立百般阻挠。王凯请来律师,并告知苏立:如果他拒绝,丁怡梅就向人民法院请求,由法院裁定,在此期间,账目不能变动。苏立只得妥协。经过几天紧张的工作,很快查明苏立利用张学强的假签名等签署文件,意欲转移公司财产。幸亏丁怡梅发现及时,才没有给公司造成太大损失。

经历了生活的磨砺,丁怡梅渐渐成熟,她厉声对苏立说“:看在你和张学强多年兄弟的分上,希望你把侵占的财产退赔出来,否则,我将诉诸法院,到时候你就不只是退赔这么简单了!”苏立反击道“: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还留在张学强身边?你不就是想趁机搞钱,还你欠下的校园贷。”

此话一出,王凯以及几个股东的脸色都变了。丁怡梅顿了顿说“:你说的没错,我和张学强是协议结婚。那又怎样?我是他的妻子,我们的夫妻关系受国家法律保护。是的,张学强出事之后,我想过逃跑,可我留下来了,因为我必须履行一个做妻子的责任和义务。我要保护他名下的每一分财产,因为那是他用血汗拼来的。至于我,不会拿公司一分,等他醒来后,我们完成婚姻协议的内容,我自然会离开……”

丁怡梅的坦诚,让王凯和股东们彻底放下戒备。 几天后,害怕吃官司的苏立交出了公章,灰溜溜地离开了公司。丁怡梅委托王凯和另一位懂经营的亲戚管理公司。至此,一场危机化险为夷。

重做新娘,唤醒植物人也唤醒了爱情

为了防止再出意外,丁怡梅让人在张学强的卧室里安装了监控。得知张学强是足球迷,丁怡梅找来足球赛的视频,每天播放。2018年2月初的一天,是张学强喜欢的国际米兰对阵AC米兰那一场比赛,球赛进行到焦灼状态时,网络出现问题,视频停止了。丁怡梅突然发现张学强的眼珠在动,手指也能翘了起来。

丁怡梅欣喜万分,打电话告诉张学强的主治医生,对方叮嘱丁怡梅:加强脑部刺激,多和他说话,按摩他的经络和肌肉,可以帮他尽快醒来。

在丁怡梅的努力下,2018年2月24日,奇迹终于出现:张学强睁开了眼睛,彻底醒过来。可令她失望的是,张学强认不出她,却认得表哥王凯。见此,丁怡梅知道自己再待下去就是多余,她向王凯提出要离开张家。王凯不好阻拦,接过了照顾张学强的任务。

之后,张学强的记忆也慢慢恢复。王凯向他提起丁怡梅,张学强摆摆手让他不要说。原来清醒后的张学强没有发现丁怡梅的身影,他非常失望,甚至不想听到这个人的名字。

得知张学强康复了,2018年3月底,丁怡梅给张学强打电话提出离婚,张学强一口答应。办理手续那天,张学强表情冷冷的,丁怡梅很失望:照顾他一场,怎么连一句感谢都没有?不过她转念一想:和张学强之间也不过一场交易而已。丁怡梅释怀了!拿了离婚证后,张学强如约支付了10万元余款,随后转身离开,他们之间已经“钱货”两讫!

4月的一天,张学强清理房间时,发现竟然有个监控摄像头。他好奇地打开显示器。视频里,丁怡梅一会儿给他擦身体,一会儿喂水他喝,傍晚还用手帮他抠大便……那娴熟的动作,俨然就是一个情深义重的“妻子”。张学强被感动了。他找王凯询问情况,王凯没好气地说“:你不是不想听吗?”接着他还是把丁怡梅所做的都告诉了张学强。此时,张学强的心中再也无法平静下来。他原以为只是一场交易,没想到丁怡梅却对他不离不弃,张学强急切地想见到丁怡梅。通过表哥,他了解到丁怡梅的父亲病情复发,她在老家照顾老人。张学强当即赶过去。

张学强突然出现,丁怡梅很意外“:你怎么来了?”张学强摇摇头说“:我欠你的还没有还清。”见丁怡梅不解,张学强没有多解释,竟然直接走到丁怡梅父母

面前说是丁怡梅的男友,他有责任照顾老人。在他的坚持下,丁怡梅的父亲住进长沙湘雅三医院治疗。

在丁父住院期间,张学强每天抽时间到病房探望。丁母并不知道他与丁怡梅有过一次“婚姻”,她对女儿说“:这小伙子人不错,你们的婚事我答应了。”丁怡梅只当张学强是为了感谢她当初的相助,她告诉母亲,他们的关系还没有到那一步。

丁怡梅不想欠张学强太多,她每次发了工资,都会拿一大半还给对方,并说:“我现在只能给你这么多,剩下的我今后慢慢会还清的。”张学强不肯要,他诚恳地说“:我妈生病的时候,你是怎么做的?现在我如果要你的钱,那还有良心吗?”丁怡梅小声嘀咕“:我们那时候不是有协议吗?”张学强叹了口气“:我不这么认为!再说了,医生现在都没有给叔叔用什么药了,我们只是尽力让他减少一些痛苦,能花多少钱……”一听这话,丁怡梅眼眶红了,再也不多说了。

2018年6月20日,丁父走到了生命尽头,离开了人世。张学强以准女婿的身份为丁父披麻戴孝。丁母认定了张学强这个女婿。

父亲病逝后,丁怡梅再次向张学强提出分手。无奈下,张学强找到丁母,并跪在她面前,讲述了自己和丁怡梅那段荒唐的婚姻,他恳请丁母原谅,并承诺一定要兑现在丁父面前许下的诺言:要照顾丁怡梅一辈子。

丁母起初觉得他们很荒唐,但想到女儿能嫁给这么好的男孩,她认了,并不顾女儿的反对,住进了张学强为他们安排的出租房。张学强每天探访,说嘴馋丁母做的饭菜,丁怡梅觉得他很无赖,张学强也不恼,说“:怎么办呢,我的心在这里!只要你能接受我,你让我变成什么我都甘心。”丁怡梅说他油嘴滑舌,没个正形。张学强却说“:只要能逗你开心,只要你能再回到我身边,你让我怎样我都愿意。”顿了顿,他又说“:我爱你,想每天陪在你身边……”

兜兜转转,他们之间以交易开始,却用爱延续。见丁怡梅默不做声,张学强一把将她搂在怀里……这一刻,爱情停驻在两颗年轻的心上。

2018年7月2日,张学强和丁怡梅在芙蓉区民政局办理了“复婚”手续。他们奇特的爱情经历被熟人发到朋友圈,看到的人纷纷为他们真挚的爱情点赞。张学强告诉记者,因为岳父刚刚病逝不久,他们准备等到明年再补办婚礼,那个时候,他要给美丽的新娘一场盛大的婚礼。

扫描右侧二侧码,回复关键词“买卖”,免费看上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