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手”小儿女一别难两宽:父母为你家燕子衔泥

Zhiyin - - 目录 -

2017年7月,上海市普陀区一栋居民楼里发生了一幕悲剧:该楼一居民家的男主人余强被携刀上门的前亲家冉长根捅刺多刀,当场身亡。曾经结成姻亲的两位老人,为何拔刀相向呢?

2018年3月,随着上海市人民检察院二分院对该案提起公诉,案件背后的隐情得以披露—————

小儿女随性结婚生子,温馨小家长辈燕子衔泥

2012年初,冉骁和余雯燕这对不被父母看好的恋人分别向各自的家长宣布“:我们还是准备结婚。”这突然的消息让老人吃惊不已。

出生于1985年的冉骁是上海人。在上海一所知名大学读大三期间,他与比他小一岁的同校师妹余雯燕相识。余雯燕长发披肩,亭亭玉立,家庭经济条件也不错。父亲余强是一家公司的高管,母亲是事业单位的干部。身高1.80米的冉骁十分帅气,家庭条件比余家差一些,但余雯燕逐渐被他的真诚打动。

余雯燕与冉骁双双大学毕业后,余雯燕应聘进入一家外资企业工作,冉骁则在一家外贸公司做了销售。2010年4月底的一个周日,余雯燕将冉骁带回家中。通过冉骁的一 些言谈举止,余父余母感觉眼前这个男孩有些夸夸其谈,似乎不是很靠谱。再详细了解更是觉得冉骁除了长相并无其他长处,便极力反对女儿与之恋爱。可是,每次劝说,余雯燕都说冉骁如何如何好,两位老人很无奈。

而冉骁的父母对两人的恋情也不看好。他们认为,余雯燕家境比自家好很多,这样家庭的女儿难免娇气,结婚后怕儿子受气。但冉骁说,余雯燕根本就不是父母想象的那种女孩。劝说不起效果,冉父冉母就改变策略,干脆不管了,以为他们自己意识到不合适自然会分手。可是,不久之后,冉骁和余雯燕却通知各自的父母,他们要结婚。事已至此,做家长的也只得接受事实祝福他们,希望两人把日子过好。余雯燕的父母心疼女儿,还把自己的一套旧房子给小夫妻做了婚房。

2012年春节后,余雯燕与冉骁举办了婚礼。婚后,冉骁的事业很快有了起色,做了销售经理。有了一些积蓄后,夫妻俩便想买一套新房子。听到女儿女婿说首付款不够,余雯燕的父母又拿出积蓄,跟小夫妻共同出资买下了一套120多平方米的房子。2013年初,余雯燕生下儿子彤彤。孩子的出生,让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欣喜不已,把所有

重心转移到了孙子身上。

余雯燕产假期满后开始上班,婆婆便搬到了儿子家里帮忙带孙子。公公和余父余母也经常过来帮忙,有的抱孙子、喂奶粉、给孩子洗澡、带孩子打疫苗;有的上街买菜做饭;有的去跑腿交物业费水电费等等,忙得不可开交。一对小夫妻没了后顾之忧,各自忙碌自己的工作。冉骁每天早出晚归,经常在外应酬到半夜,等他回到家里,孩子早已熟睡,加上周末不是加班就是出差,所以他基本上一个月也难得抱一抱儿子。余雯燕的工作也十分繁忙,在孩子彻底断奶后,公司便开始安排她出差,隔三差五不在家,家里的一切全靠老人打理。但四位老人毫无怨言,他们只希望这个小家幸福。

感情生隙甩手作别:婚姻残局由父母收拾

冉骁和余雯燕的结合很快就应验了“不被父母祝福的婚姻注定不会幸福”那句话。

2014年下半年起,冉骁经常以应酬为名彻夜不归,有时回了家也对妻子十分冷淡。女人的直觉告诉余雯燕,丈夫彻夜不归的背后,一定还有文章,她开始偷偷留意他的手机。

一天晚上,冉骁在淋浴间洗澡,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余雯燕拿起手机刚一接听,一个女性声音刚“喂”了一声,一听不是冉骁立刻挂断了电话。余雯燕便翻看起手机相册,忽然,一个年轻的陌生女子笑容灿烂的照片出现在她眼前,继续翻看,照片不止一张,女子望着镜头的眼睛满是爱意,余雯燕看得心头发紧。再翻看他的微信聊天记录,在他与一个名叫“薇儿”的微友的聊天记录里,冉骁与之聊天的内容,字里行间完全是热恋中的情侣的语气。再看她的头像,正是相册里的那个女孩!

这时,冉骁洗完澡从浴室出来了,看到妻子手里拿着他的手机,便一把夺了过去“:你干吗看我的手机?”余雯燕质问他“:你心里没鬼怕什么?”冉骁自知理亏却又不肯认错,穿上衣服就走了。余雯燕气得哭了起来。

原来“,女比男强”的婚姻一直让冉骁很压抑。事业越做越好后,他有了足够的底气在妻子面前扬眉吐气。而在他眼里,余雯燕自从生完孩子后,苗条的身材变得胖了很多,很长时间也没能恢复,她再也不是从前那个亭亭玉立的女孩了。重视颜值的冉骁对她有了嫌弃,感情日渐淡漠。在与一名女客户的交往中,冉骁未能把持住自己,出了轨。

一天晚上,夫妻俩的争执被冉母听到,她这才知 道儿子儿媳感情出了问题。私下里,她劝儿子“:你们两个走到一起不容易,还是好好过日子,有什么问题好好沟通……”冉骁不以为然“:妈,我们的事你别管,大不了离婚呗。”冉母只有摇头叹息。

此后,冉骁更加频繁地彻夜不归了。想想当初两人不顾一切走到一起,现在经济状况越来越好,丈夫却变了心,余雯燕心里特别不服气:你冉骁凭什么在外拈花惹草啊,你以为自己很有魅力吗?对你这样的负心人,我还不稀罕呢!

她向冉骁提出了离婚,冉骁也二话不说十分爽快“:同意!”两人很快开始心平气和商议离婚协议。冉母听到后焦急万分,连忙告诉了丈夫和亲家夫妻。冉长根不相信儿子儿媳会真的离婚“:年轻人都是一时冲动说说气话,我们做长辈的还是不掺和他们的事。”其他三位老人决定动用家长的力量,极力劝说两个孩子不要离婚。

余强夫妻俩劝女儿不要冲动,还是给冉骁一些时间,因为毕竟还有孩子。但余雯燕态度异常坚决: “留住人留不住心,何必呢!”余强夫妻俩抱着彤彤老泪纵横“:可怜了我的外孙,才这么小,可怎么办……”

正当两对老夫妇还在冥思苦想用何种办法黏合儿女的婚姻时,2016年元旦前夕,冉骁和余雯燕分别告知双方父母“:离婚手续我们已经办好了,你们以后不再是亲家,你们各回各家,我们各找各妈。”

原来,昨天冉骁和余雯燕草拟了一份离婚协议书,到普陀区民政局办理好了协议离婚。协议约定:婚后所购房产归余雯燕,余下的贷款由余雯燕偿还。但余雯燕需给付冉骁100万元,给付方式为分期付款。彤彤归余雯燕抚养,冉骁有探视权,每月给付抚养费4500元。

余父泪流满面“:从你们建起这个家那天起,就一直是我们在帮你们打理,一砖一瓦一针一线地添置,孩子也是我们一勺一勺地喂大的。如今这个家终于像个样了,你们却像过家家一样说散就散,说把这个家拆了就拆了,这都是我们的心血呀……”

然而,无论长辈多么伤心,冉骁和余雯燕都已彼此毫无留恋,余雯燕很快带着儿子搬回了娘家。

冉母哭着埋怨儿子“:彤彤是我一把屎一把尿带大的,你就这么狠心把我的孙子给了余家,我想孙子怎么办?”冉骁回答母亲“:想了你就去看,不是每月有一次探视嘛。”冉长根细问之下才得知,房子也给了余雯燕,他一下急了“:为什么房子归她?那不是你赚的钱买的吗?怎么也应该有你一半吧。”冉骁给父亲解释“:房子付首付的时候余雯燕的爸爸也出了一部分

钱,所以房子就给她了,但是她要给我100万补偿款。”冉父一听更急了“:才100万?现在上海的房价都涨到什么样了,100万够你买什么,你住哪儿呢?”冉骁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总有办法的,您就不要瞎操心了!”

此后,冉骁和余雯燕一切按照协议执行,倒也相安无事。对于两人来说,爱了就在一起,不爱了就一别两宽。因此,离婚后彼此没有任何纠缠,各自开始了新的生活。

然而,自从女儿离婚后,余雯燕的父母每天看着外孙就心疼,再想想自己帮女儿女婿建立的婚姻大厦被冉骁出轨毁掉,就更恨辜负了女儿的冉骁不是东西。而想想妻子一把屎一把尿带了很久的孙子却归了余家,房子也归了余家,只给了儿子100万,还要分期付款,冉长根觉得儿子真是亏大了。每次冉骁回家,夫妻俩都要愤愤不平地抱怨一通,冉骁觉得无所谓“:钱没了可以赚,儿子长大之后也会回来认亲的,你们何必想那么多……”可冉长根就是放不下,对余家的怨恨越积越深,尤其是长期不能想见孙子就见到,冉长根无比思念。实在忍不住想念,就打电话跟余家联系。

起初,余强夫妻俩把彤彤带下楼,交给冉长根夫妻,待他们跟彤彤玩一会之后再到楼下接回孩子。可是,每次看到外孙被爷爷奶奶带走,余强和妻子就心神不宁,生怕他们不把孩子送回来。所以,后来他们就不让冉长根夫妻再把孩子带走了,而是让他们到家里来看,并拒绝带彤彤下楼。思孙心切的冉长根夫妇只好硬着头皮上楼。

昔日的亲家坐在一起却互相没话说,冉长根一个人逗着彤彤。彤彤渐渐懂事了,对他们并不亲热,冉长根十分尴尬,认为是前亲家挑拨孙子不理自己。一次,冉长根一个人又来到余家看彤彤。彤彤正在专心玩玩具,没理爷爷。冉长根很是失落“:这臭小子,怎么跟爷爷一点都不亲啊,爷爷白疼你了,你奶奶也白辛苦带你了。”余强在一旁听了,反唇相讥“:还不是要怪你儿子出轨,好好的家被他毁了!”被余强这一数落,冉长根心里极不舒服,他想抢白余强几句,却没想出合适的话来,只好涨红着脸悻悻而去。

你一别两宽他难以释怀:一把利刃怎了恩怨

回到家里,冉长根越想越气愤,他打电话把儿子叫回来,要冉骁跟余雯燕协商一下,把孙子要回来,但遭到了冉骁的拒绝“:你们真是不会享福,带小孩难道不累吗?如果你们看到彤彤就难受,以后还是不要去了,慢慢淡忘对你们有好处……”

而由于前亲家每次来看彤彤都会引起不快,余父余母也向女儿求助“:要不我们把现在的房子卖了,再买个新房子,换个住处,让冉家再也找不到我们……”余雯燕劝父母“:他来看就看,看一会不就走了吗。不要那么纠结。”

儿女淡然的态度始终未能化解老人的心结。冉骁和余雯燕本以为离婚后已相忘于江湖,没想到,昔日亲家之间却积怨越来越深,更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不可控制的地步,最终演变成了一场惨剧。

随着上海市房价的暴涨,冉长根的一些熟人都卖房子赚了大钱,他越发觉得儿子离婚时吃了大亏,便多次给余家打电话,要求把离婚协议中约定的分期给付儿子的100万的余款一次性给他“:钱越来越贬值,请你把余款全部给我,以后我们老死不相往来。”但遭到余强的拒绝“:这是我女儿跟你儿子之间的事,不关你的事!”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冉长根个性执拗,余家越拒绝,他越想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此后,他每次上余家看孙子时,都会提到100万余款的事,余强夫妻俩烦不胜烦。此后,冉长根再打电话提出要看孙子,余强都以各种理由拒绝。冉长根电话打得更频繁了,余强干脆不接他的电话。冉长根气愤至极“:他们欺人太甚,我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看看!”

2017年7月10日晚,冉长根用手机拨打余强家里的电话,却一直无人接。9点左右,冉长根揣着一把水果刀,来到余强家门口,按响了门铃。此时,余雯燕正好出差去了国外。余强听到门铃声,打开看到冉长根这么晚了不打招呼就直接上门,很是气恼,便问他: “这么晚了,你来有什么事情?”冉长根的语气里满是火药味“:打你电话,为什么不接?”余强的话里带着明显的反感“:陌生人电话,我一概不接。”余雯燕的母亲怕邻居听到两人争执不好,就劝说老伴,让冉长根进屋看望孙子,以为他看一下就走了,哪里知道他此次前来的目的根本不是看孙子,而是暗藏杀机。

冉长根逗留了几分钟,跟彤彤说了几句话,余雯燕的母亲本就对他不请自来很是反感,觉得他已经见到了孙子,时间不早了,她还没给彤彤洗澡,于是下了逐客令“:孙子你也看到了,现在时间不早了,你孙子也要睡觉了,明天还要上幼儿园……”见前亲家母竟然赶自己走,本来就一肚子气的冉长根更加气愤,但又不好赖在人家里不走,于是说:“那好,我走了……”余强起身出门相送,妻子则带着彤彤到淋浴间洗澡去了。

余强刚把冉长根送出门,两人就吵了起来。余强

一边送冉长根出门,一边数落“:请你以后不要这么晚来看孙子,这样打扰我们休息,也影响彤彤的成长。彤彤最可怜了,还不是都怪你没有教育好儿子,弄得好好的小家四分五裂……”余强话还没说完,冉长根已经拔出刀向他狠狠地刺过去,余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抵挡了几下,就倒在了家门口楼梯拐角处,冉长根还不解恨,上去又补了几刀……

余雯燕的母亲给彤彤洗完了澡还不见老伴回家,就让彤彤去看看。彤彤推开虚掩的家门,一眼看到外公满身是血,躺在地上,不禁吓得大叫起来“:外婆快来!外公摔倒了……”屋内的余母听到彤彤的叫声,急忙赶了出来,发现老伴已经没了呼吸,惊慌失措的她大喊邻居帮忙报警。喊声惊动了楼下纳凉的居民,大家一边报警,一边寻找凶手。普陀区公安分局民警赶来后,一边勘察现场,一边对凶手展开追踪,最终在地下车库,将准备骑车离去的冉长根抓获,冉长根对自己持刀杀害前亲家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第二天,在国外出差的余雯燕得知父亲被害的消息紧急回国。面对已阴阳两隔的父亲,余雯燕痛哭失声。余母突然遭受丧夫之痛,身体被击垮,住进了医院。亲眼目睹了外公死亡惨状的彤彤变得沉默寡言,余雯燕只得请了假照顾母亲和儿子,一家人的惨状令人唏嘘不已。

冉母得知丈夫去看孙子却杀了人闯下大祸,当即感觉天都塌了。冉骁更没想到父亲会做出如此举动,他要陪伴悲伤的母亲,还要为父亲请辩护律师,突然的家庭变故让他不知所措。

2017年7月,冉长根被普陀区公安分局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刑事拘留,8月底被批准逮捕。

2018年2月初,上海市普陀区检察院将冉长根故意杀人一案移送至上海市人民检察院二分院。目前,该案正在公诉阶段,等待冉长根的将是法律的制裁。(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编后] 本案体现了当下很多年轻人的婚恋观:爱起来就不管不顾,哪怕父母再反对也要在一起;婚后则把孩子的养育交给老人,自己当起“甩手一族”;而一旦感情破裂,说分就分,无意中将矛盾的解决也推给了父母。殊不知,长辈介入后,各自袒护自己的子女,反而帮了倒忙,导致矛盾更加激化。在大多数为独生子女的80后家庭中,父母大都在子女的婚姻中毫无保留地付出,一旦子女婚姻出了问题,双方父母都无法全身而退,留下各种隐患,最终酿成悲剧。这一现象值得我们深思并引以为戒。 □ 编辑/张 哲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