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岳父猝死之谜:小职员殷勤善后上司情事

Zhiyin - - 目录 - □编辑/谈 琳

2018年3月19日,洪柳在北京出差期间,半身瘫痪的父亲洪正森从床上栽下,意外身亡。承诺帮她照顾父亲的男友詹明军愧疚不已,解释道:因为母亲手术,他无奈离开洪家,致使洪父发生意外。

洪柳选择了原谅。可是,不久,她发现,詹母根本没有做手术,而男友对她的欺骗竟源于一个职场秘密。洪柳难以接受真相,发誓要为父亲讨公道。

洪柳能讨回公道吗?詹明军那个不能说的秘密到底是什么?洪父又是缘何而死?2018年5月,发生在黑龙江省绥化市的一起案件让一切浮出水面。

殷勤为上司情事善后,意外“害死”准岳父

2018年3月18日晚10时许,詹明军洗漱完毕刚要睡觉,手机开始震动,竟是公司副总刘军义打来的。詹明军慌忙按下接听键。

刘军义告诉他:自己刚刚发生车祸,车撞得比较严重,需要在原处等待交警处理。自己并无大碍,但车上有位客户受了伤,他想詹明军在家休假,时间比较自由,希望他过来一趟,帮忙送客户去医院。说着,刘军义特别嘱咐:客户是女性,时间又比较晚,他担心在单位和家里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所以不想让别人知道。

刘军义是公司主管业务的第一副总,詹明军就是他面试招进来的。刘军义的电话让詹明军既意外,又有些受宠若惊,连声答应,并问清楚车祸地址。放下电话,詹明军却犯难了:女友出差前将瘫痪在床的父亲托付给自己照料,他如何走得开?

28岁的詹明军与大他一岁的女友洪柳相恋3年。詹明军父母是绥化市绥棱县郊区农民,他在绥化一家电器公司当销售员。洪柳的父母都是绥化市的老师。2013年,洪柳母亲因肝癌去世,父亲洪正森悲伤过度,在开车时因注意力不集中出了车祸,下肢瘫痪。为了照顾父亲,洪柳从哈尔滨商业大学毕业后回到绥化,进入格力投资理财公司。詹明军对洪柳一见钟情,有空就去洪家帮忙照顾洪父。洪柳家住在五楼,没有电梯,詹明军总是背着洪父下楼,然后推上轮椅带他去小区广场溜。正是他这异常实诚的表现,赢得洪柳的芳心。

2017年,洪柳凭着出色的业务能力被提升为业务主管,成为公司最年轻的中层。女友的出色令詹明军既惭愧又不安,好在洪柳从不嫌弃。詹明军在珍惜女友的同时,在事业上更加努力。

2018年3月初,公司通知洪柳去北京封闭培训十天。身为业务主管的她无法推辞,又担心父亲。正在

左右为难之际,詹明

军主动请缨,承诺休

年假来替她照顾“准岳父”。3月10日,洪柳放心地启程去北京学习,詹明军住进洪家,方便照顾洪父。不想,却在这个当口接到了

上司的电话。

詹明军起身,轻轻推开洪父的房间,想跟他说明一下情

况,却发现洪父睡得

正香。心想出去个把

小时,洪父应该没什

么大碍,詹明军不敢

多想,在洪父床前留

了字条,就往刘总说的车祸地点赶。

詹明军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一去,

竟然铸成大错,令他

抱憾终生—————

车祸现场在绥哈公路距绥化入口几公里处。一见到詹明军,刘军义马上从车里抱出一个长发、腿部受伤的年轻女性,放到詹明军的车上,让他立即送往医院,叮嘱道:“这事你用心办,我不会亏待你!”说着,递过来2000元现金,又回头对车内拉着他的手不肯放的女孩叮嘱“:他叫小詹,有事尽管与他说!”一看这情形,詹明军证实了自己之前的猜测:这女客户与刘军义关系不简单!

詹明军没有多问,载着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孩来到绥化市人民医院。帮女孩挂号时,他知道女孩名叫吴芳。经拍片检查,吴芳小腿骨折,需要手术并住院,詹明军又忙前忙后办理住院手续,照顾吴芳输液。在与吴芳的聊天中,詹明军得知她在绥化一家与他们公司有业务往来的企业上班。

凌晨2时,洪父突然打来电话,詹明军接听,却发现电话那端竟没有声音,詹明军心里涌起不祥的预感。但当时吴芳正在等着做手术,他犹豫着没有回去,直到吴芳手术完毕回到病房,他给刘军义发微信告知一切都安顿好了,这才急急赶回洪家。此时,距离詹明军离开洪正森已经整整5个小时。

詹明军进屋后发现,洪正森倒在地板上,头部周边尽是鲜血,他大惊失色,紧急呼叫120,把洪正森送到医院抢救。19日清晨,医生宣告洪正森死亡,并解释原因:洪正森因为头朝下从床上栽下,导致头部静脉出血而亡。

詹明军瘫坐在急诊室门外,大脑一片空白。

谎言难抵真相炙烤,小职员尴尬难言

3月19日上午,在北京学习的洪柳骤然接到噩耗:父亲“意外去世”。洪柳难以置信,大哭道“:爸爸状态一直很好,怎么就出了意外?!”詹明军解释:洪正森是从床上摔下,导致脑部出血而亡。洪柳流泪急急告假,返回绥化。

在绥化市人民医院停尸间,洪柳见到父亲的遗体,眼前一黑,顿时晕倒在地。詹明军大惊,赶紧叫来医护人员。洪柳睁开眼时,詹明军正眼睛发红守在病床前。见她醒来,詹明军顿足捶胸,哽咽哭道“:是我对不住你,对不住伯父。”说着,他含泪对洪柳谎称—————

18日那晚9时许,他接到父亲从老家打来的电话,

说他母亲肚子疼得在床上打滚,还不肯去医院。他急忙让母亲接电话,结果,母亲一边嗷嗷叫,一边还说没事,让他放心。詹明军急了,知道母亲这是心疼钱,在忍,他就决定赶紧回去,把母亲送医院再回来。当时,洪正森已经入睡,他不忍弄醒,就把洪父的手机特意从桌上拿起放到枕边,并留下一张字条,说明缘由,并承诺两个小时左右肯定回来,然后急急开车直奔绥棱县。

哪知,母亲被确诊为急性阑尾炎,必须马上手术。父亲对医院程序不熟、手忙脚乱,见状,詹明军只得陪母亲做完检查,看着她被推进手术室,才开车返回洪家,结果洪父就出意外了———

詹明军不敢向洪柳坦白实情,一来他为一个不相干的人,耽误了洪柳父亲的抢救,洪柳定然不能接受,而他也说不出口;二来,他也不想扯出刘军义与吴芳的事情,毕竟刘军义反复叮嘱过不能让别人知晓。于是,他拿母亲编了谎言。见詹明军泪流满面,还不停地扇自己的耳光,洪柳内心异常沉重,泪水顺着脸颊无声淌下。她能说什么呢?指责詹明军不该送母亲去医院?他帮自己照顾父亲是替自己尽孝,自己又怎么能责怪他为他的父母尽孝?可就这么原谅他,她过不了自己内心的坎,毕竟,父亲走了……左思右想夹杂着父亲去世的沉痛,洪柳沉沉睡去。翌日醒来,见詹明军趴在床头睡着了,头发乱蓬蓬的,胡子拉碴,衣服也是皱皱的,想来这几日他也备受煎熬吧,洪柳不禁心一软,叹了口气。

听见她的动静,詹明军也醒了,立马张罗着给她梳洗、买早餐,紧接着又联系丧礼的各项事宜。见男友忙前忙后,洪柳心中一暖,沉默良久后,流泪说道:虽然怪詹明军没将父亲照顾好,但自己能理解他并非有意,也能理解他对母亲的担心。詹明军感动不已,心中压了几天的石头这才完全落地。

3月22日,洪正森的遗体告别仪式。早晨,詹明军帮洪柳在殡仪馆设立灵堂。可就在亲朋陆续到来、悼念仪式即将开始的时候,洪柳却发现,说去一下卫生间的詹明军半天不回来,电话也打不通。她唯有强打精神应酬,一边暗暗心急。直至临近中午,仪式都结束了,詹明军才姗姗回到家里。

“你到底干什么去了?”洪柳抑制不住情绪,对詹明军怒吼道。詹明军连连道歉,解释说自己上卫生间时,接到电话:他之前谈过的一个大客户要到单位签合同,他来不及通知女友就去了单位,原想快去快回的,不想,客户就合同与他反复沟通,几经易稿才签下合同。而因为单位的接待室信号不好,他都没办法通 知洪柳。同时,詹明军还告诉洪柳一个好消息:他的顶头上司刘军义对他比较信任,他有意在工作上好好表现,争取配得上洪柳!

洪柳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办完丧事后,詹明军正式回单位上班,并且比以前忙碌了许多,今天加班,明天出差,有时还莫名联系不上。洪柳不快时,詹明军就说让她忍耐一段时间,等他忙过这一段就好了。洪柳几次提出要去绥棱探视一下做了手术的詹母,詹明军都说缓一下,等他忙完再说。男友的突然忙碌让洪柳很不适应,也心生奇怪,总感觉男友有事瞒着她。

五一假期,在洪柳的反复要求下,詹明军带着她回了老家。去之前,他特意给父母打电话通气,要父母多花点眼力,不要穿帮了。二老用心对应。不想,在晚饭时,住在詹家隔壁的詹家三婶过来串门。见了洪柳,她笑着问“:你们回家是要张罗结婚吧?我们可是急着喝喜酒呢。”洪柳笑笑答道“:主要是看詹妈妈的,她上次手术,我在北京学习,没办法过来。”谁想,洪柳话音刚落,三婶就奇怪地问詹母“:你什么时候做手术的?你这刚做完手术,每天还家里地里地忙,可是不行的。”詹母一愣,一边解释“:没什么大碍!”一边起身就把三婶往室外拉。她的话一字一句都被洪柳听得真切。洪柳怔怔地看着詹明军,詹明军躲闪着她的目光。

晚饭后,洪柳追问男友道“:三婶问你妈的时候,你朝你妈使什么眼色……你妈妈做手术,三婶怎么可能一点都不知道?”见女友怒气冲天,詹明军急了,这才坦白了当天给上司善后的真相:洪父的意外把他吓傻了,担心女友要与他分手,他才谎称家里有事。洪父追悼会那天他缺席,就是因为刘军义给他打电话:吴芳有一个重要的东西在他那里,他不方便过去,让詹明军去拿了送到医院。詹明军只得不管不顾就当起跑腿工。

“我最恨说谎的人,你说我现在是该原谅你还是更恨你?”说完,洪柳径直打车回了绥化。

一边是女友一边是升迁,不能说的秘密酿血案

据洪柳的闺蜜介绍,虽然在詹明军的再三恳求下,洪柳强迫自己不要责备男友,他也情非得已。但是,这事却极大地影响了她与詹明军的关系。更让洪柳接受不了的是,那个吴芳把詹明军指挥得团团转———

吴芳出院后,腿部打了石膏,行动不方便,刘军义就嘱咐詹明军常去帮吴芳处理一些日常生活琐事。为了拉近与刘军义的关系,他虽然有时也烦,可是对

吴芳从不敢怠慢。有很多次,不得不利用晚上的时间,照顾或者陪伴吴芳。

洪柳对男友将事业与生活混成一团的局面非常反感,多次提醒他不要越陷越深,但为了升职。詹明军一边答应女友,一边还是决定利用吴芳,拉近与刘军义的关系。得知吴芳独自一人在绥化生活,他就非常用心地找了一个看护,照顾吴芳的生活起居,自己抽空还买食物过去,并随时向刘军义汇报吴芳的伤势进展。詹明军的用心都被刘军义看在眼里,给他介绍客户,帮助他拉升业务。刘总的反应,更让詹明军感觉,自己这样照顾吴芳非常值得。洪柳与詹明军因为吴芳的事情多次争吵。

5月15日晚上6时,詹明军需要在下班后给吴芳买些生活用品。担心洪柳生气,詹明军给洪柳发短信称自己有应酬不回家吃饭。洪柳因为心情不好,又喝了凉饮料,肚子突然疼起来,便给詹明军打电话,希望他尽快回来。詹明军忙解释“:明天上午,我们刘总要在职工大会上讲话,让我给他写发言稿,真的耽搁不得。”可洪柳分明听出詹明军所处的背景很嘈杂,不像在办公室,便追问他在哪里。詹明军解释,应酬完之后,大家洗脚放松,他为了节约时间,就在按摩店里整发言稿,还说他马上就写好了,一个小时之后就可以回家,让洪柳多等他一下,他有好消息分享。洪柳没再追问下去,静等詹明军。

一个小时后,詹明军终于回来了,带着洪柳最喜欢吃的橙子。一进门,他就抱着洪柳,说让她受了委屈,然后说喜讯“:我谈成了一笔200万的生意,可以提成几万元,公司老总还表示可能会给我升职!”

詹明军柔声对女友说道:他知道最近有些忽略她,他以后会用加倍的好来还,让女友再多忍耐一段时间,等他升了职,以后的局面就可以改观了。在男友的怀抱和话语里,洪柳的怨气消了不少,告诉男友: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她受委屈。詹明军连连点头。

第二天清早,洪柳习惯性地将詹明军头天晚上脱下的衣服拿起来,准备放进洗衣机。在清理裤子口袋时,她无意间发现里面有一张超市的购物单,购物时间是昨晚8点多,购买物品包括几包零食和几包女性用品。洪柳一愣,随即脸色发白……

詹明军从洗漱间出来,准备上班,看到异样的女友,正准备过去问是怎么回事,洪柳已经将购物单扔过来,大声说道“:那个点,你不是在写你们刘总的发言稿吗?这些东西是给哪个女人买的?”

詹明军立马辩解“:你千万不能误会,这是给吴芳买的,刘总出差,让我帮忙照顾一下吴芳。”洪柳冷笑 道“:你还真是尽心,把老总情人照顾得连卫生巾也要买!你堂堂一个大男人,却跑去给小三做保姆,你不嫌丢人我还要脸呢!”詹明军一听也急了“: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我们的将来,希望我能有个好前程,能够配得上你!”“我不希望你过得这么卑躬屈膝,升职要靠自己堂堂正正地去争取,怎么能用这种不入流的手腕呢?”洪柳怒道。

“我不能停止。为了这件事,我已经连累了你爸爸……”詹明军争取道。不想,他提到洪父时,洪柳情绪失控了,狠狠地给了詹明军一记耳光。那一瞬间,仿佛所有的委屈爆发了一样,洪柳号嚎大哭“:我爸是我最后的亲人了,你知道他走了之后,我心里有多痛吗……在我最难的时候,你何曾关心过我,你心里想的不过是你老总的情人……我和我爸在你眼里算什么?为了一个见不得人的小三,你害死了我爸爸,你这个杀人凶手!”

洪柳越说越伤心,越骂越愤怒,还说要举报刘军义包养情人、以权谋私、滥用下属,为父亲的死讨个公道。说着,她拿上包包就要出门。

詹明军自知理亏,对洪柳之前的哭闹一直是道歉、安慰,但她最后的这句话,令詹明军突然一个激灵,急忙上前拦她。见状,气急的洪柳拿起桌上的水果刀声称,她决不能让父亲死得这么冤,如果詹明军再拦,她就用刀刺他。詹明军感觉女友疯了,想伸手夺刀。洪柳坚决不给,两人便纠缠起来,结果,争抢中,刀子竟刺向了洪柳胸口,顿时鲜血淋漓。

詹明军急忙拨打120,还用衣物死死按住洪柳伤口,流泪恳求洪柳一定要坚持。但因刀子刺中大动脉,洪柳在医院抢救一天后,还是因失血过多死亡。詹明军当即崩溃,随后打电话向公安机关自首。

在接受绥化市刑警队干警问讯时,詹明军解释道:他当时只是不想让洪柳去单位。因为洪父的死从理性上讲,与刘军义根本没关系,可洪柳一旦闹开,刘军义与吴芳的事情便纸包不住火,而刘军义必定会迁怒于他,他的升迁之事便会泡汤。所以,他一心想拦着洪柳,但没想到洪柳反应那般激烈。

最后,他悔悟道:正如洪柳所说,他急功近利,为了升迁,把她伤得太狠,这才令她反应这般激烈,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他本想走捷径,为他和女友拼一个好将来,最终却本末倒置,不仅害了两人的感情,更误伤了女友的性命。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犯罪嫌疑人外,其余为化名,相关信息做了技术处

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