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离世欲堕胎,丑娘揭开身世之谜

Zhiyin - - 目录 -

2006年,孟美岑考上了唐山

师范学院声乐系。高霞高兴极了,想亲自送女儿到学校,可最终还是被女儿拒绝了。望着女儿提着行李,离去的背影,高霞哭

红了眼睛。没多久,高霞接到女儿打来的电话,得知女儿不仅当上了班长,还成为学校文艺汇演的核心人物后,她又笑得眼睛都弯成了缝。

到了大二的暑假,孟美岑兴冲冲地从学校归来。没想到和母亲只说了几句话,便起了冲突。原因是孟美岑觉得母亲说起邻居家那个考上985学校的孩子时充满了羡慕,于是冲着母亲酸溜溜地道“:你要是觉得别人家的孩子好,就去别人家当妈。你看除了我们还有谁待见你?”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

望着女儿生气的背影,高霞心里酸涩无比。其实,她一直知道女儿嫌弃自己,可这世上,哪有当妈的会为此生孩子的气?所以,不管孟美岑怎么不待见高霞,高霞都会一如既往地爱她。

大三时,已是学校风云人物的孟美岑受到许多男孩的追求。其中,来自土木建筑系的王林追求最为猛烈。王林来自山西省太原市,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婚重组了家庭,他是跟着爷爷奶奶一起长大的。王林不仅长相帅气,还特别会讨女孩欢心,常常把孟美岑逗得前仰后合。很快,两人热恋了。

2010年夏天,孟美岑把王林带回了邯郸市的家。然而,短短几天的相处下来,高霞发现王林身上有许多问题,加上他的家庭比较复杂,高霞觉得王林并不是一个能给女儿幸福的男孩。

在孟美岑回学校的前一天晚上,高霞对女儿说出了自己的担心。可孟美岑却根本听不进去,甚至反驳道“:你又不了解他,怎么就断定他不好?他长得帅气,对我又好,我跟他在一起很幸福。”见女儿如此坚定,高霞无能为力,想着只能找机会再慢慢劝说女儿。

此后,高霞三天两头给孟美岑打电话,劝她在感情的事上慎重再慎重。可此举不仅没有让孟美岑慎重,反而激起了她的逆反心理。有一次,孟美岑实在受不了母亲的唠叨,口不择言地讥讽道“:我不是你,你因为残疾才嫁给我爸的。可我嫁的是爱情!”高霞当即也被气晕了,撂下狠话“:你以后过得不好,可别哭着回来!”听见母亲这么说,孟美岑更加硬气道“:你放 心,我就算被他骗了也不会回来找你哭的。”

大学毕业后,王林主动提出留在邯郸,孟美岑觉得这是王林爱自己的表现,更加坚定了非他不嫁的信念。2011年6月,孟美岑跟王林领取了结婚证。由于两人都不买起房子,就租了一套一居室,过起了二人世界。虽然,高霞并不满意王林,但事已至此,她也只能尽力地帮衬小两口。可自从毕业后,王林只做过一份超过三个月的工作。更令高霞意外的是,结婚才一个多月,孟美岑就怀孕了。由于孕吐厉害,本在培训机构当老师的孟美岑只好回家待产。此时,王林仍没有工作,每天宅在家不是喝酒就是玩游戏。孟美岑指责他不思进取,王林听烦了,不顾妻子有孕在身,竟动起了手。孟美岑肠子都悔青了,可想到之前说出的狠话,也不好意思找母亲哭诉。

然而,孟美岑如今过的什么日子,高霞心知肚明。只好三天两头叫王林来家里吃饭,一边温言软语地劝他上进点,一边偷偷塞钱给他,让他对女儿好点,多买点有营养的东西给孟美岑吃。可这一切,王林也压根没对孟美岑说过。

在对自己婚姻的失望透顶中,孟美岑怀孕已经7个月了。这天,王林在网吧又玩了一个通宵的游戏。回到家里,孟美岑大吼道“:我们离婚吧!”哪知王林不仅没有赔礼道歉,反而破罐子破摔地回答“:离就离。”说完,整理好自己的行李回了山西老家。面对绝情离开的王林,孟美岑气得浑身发抖。可第二天,气还没消的孟美岑就接到了令她震惊的噩耗:王林出了车祸。

孟美岑不知所措,第一时间给母亲打了电话,和母亲一起赶往了山西的医院。到达医院后,母女俩才知道,王林已经在车祸中去世了。面对丈夫的骤然离世,孟美岑整个人都崩溃了,如同行尸走肉般任人摆布。幸好有母亲在她身边,陪着她,安慰她,帮她料理王林的后事。之后,高霞把女儿接到了自己家里照顾。

孟美岑在家浑浑噩噩地过了一个月后,突然对母亲说,我不能让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爸爸,我要去把孩子打掉。高霞愕然,拉着女儿不让她去“,孩子都已经这么大了,你忍心吗?就算没有爸爸,还有我们啊,我们会帮你把孩子养大的。”可不管母亲怎么说,孟美岑都下定决心要把孩子引产。

这天,趁高霞不在家,孟美岑偷偷来到医院准备

做引产手术。可手术必须要家属签字,孟美岑无奈,给小姨打了电话。哪知,小姨没来,母亲却慌忙赶到了医院。她一把拉住孟美岑,气汹汹地说道“: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呢?一定要把孩子打掉才甘心吗?早知今日,我当初就不该捡你回家。”母亲的话如五雷轰顶,把孟美岑彻底震晕了。在孟美岑的追问下,母亲道出了隐藏多年的秘密———

高霞出生在农村,十几岁就出来打工。20岁那年,她在电力机修厂工作,在一次去食堂帮厨的时候,不小心将右手卷入压面机中,整个手掌瞬间被碾掉了。虽然事后被紧急送入医院救治,但还是落下了终身残疾。正因为身体有残疾,高霞一直到找不到对象,直到快30岁才经人介绍,嫁给在建筑公司做木工的孟广顺。孟广顺也是因为家里穷,加上性格木讷,一直未能娶到老婆。

婚后不久,高霞怀孕了。可由于日子清苦,怀孕4个多月的时候她还在帮人搬家赚取生活费。不想因此劳累过度,流产了。虽然孟广顺没有过多地埋怨妻子,可高霞还是痛苦不已。四个月后的一天,高霞在路边看到了一个女婴,身上包着一个小薄被,哭声微弱,很是可怜。她抱起孩子,轻轻地拍着。拍着拍着就舍不得放手了,仿佛觉得这个孩子就是上天赐给她的。于是,高霞不顾孟广顺的反对,毅然留下了这个女婴,并取名孟美岑。

因为一怀孕,高霞和丈夫就回了老家,等抱着孟美岑回来时,邻居们都以为这是他们夫妻在老家生的孩子。因此,谁也不知道高霞流产过,更加不知道孟美岑的真实身世。在孟美岑5岁的时候,高霞生下儿子孟国博。可即使有了亲生儿子,高霞对孟美岑依旧爱得全心全意,连孟美岑自己都从未怀疑不是父母亲生的孩子。

现在,母亲突然向自己坦承,说自己是她捡来的,孟美岑简直不敢相信,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言不语,不吃也不喝。高霞急得团团转,守在孟美岑的房门口,寸步不敢离开。而房间内的孟美岑却陷入深深的回忆中,想到这么多年,自己对母亲的种种白眼和瞧不起,孟美岑泪如雨下。她有什么资格瞧不起母亲,她只是一个被人捡来的孩子啊!如果没有母亲,自己也许早就不在人世了。

一个星期之后,孟美岑打开房门,抱着高霞坚定地说“:妈,谢谢你养了我,我决定把孩子生下来!”望着仿佛一夜懂事的女儿,高霞欣慰地笑了“,妈这就给你做好吃的去,多吃点,孩子才能身体好!”说完,转身去了厨房。看着母亲忙碌的背影,孟美岑任凭泪水 流淌。

2012年7月,孟美岑在邯郸市中心医院剖腹产下女儿金金。随着孩子的来到,各种纷繁杂扰的琐事也迎面而来。哺育孩子的日夜颠倒,缺失丈夫的孤独寂寞,获知真实身世的心酸和失落等等,最终让孟美岑患上产后抑郁。

可那段时间高霞也是忙里忙外,不仅要照顾外孙,还要照顾孟美岑,压根就没注意到女儿的变化,等她发现的时候,已经让她心惊胆战了。

救女走出抑郁症,妈妈是你的圆梦巨人

对着小小的女儿,孟美岑常常陷入焦虑,质问自己究竟有没有能力将孩子养大,自己今后的人生该怎么办?这种担忧导致她情绪紧张,动不动就会发脾气、哭闹。

在一个深夜,失眠的孟美岑正在收拾旧物,当翻到自己和王林的合照时,她又一次自责起来,甚至觉得自己就是间接杀死王林的凶手。一时间,她激动的情绪难以自控,摔碎喝水的玻璃杯,用碎玻璃片划向自己的手腕。

夜深人静,听到异常响动的高霞急忙从隔壁房间赶过来。当她看到女儿血流如注的手腕时,整个人都呆住了。好在,她及时清醒,一把打掉女儿手里的玻璃片,赶紧查看,好在伤口不深。高霞拿出酒精棉球给女儿消毒,并用纱布包扎好了伤口。

回想孟美岑近段时间不寻常的表现,高霞也怀疑女儿得了产后忧郁。但她怕刺激孟美岑,背着女儿,四处求医。医生建议,最好能转移患者的注意力,这样她就不会沉浸在痛苦中。

想着女儿每天在家带孩子,蓬头垢面不肯出门,高霞决定首先要把女儿从家里赶到外面去。为了陪伴女儿,高霞请求妹妹来帮忙照顾金金,自己则每天用各种借口拉着女儿出门。起先,孟美岑很抗拒,可为了不让母亲生气,她只好顺从。渐渐地,她就不再排斥了,天气好的时候,还会主动和母亲一起推着金金出去散步。

见女儿情况好转后,高霞又托朋友给孟美岑找了一份在培优机构教小孩子唱歌跳舞的工作。她鼓励女儿带着金金一起去,美其名曰“早教”。其实,当孟美岑重新站在讲台上和孩子们一起又唱又跳时,心中的抑郁早已甩到十万八千里远了。一天,同事开玩笑似的对孟美岑说“:孟老师,你刚来的时候,都不会笑,我还觉得你挺严肃的。现在熟了,才发现,你还是挺随和的。”孟美岑惊觉,不知不觉中,自己又找回了

孟美岑(左)和母亲高霞参加活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