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版《何以笙箫默》:300美金的爱绵延不息

Zhiyin - - 目录 - □编辑/包奥琴

14年前,初到美国留学的裴南静在网上看到一封华人求助信,曾邮寄过300美金给当时境况窘迫的张绍平。此去经年,张绍平早已成为美国一家互联网公司的总裁,资产过亿。

此时的裴南静经历了命运的急转弯,却不忘初衷想要帮助一名孤苦无依的混血儿。万般无奈之下,她给当年资助过的张绍平发去邮件。最终,张绍平会帮助她吗?他们之间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这个现实版《何以笙箫默》能否结出善果?

邮箱里一封意外来信,能否归还那300美金

2012年7月,美国硅谷一家互联网公司的总裁张绍平收到一封邮件,邮件里写着:“张先生,你好。大约8年前,我在网上看到你的求助,曾邮寄过300美元给你。不知道你现在经济上是否方便,能不能把这300美元寄还给我?裴南静。”这封意外来信,将张绍平的思绪一下子拉回到8年前……

张绍平,广西壮族自治区玉林市人,父母都是普通工人。1994年,张绍平考入上海交通大学计算机专业。大学里,张绍平被誉为“计算机天才”,教裴南授喜欢他,同学追捧他。可即便这样,毕业前夕,恋爱三年的女朋友还是选择了跟他分手,她说“:不管你多优秀,多努力,在上海没有背景,根本无法立足。而我只想留在上海,不用那么辛苦。”张绍平很想挽留她,她却选择和一个上海男人在一起。

那段时间,女朋友离去的背影几乎成了张绍平的梦魇。正逢系里开展“留学桥”活动,张绍平决定申请奖学金,赴美留学。在征得了父母同意后,系主任和外教老师给他做了推荐,张绍平很快就被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录取。1999年夏,张绍平飞往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攻读硕士研究生。

在美国,张绍平埋头钻研,几乎每天都在实验室里度过。毕业后,他留在学校做一名助教,薪水不高,但可以借用实验室基地。2004年,张绍平研究出一套优化的信息搜索算法,但这套算法却有个缺陷,需要用其他各种优化算法共同配合才能

完成,所以初时并没得到风险投资商的青睐,很多人甚至嘲笑张绍平不自量力。

那段时间,张绍平背负的压力特别大。长期劳累的身体也开始报警,他高烧40℃,嗓子疼得说不出话来。在医院躺了三天,张绍平渐渐好转,可积蓄也消耗殆尽。走投无路的他异想天开,在美国华人圈里发布帖子,说明自己的情况,寻求华人投资。然而,现实很快让他失望了,根本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助他,网络上还出现一片谩骂声,说他是个骗子,丢尽中国人的脸。

正当他心灰意冷,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放弃的时候,他收到了一封没有署名的邮件,邮件里说:已经给你汇了300美元,希望你能渡过难关,等来真正的投资。

300美元,杯水车薪,却让张绍平热泪盈眶,重新燃起了斗志。他用这300美元撑过了最难挨的两个月,终于计算出新的配套算法,得到了第一笔一百万的风险投资。那几年,互联网如火如荼,张绍平无疑碰上了最好的时机。2006年,他创办了webcrawler互联网公司,事业做得风生水起,也入了美籍。2007年,张绍平与来自芝加哥的安娜恋爱并结婚。可夫妻俩观念不同,经常吵架,这段婚姻仅维持了一年半。

离婚后,张绍平将所有精力都投身于事业中,很快就累积了亿万资产。一路走来,张绍平常想,如果没有当初那300美元,也许他不会有今天。他想找出这个帮助过他的人,可对方并未留下任何联系方式。他也曾给那个邮箱发过很多邮件,但再未收到回复。后来,他的事业越做越大,人越来越忙,便将这件事搁下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相隔多年,他会再次收到这个人的邮件!

张绍平猜想,对方一定是遇到了很大的困难,才会发出这样一封希望渺茫的信。当即,他联系上了这个叫裴南静的女孩,得知她现在居住在弗吉尼亚州,他决定趁出差时,与她见一面。

相见已是另一番模样,假结婚也是报恩

一个星期之后,在弗吉尼亚大学附近的一家咖啡厅里,张绍平终于见到了裴南静。那天下午,张绍平没费多大力气,就了解到她目前的处境。

裴南静,时年22岁,出生在湖南省长沙市。父亲原本是湖南一家体校的校长,母亲是舞蹈老师,家里条件优渥。初中毕业后,裴南静就被父亲送到弗吉尼亚州读高中,母亲也辞职陪读。

初到美国,裴南静没什么朋友,每天都泡在网上。也就是在那时,她刚好看到了张绍平发出的求助信, 被他字里行间的真挚所打动,决定帮他一把。她将自己的300美元零用钱全部拿出来,按照上面的地址寄给了张绍平。

张绍平有些好奇,忍不住问她“:你不担心我是骗子吗?”裴南静说“:我当时没想那么多,只觉得如果是真的,我就可以帮到一个同乡,如果是假的,也不过才300美元。”张绍平望着女孩的笑容,心中微微颤动。

然而,这么善良的一个女孩,命运并没有给她馈赠。2010年初,裴南静的父亲因受贿罪锒铛入狱,裴南静的母亲被迫回国,也受到了很大的牵连,家里所有的财产都上缴,甚至连裴南静的学费都没有留下。一夜之间,裴南静变得一贫如洗。

为了不给家里增添负担,刚上大学的裴南静只能休学,去餐厅当服务员,靠洗盘子度过了最艰难的日子。即便如此,她依旧没有想要去追回那300美元,她甚至已经忘了自己曾经帮助过一个人。

直到2012年初的一天,裴南静打工的那家餐厅抓到一个小偷—————8岁的混血儿弗里斯。他个头矮小,体形消瘦,顺利躲过了前厅的接待,溜进后厨偷吃,被里面的厨师抓个正着。那段时间,餐厅频频失窃,厨师认为弗里斯还有同伙,将弗里斯打了个半死。裴南静看不下去,将弗里斯救了出来。可餐厅老板还是将弗里斯送到了警局。

从警方那里,裴南静得知,弗里斯住在附近一家福利院。裴南静不放心弗里斯,就去福利院看望他。她听福利院的人说,弗里斯的父亲是美国人,母亲是香港人。他的父亲经常酗酒,喝醉了就打他和妈妈。有一次,妈妈为了保护他,失手用酒瓶把他父亲打伤,父亲报了警,并污蔑他妈妈,最后,弗里斯的妈妈被判了7年刑。

弗里斯的妈妈入狱后不久,他爸爸就因醉驾导致车祸去世,弗里斯成了无人照顾的孩子。邻居见他可怜,就将他送进了福利院。院长说弗里斯非常调皮,经常跟别的孩子打架,很难管教。

也许是同病相怜,裴南静一直记挂着弗里斯。有空的时候,她就去福利院做义工,想多照顾一下弗里斯。每次发了薪水,她就将弗里斯接出来,带他去吃好吃的。弗里斯很喜欢裴南静,亲切地喊她“:姐姐。”

和弗里斯接触下来,裴南静发现他并不像院长说的那样调皮,反而弗里斯才是经常被欺负的那个人。裴南静亲眼看见一群小孩围成一圈,将弗里斯困在中间,不断地用脚踢他,弗里斯只会抱着头躲避。周围的护工明明看见了,却没有一个人吭声。

裴南静帮他赶走那群孩子,心疼地问弗里斯“:别

的小朋友打你,你为什么不知道反抗?”弗里斯的答案让裴南静很意外“:我如果和他们打架,院长就会不给我饭吃,我不想

饿肚子。”

后来,裴南静听一位老义工说,福利院是一个很现实的地方,这里的种族歧视特别严重,像弗里斯这种混血儿经常是被欺负的对象。没有人会帮助他,除非他自己变得强大。

裴南静很震惊,她觉得弗里斯太可怜,她想要帮助他。可那时她都已经自顾不暇,拿什么去帮助弗里斯?即便是每周带弗里斯出来吃一顿好吃的,对于那时的她来说都已经很困难了。

她四处寻找帮助,相帮的人却寥寥无几。后来,她无意中在邮箱里翻到了一封邮件,想起自己曾经捐助过300美金给一位老乡,所以想问问能不能要回这笔钱,至少可以帮助弗里斯改善一下伙食。

张绍平不禁失笑,眼前的女孩善良得有些傻气,但如果不是这点傻气,当初又怎么会给素未谋面的他寄那300美金呢?那一刻,张绍平决定帮裴南静解决眼前的困难。

很快,张绍平通过律师联系上了弗里斯的亲人。原来,弗里斯还有一个叔叔叫迈克,也在弗吉尼亚州生活。张绍平希望他能够出面,将弗里斯从福利院里领出来,接到家里来生活。迈克很为难,他有自己的家要养,很难再接纳弗里斯。但张绍平答应每个月给他支付一定的生活费,还帮弗里斯联系了学校。迈克这才同意接纳弗里斯。

可好景不长。迈克拿了钱,却对弗里斯并不好,他一边利用弗里斯给他干活,一边以弗里斯身体不好为由,问张绍平要钱。裴南静知道后,非常气愤,不让张绍平再给钱迈克。迈克拿不到钱,就拿弗里斯出气,将他关进狭小的厕所里,不给他吃饭。

弗里斯太可怜了,裴南静不放心将他继续留在叔叔家。她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她想要收养弗里斯。张绍平说“:弗里斯的母亲并未过世,你要收养他,必须得经过他母亲的同意。”随后,裴南静带着弗里斯去监狱里探望弗里斯的母亲,希望弗里斯的母亲出面,让她来担任弗里斯的监护人。

裴南静一再保证会好好对待弗里斯,弗里斯也声称姐姐对他很好,很愿意跟姐姐生活在一起。最终, 弗里斯的母亲同意将弗里斯的监护权暂时交给裴南静。

可事情却远远没有这么简单。裴南静没有美国国籍,她的年龄、经济条件、婚姻状况都不符合当地法律规定的收养人条件。这让裴南静一度很沮丧。张绍平给她出主意“:你可以找可信任的,符合收养条件的人假结婚。”张绍平表示,他很乐意提供帮助。

一开始,裴南静不同意。她将弗里斯送回到福利院,每天去咖啡店和餐厅各打两份工,希望赚了钱能够帮助弗里斯。可当她再次去看望弗里斯的时候,却得知弗里斯又被人欺辱。这一次,他们把弗里斯按在水池里,若不是及时发现,弗里斯很有可能窒息而死。

一气之下,裴南静决定接受张绍平的建议,与他假结婚。张绍平什么也没说,他再次来到弗吉尼亚州,还带来了一份协议书。张绍平解释说“:这份协议的内容是你放弃这桩婚姻所带来的一切权益,相应的,你也不必履行任何义务,也就是说我们将只有夫妻的名义。”

张绍平是故意这么做的。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很了解裴南静,这份不让她占一分便宜的协议书会让她轻松很多。果然,裴南静看到这个,终于松了一口气,连声说“:谢谢。”

张绍平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淡然说“:不必。这桩婚姻对我也有好处,我的公司快要上市了,一个已婚人士的形象更能得到股民的信任,也能让我少很多麻烦。”何况,裴南静对他来说,实在不仅仅是滴水之恩。这句话,张绍平放在了心里。

假结婚生出真感情,有一种缘分天注定

正式收养弗里斯之后,裴南静从先前的寄宿家庭搬了出来,在她打工那家餐厅附近租了一个小公

寓,不到10平方米的房间,弗里斯睡床上,裴南静打地铺,中间拉个帘子。张绍平依旧为弗里斯联系好了学校,让他继续接受教育,他甚至还表示可以出钱给他们租一套大点的房子,但裴南静拒绝了。

裴南静说“:张大哥,我已经麻烦你很多了,你工作那么忙,千万别再耽误了。你放心好了,以后我会照顾好弗里斯的。”

这是在赶他走?张绍平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他的工作确实很忙,必须尽快赶回加州。在走之前,张绍平去了一趟裴南静的学校,以资助的名义帮裴南静支付了之后三年的学费。学校老师联系裴南静,说明了情况,让她回到学校继续完成学业。

尽管张绍平是匿名资助,但裴南静还是一下子就猜出是他做的。毕竟这个时候,还有谁会帮助她呢。她打电话向张绍平表示感谢,承诺道“:等我毕业以后,我会努力把学费还给你的。”

此后,裴南静一边继续求学,一边照顾弗里斯。为了应付福利院和相关部门的检查,确保弗里斯得到了监护人的照顾,张绍平必须每个月底都要从加州飞到弗吉尼亚州。每次见张绍平行色匆匆,裴南静都愧疚不已。

裴南静特意去跟餐厅的主厨学了几道中国菜,每次张绍平过来,她就会做一顿丰盛的晚餐慰劳他。从一开始的紧张不安,到慢慢相处下来,他们也能聊得很开心。特别是弗里斯,他不知道张绍平和裴南静是假结婚,只是真心把裴南静当姐姐,自然而然也就把张绍平当姐夫。他用他最简单的快乐感染着裴南静和张绍平,饭桌上总是一片其乐融融。远远望去,竟真的像是一家三口。

不知从何时起,张绍平发现自己越来越期待月底的到来。每当这个时候,他总能从繁忙的工作中抽身出来,回到那个似乎可以称之为“家”的地方。每次看到裴南静那温暖的笑容,他疲惫很久的心总能得到短暂的安宁。

有空的时候,他就开车带裴南静和弗里斯去郊游。在美丽的海岸,他们一起去看日落,红霞的余晖一点点照映在裴南静的脸上,特别美丽动人。他们一起去游乐场,这个时候的裴南静就像是个孩子,和弗里斯一起笑,一起闹,玩得不亦乐乎。

2015年,裴南静从弗吉尼亚大学毕业。她接受了张绍平的邀请,带着弗里斯来到加州找工作。之后,她顺利进入一家奢侈品公司担任设计师。初入职场,裴南静不幸被坑过一次,同事盗走了她的策划案,并成功得到了领导的赞赏,她却成了剽窃别人作品的 小偷。

那段时间,裴南静很沮丧,张绍平不断开解她,还带她去体验蹦极。呼啸而至的大风让裴南静耳鸣,也吹散了她内心的阴霾,她振作起来,重新投入到工作中去。很快,她的聪明和勤奋也获得了领导的认可。

这年圣诞节,裴南静穿着自己设计的衣服,应邀出席了张绍平公司的年会,担任他的女伴。她笑容明朗,举止有礼,获得了很多人的好评。一位美国小伙热情地和她打招呼,追问她的联系方式。裴南静一再拒绝,小伙却始终不愿离去。正当她想要逃走的时候,张绍平拉住她的手,告诉这个小伙“:She is my wife(她是我老婆)。”

以前,张绍平每次说这句话的时候,裴南静总是很尴尬,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可渐渐地,她越来越习惯张绍平在她的身边,替她遮风挡雨,挡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她清楚地知道,今后无论遇到任何事情,张绍平都会一直陪在自己身边,不离不弃。还有什么比这更珍贵的呢?

所以,2017年情人节,当张绍平向她告白时,裴南静听从了内心的感觉,答应做他的女朋友。那一刻,裴南静似乎觉得,他们的缘分早在13年前就已经注定,之后的一切不过是让他们越走越近。

2017年底,弗里斯的母亲出狱,她第一时间接回了弗里斯,决定带他回国生活。此时,弗里斯已经13岁了,他和裴南静在一起生活了5年,早已成了一家人。弗里斯紧紧抱着裴南静,久久不愿离去,姐弟俩相拥而泣。张绍平轻轻将裴南静拥进怀里,低声告诉她: “别难过,将来我们会拥有自己的孩子,他会跟我一样爱你。”他们相商,将于2018年10月,回广西老家补办婚礼,为这段婚姻画上真正幸福的句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