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梦魇带点唏嘘:有个绝症哥哥在苦苦追寻

Zhiyin - - 目录 -

17年前,张谦目睹邻居家男孩申海被熟人拐走,因为两家有罅隙,他向所有人隐瞒了此事。多年来,他心怀愧疚,活在阴影下。17年后,张谦身患脑癌,自感时日无多,便列出一份“遗愿清单”,第一条便是找到申海。随后,他抱病踏上了“赎罪”之旅……人海茫茫,他能找到丢失多年的小伙伴吗?绝症之下,他能坚持到最后吗?

走出童年阴影,踏上“赎罪”之旅

2000年,湖南省岳阳市东茅岭还是一片居民区,时年11岁的张谦的家就在这里。这年夏天,隔壁邻居家的4岁男孩申海总跟在他后面玩。申海的父母经营日杂店,家境殷实。申海有许多不同的新玩具,张谦十分眼馋。一天,他偷偷把申海的玩具冲锋枪藏起来。不久,申海就哭哭啼啼带着母亲邱海燕找上门要回了玩具。临走时,邱海燕说“:这么小就偷东西,长大了还得了!”张谦的父亲抡起笤帚把他揍了一顿。张谦非常痛恨邱海燕,从此再也不搭理申海。

7月中旬的一天中午,张谦看到申海被“美美鞋店”老板和老板娘用三轮车带走了,张谦觉得奇怪,但也没有多想。回家后不久,邱海燕急匆匆地跑来问他“:张谦,你看到我们家申海没有?”想起上次自己因为她被父亲打了就来气,张谦没好气地说“:我哪儿知道。”到了深夜,申海还没回家,申家人急疯了。

张谦父亲也和邻居们一起,帮邱海燕找孩子。申海不见了?张谦立即跟父亲说,他看到申海被人抱走了。父亲大声质问儿子“:你怎么不早说?他在哪儿被抱走的?”父亲脾气火爆,一发火,张谦就害怕。他怕万一说错话,被父亲打,又说“:我看错了。”

第二天,邻居们议论纷纷“:要是有人看到就好了。都过了这么长时间,哪里还找得到!”张谦的心莫名颤了一下,但事已至此,他只能沉默。邱海燕夫妇疯了一样到处寻找儿子,杂货店也关

了门。

半个月后,“美美鞋店”门面房来了新租户,清扫出一堆

鞋模。张谦和同学把鞋模当玩具玩。突然,张谦在那堆垃圾里发现一张“租赁合同”单子。上面的承租人叫“林顺生”,还有身份证号码。张谦立即拿回家,要告诉父亲,是这个人拐走了申海。不巧的是,那天父亲因工作不顺,见他回得晚,将他狠狠

骂了一顿。张谦吓得不敢做声了。当天晚上,他把这张纸夹在

快写完的作业本里,扔进床

底下。

儿子失踪后,邱海燕精神有些失常,见了小孩子就扑上去大叫“儿子”,吓得方圆几里的孩子都不敢独自出门,张谦

更是提心吊胆。好端端一个家

就这样散了。张谦因怀揣了秘密,也变得沉默寡言。

2004年,张谦初三。当地兴建商业步行街,他家和申海家都待拆迁。他整理物品时,发现了那张租赁单。几经犹豫,张谦想拿着单子向申海父亲申东明讲明一切,可他几经犹豫,始终不敢面对申东明。当他鼓足勇气时,申东明一家已提前搬走,不知去向。林顺生的信息———福建省泉州市鲤城区大湾村,像当年申海失踪的秘密一样,深深刻在了心底。

之后,张谦搬家到岳阳市。2012年7月,他大学毕业,应聘到深圳市胜家电子有限公司工作。因年少阴影而沉默寡言的张谦,先后三段恋情都因他不善言谈、沉默话少而失败。此后,张谦一直郁郁寡欢。

2017年5月初,张谦经常感到头晕目眩,有时视线模糊并伴有呕吐,到医院检查,他竟患上脑癌!

在家人陪伴下,6月初,张谦在深圳市第一人民医院施行了手术,切除了病灶。之后,他回家疗养。6月底,张谦病情复发,医生表示无法手术,建议保守治疗。张谦悲观地意识到,自己时日无多。

自己还不到30岁,却被定格在死亡的阴影下。想到这辈子,过得了无生趣,张谦决定临死前活得痛快一些。他写了一份“遗愿清单”,第一个念头,就是找到申海的父母,向他们说出真相。十多年来,这个秘密是他心中的“毒瘤”,如今是时候除掉它了。

张谦让母亲帮忙打听申东明一家的下落,张母心头一酸:儿子眷恋过去呢,决定满足他的愿望。

张母辗转联系许多人,终于探听到申东明一家的消息:邱海燕精神状况恢复了,后来再生了个女儿,现在12岁了。申东明在长沙开了一个小超市,日子还过得去。

张谦得知后,叹了口气“:这家人的劫难总算过去了,不知道他们当年是怎么熬过来的。”张母奇怪地问“:你找他们有什么事?如果没什么事,还是不要去打扰了,怕他们又想起往事啊!”张谦不禁低下了头,赶紧说“没事没事”!

人海茫茫:苦苦寻觅终有所获

为了不打扰申东明一家现在的安宁日子,张谦决定继续隐瞒申海的事。

2017年8月初,在经历三期放疗后,张谦的病情得到缓解。想到自己这辈子都没有做一件让自己满意的事,张谦决定在人生尽头,完成第二个心愿:做一件让自己骄傲的事。其实,他心中早就有目标,那就是找到申海。人在绝望中,总会回想起童年美好的时光,而他的童年里,处处都有申海的身影。如果能找到申海, 那应该是他最大的骄傲吧!

做了决定后,张谦对父母谎称去深圳巩固治疗,前往记忆深处的那个地址———福建泉州鲤城区。

出发前,为避免在外地发生意外,张谦在口袋里放了一张纸条,写上自己的病情和家人联系方式。8月11日,他乘坐火车到达鲤城区,找了一家靠近医院的旅馆住下。他来之前查询过电子地图,并未找到大湾村。来了之后,他向当地人打听,得知这村十多年前就拆迁,如今是江南小区。

次日上午,张谦来到附近派出所,请求警察帮忙查找林顺生。这不合规矩,警察拒绝了。情急之下,张谦说出了林顺生夫妇拐走申海的事实,警察要求提供立案单据、事发地警方的证明,并且是被拐者的监护人或亲属才有资格查询。

最佳的寻人途径被堵死了。从派出所出来,张谦一筹莫展。他在附近走了一圈,疲惫不堪地回到旅馆。这家小旅馆的老板是本地人,攀谈中,得知张谦来寻找十多年前丢失的小孩,老板说“:存心拐卖孩子的,肯定不会用真名,身份证也可以伪造,这事我见过。你还是回去吧,别白费劲了。”他的话不无道理,张谦的心沉入谷底。

那几天,张谦漫无目的地在附近转悠,逢人就问林顺生的消息。一连跑了好几天,8月16日上午,张谦昏倒在旅馆走廊。经过几天治疗,张谦病情得到缓解,因担心再出意外,他只得返回岳阳。

这天,张谦在湘雅三医院做完治疗,在病房看电视,一条有关福建泉州制鞋业的新闻引起了他的注意,其中有个林氏家族是当地制鞋业的翘楚。制鞋,林氏家族,这不都与林顺生的情况契合吗?他立即上网找到泉州制鞋商会的电话询问林氏企业的信息。对方告诉他,姓林的制鞋人很多。可张谦相信,林顺生不是假名,也许仍在从事制鞋业。

2017年9月初,张谦再次来到泉州鲤城区。跑到当地最大的鞋业批发市场散发寻人卡片,上面注明林顺生夫妇和申海的大概年龄,并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市场里上千家商户,张谦花了三天时间一一询问,却一无所获。

可张谦不甘心!他从泉州电视台辗转到泉州报社,想通过媒体来寻人。可他提供不了任何证明。此路又不通!可林顺生和申海,就这样消失了吗?我就这样带着人生的遗憾和悔恨,离开人世吗?张谦不愿意!他又来到涂门街鞋业批发市场去碰运气。在一家名为顺路达的皮鞋批发店,一个员工告诉他,他们厂里的大股东名叫林顺生,年龄也对得上,有个男孩在英国

留学。张谦激动得差点晕倒。

9月16日,张谦来到顺路达鞋厂,得知林顺生住在晋江市,他想尽办法弄到地址后直接奔了过去。童年的记忆是惊人的,虽然林顺生夫妇人到中年,但张谦还是一眼认出了他们。当他说明来意,林顺生随即矢口否认,他妻子还将张谦赶出了门。

隔着门,张谦大声喊话“:我只想知道,申海是不是还活着?他过得好不好?当年,我眼睁睁看着他被你们抱走,这么多年,我一直活在愧疚中。你们偷人家孩子,活得安心吗?”屋内无人回应。张谦只得离开。他设法从邻居处了解到,林顺生夫妇确实有个二十多岁的儿子,目前在英国留学。

第二天,张谦再次来到林家。但林顺生夫妇始终不开门。因天气炎热,张谦晕倒在了林家门口。

林顺生夫妇不得已将他送到医院后才知道,张谦身患绝症。张谦醒了过来后,坚持要带申海回岳阳。林顺生知道躲不过,只得邀请他出院后到家里面谈。

善念相传:英伦治病获得新生

林家客厅的墙上,挂着一张全家福,站在中间的是个约摸二十岁的男孩,无疑就是申海。

面对张谦,生活富足的林顺生夫妇沉默许久后,告诉了他真相。林顺生早年因意外失去生育能力。在岳阳开鞋店时,申海有时到店门口玩,他们很喜欢活泼可爱的申海。后来因为生意难做,他们准备回老家。离开的前一天,申海又独自一人在街边玩耍,一直渴望有孩子的夫妇俩,临时起了歹念……

回到家乡后,林顺生夫妇谎称申海是自己在外地所生,并给他改名林昊天。夫妇俩十分宠爱孩子,不到半年,申海就适应了新名字和新生活,与新的爸爸妈妈亲密无间。

有了儿子后,林顺生夫妇简直开了挂,生意一路 做大。林昊天也不负众望,成绩一直名列前茅,高二时就远赴英国伦敦留学,目前已经读到大三。

林顺生还叹气说“:这么多年了,还有人找来,这也许是天意。”这时,张谦才知道,林顺生夫妇正打算变卖国内产业,移民英国,彻底告别国内生活。林顺生还告诉张谦,昊天似乎对童年有些记忆,所以他们夫妇早已向儿子坦承他不是亲生的,只不过,他们告诉申海,他是在路上被他们捡回来的……

夫妇俩总担心孩子会想起点什么,他们一直生活在不安和恐惧中。尽管国内生意做得不错,但他们还是决定移民,彻底斩断过去。

林顺生夫妇的恐惧与愧疚,张谦感同身受。他说“:良心备受折磨的滋味,我也一直在承受。如果不是因为身体原因,或许我一辈子都走不出这个阴影。今天,当我找到您,找到申海,得知他生活得很好,我也彻底放下了。我们都应该庆幸,有些事做错了,还有改正的机会……”

张谦的一席话击中了林顺生心中的软肋。这些年商场浮浮沉沉,不管赚了多少钱他都没办法真正轻松起来;到老了,还特别害怕听到林昊天叫他“爸爸”,他知道自己剥夺了另外一个男人做父亲的权利……许多次,林顺生想对儿子说出真相,可最后还是没有勇气。挣扎后,他们才做出移民的决定。

张谦提出他会去说服申东明夫妇,大家都不说破“拐骗”一事,以免对林昊天造成心理伤害,毕竟,他们对孩子的爱是真诚而炙热的。林顺生说,林昊天一个月后回国,他们也会安排他回去认亲。

张谦回去后,向申东明夫妇讲述了他目睹申海被抱走和他辗转找到申海的过程。邱海燕捧着儿子的照片,哭晕在地。

申东明哽咽着对张谦说“:你那时也是个孩子,你也过得不痛快,我怪不了你。我感谢你,这些年依然记挂着申海,还找到了他!”

张谦长舒一口气,提出让他们不要告诉申海真相的要求。邱海燕不依,她坚持要告林顺生,亲手送他进监狱!申东明沉默了。一夜挣扎后,他劝妻子“:海海现在生活得很好,留学英国,还将拿到绿卡,既然养父母对他那么好,我们不能破坏他现在的美好生活。”在丈夫的说服下,邱海燕默许了。

焦虑的等待中,林昊天回国了!得知找到了亲生父母,他欣喜若狂。当他看到养父母失落而惶恐的表情,说“:爸、妈,你们抚养我长大,对我倾注了无数心血,给了我最好的生活。我永远是你们的儿子,这一点不会变。”随即,在张谦的安排下,林昊天与申东明夫

张谦(后排左一)与林昊天(前排左一)合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